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14章 千面前辈

第914章 千面前辈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离开房间,深吸一口气,搓着戒指走进电梯,然而乐天并不知道,客房内的赵文瑄已经生气了,摔了筷子进入卧室,趴在床上就开始撒气。

“她到底那好,我哪里比不上她,气死我了。”

乐天出了酒店,取了法拉利直接开走,在岛国的街道上风驰电掣一般的穿梭,30分钟左右,终于到了小春居住的地方,这里是小春的家,虽然不确定小春在不在,但乐天来这里,就是想上纲上线一把。

车子停在别墅门前,下来东张西望的左右看看,见到没有安保人员把守,乐天加速奔跑一个飞身越过高墙,翻身进入后院之中。

这院子有很浓的岛国风情,到处可见芬芳四溢的樱花树,脚下是鹅卵石铺的过道,前方不远,在樱花树丛中间,隐隐可见一座日式风格的别墅。

乐天蹲在院子外左右环顾,确定周围没有安保人员,他下意识站直,拿出手机拨了出去,电话接通,乐天说道:

“小春啊,我想你了,咱见一面呗?”

良久,对方传来回答,“没空。”

“别啊。”乐天蹬鼻子上脸的说道:“要不我去你家等你,顺便你也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卧房呗。”

“我都说了,我没空,忙着呢,不说了,我要开新闻发布会,挂了。”

“哎哎,别急,我已经……”

可是那边已经挂了电话,乐天拿着电话,心里是很深的失落感,小春这么冷淡的对待他,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呢。

纠结再三,还是向着别墅方向走去,小春不在家,手下都跟着她溜达玩去了,正好,自己就在她家逛逛,还就不信了,在她家还堵不着她了。

“小丫头片子,我就不相信你能逃过我的五指山,哼。”乐天吹着口哨慢悠悠的在院子里闲逛,一走一过欣赏着樱花树风景,前面不远,是一座小桥流水,实木小桥给人一种别样的感官。

“哟,这院子的格局不错啊。”

乐天站在小桥上看着下方的水塘,里面居然有几条金龙鱼在遨游,乐天看了一会,觉得索然无味,继续往庄园方向走去。

可是乐天完全没注意到,在别墅内的一扇窗户内,一双眼睛正盯着他。

对此乐天全然不知,他走到别墅门口,左顾右盼了一阵,见没有安保警报系统还诧异呢,小春的家怎么连监控都不安装。

走到门口,我这门把手试探的拧动了一下,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,乐天本想撬门来着,这下可省了。

茫然的打开门,挠挠头,“连大门都不锁,是真不怕丢东西啊,也是,小春是山口组的老大,谁敢上她家偷东西啊。”

想了一会就释然了,关上大门,站在门廊里,前面两米处是一个台阶,实木地板一尘不染,按照岛国人的习惯,应该在门口拖鞋,乐天也不免俗,把鞋子脱下,整齐的摆放在门口,这才进入狭窄的过道。

走了几步,左右两边都有拉门,分别打开观察一番,办公室和书房,纯正的岛国风,没有什么稀奇的。

再走不远,前面就是杂物室和厨房,不过在楼梯下面还有一个门,乐天过去拧了拧门把手,这道门居然上了锁,抬头看看标识,试验居。

正当乐天拿出万能钥匙打算撬门的时候,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要是我就不进去。”

我滴妈呀,乐天吓得身体一个机灵,

乐天是什么人,现代神偷,燕子门传人,他入室行窃,居然没发现屋子里有人,这要是传出去,啪啪啪的打脸啊。

不过说来也奇怪,乐天的感知极其灵敏,可自从进屋以来,乐天就没发现屋子里还有人,这人存在感这么低,让乐天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什么情况?”乐天愣了良久,是动也不是,不动也不是。

就在乐天不知所措的时候,那个女人的声音悠悠传来。

“上楼来吧。”

“嗨。”乐天毕恭毕敬的回答,随即反应过来,这个女人说的是汉语,汉语,字正腔圆,莫非,千面!

