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69章 家宴(下)

第869章 家宴(下)


                罗金话落一仰头把酒喝光,全场罗家人面色撒白的喝光了杯中的酒水,乐天没喝,这话他怎么听怎么别扭,但为了礼貌,他还是喝光了这杯酒。

罗金放下酒杯,摆摆手说道:“坐下,没必要这么客气,坐下说话。”

乐天坐下,放下酒杯眉头拧成一个川子,游戏王接话说道:

“罗老哥说的对啊,我们都是半只脚迈进棺材的老人了,指不定哪天,我俩就去天堂了,剩下你们怎么办?幸好李乐天及时出现,是他,告诉你们这个道理,华夏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山什么来着?”

乐天想也不想的接话道:“山外有山人外有人。”

“对,就是这句话。”游戏王接着说道:“现在我们在的时候,没人能撼动罗家的地位,但是我们死后,就凭你们,老哥和我很担心啊。”

“师父,有我你放心,我会全力辅佐罗家的。”小春及时表态。

游戏王嘲讽道:“你,别看你还没成年,可你这身子骨,指不定你比我先走呢。”

小春撅着嘴不说话了。

罗金把话题接过去,说道:“是啊,要不是李乐天,你们这些兔崽子还自己为自己,等我俩入土之后,我看你们怎么办,罗家两个世纪积累的财富,难道要拱手让人吗?”

“父亲,我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发生的,任何人都不行。”老大恶狠狠的看着乐天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番话。

“放屁。”罗金一拍桌子,骂道:“如果李先生真是你们的敌人,我要是不把老四和老八留在船上,你以为,他俩还有命活着?”

游戏王接着双簧道:“88位军火代理商,在世界各地,不管保护的多严密都被抓了,而且随时都可以杀掉,如果真是敌人,想杀你们还不是易如反掌。”

老-二心里一沉,终于说了这事,留下88个代理商,这是给自己留下隐患,杀了就跟家族其他人为敌,他现在还真是左右为难呢。

罗金再次义正言辞道:“我罗金的儿子,不怕失败,就怕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失败,李先生,你说,还有什么词语能形容。”

皮球踢过来,李乐天只好无力的接招,“骄傲自大,骄兵必败,眼高手低,目光短浅……”

李乐天看着每一个继承者,就说出一个华夏成语,在场的人虽然不理解什么意思,可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。

罗金接着说道:“其他话我不多说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他拄着拐杖离开,游戏王也拄着拐杖起身,“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

他也跟着走了,留下一帮继承者,还有李乐天和小春,乐天算是知道了,罗金这是打算报复,让乐天尴尬死掉。

被父亲这顿痛骂,罗家继承人们已然没有面子了,都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乐天起身,擦了擦嘴说道:“罗老说的对。”

说完拎着文件包走了,小春站起来,笑呵呵的看着全场说道:“我师父说的也对。”

他也走了,继承者们面面相视,要不是知道这两位的身份了,估计,他们当中肯定会有人暴起夺了保镖的枪,当场把这两位嘣了。

……

跟着罗金和游戏王身后离开歌剧院,一路上楼进入罗金的办公室,乐天把文件箱放下,面带难色的说道:

“罗老,这份大礼,我还是不能要。”

乐天说这句话完全是违背良心,毕竟乐天不知道,罗老是真的想拉拢他,还是在给他这个利润,万一是试探呢,如果自己接了这么大的好处,以罗金的性格,他指不定怎么坑自己呢。

罗金坐下连看都不看,拿出烟斗倒上烟丝,“你是嫌赔偿的轻了?”

“没有,哪能,这太重了。”乐天急忙解释。

罗金点燃烟斗,吧唧吧唧的抽了几口,吐出烟雾道:“都是聪明人,说话别拐外抹角,这段时间你为了对付我家哪几个不争气的儿子,招兵买马几亿几亿的花钱,难道这些钱是大风刮来的?”

