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81章 战火纷飞的世界

第881章 战火纷飞的世界


                武装军队浩浩‘荡’‘荡’进发,停靠在码头岸边,指挥警官是反-叛军少尉,他指挥者士兵们潜伏在码头岸边,时刻等待着0点武器物资运来的时刻。。: 。

杜马‘波’本身就是缅甸人,她对缅甸各种势力了如指掌,跟随车队来到伏击地点的时候,她隐藏暗中,趁机击晕了一个上士军官,拔下他的衣服换上,就这样,杜马‘波’成了反-叛军的一员。

缅甸是一个长期处在战‘乱’的国家,生活在这里的人长年累月遭受战火的洗礼,不能说每一个人都是战士,但只要是个成年人,基本就会拿枪作战。

杜马‘波’把帽檐压得极低,拿着k走到伏击边缘地带,借着微弱的月光,可以看见码头的雇佣兵们,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。

不过以杜马‘波’现在的身份,她没法暴‘露’告诉前面的人,否则她会被第一个击毙。

“给我来几个人。”

有人招呼,杜马‘波’紧跟其后,一队人马回到车队处,从军用卡车上搬下几个军用物资箱子,拆开盖子,里面居然是美国生产的迫击炮和燃烧弹。

就算缅甸常年战争,迫击炮和大杀伤燃烧弹可不是多见的,而这些资源,一定是有人资助,要不然绝对不会给这些反抗军使用。

在指挥官的指引下,迫击炮被整齐排列,少尉蹲在地上用几何方程式计算弹道,这让杜马‘波’大吃一惊。

缅甸常年战争,有文化的人少之又少,而这位居然会几何方程式计算弹道,哪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。

想着想着,杜马‘波’已经有了想法,他决不能让迫击炮发‘射’,否则钱恒泽必死。

军官拿着高倍夜视望远镜,再次确定距离后,指挥手下调整弹道,当然,杜马‘波’也在调整人员之列。

时间越来越接近0点,湄公河远处已经听见汽笛声,潜伏在暗处的每个士兵都在等待着开战,宁静,只有夜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。

远处货轮上岸,士兵们子弹上膛,等待着军官的最后下令。

少尉站在高处,仔细观察码头的一切动静,突然,他下令说道:

“迫击炮准备。”

经过训练的炮手们托着导弹严阵以待,杜马‘波’也在这时候,握紧了k。

“放。”

一声令下,士兵们把导弹塞进迫击炮筒里,下一秒,每个炮手都捂住了耳朵。

就在这一刻,杜马‘波’持枪扫‘射’,子弹飞‘射’而出,毫无防备的反抗军被打了一个突然袭击,有些人身体倒地,直接撞倒了迫击炮阵列。

“什么情况。”

正在指挥的少尉军官厉声质问,可是他只看见,迫击炮阵列一片‘混’‘乱’,一个手持k的士兵,一边端枪扫‘射’一边快速后退。

“妈的。”他咒骂一声过后,急忙趴下躲避炮弹。

“轰轰轰……”

炮弹发‘射’,可惜不是飞向天空,那些迫击炮在刚刚倒地一片,炮口正对的是隐藏在丛林里潜伏的士兵们。

轰然的爆炸响起,燃烧弹把整个森林点燃,大火纷飞,士兵们浑身火焰的往湄公河跑去,可是距离太远,还没跑到就已经被烧成森森白骨。

反抗军突发变故,偷袭已经没法继续了,而湄公河码头的钱恒泽也反应过来,但他们不急于攻击,而是寻找掩体,观察外围是什么情况。

大火映红黑夜,整个黑暗森林一片火光,任谁都能看清森林内的场景,但这更让钱恒泽疑‘惑’。

反抗军少尉趴在地上躲过了爆炸,当他抬起头的时候,只看见一把黑漆漆的枪口,正对着他的脑袋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政-府军王斐将军‘侍’卫长,杜马‘波’。”

“你,是……”

杜马‘波’上膛换弹,机械的声音把少尉军官吓得脸‘色’涨红,后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杜马‘波’瞄准质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法国外籍军团,游骑兵少尉。”

“你为什么会参与这场战争?”杜马‘波’再问。

“我是士兵,我只奉命行事。”

“去你的奉命。”话落,杜马‘波’已经勾动扳机。

子弹‘射’穿了他的脑袋,随后杜马‘波’向着他的尸体敬礼,这位少尉不简单,他是法国外籍军团,游骑兵少尉,也就是意味着,他是经过高端军事战争学院培训的人,这种人在缅甸极其稀有,死一个是极大的损失,但杜马‘波’还不得不杀死他。

