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04章 一言不合就拔枪

第904章 一言不合就拔枪


                第904章一言不合就拔枪

开局没几分钟就死了一个人,岛国人面无表情的下去,把尸体拖走,输掉的一方跳入泳池里,准备下一场的格斗拳赛。

官二代们傻愣愣的看着被拖走的尸体,他们还以为这种打拳,是酒吧里的那种,结果真看见死人了,他们都下意识吞咽了口水。

岛国人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第二场比赛开始,围观者激动的尖叫着,欢呼雀跃,搞得气氛越来越高涨。

第二个下场的是一个女忍者,她入场之后拔出后背上的武士刀,戒备着靠近对方,男忍者从腰间拔出一把手里刺,缓慢靠近后,两人开始交战。

第一场打斗是拳头对血肉,那么第二场就是短兵交接,一开打就叮叮当当的各种金属交鸣,每一次攻击都危险之极,看的周围观众激动不已。

乐天这帮人也是如此,场内是一男一女打斗,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,不过他们都在为女忍者加油打气,毕竟战场中有女性,情感偏向也是正常的。

女忍者是一把正宗武士刀,男忍者是巴掌大小的手里刺,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,女忍者的攻击站了上风,逼得男忍者节节后退,当男忍者推到边缘的时候,突然之间,女忍者一刀横斩,扫过泳池壁,溅起摩擦的火花,但也限制了长兵器的发挥。

男忍者趁机前冲,手里刺快速而狠,一下刺中了女忍者的肚子,她闷哼一声连退数步,反手握刀身体一转,男忍者与她一个交错,两人站定,全场安静下来,瞩目猜测到底是谁胜谁负。

最先动的是女忍者,她的武士刀拄着地面半跪下去,捂着肚子的伤口也满是鲜血,可就在大家以为他输掉的时候,结果哪知道,男忍者直勾勾的摔倒,已经一命呜呼了。

欢呼掌声响起,女忍者解下头带,绑在肚子伤口止血,而对方跳下来同样的女忍者,一下场就拔出武士刀虎视眈眈,两女狠辣对视,四周掌声阵阵。

赵文瑄看到这已经看不下去了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这也太拼命了吧。”

“这是岛国,你习惯就好。”

此刻泳池战场中已经开打了,后下场的女忍者华丽的转身,丢出身上的忍者镖,受伤的女忍者挥舞兵器格挡,叮叮叮过后,两人站定,受伤女忍者快速前冲,可伤势让她动作减缓,被后来女忍者一刀斩腰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看客们鼓掌欢呼,能亲眼看见这种血腥的战斗,在他们这些人眼里,真的是花多少钱都值得,所以岛国人一个个毫不吝啬的鼓掌叫好。

空手道队伍只剩下最后一人,他愤然跳入场中,打了几拳,调整一下气息后,飞身前冲,与女忍者正面抗衡。

原本大家以为空手对刀刃会很吃亏,结果哪知道,最后的这位空手道选手很厉害,冲过去一个空手套白刃,就把女忍者的武士刀给卸掉了,接连一招锁技,扣住女忍者的肩膀,众人只听咔嚓一声,女忍者倒在泳池里痛苦的哀嚎着。

她胳膊折了,失去了战斗力,同伴一看不行,急忙跳了下来,拳脚相加逼退这男人,然后护着女忍者快速推到角落。

空手道这人没有成人之美,在后方等待了一会,两人站稳,快速前冲对打。

乐天能看得出来,这两位才是真正的高手,但高手过招,胜败只在一瞬之间,几招过后,男忍者被锁技制服,接着只听咔嚓一声,也卸掉了他的胳膊,接着被一击鞭腿,打得喷血倒地不起。

胜负已定,空手道一方胜利,乐天深吸一口,这场战斗他赌输了,不过乐天真没看出来,这位最后出场的空手道选手,居然有这等本事。

全场掌声雷动,都在为胜利者庆祝欢呼,乐天却淡然的拿起酒杯,再看身后的一帮官二代们,虽然也输了赌注,可他们脸上是挡不住的激动,毕竟头一次看见人与人以性命搏杀,这种刺激无以言表。

第一场拳赛结束,第二场拳手出场,乐天正观察拳手的时候,几个人走到乐天身边。

“李先生,感觉如何?”

