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84章 战前谈判

第884章 战前谈判


                缅甸政局混乱,反抗军君一直打着驱除外人的旗号,在缅甸搞风搞雨多年,但私底下也接受外人协助,对他们来讲,这就是双重标准。

王斐虽然不是正统的缅甸人,但他掌权的这些年,的确给缅甸带来不少好处,利益上就不多说,经济上的帮助简直就是无私的奉献,他失利的时候,的确不少族群在外围看热闹,但王斐东山再起吹了号子,那些受过恩惠的部族也无法坐视不理。

这段时间,钱恒泽真的很忙,战事吃紧,他又要操作运输武器,还要与各界部族谈判,帮着王斐满足这些部族的所有条件,可以这么说,现在他们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人,一个倒下影响的整个天下。

行动齐头并进,钱恒泽在缅甸协助,乐天坐镇美国指点江山,这段时间他把能动用的资源全部调动起来,忙得也是不可开交。

赵文瑄的爷爷和父亲在乐天的安排下来到美国,萱儿的康复也不需要他照顾,所以,李乐天全力以赴应对这场战争。

国内,张云龙接到命令,亲自调动大批武器资源送去缅甸,为了避免袭击事件,交易是在孟加拉湾进行,张云龙从海南出发,绕过马六甲海峡,抵达安达曼群岛,这个位置距离仰光不远,起码接货安全问题还是有所保障的。

这是一次海上交易,上次就发生过袭击事件,所以,双方都很戒备。

海面上,两艘轮船间隔几百米,互相拿着望远镜查看,船在一点点靠近,直到钱恒泽露面,站在甲板上望着对面船只。

“云龙这小子发福了。”钱恒泽放下望远镜呢喃一句。

两艘船靠拢,开始交货,两艘船贴在一起,用缆绳将货物吊过来,都是吨位不大的木箱子,中间搭着过道船板,在双方真枪实弹的守卫下,两个好友登船拥抱,钱恒泽拍着张云龙后背说道:

“你小子,在国内的生活挺安生啊,看你这肚子。”

张云龙哈哈笑着,“结了婚都这样,不过你小子是越来越结实了,那一枪没打死你算你走运。”

两位好友寒暄着家常话,上船查看武器物资,每个箱子都用撬棍撬开检查,81杠,56式突击步枪,95式步枪,都是纯正的华夏货,从精准上和耐用方面,的确很适合缅甸战场。

“来来,我给你搞来一样好东西。”

张云龙引领钱恒泽走到一旁,踢了踢箱子,撬棍打开后,一挺黑漆漆的qjy88通用机枪正躺在里面。

“重机枪,这可是好东西啊!”钱恒泽欣喜的就要拿出来,可这东西太沉,他差点就没搬动,结果两个人才把重机枪从箱子里抬出来。

张云龙侃侃而谈道:“这是华夏产,唯一能媲美马克心重机枪的家伙,到时候你把他装在直升机上,或者按照在装甲车上,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兰博那也没你流弊。”

“这玩意比较适合波-波,我现在玩狙击枪了,像是咱以前打cs的时候,指哪打哪。”

张云龙羡慕的说道:“喝,流弊,如果我不是结婚了,我还真想跟你在缅甸打仗,不过波-波扛着重机枪扫射,想想这画面嘿,女兰博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武器检查到了一半,钱恒泽终于找到了最爱,这是华夏产12.7mm狙击步枪,精确打击2000米,距离内的轻型装甲车、指挥车、雷达、油库、弹药库、停机坪上的飞机等重要目标都能打碎,并且对1200米内的目标极高精确杀伤力。

可以说,这款狙击枪,就是华夏产巴雷特,号称狙击枪中的火炮,只要子弹落在身上,必须送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,要是打在四肢上,也是碎骨断臂,威力可谓相当大。

这一轮交易的货物是五百支自动步枪,配套的弹药,以及部分班用机枪和手榴弹,巡航导弹不计其数,军用直升机10架,如果真的上了战场,必然是无敌式存在。

现款现货,两人进入船舱做最后的转账交易,当钱恒泽把尾款通过瑞士银行账户转走后,他无力的说道:

“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下回到解放前,这次交易之后,我在非洲赚的钱,就一分不剩了。”

张云龙接话道:“这打仗啊就是打钱,以前咱们就是倒爷,现在不一样了,咱要加入战争,要不你想个办法,从中赚点外快?”

