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06章 底线不能触碰

第906章 底线不能触碰


                “龙骨?”曾温柔相当质疑。

可就在说话间,石大山和关亮拎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回来了,曾温柔过去接过来,查看一下递给乐天一拉罐啤酒,自顾自打开一罐说道:“如果真要这东西,哪的好好计划一下了。”

三人不说话了,石大山和关亮也拿出吃的东西开始聊天,不过两人的话题,都是针对曾温柔,之前见面的时候,只以为她是华侨同胞,后来动了枪才知道,她是自己人,可仔细观察,就觉得眼熟,还不知道在哪见过。

两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,曾温柔侧头看去,“喂,你俩说我呢?”

“没没说什么,只是,我俩都觉得你眼熟。”

“废话,当然眼熟了,乐天刚刚入学的时候咱们见过。”

“原来是你呀,我就说嘛,也就乐天的大-胸姐姐能有这么大的胸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,终于想起来了。”

乐天适当的咳嗽一声,正好飙车的人开回来了,石大山和关亮尴尬的去车队方向去了,这才给乐天几人到处空地。

曾温柔看着两个小子的背影,侃侃而谈道:“一转眼都两年光景了,这俩小子当年还挺嫩的,现在都成熟了,哎对了,如果乐天好好上学的话,现在都大三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乐天灌了一口啤酒,感慨的说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已经似是人非了。”

“可不,你刚入学哪会,我还摆地摊呢,现在我也是世界集团的ceo了,坐拥十几个亿的大牌公司,真是想不到啊。”

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咱们这个圈子里,好像就赵文瑄没变。”

“我怎么没变?”赵文瑄不干了,说道:“我的病好了,这还不算变吗?”

“是啊,萱儿的病好了,值得庆祝,喝一口。”

三人撞了一下,一仰头喝光,乐天一把捏贬,擦了擦嘴说道:“现在缅甸时局动荡,国内风起云涌,也不知道什么是个头,我真想回国看看呢。”

“急什么,有的是机会。”

乐天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空,喃喃自语道:“把这批文物拿回来,也不知道能不能贡献给祖国。”

“我觉得,先把筹码握在手里,看国内的意思再决定。”曾温柔说。

“先放在手里,可是要放哪呢,这可是国宝,坏了可怎么办?”

曾温柔又说:“这还不好办,在法国或者西班牙,买下一个葡萄园酒庄,再挖个地下藏宝库,先搁着,愿意什么时候贡献就什么时候贡献。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乐天心里已经有了计划:“对了,过段时间,我可能以假死来迷惑对手,到时候我会藏起来一段时间,一切听我暗中安排,你们千万别慌。”

“明白。”两女都是核心,早就知道乐天的计划,当下也同意了。

就这样,几人聊到了4点30分左右,官二代们还没玩够,可是赵文瑄已经困了,乐天发号施令,开车回去睡觉,等回到酒店的时候,已经凌晨5点多,太阳都升起来了。

……

三国医学研讨会进入停滞阶段,因为乐天的意见,主办方和三国医学首脑要洽谈,结果用了一天时间,才决定采用乐天的计划,接下来就是给专家教授发邀请函,邀请他们过来讲课。

就这样,平静的过了三天时间,乐天很少在正式场合露面,但私底下活动很频繁,跟秋山组签了赌约合同,也订好了比赛模式和时间。

这个消息如同炸雷一般,在全世界地下组织炸锅了,亚洲的地下太子爷,居然要跟岛国拳手打擂台赛,这还了得,瞬间,整个世界都把目光投放在岛国,对小春举办的这场公开拳赛也是非常重视。

小春本意是想等乐天的交代,也就在事发的第二天,传闻李乐天亲手枪杀了秋山组的一个小头目,山口组本以为这就是李乐天的交代,底下人还有些不满,就连小春都觉得乐天有点雷声大雨点小,可是过了几天,这个消息传开后,小春先炸了。

她当下组织人马,亲自来找乐天询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,本来,小春是山口组的社长,情报比谁都准确,也知道乐天跟秋山组打赌的事,但小春实在想不明白,乐天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险,亲自跟拳手对打,这可是自降身份的事情啊。

小春的车队强势到来,大批人马下车护卫,小春直奔乐天的房间走来,杀气腾腾一股子兴师问罪的气场。

但乐天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他正在和校长郑建国,商量华夏第一场讲座的事情,郑建国的意见,是让乐天把的头筹给华夏赢取开门红,乐天也不推辞,正商量演讲内容的时候,保镖敲门,说山口组来访。

