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53章 当街杀人

第853章 当街杀人


                张云芳这一夜睡的相当舒心,李乐天早就告诉过她,让她跟当地警方联系,可张云芳没想到,sd警方能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忙,也感慨李乐天的影响力之大啊。。

清晨起‘床’,员工们神采飞扬,聚在餐厅,三三两两的谈论着昨天晚上的打架事件,也是这个转机,一扫员工的担心之‘色’,老板的能力可以只手遮天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
张云芳到来,所有员工热情的打着招呼,张云芳一一回应后,一边吃饭一边传达指示。

饭后,时间临近8点,准备进发,向着招标办前进,招标是10点开始,本来时间还算充裕,况且还有‘交’警、武警开路,一切路段都是‘交’通管制,原本应该畅通无阻的。

可是走了没多久,前方路段要进行拓宽整改,路政和城市管理局6点就接到市委通知,让他们8点之前开工。

等车队来到这个路段,原本平整的路面已经被工程队‘弄’得坑坑洼洼,就算警察下车‘交’涉,这车队也是过不去了。

没办法,转移路线,从其他道路进发,可在人为制造下,不少路段都发生‘交’通事故,不是大货车侧翻,就是严重的追尾事故,以招商办为中心,把通往的所有街道全部堵死了。

对方能量之大让张云芳张目结舌,没办法,这是政治斗争,针对他们制造的一切障碍,张云芳势是要排除万难必须赶到。

就在张云芳下令步行前进的时候,随队警察们接到电话,说有暴民在市委大院闹事,说是上-访的人民群众要冲进市委大楼了,让他们快去支援。

虽然心里明白,但这可是大事,就算是调虎离山他们也得全体出动,防爆大队长只好与张云芳‘交’涉,说,会让派出所干警保护他们去招商办。

张云芳知道,对方的能力通天,这个局既然已经布下了,就不会那么顺利的。

在告别警察的保护后,所有人弃车前行,真是每走一段路,就有‘交’通事故的发生,引起昨天来的路上发生过鸣枪警告,张云芳昨夜又把地头蛇打残了,担心有人在暗中放冷枪,就严令所有人谨慎前行。

走了没多久,招商办大楼就在前面,不过,街道上站满了人,最起码有个百十人,都是社会人士,脸上都带着江湖气,他们人多势众,从招商办大‘门’开始,一直到街道上黑压压一片,就连道路都给封锁了,社会车辆想正常通行根本不可能。

张云芳知道,想进大‘门’又免不了经历异常恶战,她握着包的手都紧了紧,但脚下却一点也不迟疑。

招商办大‘门’不远处,一辆黑‘色’奥迪停在‘门’口,有小弟贴着车‘门’说了什么,车上的人下来,首当其冲的就是华少,他头上身上缠满了纱布,满脸怒气的看着街景远方走过来的张云芳等人。

华少吐了一口痰,骂道:“兄弟们,抄家伙。”

百来号子兄弟严阵以待,在华少的一声令下,所有人都亮出手中的东西,削尖的钢管,铝合金‘棒’球棍子,胳膊粗的镐把子,一副古‘惑’仔打架的气势,迎着张云芳等人走了过来。

员工们看见这个架势,有人已经‘腿’软了,一个个不敢在上前一步,张云芳有些恨铁不成钢,但转念一想,这些员工都是普通老百姓,哪见过这种阵仗,只好把所有招标文件要过来,亲自带着保安往前走。

面前是百来人,张云芳手下只有十几个人,一对十的仗,张云芳也被把握,可现在是箭在弦上,他就不信了,这朗朗乾坤,还真有人敢当街行凶不成。

就在两方人马只隔着一条街道的时候,双方人马站定脚步,互相对视,严阵以待。

华少满头纱布,胳膊也打了石膏,可就算样子再狼狈,他也没放下不可一世的少爷架子,首当其冲指着张云芳叫嚣道:

“今天,你要是想进去,除非踩着我的尸体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张云芳话音刚落,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狙击枪的响声。

“砰”

一声枪鸣,震慑苍穹,所有人下意识的抱着脑袋半蹲身体。

而远处止步的那些员工们,有些胆小的吓得一‘抽’,居然晕了过去。

局势紧张,但不知道是那方开了枪,但华少清晰的知道,就在刚刚,那发子弹就落在自己脚下。

看着还在冒着烟的弹痕,他眼睛瞪得老大,虽然他嚣张,身上也带了手枪,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并不敢动用枪械。

而这发子弹,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,如果他再敢废话,难保下一枪不会把他打死。

“妈的,居然,连狙击手都用上了?”