“赚?呵呵,你别闹了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咱们要是赢了战争,也许还好点,翡翠矿都让咱们管,也赔不了钱,但如果输了,天哥赚的钱就付之一炬了。”

张云龙拿出软中华,递给钱恒泽一根,说道:“国内也一样,王家生意几乎都废了,要不是之前姐夫收购了王家产业,估计现在王家就破产成国有了。”

大批物资交易,花了两个多小时,交易完成后,两人分道扬镳,一个向着缅甸进发,一个准备回国。

……

电话打回美国,告知李乐天武器资源到位,乐天接了电话听了报告后,询问道:

“恒泽,你说这些武器资源,能挺多长时间?”

钱恒泽说:“主要是看王老怎么谈判,如果咱们出钱出武器资源,这点武器分分也就没了。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没事,实在不行,我跟美国人联系一下,咱可以赊账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靠在老板椅上揉着鼻梁骨。

这批武器物资,一下就花了10个亿,要是做买卖还好点,起码能赚回来,但这是打仗,武器就是钱,这东西都是消耗品,特别是导弹,用一个就没了十万美金,这仗打的究竟值还是不值,尚且还是未知数,但是乐天知道,他没有回头路。

说实话,缅甸的位置比较敏感,靠近金三角和泰国,这个国家本身也不太平,政-府军可以堂而皇之的采购武器,抵抗组织却只能私下里购买,罗家族武器资源虽然已经被马克接手,但之前的运作,大批武器物资调度,暗度陈仓这一手玩的的确漂亮。

人家花了几个月时间筹备,不露马脚,这下乐天变得相当被动,不过在政治领域上来讲,几乎没人在乎,缅甸越乱,所有国家就越安心,如果乐天输了,美国插足缅甸内政,也许华夏的门户就开了。

越想越确定,华夏国内一定不会置之不理,乐天认为,如果真打到白热化的程度,也许国家会干预,毕竟这是在华夏门口打仗。

思考的时候,电话响了,是马克打来的,乐天接通只听马克说道:“我家老四想约你聊聊。”

“终于联系我了,地点你定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揉了揉鼻梁骨,战争之前,双方统帅要见上一面,这是必然的事情。

……

次日,乐天在大批保镖的护送下进入纽约市中心,见面地点是一家高级咖啡厅,今天这里被人包场,门口和咖啡厅内站满了保镖。

乐天在簇拥下进入咖啡厅内,住持见面的人是游戏王,他做中间人,就是不希望双方在第一次见面后就拔枪走火。

乐天入座,双方保镖严阵以待,克劳德端坐咖啡桌正中间,罗家老四托马斯冷着一张臭脸,克劳德率先说道:

“你们双方已经见面了,有什么事就说吧,别耽误大家的时间。”

托马斯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态度,冷傲的说道:“李先生,华夏人常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,你应该理解,我虽然现在没了实权,但我的能力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撼动的。”

“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?”乐天反问。

“当然不,你抓了我88个军火商,不知道,你养着他们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把他们当狗,不高兴了就踢几脚。”乐天冷声回绝。

“放肆。”托马斯一拍桌子吼道:“你不要太嚣张,缅甸战争我们势在必得,你的靠山已经没了作用,虽然你还在挣扎,但是只要我一句话,战争打响,你的一切都会消失。”

“足球是圆的你知道吧。”乐天突然转移话题,这让托马斯有些蒙圈,质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足球是圆的,也就意味着,在比赛之前,没人能预料结局。”乐天露出邪恶的微笑道:“你以为你们联盟可以把我置之死地,可你们别忘了,我本身就不是坐着等死的人,如果你真想救你的人,拿出诚意我们再谈,否则免谈。”

“你还不服输,好啊,你要打那就打好了。”

“悉听尊便。”乐天起身,对着游戏王伸出手说道:“我走了,有空一起下棋啊。”

克劳德跟乐天握了握手,说道:“下次见。”

乐天走了,游戏王也不坐着了,他拄着拐杖淡然起身,在保镖的搀扶下离开了咖啡厅。

托马斯压着火气好久了,当两人都消失后,他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“准备开战。”

……

同一时间,缅甸风起云涌,各地反抗军开始调兵遣将。

可是在一处隐秘营地附近,正在集结的士兵并没注意到,他们头上正有一架华夏生产无人机正在翱翔。

地面部队刚刚集结完毕正在报数,一个久经沙场的士兵侧头看向天空,报数到了他这里停下,指挥军官愤怒的走了过来,“士兵!”

“长官,你看头上是什么?”

长官刚要训斥,下意识抬头看去,结果他也愣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