解决战争后,看着面前森然大火,没有士兵能从火海中逃生,炙热的火焰,乃至相隔十几米,都能感觉到烫。

杜马‘波’想见钱恒泽的心情很‘激’烈,她不得穿越燃烧的大火,上了军用卡车,走正路穿越火海,向着码头进发。

与此同时,钱恒泽能端着狙击枪,趴在甲板上观察火海的动静,有全身着火的人过来,他就开枪帮助这人脱离痛苦。

突然之间,一辆军用卡车穿越火海,军绿‘色’车身剧烈燃烧着,像是烈火战车一样。

“戒备。”钱恒泽大喊一声,所有手下上膛准备,军用卡车开出火海后,没有前进道码头岸边,而是停靠在剧烈火海10米的范围。

钱恒泽持枪观察,因为狙击镜的正前方,是强光火海,他并不能看清背光区域,甚至连司机的模样也无法辨别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卡车‘门’打开,一把k从车上丢了下来,所有人等待攻击,忽然,一个人跳下卡车,双手做投降状,向着码头靠近。

狙击镜下能看清,这是一个‘女’人,但是无法识别面目,不过,钱恒泽还是通过熟悉的身材,猜出了来人是谁。

“‘波’-‘波’。”钱恒泽不敢确认,仔细观察狙击镜,来人摘下贝雷帽,‘露’出齐肩短发,虽然还是无法看清她的脸,不过钱恒泽已经确认了。

“‘波’-‘波’。”

钱恒泽大喊一声,丢下狙击枪跳下货轮,所有士兵这一刻也松了一口气,只见钱恒泽躺着河水上岸,飞跑似的向着火海狂奔。

两人距离越来越近,200米。

杜马‘波’止步,高声喊道:“老公。”

“老婆!”

两人不再控制,相互奔跑而来,100米,短瞬及逝,两人拥抱死死的在一起。

“轰”

就在这一刻,穿越火海的军用卡车再也无法承受热度,在剧烈燃烧中爆炸。

火光乍现,冲击‘波’四起,可是无法阻止两人的爱,爆炸对他们的重逢毫无影响,拥抱,此刻只有拥抱。

“老婆,你死哪去了,我都担心死了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直到雇佣兵们持枪过来,这才打断了两人的重逢。

“还真是大姐大,老板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一个雇佣兵问。

杜马‘波’与钱恒泽分开,一边向着码头走,一边解释打电话之后发生的事,听得钱恒泽是一个头两个大,此刻后怕也已经晚了。

上了船,清点物资,杜马‘波’也把事情讲述完毕,钱恒泽急忙握住杜马‘波’的手说道:“老婆,以后别这么冒险了行吗?”

“好啦,手下都看着呢。”难得杜马‘波’脸红了。

清点武器资源,熊熊大火燃烧,直到清晨,一切才恢复平息,大火熄灭,留下的只是焦黑的森林,还有空气中刺鼻的硝烟味道。

钱恒泽和杜马‘波’坐在物资木箱上,看着硝烟腾升的太阳,两人久久不语,直到杜马‘波’率先开口。

“这场战争是有预谋的,也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的,缅甸的各大部族,还有反抗军,毒贩,‘私’家军都有可能被招揽,通知老板吧?”

“不行。”钱恒泽当机立断拒绝,“天哥正在给萱儿做手术,现在不能打扰。”

“哪怎么办?”

钱恒泽冷哼一声道:“天哥是老板,我也不是吃素的,既然他们想玩,咱们当人手下的,就不能太丢脸不是,老婆,相信我,我一定打赢这场战争。”

物资装箱抬上卡车,第一批物资运送到达,下一步,就是营救王斐,接着就是打一场反击战。

车队浩浩‘荡’‘荡’进发,天空是无人机开路,任何危险全部都在掌控,那么接下来,就是传统战争和现代战争的对垒。

钱恒泽没有直接去救王斐,他的车队先到达杜马‘波’的村落,有了后勤资源和临时指挥中心,下面才好打这场仗。

杜马‘波’的家中,族群长辈与杜马‘波’‘交’谈很多,纯粹的缅甸语言,钱恒泽听不太懂,就坐在一旁安静等待着。

聊完后,杜马‘波’转头说道:“情况不太妙,虽然将军有政-府的扶持,他也属于政-府军,可是前段时间,有人削弱了将军在议会上的权利,另外议会好像还要赶尽杀绝,将军的矿场都被充公了,现在他是最弱的一方。”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钱恒泽问。

杜马‘波’解释道:“将军是华夏人,虽然他已经入籍缅甸,但毕竟还是华夏人,之前将军跟华夏有政治来往,缅甸需要他的关系来跟华夏保持政治来往,现在,缅甸有美国人的扶持,而将军跟华夏又闹矛盾,政治决策后这叫斩腰。”

“兔死狗烹,我懂了。”钱恒泽拖着腮帮子说道:“还有没有其他想法?”

“将军得势的时候,曾经帮助过很多族群,如果有强大的外援支持,救出将军,夺回天下还是可以的。”

钱恒泽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那就全力支持他,王斐要传位给天哥,如果他现在失势了,天哥就断了后‘门’,这对他的未来很不好,我来的时候天哥跟我说,要钱给钱,要武器给武器,要人咱们就给人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