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99章 岛国夜场

第899章 岛国夜场


                华夏代表团都是青春大小伙子,这种地方最适合他们,一进来大家就放开了,摇头晃脑的往里走,很快的就融入疯狂的氛围之中。

有侍者过来招呼,音乐声太大,侍者是贴着山口组耳边交流的,几句话过后,山口组一人示意乐天跟他们来,绕过舞池上了二楼,进入一个雅座包间,乐天先看了一下环境,不得不说,绝对的奢华包间,就这里的装修,绝对堪比迪吧7星级酒店。

“不错呀!”大家纷纷进来,先参观了一圈,每个人都很满意,那位副国级领导人的孩子往沙发上一趟,把脚搭在茶几上,打了一个响指说道:“来,点单。”

侍者跪在门口没动,拿着对讲机说了些岛国语,没过一分钟,过来一票衣着暴露的靓女,她们穿着非常少的比基尼,每件布料都只能遮挡隐蔽部位,但若仔细看去,这些布料上全是岛国文字,所谓的点单就是点这些隐秘部位。

这些女人进屋逛了一圈,齐刷刷跪了一地,哪位大少爷还没看仔细,还以为这是华夏呢,一挥手说道:“换一批。”

乐天愣了几秒,掩饰尴尬的说道:“芝华士10瓶,剩下的一样一份,坐台换一批。”

侍女们愣了几秒后,跪着倒退出了门口,接着门口进来一票女人,这些才是所谓的坐台,她们的长相比上一批漂亮多了,身材也要好很多。

“这批还像样。”那位大少爷选了几个美女,但点完后偷瞄赵文瑄,见她脸色没有变化,讪讪的解释道:“我给他们点的。”

“不用解释,我懂。”赵文瑄还是处变不惊的回应。

大家这才放宽心,接连换了三批坐台,大家都大大方方的点了几个,基本每个人身边都能分配两个左右这才完事。

这些坐台跟华夏的顶级会所差不多,女人穿着暴露,都是跪式服务,别说,在华夏酒吧里乐天受不了这个,但是在岛国乐天却觉得很自然,这有可能是还带着偏见吧。

就在这些女人分开跪坐在男同胞周围的时候,拉门打开,三个和服女走了进来,一屋子人茫然的看着三女,不知道这三位是干嘛的。

就在大家等待的时候,三女脱下和服,里面居然一丝不挂,接着爱排躺在茶几上,刚刚进屋的时候,乐天就觉得这茶几样子很怪,现在才知道,原来是这个用的。

华夏这帮公子少爷就算在国内玩的嗨,可是也没见过这种,下意识还以为是现场直播呢,刚要说话,坐台女人们有了动作,她们打开柜子,拿出各种一次性荷叶分发下去,挨排的摆放在女人身体上,遮挡住隐蔽部位后,大家这才明白,原来这就是岛国名副其实的人体盛宴。

门口再次进来侍女,她们手中端着食盒,拿出精美的料理小心翼翼的摆放在荷叶上面,当全部搞定后,时间也过去5分钟了,三个女人身体几乎都摆的满了。

其实乐天也没想到,他所谓的都来一份,居然能有这么多东西,而那边,公子少爷们也都从尴尬中恢复过来,那位副国级领导人的孩子又开始调侃乐天道:“还是汉奸明白啊,岛国咱都没来过,居然有这种服务,还是岛国人民腐朽啊,来来,今天汉奸请客,大家都别客气。”

这人是真给他脸了,乐天越不搭理他,他就越蹬鼻子上脸,这反倒让石大山和关亮没有了兴趣。

两位凑到乐天身边,石大山红着脸低声问道:“乐天,这顿得花不少钱吧?”

“就是,你身上的钱够不够啊,要不要我们帮你凑点?”关亮问。

乐天笑了,“没事,你们就放开了玩。”

就现在乐天的经济实力,别说来这里消费了,就算天天是这种夜夜笙歌,也不会把他吃垮的,乐天当然不会在乎这点小钱。

石大山拿起一瓶芝华士,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瓶酒怎么也得好几千,乐天,你一下点了十瓶,你可破产了。”

“放心吧,乐天有钱。”赵文瑄在一旁帮腔,“他大头就让他花呗,你操这心干嘛。”

赵文瑄拿起酒杯,身边的女坐台急忙倒酒,就在这时,门口再次进来几个侍女,她们端着一个水烟壶,摆放在桌角点火后,用岛国语介绍了一下,大家听不懂但是乐天听明白了,这是问要不要改成冰。

乐天当场拒绝,“这就够了,不需要改。”

几个侍女离开后,接着进来人,这也怪乐天那句话说的太满,每一样来一份,这下可好,会所里有什么服务上什么服务,这次送过来的居然是古巴雪茄,就这东西10万美金一根,而这次端上来的是按照人头算的,就连外国保镖的份都包涵在内了。

