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52章 再说话还得打你

第852章 再说话还得打你


                俗话说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华龙出身红三代,家里的亲戚都是一方大员,他从小骄傲跋扈,为人做事也都是不可一世,在这类人眼里,也只有同样出身的孩子,能有同样气度,这点华少心里清楚的狠。

女人他见多了,装出来的不可一世他也见多了,就比如一些表面光鲜的明星,在他面前还不是任他摆布,他想怎么玩怎么玩?

但也只有张云芳这种,同是官宦家庭出身的孩子,华少不敢乱来,之前就听传闻,这位身世背景,貌似比他还牛,开始华少还不以为意,现在,他改了想法,就算不用暴力解决,在床上解决也是可以的嘛。

他笑呵呵的走了过来,一脚踢在一个同桌白领的凳子上,“喂,还不给老子让个座,傻-逼。”

张云芳对面坐的是一个经理,在这帮人来的时候,他就紧张的身体都跟着发抖,被踢了一脚凳子,他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,唯唯诺诺的站起来,把椅子留给华少。

公司其他人都站起来,这张桌子,只剩下张云芳还在坐着。

华少桀骜不驯的坐下,把脚搭在餐桌上,颤颤悠悠的说道:“可能你对我还不太了解,没关系,明天招标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实力了,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,一,带着你的人滚,二,建厂的事承包给我。”

他话因刚落,张云芳接话说道:“三,你滚蛋。”

“哟呵,我喜欢。”华少放下双腿,刚要说话,身后一个小弟拎着砍刀吼道:“知道跟你说话的是谁不,这是华少,你敢让我们华少滚蛋,你是活腻了吧。”

小弟的帮腔,让华少很受用,他连连摆手,伪善的说道:“哎哎,别动粗,大家都是生意人,有事好谈嘛!”

张云芳冷声回应,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,如果你想撕破脸,我奉陪到底。”

“哈哈。”华少起身,随手抄起桌子上一个酒瓶子,刚要绕过去,就被人挡住,华少身后的小弟拎着刀把挡路的人给推走,接着,所有人都亮出了刀子,这是要准备动手了。

张云芳带来的人,不纯是员工白领,还有安保人员,这帮人也不示弱,纷纷站起来紧张戒备着准备开战。

张云芳一伸手,所有人稍安勿躁,华少这才拎着酒瓶子走了过来,给张云芳倒了一杯白酒,桀骜不驯的说道:“把这杯酒喝了,我就当刚才什么也没听见。”

张云芳嘴角一撇,拈花指端起酒杯,一扬,一滴没浪费,全洒在华少脸上。

华少闭着眼睛,深吸一口气道:“行,我本来不想用强的,现在,我他妈打算用奸的!”

他话落,抡起酒瓶就要砸下,可张云芳早有准备,伸手一抓,猴子摘桃一下拎着华少的那话,另一只手拿着筷子在桌子上一掘,折了,顶着华少的脖子,冷冷的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不?”

场面瞬间乱了,这帮小弟拎着刀一个劲叫嚣,保安们拿着甩棍保护着员工,跟他们对峙。

华少那话被抓住,疼得他没了力气,手里的酒瓶子都差点脱手,“哎哎,撒开,你给我撒开,哎哟……”

张云芳逼着华少往后退着,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也不打听打听,京城大飒蜜是被你吓大的,16岁我拎着两把砍刀,从东直门砍到西华门,几十个汉子都让我放躺了,我怕过谁,你上我这撒野,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。”

张云芳步步紧逼,下面被揪住拎起来,如果再提高一点,很怀疑那话就被扯断了。

“我服了,服了,是放手。”

张云芳松手一推,华少就倒在他的小弟怀里,张云芳冷眼对视这帮人,手拉着桌布一拽,上面的菜式杯子全数散落,张云芳在胳膊上缠着,同时说道:“拿刀吓唬我,今天我要不把你们屎打出来,我就不是大飒蜜。”

老板这么牲口,可把公司白领们吓坏了,但也把保安们激动坏了,他们口口相传,公司里最能打的女boss,杜马波第一,他们领教了,第二是刀妹,他们也领教了,第三是张云芳和曾温柔起名,曾温柔的能打他们领教过,可今天看见张云芳动手,破天荒啊。

战斗一触即发,可就在华少吵吵着:“砍他们,把他们都砍死。”

小弟们刚要上前,门口警灯急速驶来,红蓝警灯闪烁,晃得大厅里一篇慌张,这帮小弟们也是不敢动手了。

华少捂着肚子,站起来看向外面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怕什么,是自己人,给我上!”

