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28章 移花接木

第928章 移花接木


                话分两头,乐天和千面留下善后,曾温柔指挥大部队出来,把最后的龙骨装车,大部队人马各自上了货车准备撤退,曾温柔也上了驾驶位,发车打火,快速行驶开出博物馆后巷。.: 。

赶巧不巧,这个时候,馆长和警车正好开了过来,车上,馆长正与警察‘交’涉,其中一个警探说出了自己的推测。

“凶手行凶的目的不明确,砍断了死者的右手,至今下落不明,我们怀疑,这是有人要打博物馆的主意。”

馆长恍然大悟,“没错,管理员的右手可以打开保险库大‘门’,其中还要有虹膜,整个馆只有三个人有身份验证,我,他,还有就是领导。”

“嗯,所以,领导让我们严密保护博物馆,根据情报调查,这涉及到国际艺术品大盗犯罪,哎,这辆车是干嘛的?”

警察话锋一转,指向车外,众人侧目,只见博物馆后巷开出来一辆搬家货车,馆长大惊失‘色’,“这条后巷是死胡同,这辆车有问题。”

“掉头,追。”警察反应过来,急忙降下车窗,挂上警灯开足马力追逐货车。

正在开车的曾温柔把货车开出巷子就知道不好,一脚油‘门’踩到底,方向盘猛转,货车在路上一个漂移转弯就上了公路,这也就是曾温柔,要是换做别人开车,备不住就翻车了呢。

身后警车鸣笛狂追不舍,曾温柔把货车当跑车开,在路上势不可挡的横冲直撞,后面警车死死的咬着不放,没办法,曾温柔左右一撞,路上的两辆车在大雨之中失去方向,旋转几圈发生了严重的‘交’通事故,甚至还翻车,就这样导致‘交’通堵塞,后面的警车只好看着货车越来越远。

“总部总部,追踪一辆厢式货车,某某搬家公司的车,怀疑车内是极度危险份子。”

馆长已经吓傻了,从警车内下来,看见大雨之中,货车越来越远,他气急败坏的往博物馆方向跑。

14点20分的时候,他终于回到博物馆,见所有同事都在‘门’口聚着聊天,他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,对着黑妹也是毫不留情。

“八嘎呀路,你是怎么值班的,有人进来偷东西你都不知道。”

所有人怔住了,在馆长的带领下,他们奔着保险库走去,黑妹哪会让他得逞,急忙拉着馆长问道:“馆长,你不在的时候,馆里没发生任何警报事件啊,我盯着呢,你怎么说有人偷东西?不会是误会吧?”

“啪”

一巴掌打在黑妹的脸上,把黑妹打了一个踉跄,馆长指着黑妹说道:“最好不是丢东西,否则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馆长怒气涛涛的走了,其他人同情的看着黑妹,可黑妹眼神中迸发出杀人的凶光。

……

乐天和千面两人清理地面痕迹之后,时间已经14点25分,两人知道情况紧急,关闭大‘门’后,找到通风口,乐天充当人墙扶手,千面助跑飞奔,踩着乐天的大‘腿’抓住通风口栏杆,正在拆卸通风窗的时候,外围大‘门’打开,两人都是一惊。

大部队正在往里面走,千面的动作加快了一些,打开通风窗后,千面率先上去,伸出手让乐天抓着他上来。

乐天抓住千面的胳膊,爬进通风窗,也就在前后脚的时候,大部队人马出现在拐角,乐天急忙盖上通风窗,两人一动不动的躲在里面看着大部队进去,当大部队消失后,两人这才一点点的往外面爬。

终于从通风口爬到外面,两人满身灰尘的站在大雨之中,千面两人快速上车,开车消失在街道上。

……

馆长通过身份验证,打开外围安全‘门’,里面灯光大亮,但气氛异常安静,地面也整洁无比,看上去不像是被偷过迹象。

眼前的假象还不能确定,馆长带队飞快的向着藏宝库方向奔去,很快的来到保险大‘门’前,再次身份验证打开金属大‘门’,里面灯光亮起,陈列的文物还在其中,看上去没有任何闪失。

“馆长,是不是你多虑了?”有人问。

馆长也松了一口气,“没丢东西就好,你们都回去工作吧,我检查一下文物。”

“嗨。”

所有人散去,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,也只有这个时候,黑妹背道而驰走了过来,大家走过黑妹身边的时候,都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。

众人散尽,保险库内只有黑妹和馆长两人,黑妹站在‘门’口不说话,馆长走了一圈,确定所有文物都在后,他这才看向黑妹说道:“上面怀疑,有人想打文物的主意,我不得不认真对待。”

“哪你就能随便冤枉我?”黑妹看似在抱怨,实则已经动了杀机。

馆长打开一个文物箱子,随手拿出里面的瓷器,刚要仔细打量,黑妹迈着仇恨的步子走了过来。

“没错,我是‘女’人,可你也不能把我当玩具一样呼来喝去的吧,我究竟是什么?”

