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63章 太委屈

第963章 太委屈


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你,你还狡辩。 ”罗小宝严厉的指责道:“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,她就是鸡,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卖,她没有底线,老板,一定是她出卖了情报。”

“不是我老板,真不是我。”妮子慌张的都快哭了,而早就在一旁戒备的李子上前推了一把妮子,直接把她推出人群,站在众人之间,被人横眉指责。

罗小宝此时表现的,完全是贼喊捉贼的慌张,各种论调都指向妮子,控诉道:“怎么不是,你还狡辩,我就问你,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进入办公区了,谁允许的,好啊,趁我们不在,你自己进去,谁知道你干了什么?”

“我真的没有,不是我。”被人这么冤枉,妮子急的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
钱恒泽也怒气涛涛的走出来,一把揪住妮子的头发,指着桌子上的窃听器,冷声问道:“我问你,我身上的窃听器,是不是你放的?”

“是……不是,不是我。”妮子差点就说漏了,但随即改口。

钱恒泽是什么人,杀人如麻,哪会惯着妮子这种小女人,特别是在云龙云芳的帮腔下,钱恒泽抬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把妮子打倒在地。

妮子倒在地上,被冤枉的感觉实在不好受,她内心中有极大的委屈,眼睛一直盯着乐天,祈求他能站出来说一两句话。

幸好这个时候乐天看不下去了,抬手阻止了钱恒泽的暴力行为,“恒泽,别闹,现在还不确定是她。”

钱恒泽转头吼道:“什么不确定,就是她安装的窃听器,我万分确定。”

罗小宝见成功祸水东引,在一旁不断帮腔,现在妮子的处境是,黄泥落在裤-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
乐天站起来把钱恒泽拉着推了回来,看向妮子质问道:“别说谎,钱恒泽身上的窃听器,是不是你放的?”

妮子泪如雨下的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
一句话激起千层浪,大家都没想到,这可外面看上去单纯的小姑娘,居然是一个间谍。

但也只有梦宛如清楚,妮子放窃听器,完全是她的安排,但绝对不是出卖情报的作用,不过此刻梦宛如也在纠结,出面承认保住妮子,还是隐而不出继续任务,梦宛如内心是无比的纠结。

“你看我说什么了?”钱恒泽叫嚣的指着乐天说道:“你就是一个情圣,敌人都知道你的弱点,好了嘛,来了一个女人就把你给蒙了,我说什么来着。”

钱恒泽这番话,完全不像是下属对上司的对话,完全是指责,这也让全场人看得出来,钱恒泽很有功高盖主的韵味。

乐天无话可说,失望的转身走到一旁,张云龙这个时候也站出来帮腔,指责妮子是叛徒,还埋怨乐天,曾经被她骗了。

而妮子呢,倒在地上痛哭流涕,委屈的哭声撕心裂肺,她实在想不到,这个社会居然能这般人心险恶。

钱恒泽见乐天不说话了,转身走到一个国安身边,手一抄掏出这人的手枪,直至妮子说道:“那好,既然你是叛徒,按照规矩。”

“钱恒泽你干什么?”于涛及时出面吼道:“这里是华夏,你敢开枪就触犯了法律。”

钱恒泽冷眼看去,质问道:“于涛,你拦着我是吗,莫非你在背后指使?”

“放屁,我是警告你,这里可不是缅甸。”于涛这句话说完,国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,与乐天的人马争锋相对,虽然此刻梦宛如没有站出来,但国家公务员的身份,让她不得不站在公理上说话。

“我不管什么是法律,泄密情报就该杀,我就是法律。”钱恒泽与他们针锋相对的喊道。

“闹够了没有。”就在场面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,乐天厉声喊了一嗓子,两帮人马这才偃旗息鼓,乐天坐在椅子上,看着妮子冷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间谍,那么你告诉我,谁指示你的?”

妮子擦了一把眼泪,下意识看向梦宛如,说道:“没人指示我,我是冤枉的。”

梦宛如松了一口气,但钱恒泽上了脾气,拿着枪指着妮子的脑袋,“我看你是不进棺材不掉泪。”

“钱恒泽!”国安的人集体出声阻止。

但钱恒泽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他看向乐天说道:“乐天,这种人杀了吧,她出卖你呀!”

乐天一脸的纠结,但还是摇摇头说道:“于涛说的对,这里是华夏,刀妹,给她一把刀。”

刀妹站出来丢在妮子面前一把匕首,钱恒泽这才收了枪,说道:“你说你冤枉,自己证明。”

妮子委屈的捡起地上的匕首,哽咽的看了李乐天,“老板,我真的是冤枉的。”

“妮子。”梦宛如终于良心发现,但也只是话到嘴边就噎住了,这是人性与理性的挣扎,职责告诉她不要说话,但这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。

妮子抹了一把眼泪,高举起匕首说道:“既然,这样,我就证明,我是冤枉的!”

