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66章 发现

第966章 发现


                第966章发现

对乐天的担心,大家都没有二话,各自信誓旦旦的发誓,乐天也满意的点点头,带着大家去吃饭,此时此刻,仿佛有那么一瞬间,大家的关系又回到了当年在一起拜把子的时光。,: 。

吃了中午饭,大家又回到老爷庙水域,此时再聊天的话题,也不是那些很沉重的未来,而是变成了鄱阳湖里的宝藏,到底价值多少钱。

对于这个话题,没人能给出正确答案,毕竟这么多年下来,鄱阳湖内的财富究竟价值多少无人能给出答案,大家聊这个也不是贪财,每一个都是身价亿万富翁,鄱阳湖里就算再价值连城,那也是徒增财富的数字而已,聊这个只是纯粹的好奇。

聊天的时候,乐天又接到了赵文瑄打来的电话,她到没有多余的废话,而是坦言直说,“我们的科学团队,给出一个大胆推测,我把结果给你发过去,你看一眼。”

乐天接了邮件,就这么看了起来,没多久,乐天越看越震惊,情不自禁的走到边缘,其他人都反应过来,纷纷过来问乐天到底怎么了。

乐天诧异的说道:“赵文瑄说,美国的科学家团队推测,鄱阳湖水下的沉船,很有可能,就在这神秘的水坝附近。”

“啊,理论呢?”钱恒泽问。

乐天一挥手说道:“走,回去说。”

乐天这么兴师动众的,大家急忙跟着回到招待所,国安的人先把工作简要的汇报了一下,乐天完全没在意,找个借口,把他们支开,当工作区附近,只剩下乐天等人马后,乐天这才说道:

“师姐,你去‘操’作输入数据。”

曾温柔去‘操’作,乐天开始一项一项模拟数据说了出来,当程序编辑好了以后,三维立体投影系统打开,影像呈现的是,水面上有一艘渔船,正好行驶道老爷庙水域,这时,在开拓地带刮起了一阵微风。

随着数据显示,微风通过狭窄口的时候,根据风力学物理演变,最终通过老爷庙水域的时候,风速最高可达8级。

这个预测不是重点,本来在妮子的测算中,这点就已经写明白了。

接下来,随着水下暗流甬动,一道大‘浪’通过神秘水坝,通过水流原理一下行程滔天巨‘浪’,直接把沉船淹没在水下。

从水平面看还算是比较平静,但是当重放一次,这次画面主要播放的是水下暗流画面,就在所有人等待着沉船的时候,刮风,大‘浪’,沉船,居然在水下形成一股难以控制的漩涡,瞬间把沉船吞没。

大家张目结舌,乐天指挥让画面慢放,所有人几乎是跟着沉船残害图像走动着,最终,这些残骸居然都聚集在水坝周围。

看见这个结果,张云龙张目结舌的说道:“不对啊,这个事不对,这违背了科学,这是假的计算设定。”

“什么?”大家七嘴八舌的质问。

张云龙义正辞严的说道:“这水往东流,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,落入水里的东西,都是顺流而下,怎么可能漂流到上流,你看我说的对吧。”

“对个屁,你学没学过物理?”钱恒泽反驳道:“你说的没错,上流的水的确往下流走,可是水下不同,如果遇见奇特的水域,浮力加物体面积,加水流速,物体不一定会往下流走,你个笨蛋。”

“是这样的吗?”张云龙挠挠头。

乐天笑着把一些数据记录下来,说道:“你想知道吗,去找妮子算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在场不全都是学霸,虽然乐天也知道这个原理,但他已经忘了很多公式,拿着数据就上楼了,其他人也好奇,这个模拟是不是正确的,也就都跟着乐天,去了四楼刀妹的房间。

妮子在看书学习,刀妹都闲出屁了,就在这个时候,一帮人进屋,下了刀妹一跳,还以为有什么突发事件呢。

大队人马进屋,有人把‘门’关上,乐天把一张纸拍在桌子上,说道:“妮子,给我计算一下得出结果。”

妮子看了看应用题,然后在空白纸上,画了一下水面立体图,漂浮物的面积,以及标准重量,水流等等,在一个地点标注下沉后,开始计算,大致如下:

已知:大气压强p0=1x105p,水的密度p=1x103kg/m3,重力加速度的大小为g=10m/s2,不计水温变化,筒内气体质量不变且可视为理想气体,浮筒质量和厚度可忽略。

(为了读者考虑,最终省略细节计算,给出答案。)

答:v2为2.5m3,h2为10m。

对于这个全是数字的答案,张云龙和好多学渣都没看明白,不解的问道:“这是啥意思?”