接着小春露面,乐天笑着把她引领进屋,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正好,后天我要代表华夏,开华夏第一场公开演讲,你来帮我策划一下演讲内容。”

小春面色阴冷,“我来不是为了这个。”

“其他的事等会再说,现在先聊聊这个,很重要。”郑建国打岔。

小春板着脸说道:“再重要也得延后,乐天君,我的事十万火急。”

郑建国一看这架势,也没法继续研究了,只好告辞,给两人腾出空间。

当郑建国离开后,小春当即询问道:“乐天君,你到底要搞什么鬼?”

“什么,你没头没脑的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?”乐天反问。

小春急了,“你为什么要跟秋山组赌拳?如果你说话,我现在就出兵帮你灭了他们。”

乐天笑了,走到冰箱前,拿出两瓶水交给小春一瓶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小春还是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。

乐天也板着脸,问道:“哪为什么,出事的当天你没出现?”

小春突然哑语,她知道,自己的心思被乐天看出来了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我,我那天,那天我身体,不舒服。”

“我知道你来例假了,可这不是借口。”乐天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你是想借我的刀,帮你铲除秋山组。”

“抱歉,我的确有这个意思,可是我没让你……”

“听我说完。”乐天打岔说道:“当天晚上的确是我带的人太任性了,当时我也没考虑那么多,贸然去其他人地盘给你们造成麻烦,不过,既然他们拿我的面子当成鞋垫子,这已经破了我的底线,再说了,你在岛国不是只手遮天,我也想在岛国有自己的产业,那么咱们的合作才能长久,所以,我就故意找茬,让他们进入我的圈套。”

“这哪是你的圈套,你跟拳手打拳,赢了输了你都丢人,你什么身份,跟那些人对战,他们有资格吗?”

乐天伸手,挡住小春的嘴唇,“听我说完。”

小春鼓着腮帮子,只好把后话咽了下去,乐天这才悠悠说道:“虽然我当时的确有冲动的成分,但是你记住了,我除了兄弟,还有一个底线不能触碰,我们华夏人,不是当年的东亚病夫,你作为岛国人,我再告诉你一遍,咱们合作没问题,但是,如果你们岛国人还拿高人一等的目光看待我们华夏,我将会用实际行动证明,你们岛国人都是狗篮子。”

“乐天君。”小春蒙了。

“哎,这话不是针对你,是针对当天他们对我说的话。”

“秋山组的人说了什么,让你这么生气?”

“你自己查。”接着乐天就不在说话了。

小春知道自己劝不动了,只好起身告辞,出门后发出一连串的命令,当天晚上所有对话情报都要快速送来。

就在小春上车准备开拔的时候,情报已经摆在他面前了,小春一点一点的看,最终当看见乐天开枪杀人的时候,小春这才回过味来,错过了什么。

在查看前面的对话,原来让乐天暴怒杀人的原因,只不过是因为一个称呼,这个称呼在岛国人眼里不觉得什么,可是对华夏人却是刺激,对乐天更是如此。

小春放下资料,揉着额头喃喃自语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我毕竟是两个有恩怨的国家,你这么做,也是为了警告我,乐天君,潘阳湖神户船上的东西,绝对不能让你看见。”

小春怎么想的乐天不知道,他站在窗口看着小春的车队离开,他嘴角淡然一撇,自言自语道:“小春呀小春,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想跟我玩心眼,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你个小丫头片子吧,聪明人的世界,你不懂。”

乐天走回沙发处,刚要拿起演讲稿,就来了一个电话,接通后是张云芳,她几乎是咆哮一般的质问道:

“乐天,你疯了,跟岛国人打什么拳赛?不要命了?”

“哎哎,哪跟哪啊,没头没脑就来这么一句,造假的事怎么样了?”

“还在动工中,再有七天就好了,哎不是。”张云芳反应过来,质问道:“江湖上传闻,你要跟岛国秋山组打黑拳,你别告诉我是真的?”

“嗯。”乐天再次打太极说道:“这事你别管了,让下面人赶紧催催,动作利索点,等东西都造好了,你再来岛国,我等你。”

乐天说完就挂了电话,可是紧接着电话又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钱恒泽打来的,“喂,战事怎么样了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