罗金这话,让乐天稍微有些哑语,他本以为,这件事能让罗家妥协不追究,就已经是极限了,结果哪知道赢了面子不算,还给他这么大好处呢。

游戏王坐在沙发上,笑道:“给你这份礼物,其实,我们是有我们的目的。”

见游戏王摊牌,乐天只好洗耳恭听。

“你是我们看好的人,经过这个事件,大家都知道你的能力,用华夏词语来讲,你并非池中物,给你游轮股份,是想拉拢你和我们一条战线,但如果你不解释的话……”

乐天听懂了,“好,我接受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罗金大笑,游戏王也笑道:“对嘛,华夏人常说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懂这个道理就好。”

乐天当让懂,给他这么一份大礼,说白了就是为了拉拢,如果自己拒绝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,这游轮50%股份,就是把乐天拴在罗家这条船上,接受就是自己人,不接受必杀之。

乐天很清楚,以罗金今天说话的尿性来讲,他绝对不会给罗家族遗留危机的,自己就是首当其冲。

“哪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乐天分析利弊后,笑着接受了这份合同。

“这就对了嘛。”罗金说道:“你小子很聪明,是个做大事的人,加入我罗家族能让你的事业如虎添翼,今后飞黄腾达都指日可待啊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大家又闲聊了一会,游戏王这才把话题转回正轨,“首先呢,我们哥俩的确有点老了,很多事都忙不过来,这游艇的运营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其实,当乐天第一次登上游艇的时候,他就幻想过很多次,如果是自己管理,怎么能利益最大化,现在如愿以偿了,乐天也不藏私,把自己的想法一二三的全都道出。

“首先我觉得,这游艇是罗家族掌控世界的集会地,这点没错,但每年只是集会一次,这就有点明珠投暗。”

“等等,明珠投暗是什么意思?”游戏王追问。

“就是,比喻有才能的人得不到重视,也比喻好东西落入不识货人的手里。”

听了乐天的解释,罗金尴尬的笑了笑,游戏王却拿出一个小本本,记录了这个成语的意思。

乐天稍微顿了顿,还是说道:“你们想,这游轮堪比一座行走在海上的城市,各项设施齐备,规矩完善,我们为什么不能物尽其用,每天都接纳客人?是我知道,在罗老先生休闲的时候,就在游轮上度假,平时不用的时候,是做正经的游轮生意,可对比赌场、赌拳这些暴力行业来讲,那个能赚的更多?”

“你继续说。”

乐天看向罗金,见他有思考的情绪,乐天这才说道:

“除了地下世界的大佬,这个世界上有钱人多了去了,政客,企业家,都是可以招揽的对象,赌场、赌拳事业,每天都可以进行吗,只要那些有钱人时间充裕,他们完全可以在游轮上乐不思蜀,直到输光身上最后一分钱为止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游戏王说道:“这是降低游轮的档次,来增加收入,你说的这个,我们以前想过,可你这么做,让地下组织的集会场所变成低廉的市场,以后的集会场所怎么做?”

“师父,我觉得不对。”一直没接话的小春突然插话说道:“我认为,这么做恰恰不会让游轮档次降低,反而,会变成一个更大的平台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游戏王问道。

小春说:“你们想,全世界每个势力,一年到头来多少纷争,每次都麻烦你们解决,谈拢了还好,不谈拢就不死不休,直到年尾集会的时候,双方在握手言和,期间就算你们参与,也起不到解决麻烦的目的。”

罗金和游戏王齐刷刷点头,小春接着说道:“但如果游轮一直运营,再有争斗的双方,完全可以在船上解决麻烦,谈拢了就握手言和,谈不拢就赌博赌拳,用地下世界的方式,解决双方的麻烦嘛,乐天君的意见,并不是把游轮改成市场,而是把游轮改成我们自己的法治王国。”

“有理。”游戏王想了想说道:“问题来了,怎么避开有人窥视呢,要知道,每次游客上船,都无法避免特工的窥视,这是最大的问题所在。”

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其实,真根本就不是问题。”

“哦?”罗金来了兴趣。

乐天笑着说道:“我之前就查过,游轮是在赌城注册的,罗老又掌管赌城的生意,那么游轮以赌的形式在公海赌博,法律上是合法的,另外,公海哈哈,本身就是法律管不到的地方,就算有特工上来了又能怎么样?”

游戏王说:“问题很大,如果针对某人进行跟踪追查,拿到犯罪证据,下了船是一样可以提起公诉的。”

乐天笑了笑,从兜里拿出一张金卡,这是王斐集团的黄金会员卡,乐天拿在手中看了看,笑道:“王斐老爷子的会员集团,是效仿您的,他都可以避重就轻,让官方查无可查,你们的集团制度,就做不到吗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