侠盗神医 / 第964章 夜生活

第964章 夜生活


                妮子反应过来,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刀妹床边,弱弱的问道:“姐姐,你的意思是,老板知道我是冤枉的?”

“你以为,一天两万美金白给你的?”刀妹坐直,言传身教的说道:“老板不是说了吗,你这段时间会受一些委屈,其实就是演戏给其他人看的。”

“刚刚,是在演戏吗?”妮子恍然大悟。

“废话,老板多聪明的一个人,他做什么事都有目的,所以啊,你在我面前就别装了,要装就出去跟梦宛如装,哎对了,她指使你安装窃听器,你咋不说呢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妮子低下了头。

“你呀,就是太固执,如果我是你,今天就把梦宛如给兜出来,然后保住自己。”

其实刀妹说的没错,有心机的人都会像刀妹这么想,比如罗小宝的第一想法,就是栽赃妮子,把自己撇干净,但是妮子比较单纯,人也比较小白,见事态没有转机了,她也就心灰意冷的默认了,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“也对。”刀妹及时改口说道:“要是当初刚刚遇见老板之前,我估计也像你一样,现在我是多了一个心眼喽。”

妮子终于从委屈中恢复过来,茫然的问道:“你们,和老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

“这可不好说,需要你自己挖掘。”刀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喃喃自语道:“说我们是好人吧,我们也做坏事,说我们是坏人吧,可我们惩罚的都是真正的坏人,真没法解释。”

“惩恶扬善?”妮子脑袋里突然蹦出这个词。

“嗯。”刀妹也有了共鸣,说道:“没错,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啊,我就没想到怎么解释,惩恶扬善,这个词好。”

“既然是惩恶扬善,哪你为什么说,你们也做坏事呢?”

这个问题,让刀妹有些回答不了,可就在这时,窗口突然传来曾温柔的声音,“因为我们不按法律办事。”

“啊!”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,把妮子吓了一跳。

随之,就见曾温柔从窗口跳了进来,她就住隔壁,翻个窗户的事对她来讲非常简单。

“吓到你了?”曾温柔大大方方的进屋,缓解尴尬说道:“我还担心你反应不过来呢,现在看来挺适应的。”

的确,妮子还没反应过来,要知道她们住的可是4楼啊,这女人就从窗户爬进来了?

曾温柔倒是大方,坐在床上说道:“今天委屈你了,脸还疼不?”

“不,疼。”妮子下意识揉了揉脸部,此刻才感觉火辣辣的疼痛。

刀妹笑着问道:“咋没跟于涛在一起,跑我这干嘛来了?”

曾温柔笑着说道:“嗨,乐天带着于涛出去了,谁知道两人干啥,我这不担心这丫头吗,来你过来。”

妮子听话的走了过来,曾温柔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你今天真勇敢,难怪乐天这么看重你,他没看错人。”

“我……”妮子低下了头,其实她今天是太伤心了,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,仿佛只有死才能解脱。

曾温柔温柔的拉着她,宽慰的说道:“别委屈了,都是为演戏嘛,其实你放窃听器的时候,我们就知道,别在意啊,社会就这样,勾心斗角的多了你就习惯了。”

“你们不怪我?”

“没什么可怪你的。”曾温柔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人想要在世上立足,多半都是无法控制的,对了,我看你资料了,你考上大学被人冒名顶替了是不是?“

一说到这件事,妮子又低下头,她又感觉内心是委屈无比,这世界咋这么黑暗呢。

“你放心,距离开学还有好几天呢,我们肯定给你平反。”曾温柔打着包票说。

“谢谢姐姐。”妮子抹了一把眼泪,今天大起大落的太快,她弱小的心灵实在有些接受不了。

……

黑暗的街道上,乐天和于涛漫无目的溜达着,于涛可算反应过来,问道:“哎我说,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?”

“哦对了,听说山口组的人来了,我想去看看谁领队。”

“山口组,靠,你不早说。”于涛现在是真没了脾气。

“没事,也不跟他们干仗,就是去看看,不耽误事。”

此时天色已经11点多了,乡镇夜晚的路灯熄灭,大街上寂静无人,前面是一栋居民楼,乐天抬头看着一扇窗户,喃喃自语道:

“本来啊,我把曾温柔她们叫过来,本来就担心资料泄露,现在可好,内鬼把资料全都给兜了,我这心呐,哇凉啊。”

“谁让你非得带罗小宝来的,还不听劝,你就是死犟的。”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其实说实话,罗小宝越是这样,对我越有利,哎对了,你说今天这场戏,你看出点什么主题没有?”