乐天一下就联想到小春的亲妈,华夏四大神偷之一的千面,这可是传奇一般的女子啊,不在多想,带着好奇的心思走上楼梯。

来到别墅第二层,站在过道口左右看看,还是没发现任何人的气息,正猜想的时候,女人的声音再次提醒道:

“我在三楼。”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迈步上去,对这位长辈,乐天带着崇拜之心的,谨慎的来到三楼,这才隐隐的感受到了人的气息,乐天心里这个感慨,能把自己的气息隐藏的这么好,千面不愧是千面,四大贼王绝非浪得虚名。

按照气息,一点点的走到一个拉门附近,先站定清理了一下嗓子,拱手抱拳说道:“在下华夏李乐天,神偷燕子门第三代传人,前来打扰,赶到很抱歉,不知道阁下是不是江湖传闻的千面。”

屋内没有任何声音回应,乐天眉头紧锁,感知大放,可是还是没有任何气息。

“刺啦”

就在乐天极其仔细听着的时候,拉门突然打开,乐天下意识一个机灵,但看见门后没人,他更加茫然,想了想还是迈步进去,弱弱的问:

“前辈,前辈。”

“我在屏风后面。”千面淡然回答。

乐天这才感知到千面的位置,不过按照江湖规矩,没有越过雷池半步,隔着屏风持江湖礼拱手作揖。

“见过前辈。”

“我认识你,李乐天,新一代的世界贼王。”千面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。

“前辈误会了,新一代的世界贼王,是我的师姐,她叫曾温柔。”

千面回答道: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曾温柔那丫头什么水平,你我心里清楚的很,她能当上贼王,是暗箱操作的结果,按照本事算,你有绝对的本事问鼎现代贼王。”

“前辈过奖了。”乐天再次拱手作揖。

就在这时,屏风后面传来琐碎的声音,千面迈着小碎步走出屏风,乐天定睛看去,看相貌根骨,这个女人年纪大约在40~50岁左右,穿着和服,但她保养的很好,皮肤上一点岁月的痕迹都看不出来,光看这张脸,绝对以为她是30左右的青春少妇呢。

“前辈你好。”乐天再次拱手。

千面面带慈祥的笑容,看的李乐天都有些发毛了,她随便一摆手,“坐。”

乐天看了看地面,没有凳子,只好入乡随俗跪坐在地面上。

千面小碎步走到侧门前,打开拉门后,这里面居然是一个橱柜,只见她优雅的拿出茶盘茶具,端着走回来坐下,对着乐天微微点头行礼,然后开始茶道表演。

乐天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位传奇女神偷,免不了多看几眼,她的举止动作非常优雅,每一次洗茶烧水,动作都是相当考究,这也是茶道艺术的观赏价值。

“看够了吗?”

就在乐天看呆的时候,千面突然蹦出这句话,乐天急忙掩饰尴尬的说道:“第一次见到前辈,心情不免有些小激动。”

“我也一样。”千面对着乐天微微点头,继续进行茶道表演,同时说道:“我离开祖国已经有24年了,真的是很想很想回去。”

“哪你为什么不回去呢?”乐天问。

“祖国把我当成叛徒,我回不去了。”

乐天感慨的低下头,说道:“其实,现在政策都开放了,你如果真想回去,我可以帮你。”

千面对着乐天笑了笑,问道:“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?”

乐天示意想,千面一边进行茶道一边陷入回忆:

“那时祖国三年自然灾害,庄家颗粒无收,百姓民不聊生,每个人都吃土吃树叶,我当时年仅10岁,为了吃东西,我第一次偷,然后我误入歧途,直到一次机会,我被国家特务机关抓捕。”

“哦?”乐天震惊。

“那年,我16岁,国家特务机关没有判我的罪,而是训练我,让我按照他们的指挥,进行地下工作。”

乐天更加震惊。

“当时,台-湾形式不好,总想着反攻大陆,我第一个任务,就是在南方组织地下势力,搜集情报工作,我利用老本行,很快的打入文雀行列,与他们斗智斗勇,上天对我不薄,仅凭几年的打拼,我成就了南千面的威名,从而声名远播。”

“前辈,你……”

“没错,我是特务。”千面微笑着,但面带苦涩,“情报机关得到消息,有盗门中人被收买,要盗取国家机密,我就负责打入敌人内部,彻查此事,后来我发现是西快刀所为,为了套取更多的情报,我跟他结尾同盟,哪知道在抓捕行动的时候,他洞察先机,出逃海外,同时勾结你的三位师兄一同谋反。”

听见这个秘文,乐天心潮澎湃。

“再后来,我回去复命,但根据我的调查,西快刀是收了台-湾人的收买,但幕后主谋却是岛国,接着我又接到第二个任命,来岛国潜伏,同时寻找机会回流国宝文物,结果这一潜伏就是20多年。”

“前辈的往事,真是跌宕起伏啊。”

这时茶道已经表演完毕,一杯香茶放在乐天面前,乐天端起来品尝一口,对着千面说道:“沁人心脾,好喝。”

“喜欢就好,这么多年了,我终于盼到了华夏的同行,我心里真的好苦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