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34章 身经百战

第934章 身经百战


                电梯里冲出来八九个男人,与乐天、张云芳、曾温柔打成一团,不过乐天三人再怎么勇猛,毕竟对方人多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对方还手持武器。

几个照面过后,张云芳就吃了亏,乐天打倒一个男人,夺了他的砍刀冲过去救人,把张云芳拉起来往后推,“快走!”

“我不走。”

团战中,张云芳踉跄的爬起来,一脚踹翻身后冲上来的男人,再次冲进打斗圈子。

乐天没办法了,见曾温柔有些吃亏的意思,一个飞腿踹了过去,把男人踹飞后,手中的砍刀一丢,甩给曾温柔,她顺手接过来顺势横扫,一下在冲过来的男人胸前开了一条血呼啦的大口子。

乐天再次来了一招空手套白刃,夺了一把砍刀后,犹如杀神一般的左右挥砍,但两女毕竟是女人,在众多男人的围殴下,她俩接连吃亏,乐天左右救援,但还是来不及,导致曾温柔后背被砍出一道血呼啦的伤口。

万幸的是,保镖们解决了战斗,此刻冲过来救援,这才让两女脱离了危险期。

这次袭击的刀手人数很多,起码有30多人,乐天的人马一共才6人,5打1最后被翻盘,这要是在江湖上传开,这又是一样传奇。

战斗结束,地上一片狼藉,刀手们都被放倒,死的死伤的伤,乐天是个聪明人,知道这次袭击不简单,招呼着说道:“所有人快点上楼,回房间。”

6个人进入电梯,张云芳扶着曾温柔,就这么直接回到居住的楼层,进入房间后,乐天对保镖们下令说道:

“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花多少钱,给我查,到底是谁安排的这次袭击,我要知道一切。”

“是!”

保镖们应了一声后,开门出去了。

张云芳扶着曾温柔进入卧室,后背有一道10厘米左右的伤口,深可见骨,血淋淋的很吓人。

幸好张云芳是护士,对急救处理很在行,在酒店房间中找到应急箱,拿过来放在一旁,先用剪子把衣服撕碎,露出后背血淋淋的伤口,盐水消毒,清理伤口。

乐天进入卧房,焦躁的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幸好只伤到了皮肉,骨头没事。”张云芳回答。

曾温柔喘着气,忍着痛,嘴角都有些发白了,不过她还是坚强的看着乐天,一脸不情愿的说道:“乐天,幸好这帮人只带了刀,如果带了枪怎么办,再有下次,我让你先走,你得听话。”

“你还教训起我了,放心,我肯定比你活的时间长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曾温柔喘着气,瞪了乐天一眼,说道:“不是教训你,事情就是这样,现在不是以前了,你很重要,我们死不死没事,但你决不能出事。”

张云芳一边消毒一边说道:“曾姐说的对,乐天,以后如果再有今天这种情况,我们让你先走你必须走。”

乐天苦笑,走到曾温柔背后,看着伤口心痛道:“好,下次我一定走,快点缝合吧,一会师姐就流血而死了。”

张云芳消毒完事后,拿出缝合针,穿上线说道:“没有麻药,你忍着点。”

张云芳动手了,可是当针穿透皮肤的时候,曾温柔痛苦的尖叫起来,“疼疼疼。”

乐天从身上拿出针灸针,扎了麻痹的穴位,这才缓解了不小的疼痛,缝合这才继续下去。

有张云芳在,乐天也不跟着看着,去了客厅站在窗口,看着窗外的街景陷入沉思。

没多久,张云芳拿着毛巾出来,一边擦手一边说道:“好了,曾姐没事了。”

乐天侧目看去,曾温柔披了一件衣服出来,身上缠满了纱布,裹在胸前估计挺不舒服的。

曾温柔把衣服紧了紧,看着乐天说道:“新加坡咱们有敌人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怀疑,是毕超,这只暗中的老鼠,成天躲在暗地里要暗算我。”

“想个办法弄死他吧。”曾温柔帮腔。

“是的想个办法了。”乐天托着腮帮子思考。

就在这时有人敲门,三人紧张起来,乐天示意让两女躲好,他悄悄的走到门口,通过猫眼查看外面来人,两个人身穿警服,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是真是假,打开门却留下安全锁,门只开了一道缝,问道:

“有事?”

来人出示了证件,说:“刚刚在地下停车场发生了群体斗殴事件,先生,你回来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“把门打开,我们例行检查。”

没办法,乐天只好开门,警察作势就要往里走,乐天挡在两人面前,拿出护照递给他们说道:

“这是我的证件。”

警察一直往屋子里偷瞄,但也例行公事,检查了乐天的护照,还照例询问了几个问题。

“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?”