于涛思考片刻说道:“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,你们内部不合,云芳云龙一个集团,钱恒泽自立门户,其他人都跟着看热闹,没一个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说话的。”

“这就是我要表达的目的,主要啊,是演给你的人看的。”

“哎我说,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?”于涛质问。

“你就不怕我师姐把你阉了?”乐天笑着反问。

于涛急忙捂着下面,身体一个哆嗦,“怕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乐天笑着的时候,突然止住笑声,拉着于涛急忙躲进小区绿化带之中。

不远处走过来几个人,其中有一个高挑的女人,她们杀气腾腾的走到楼道前,说这话的时候进入了楼道里。

于涛看得不太清楚,没认出这个女人是谁,喃喃自语道:“你确定是山口组的吗,不认识啊。”

乐天万分确定的说道:“非常确定,这个人是黑妹。”

“黑妹,那个通缉犯,她整容了?”

“没,是易容了。”

“易容?”于涛根本不相信。

乐天点头说道:“没错,虽然面部结构可以改变,但黑妹的动作身形,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,这个女人就是黑妹,我万分确定。”

于涛急忙拿出手机,可接着被乐天一把按住,“你要干嘛?”

“黑妹可是华夏的再逃杀人犯,她敢回来当然报警啊。”

“报了警不就打草惊蛇了吗,于涛你别闹,带你来是确定岛国有人参与的,不是让你充当正义使者的。”

“不抓她?”于涛有些蒙圈了。

“抓个屁啊,你回去后,把山口组的事情上报,我保证你的领导都不会像你这么冒失,绝对会让你见机行事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走吧,知道对手是谁就好办了。”

乐天说完,拉着于涛退了出来,走在路上乐天陷入沉思,于涛没有打扰他,等两人快回去的时候,于涛终于忍不住了,问道:“你到底考虑什么呢?”

“我怀疑,黑妹跟毕超集团还有纠葛,如果真如我所猜测的那样,事情就复杂了。”

“我管不了这事,要是我,就先抓了黑妹再说。”

“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。”

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招待所,奇怪的是两人都上了四楼,于涛要回房间,其实也就是曾温柔的房间,乐天却站在隔壁,这是刀妹的房间。

于涛开门的时候看着乐天,小声问道:“都这个时间了,人都睡觉了吧?”

“不看她一眼我不放心。”

于涛带着男人的笑容开门进屋,乐天这才小声的敲了敲门,没多久,房门打开,但却是曾温柔开的门,乐天茫然的看了看门牌号,又看了看于涛刚刚进去的房间,问道:“我走错了?”

“没,我来串门的。”

“哦,你回去睡觉吧,房间里有人等你呢。”

“讨厌。”曾温柔撒个娇,就出来走回房间,乐天这才进入刀妹的房间,屋内很黑,没开灯,但刀妹和妮子都没睡觉,估计刚刚三女在房间中不知道聊什么私密话题呢。

乐天过来,两女都下床站在地上,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。

乐天尴尬的走到床前,喃喃自语道:“那个,这么晚打扰你们不好意思,妮子脸还疼不疼?”

“不疼了。”

乐天伸手抚摸了一下,说道:“钱恒泽也是的,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。”

“没事老板,真的不疼了。”

见乐天这个心痛的做派,刀妹很有眼力价的说道:“老板,我先出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刀妹直接开门出去,在外面站岗守着,乐天坐在床上说道:“她们跟你说了吧,今天委屈你了。”

“没……事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还是很委屈。

乐天定了定神说道:“你今天表现不错,有什么想法尽管提,加钱或者别的什么,对了,你考大学的事,我知道真相了,我能给你办。”

“没事,真的没什么。”妮子说完,声音压得很低的说道:“两万美金一天,这点委屈不算什么。”

乐天听得出来,妮子有点太委屈自己了,没办法,底层社会的人,为了钱真的是什么都能承受,如果是张云芳受了这种委屈,没准就崩溃得精神病也说不定。

不过妮子什么要求也不提,这反倒让乐天觉得,自己太不是男人了,为了阴谋得逞,是不是太作践人了。

“你还是说吧,别不好意思。”

妮子手指纠缠在一起,思考良久这才说道:“老板,你能把我送去外国留学嘛,我不想在国内上学。”

乐天松了一口气,郑重承诺道:“这个事好办,你放心,我肯定给你办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