馆长木然的侧头看了过来,“你怎么了?以前你不是这样的。”

黑妹走到他身边,接过文物放回箱子里,冷然的说道:“没怎么,这几天我受够了,特别是你。”

黑妹转身就走,这周围没人在,馆长也不藏着掖着,吼道:“你给我站住,你的衣服是我给你买的,你的吃的,你开的车,还有你现在的工作,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的,你给我站住。”

馆长越说越生气,几步追了过来,黑妹转身就是一脚,直接踢在馆长的‘胸’口位置,把馆长踢倒在地,他‘揉’着‘胸’口茫然的看着黑妹。

黑妹的‘腿’保持着动作,也没有放下来,他实在不理解,被自己玩-‘弄’这么久的‘女’人,是什么时候练空手道的,而且动作还这么标准。

黑妹缓缓放下‘腿’,走向‘门’口冷然说道:“抱歉,我不是她,永别了。”

黑妹作势就要关‘门’,馆长大惊失‘色’,“你干嘛,停手!”

他爬起来就要冲出去,可是金属大‘门’徒然关闭,沉闷的声音把他封闭在藏宝库之中。

“你个疯‘女’人,我要杀了你!”馆长撕心裂肺的大吼着,可是下一秒,他发现,宝库中居然开始释放有害除尘气体,喷气孔喷出来的气体,这是可以要人命的。

“你疯了,疯了,给我把‘门’打开。”可是不管馆长怎么歇斯底里的敲打,‘门’后面的再也没人能听见了,因为此刻,黑妹已经离开了藏宝库,当关上外面的仓库大‘门’后,黑妹淡然的从后面出去,上了车,消失在雨夜之中。

……

千面开车的时候,给乐天一部电话,让他打给曾温柔询问情况,乐天很快知道了得手后的消息,告诉千面,去与张云芳汇合。

路上,曾温柔再次打来电话,说货车被警察盯上了,现在无法‘露’面,路上全是追捕的警车,情况很危险,让乐天快点想解决办法。

乐天想了一下,打电话给小‘春’,让他准备一辆货车,顺便再找一个自己势力范围的停车场,小‘春’很快安排好了,乐天告知曾温柔:“地点有了,去这里,有人帮你们移‘花’接木。”

曾温柔挂了电话,再次制造‘交’通事故,转移路线直奔‘交’接地点开去。这是在山口组势力范围的停车场,在市郊的一处地方,与机场往前在城市的两个极端。

曾温柔摆脱警察‘花’了一些时间,还是千面和乐天率先到了这里,小‘春’没‘露’面,不过她已经安排黑妹过来指挥,没等多久,黑妹也开车来了,曾温柔还在摆脱警察追捕,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。

乐天很焦急,临‘门’最后一脚,可千万不能出事,黑妹走到千面身边,把馆长的事情说了一下,原本以为千面会责怪,哪知道她却问道:

“有资格开保险库的人,还有谁?”

黑妹想了想说道:“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既然馆长死在里面,那就不妨再‘弄’死这个人。”千面说完对着乐天说道:“现在下大雨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,机场没法运作,为了稳妥起见,我想把这个人也杀了,只要他们看不见宝库里的文物,就没办法分别真假。”

“有道理,现在就是浑水‘摸’鱼,水越浑越好。”

乐天同意了,千面转身就走,她是特工,杀人布局她比任何人都合适。

乐天和黑妹又等了一会,曾温柔的货车可算开过来了,车厢打开里面的老荣们下车就狂吐,毕竟曾温柔这么疯狂驾驶,没几个人能受得了。

黑妹指挥手下,让他们把箱子换一辆货车,这些人不少,搬运工作只用了20分钟就搞定了。

与黑妹做了最后的告别,乐天的人马,开着这辆货车,直奔机场开去。

货车开走,黑妹指挥手下,让人毁了这辆搬家货车,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。

……

下午3点50分,警察追捕货车无果,总厅派人来博物馆,馆里的工作人员告知,说文物并没有丢失。

总厅的警察不信,要带人去查看文物,上面人很重视,还有人问馆长去哪了,可是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。管理的人无法违抗命令,但馆长不在,没人有资格打开保险库,只好上报给高层领导。

联系找人,下午4点的时候,高层领导可算来了,他不情不愿的带队开‘门’,可是当进入藏宝库后,所有人都震惊了,馆长居然,被毒死在藏宝库中,瞬间博物馆‘混’‘乱’不堪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