乐天侧目看去,这几个人不认识,估计是秋山社团的重要人物吧,毕竟他们的年龄有些大,还有头发花白的人。

“还行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这时有人搬椅子过来,这几人坐在乐天身边,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问:“您有什么意见吗?尽管提。”

乐天拿起pos机,爱答不理的下注这一场拳赛,“意见到没有,只是感觉没有专业的拳手,你们着拳赛,看上去跟表演差不多。”

乐天这句话,是根据专业拳赛的角度提出的,但也隐晦的说岛国忍者实战性能很差劲,这让几个岛国人脸色阴沉下来。

“表演,呵呵。”

见他们有反驳的意思,乐天傲然的说道:“你信不信,就你们拳手这样的,我一个能打他们十个。”

“这……”老者面色苍白,无言以对。

“大言不惭。”可就在这时,旁边有个40多岁的人愤然而起,他一脸肃穆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今天出赛的拳手,都是我大岛国最精锐的武士,他们是万里挑一的精英,拳台上虽然是竞技,但也是以命相搏,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竟然口出狂言。”

“哎哎,不要这么说嘛。”老者急忙打圆场,“李先生能立足于天下强者之林,必然有他的实力和手段,能打也有可能,我们不好质疑人家。”

“我就看不不惯支哪人嚣张的样子。”

这两人说话的时候,乐天本来还没说什么,可听见带有侮辱性的字眼出口,乐天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杀气也徒然暴增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乐天这边发生口角,庄园里所有人都侧目看了过来,就连下注都停下了,结果乐天突然发怒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杀气,下意识,基本所有岛国人都打了一个冷颤。

乐天淡然起身走了两步,冷声问道:“你刚刚,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,再说一遍。”

“我,我,在我的秋山地盘,你居然还敢嚣张,支哪人,现在我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……”他说话的时候就要拔枪,可突然间发现,身上的手枪居然不见了,狠话亚然而止,急忙低头寻找,可下一秒,一把手枪瞬间顶住了他的脑门,拿枪的人赫然就是乐天。

现场气氛瞬息万变,所有岛国人全部站了起来,可是就当他们想拔枪的时候,愕然发现,自己的配枪居然全部没了,不管怎么摸也没摸到。

“哗啦”

全场炸了,每个人都在低头寻找配枪,可下一秒,以曾温柔为首,乐天带来的几个保镖全部动了,每个人都手持双枪戒备着全场。

这个场面那几位官二代也傻眼了,一个个都茫然的不知所措,跟他们鲜明对比的,赫然就是赵文瑄,这丫头依然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,打开手包拿出两把手枪,不急不缓的看了看里面的子弹,上膛后往桌子上一放。

副国级领导家的孩子壮着胆子拿起枪,对着全场吼道:“别动啊,走了火我是不管埋的。”

其实这小子没这么大的胆子,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见拔枪相向了,抄起一把枪先防身再说,要说他敢不敢开枪,没人知道。

不过这一个动作,让赵文瑄露出倾国的微笑,并且赞许的给了这小子一个眼神,接着从包里又拿出一把枪,放在桌子上,这下可没人敢动这把枪了。

秋山组的人都傻了,一个愣头愣脑的人诧异的问道:“你们进门的时候不是搜过身吗,你是怎么带枪进来的?”

乐天不急不缓的上膛,冷声回应道:“华夏伟大领袖说的好,没有枪没有炮,敌人给我们造。”

这一句话岛国人都明白过来,原来他们身上的枪支,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偷走了,可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偷的呢。

这就得从刚才说起了,曾温柔跟着过来,根本就不是打酱油的,她知道乐天的脾气,被人当众挖坑陷害,他要是不找回场子,在道上可就丢脸丢大了。

所以她顶着暴露的风险跟着乐天过来,进入别墅后,其他人都在专心的看比赛,曾温柔就在四周溜达,就这样,所过之处碰触的人,身上带枪的那还能放过,就这样来回几趟,就把几个保镖身上装备齐全了,为了保险起见,曾温柔的包裹里和赵文瑄的包裹里,还有不少枪支弹药,最起码也不能让岛国人掏出武器,这是曾温柔的想法。

场面就这么对峙着,秋山组的老大火急火燎的从别墅内出来,见这个局面急忙打圆场,“这是怎么了,误会误会,大家稍安勿躁,别开枪。”

乐天等人持枪依然没动,一副铁面无私的做派,可秋山组的人见老大来了,鼓起勇气说道:

“社长,这小子大言不惭,说咱们的拳手都是表演用的,没有实战的用处,他还说一个人能打咱们10个,然后他就拔枪,社长,这小子太嚣张了。”

“八嘎呀路。”秋山老大骂了一句,这些岛国人都低下了头,他这才解释道:“李先生是罗家的朋友,他的手段你们不是没听说过,还不道歉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