得到华少认可,这帮小弟扛着刀就动手,保安们拎起椅子招呼,场面混乱不堪,而张云芳真是女中豪杰,胳膊上缠着桌布,硬扛砍刀就往前冲,直奔华少冲去。

警察冲进来,不是派出所民警,而是武装部的特警,每个人都是精装上阵,防爆头盔和胶皮警棍,身上还有防爆枪和催泪瓦斯。

前排冲进来的武警,看见混乱的局势直接开打,原本张云芳和员工以为,这帮警察真是华少一伙的,可动手后才发现,这帮人揪着拎刀的人就是一顿暴打,对安保人员却拦都不拦。

警察的突然介入,安保们先是愣了几秒,但看警察清一色拉偏架,明显是向着他们的,安保人员反应过来后,下手是更狠了。

警察的加入战局很快明朗化,这帮持刀歹徒很快被制服,都是被打的头破血流起不来了。

华少蒙了,之前不是跟警察打过招呼吗,这是什么情况。

但现场来不及让他多想,张云芳冲过来一脚把他撂倒,捡起什么都往他身上招呼,凳子,酒瓶子,打的华少嗷嗷叫。

“杀人啦,救命啊,警察,救我!”

可是警察只是制服这些持刀歹徒,对张云芳的暴力行为就当看不见,对华少的呼救也当看不见。

华少算看明白了,这帮警察跟这位大飒蜜是一伙的,抱着血淋淋的脑袋就往桌子下面钻。

张云芳这一路受了不少气,如今有个人给她撒气,哪能放过这个机会,一脚掀翻桌子,抄起椅子劈头盖脸的猛砸,一下两下,华少惨叫不绝于耳,打了足足两分钟,才有警察上前敬礼。

“这位女士,可以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。”

张云芳攒在肚子里气撒了一半,有人给个台阶,她也见好就收。

“给你面子。”把破碎的椅子往地上一丢,可华少还嚣张呢,躺在地上指着张云芳道:“这事没完,你好不了,我一定弄死你。”

张云芳再次捡起凳子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猛砸,整个餐厅里的人都眼睁睁开着,没人拉架,没人说话,只有华少的惨叫。

直到这个椅子也碎了,张云芳这才悻悻的停手,警察见状急忙说道:“华少,你闭嘴,再说话还得打你。”

张云芳心里的气是全消了,这顿没人拉着的打架的确把她累得够呛,看着全场警察控制着拿着小弟,她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,伸手说道:“你们是那个单位的?”

“哦,我是武警队防暴大队队长,抱歉,我们来完了。”

张云芳狐疑的问道: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

这个问题要把时间往前调整,上午,省公安厅接到李乐天的电话,说他的医药公司负责人,要来sd招商投标,可能会遇见当地势力的阻挠,希望警方能配合一下。

对于李乐天这位白头神医,sd省整个警区谁都听过他的传说,要是别人带话警察还不屑一顾,但李乐天的话就是天,整个警区都欠他的大恩,这可不是人情债能还的。

这不,当天,省公安厅就把消息发到市局,市局有联系武警大队,以及各地派出所,其实本地警察都听说国家招商办招标的事情,华少和市长都打过招呼。

要是平常,警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今天这事不行,谁打招呼都不好使,当天,就让交警在路上盯着,只要来了就通报。

这递信封的交警呢,是市长安排的工作,也是龙少这边的人,他本意是想两不得罪,可见张云芳伸出中指,同事把这件事报告市局了,当下,市局领导听闻勃然大怒,要帮衬的人结果对你比出中指,这是把恩人得罪了呀,可不能这么干。

当下,就让武警防暴大队去下榻酒店保护着,可左等右等,也没见人来,这事当地派出所向市局征求意见,说华少让他们办件事,他们不好拿主意,让市局领导定夺。

领导一听,想都不想的就让防暴大队过来帮忙,市长打招呼怎么了,天王老子打招呼都不好使,救命之恩那可是,要不是李乐天这位白头神医,市公安厅局长早就死了,哪还能像今天活的这么潇洒?

这不,才有了今天这一处,警察偏向,谁都没辙,防暴大队队长跟张云芳交涉,今天他们就安稳的住下,警察看家护院,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而华少这帮人呢,不好意思,以持刀入室罪名,被带走刑事拘留。

瞬间,这件事风起云涌,那个势力都得到消息,京城李氏财团强势来到,让整个事件结果变得有诸多不确定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