妮子解释说道:“当一个重物沉入河底,流水冲击下把他迎水面下边的泥沙掏空,它向上游滚动,周而复始,它就往上游-走啦,这是课本里的故事,你不知道吗?”

乐天想起什么,说道:“河中石兽这篇课文。”

“对,大致内容是这样的,我记得。”妮子说道:

沧州南面一座寺庙靠近河岸,大‘门’倒塌在河中,两个石兽一起沉入河底。经历十多年,和尚募集金钱重修寺庙,在河中寻找两个石兽,打捞的人认为石像还在原来的位置,摇着几只小船,拉着铁耙,寻找了十多里,没有痕迹。

一个讲学者在寺庙里教书,听了这件事嘲笑说:“你们这些人不能推究事物的道理。这不是木片,怎么能被大水带走呢?石头的‘性’质又硬又重,沙的‘性’质又松又轻,埋在沙里,越沉越深。沿着河边寻找它们,不也荒唐吗?”

大家认为他的言论是正确的。

一个老河兵听了这话,又嘲笑说:“凡河中落入石头,应当从上游寻找它们。石头的‘性’质又硬又重,沙的‘性’质又松又轻,水冲不走石头,它的反作用力,一定在石头下面迎面冲击石前的沙子形成坑‘穴’。越冲越深,到一半的地步,石头必定倒在坑‘穴’里。像这样冲击,石头再转移,不停地转移,于是反而逆流而上了。到下游寻找石头,固然荒唐,在原地寻找它们,不是更荒唐吗?”

按照他的话,果然在几里外的上游寻到了石兽。

大家张目结舌,曾温柔说:“你们说的什么质量重量浮力什么的我不懂,但这么多年趁的这些船,有的重有的轻,都会去上游吗?”

“不会。”乐天和妮子同时回答,接着两人对视一笑,乐天让妮子解释,妮子说道:“只有跟水流水速达到相同质量重量的物体,才会在水底日积月累的往上游移动,老板,这就解释了,沙坝形成的时间错误,也许,这沙坝之中有大部分消失的沉船。”

乐天也点头说道:“没错,随着日积月累,这些沉船都去了上流,再加上地址变迁,渐渐堆积如山形成了沙坝。”

“这么说,咱们找到了?”

“不确定,要最终下去看看才知道。”乐天笑着拍了拍妮子的肩膀,“好好学习,我们走了。”

大家临走之前,都给妮子竖起了大拇指,这丫头能活学活用,把这么一个自然难题就这么用数学解决了。

回到工作区,乐天就针对各种船只的质量,输入电脑,进行数据化分析,从而开始计算结果,在多次电脑验算过后,最终都倾向于沙坝行程的因素。

这就好比是循环,沙坝的出现很有可能是最早的沉船堆积,随着水下沙坝越来越大,水流的速度越来越快,导致现在动辄通过的船只,就会沉没在这片水域,接着沉船再随着水下泥石流的活动‘性’,最终堆积在沙坝周围,日积月累,这段沙坝区域就越来越凶险。

有了初步的猜想,接着就是把数据发给国家水利专家,让这帮知识分子进行验算,给出神户号一个最终位置。

乐天他们能做的只是猜测,调查到了这个地方急忙就已经确定了,那么问题来了,找到了宝藏所在,在下水之前是不是要确定一下,那么,是国家开发挖掘,还是他们开发挖掘呢。

当然,水下的东西都是国家的,这毋庸置疑,但由谁来动手,这至关重要,毕竟乐天对水下,还有志在必得的东西,如果先让国家发现,那可就不好了吧。

鄱阳湖揭秘工作还在持续着,乐天已经做了后手安排,让乐天在当地承包下老爷庙水域范围,以商人名义,在这里开发水下养殖场,其实当地居民也不是傻子,谁都知道这段水域危险,开养殖场,那是官腔。

当然,有政fu权力扶持的企业那就不一样了,他们给出优厚条件,答应张云芳的投资。

就在事情进展无比顺利的时候,也就是几日过后,乐天终于得到了国家水利专家给出的计算结果,不过当看见这份结果,乐天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。

“什么砖家叫兽,居然给出的计算答案,并不是水坝沙坝的地方?”

乐天不得不感叹,这帮所谓的专家教授,都是奉旨吃公家饭的废物,实际能力还不如妮子一个学生呢,简直是一群低能儿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