“不是,还有我的未婚妻,以及我的姐姐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她们人呢,叫出来。”

警察话落,张云芳走出来,摆出女强人的姿态问道:“警察同志,有什么事?”

“例行检查。”

张云芳递交护照说道:“我们是合法公民。”

“来新加坡做什么?”

“我的私人飞机遇到了风暴,在新加坡迫降检修,这是大使馆的证明。”张云芳拿出大使馆的文件,警察接过来看了看,能拥有私人飞机,还能让大使馆开证明文件,警察可处理不了,但也是照例问道:“还有一个人呢?”

“她在洗澡。”张云芳解释。

警察不纠结了,把证件还回去,“最近治安有些乱,你们外国人当心一些。”

“谢谢警官。”

把警察送走,乐天进屋皱起眉头说道:“艹,今天跟踪咱们的不是警察,是那帮杀手的人,居然隐藏这么久才动手,看样子还真是有备而来啊。”

曾温柔从屋内出来,问道:“我听说,现在亚洲局势很混乱,地下势力到处集结党羽,都是针对咱们,最安全的地方也就只有华夏了。”

“华夏也不安全。”乐天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虽然华夏没有黑涩会集团,但党内系统就够咱们受的了。”

张云芳接话道:“是啊,但是相比来讲,用政治谈判,总比腥风血雨的生活好吧。”

乐天陷入沉思,直到傍晚十分,出去打听消息的保镖们回来了。

“老板,咱俩来到新加坡的时候,道上就接到了风声,传闻岛国出悬赏要你的命,而且还要追回那笔物资,现在整个新加坡都乱了,今天对咱们动手的,是越南帮。”

“这帮篮子,居然趁火打劫,他们可真行。”乐天啐骂了一句。

“不止如此,道上有传闻,你的命很值钱,很多势力都参与了,只不过越南帮是最先动手的,现在新加坡一点也不安全。”

乐天面如死灰,“酒店不能待了,能不能搞到武器,物资不能有闪失。”

“有钱什么都能搞到。”保镖回答。

乐天直接下令,“云芳,你去采购武器,我跟曾温柔去机舱仓库,咱们分头行动。”

“现在分头行动,恐怕不安全吧。”保镖提醒。

“没关系,我有办法让人认不出我,云芳,你先去搞武器,咱们在机场汇合。”

“我这就去。”张云芳进屋拿了包就带着保镖走了。

乐天拉着曾温柔进入房间,打开随身包裹,翻出里面的工具说道:“千面前辈教我的易容术,终于能派上用场了。”

这些东西,是乐天在岛国sp商铺购买的商品,都是易容面具的材料,乐天经过加工后,简单的两张面具行程,戴好后,两人变了脸,不过此时已经是0点10分了。

两人出了门,见有电梯上楼,乐天指挥走楼梯,刚刚走到楼道拐角,电梯门就打开了,两人躲在墙壁后面,看见电梯里走出来的人目光敏锐,都带着杀气,手都藏在衣服下面,一副杀气腾腾的做派。

乐天连连摆手说道:“走,不要跟他们正面交锋。”

两人通过楼道快速下楼,可是快要走到一楼的时候,楼梯口进来几个人,目光如拒,应该也是杀手。

他们蹭蹭蹭的上楼,两伙人马四目相对,两人都易容了,对方没认出他人,再加上乐天和和曾温柔的演技,杀手很快的放行了。

就在两人于他们交错而过的时候,乐天和曾温柔齐齐出手,顺了这几个杀手的身上的配枪,就这么快速消失在楼道里。

走入酒店大厅,这里的气氛也是异常的紧张,不少杀手假扮游客,在大厅里游荡闲逛,乐天和曾温柔闲庭若步的走出大门,出了酒店,外面还是危机四伏,乐天指挥去偷一辆车。

两人毫不犹豫盗了一辆马自达,上车后,曾温柔急忙发车打火,车子这才起步上路。

但丢枪的杀手很敏锐,在马自达上了街道的时候,大批杀手追了出来,一声令下全部上车,接着一辆辆车追了过来。

“靠,这帮人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。”乐天检查了子弹数量,曾温柔一脚油门踩到底,“坐稳了。”

乐天急忙系好安全带,马自达风驰电掣的在街上飞驰,后面几辆车紧追不舍,看样子是不死不休了。

幸好凌晨街道上没有多少车辆,曾温柔的驾驶技术娴熟无比,急速飞奔之下,马自达很快的飙到了180迈,不过对方也不示弱,紧紧咬在身后就是摆脱不掉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