“呵,这可是好东西嘿。”

一个小子装腔作势的拿起一根,点燃后猛吸一口,结果不言而喻,抢的他是阵阵的咳嗽。

乐天冷哼一声,上次潜水的时候他就说要戒烟,现在也绝对不抽了,见几个学生都尝试的点燃古巴雪茄,剩下的都是不抽烟的,乐天随手拿起雪茄,给门口的保镖丢过去,一根一个没有落空的。

“谢谢老板。”

这帮学生不认识货,但这些雇佣兵们懂啊,古巴雪茄,一根赶上他们一个月的佣金了有木有,平时就算想抽他们也得掂量掂量啊,现在老板赏赐,他们自然不会推脱。

乐天觉得反正是点了,总不能退了吧,干脆就给保镖们分了,这个举动乐天不觉得什么,那几位官二代们就又找到嘲笑乐天的话了。

“我说,你挺能摆谱啊,不管去哪都带着几个外国保镖,有意思吗?”

“俗话说有钱人都怕死,他呀,是装犊子。”

“可不是嘛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这番嘲笑,明显是说李乐天没本事穷装,这可把石大山激怒了,“我说你们几个行不行,今天咱们出来玩,一切都是乐天安排,你们干嘛呀这是,嘴就不能干净点?”

这几位官二代就没看得起石大山和关亮,这番话一出口,他们都爱答不理的,“这小子谁啊,哪里蹦出来的穷鬼?”

“不认识,好像是学校选拔出来的参赛选手吧。”

副国级领导家孩子站起来,叼着雪茄一脸看不起人的模样说道:“我说这位同学,你的义务是好好学习,其他的不用你管,我们的社会你不懂。”

有人帮腔道:“就是,有人天生含着金钥匙出生,有人天生是穷人的命,做好眼前的事,这叫量力而为,能说的话就说,不能说的话憋着。”

这给石大山气的,刚要反驳却发现赵文瑄一把拉住他,而且向着他微微摇头,示意别在说话了。

没办法,乐天也拉他坐下,石大山只好忍着气,连续喝了好几杯酒,而那位副国级领导家的孩子,开始侃侃而谈说自己家里人的地位,在华夏有什么能量,吹的是不亦乐乎。

这些团员们基本都是官宦子弟,大家都知根知底,捧臭脚的,帮腔作势的聊的是不亦乐乎,乐天拉着石大山和关亮却不理会这些人,自顾自的聊他们的,没多久,那些人觉得没意思了,要出去跳舞蹦迪,呼啦走了一票人,连带着把坐台美女们都拉走了,屋里只剩下乐天四人,以及保镖们了。

石大山终于忍不住了,“我说乐天,他们这么埋汰你,你咋忍下来的?”

乐天回答,“嗨,有啥的,在社会上混,早晚能明白事,这些人年龄小,都是爱吹牛哔的年龄,兹当没听见呗。”

“那也忍不了啊。”关亮帮腔。

乐天端起酒杯说道:“我这么说吧,我跟他们长辈都认识,廖凡局长家的孩子,还有那位副国级领导我们都有过交集,他们的孩子我兹当晚辈看待,你们说,就这层关系,我跟一帮孩子置气不是掉身价了吗。”

“哎。”石大山和关亮都喝了一口酒,乐天这话他们自然不信,但也只好把气压下去。

他俩不信但赵文瑄相信啊,她太知道乐天能量了,听乐天说破后,赵文瑄也明白过来,现在就以乐天的身份地位,如果真跟孩子计较的话,哪才真是掉身价呢。

“不聊了,走,出去蹦迪去。”乐天喝了一杯酒,拉着赵文瑄起身,石大山和关亮无奈的起身,这才想起什么,指着茶几上的三位人体盛宴的女人,问道:“咱们走了,她们怎么办?”

乐天笑着回应道:“没发现她们连眼睛都没眨过吗,现在她们只是盘子,这是岛国的风俗,我保证咱回来的时候,她们还在这。”

“真厉害,佩服啊。”两人絮絮叨叨的跟着乐天赵文瑄出了门。

其实乐天有一点说对了,这些人体盛宴的女人,是会所专业培养出来的间谍,她们可以是盘子,也可以是窃听器,能被这么培训,每个女人最少会三国语言,而她们的待遇必然是无法想象的。

乐天并不知道这些,融入舞池中,与赵文瑄胡乱的瞎蹦跶,赵文瑄以前有心脏病不敢玩的嗨,现在痊愈了,她玩的是不亦乐乎,有乐天在一旁保驾护航,赵文瑄更加不在乎。

不过,舞池里那帮官宦子弟就看不过去了,虽然身边有坐台相陪,但这心气还是不爽,几个人对视一眼,对着乐天点了点下巴,几个人跟着音乐摇头晃脑的凑了过来,这是要找茬的节奏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