匕首在快速刺向胸口,全场目光都带着惊恐,唯独罗小宝嘴角下意识撇过一丝笑意。

可就在匕首即将刺入胸口的时候,刀妹和钱恒泽同时出脚,一个踢飞了匕首,一个踢中了妮子的脸部,直接把她踢到在地。

钱恒泽踢的是脸,他没好气的说道:“想死,没那么容易。”

刀妹踢飞了匕首,转身说道:“老板,于涛说的对,在华夏这种是也是犯法的,您三思啊。”

乐天摆了摆手说道:“刀妹,你把她带去你房间看管,限制她的自由,直到探秘结束。”

刀妹这才把妮子扶起来带走,其他人还想拦着,但都被乐天一抬手阻止了,乐天环顾全场说道:

“各位,这次行动,是民间与国家的联合行动,其中涉及了很多机密情报,我不管妮子背后的主谋是谁,她人我先扣着,等事态结束,我把她交给国家处理,也算是对法律的尊重。”

国安的人都没了脾气,毕竟这件事泄密,如果上面人知道了,还不定怎么埋怨呢。

“都回去睡觉吧。”乐天一声令下,两方人马不情不愿的离开当场,其中钱恒泽和张云龙,各种埋怨说乐天太优柔寡断,特别是罗小宝,在后面一个劲的帮腔,把小人物心里状态表现的淋淋极致。

乐天没有走,等众人散尽了,于涛绕道回来,一脸质问道:“这就是你要的结果?”

乐天拍了拍于涛的肩膀,拉着他走出招待所,在黑暗的街道上闲逛着,说“是啊,看出什么了?”

“这就是一场闹剧,能看出什么?”于涛极其不满,掏出烟盒,不情不愿的递给乐天一根。

“我都说我戒烟了。”

于涛自顾自的点烟,乐天一边溜达一边说道:“你呀,观察能力真不如我。”

“哪我可要好好听听了。”

乐天拿出手机,给于涛看了一下证据,说道:“曾温柔给我看的,是梦宛如房间的照片,不是消息泄露的情报。”

于涛看的有些发傻,乐天接着说道:“在政治面前,梦宛如选择牺牲妮子,这是她的抉择,所以,梦宛如泄密的几率有百分之40。”

“不一定啊。”于涛反驳道:“今天最反常的罗小宝,按照犯罪心理学分析,他今天的做法是祸水东引,也是贼喊捉贼。”

“没错,所以罗小宝泄密的几率是百分之60。”乐天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说道:“真没想到,这小子居然还是没变。”

“你想怎么办?”

“简单,凉拌呗。”乐天看着于涛,伸手夺下他嘴中的香烟,深吸一口吐出烟气,说道:“只是有点太委屈妮子了。”

于涛笑骂一声,“我就说给你一根,非得抢我的抽。”

乐天也笑了,继续猛抽几口,这烟也燃尽了,两人有说有笑的继续漫步在昏暗的大街上。

……

刀妹的房间中。

刀妹把妮子带回来后,妮子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,刀妹却没怎么理会她,自顾自的换了睡衣说道:“你睡那张床。”

妮子还是没有动,今天的一切一切,让她见识到了真正阴暗的一面,最关键的心里纠葛是,她让老板失望了,这对她内心是不小的打击。

刀妹是了解内情的人,躺在床上问道:“喂,你打算一直坐在地上吗?”

妮子还是没有说话,刀妹笑了,说道:“听说,老板一天给你2万美金,你知道吗,这个价钱,你就算是卖-逼镶了钻,也不值这么多钱。”

“我不是鸡,我不是!”妮子怒吼着反驳。

“我知道你不是,所以我才跟你这么说话。”刀妹躺在床上说道:“当初我们一无是处的时候,也遇见了老板,是他让我们见识到了真正的世界,跟着他我不后悔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妮子的眼泪又下来了,“可是老板已经,已经,不信任我了?”

“你这丫头啊,老板不是说,之前给你打过预防针了吗,你怎么还没想通?”

妮子木然的抬头,抹了一把眼泪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如果你真是奸细,为啥我和钱恒泽都出手救你?你自杀的时候,那帮国安局的为啥不拦着你?”

妮子蒙圈了,这个转折太快,她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我这么说吧,机密泄露,国安的人难逃其责,你死不死或者怎么死他们不在乎,他们只在乎谁来背这个锅,如果你自杀了,他们就真的有话说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