华少吓得‘腿’软的时候,张云芳只顾着东张西望,这附近有不少高楼大厦,可就是看不见狙击手,虽然她也看见地面的弹痕,但她还真不知道,这位狙击手是哪来的?不管了,既然乐天有了安排,那就前进,看这帮人谁不怕死。

张云芳迈步前进,身后保镖们把张云芳围的严严实实,生怕有人对老板不利。

就在张云芳走到路中间的时候,一个小弟见华少还没发话,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,拎着刀就冲了上来,“再敢走一步试试。”

“砰”

一声枪响,伴随着是血‘花’四溅,这位小人物的脑袋就像是西瓜一样当场炸裂,随之在众目睽睽之下应声倒地。

全场都傻眼了,张云芳也不例外,虽然知道狙击手是她这边的,可完全不知道,居然敢当众杀人,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啊。

不过,这个人的死,完全把华少吓坏了,还有他的人,一个个瞪着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,吓得他们一个个都在打颤。

也不知道是谁,手里的钢管率先落地,一石‘激’起千层‘浪’,哗啦一片声音,所有小弟都把手中的家伙丢了。

华少可算看出来了,他跟眼前这位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,职业杀手,当街杀人,华少一辈子想都不敢想,除非他活腻了。

“呃,谁刚才给我打电话了?”

华少实在没有台阶下,自顾自的拿出手机,一边翻找号码一边往后走,而他的那些小弟们也都散开,就好像跳完快闪,现在他们只是路人一般。

华少上了车,都没等同伴上来,这车子已经发动了,接着一溜烟就开走了,几个关系近的跟班追了几步,发现张云芳跟他们‘交’错,就好像是看见鬼一般,急忙后退,连连摆手说道:“我没恶意。”

这大‘门’口是一地的钢管木棍‘棒’球棍,就像是施工工地一样‘混’‘乱’,刚刚还聚在这里的百十号子人,此刻已经消失殆尽,只剩下街上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,依然倒在血泊之中,是那么凄凉无人理睬。

张云芳进入招商办大‘门’,时间是9点45分,时间刚刚好。

把保镖留在‘门’口,张云芳自己进去招商办会议大厅,保镖们还在‘门’口琢磨,路上的那具尸体怎么办的时候,结果一辆车快速驶来,下来几个身穿黑‘色’风衣的男子,把尸体抬上车就这么消失了。

“外国人?”

“嗯,我看着也像是外国人。”

“乖乖,难怪敢当街杀人。”

其实外面的这一幕,招商办大楼里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,张云芳带着保镖来的时候,有人嘴角‘露’出轻蔑的笑容,有人心里发慌为张云芳担心。

当有人被当街打死的时候,大楼里的人都傻眼了,这在华夏可是重案,当即,主持会议的市长决定,既然发生这种事,招商肯定不能继续召开下去,为了避免有涉黑人员牵扯进来,先让警方立案调查再说吧。

结果,张云芳刚进屋,就听见市长这个提议,张云芳真是没了脾气,涉黑,说谁呢?这位市长是华少的叔叔,暗地里支持侄子搞黑社会行为,要说涉黑,你首当其冲好吗?

不过,招商办跟市长是一个鼻孔出气,瞬间所有人符合,招商暂停,时间再定,让警察来处理当街杀人案。

也就在他们据理力争的时候,街上的尸体已经被人抬走了,就连血迹也倒上了化学水,随着街边的下水道消失殆尽了,要说现场还剩下的,也只是那些棍‘棒’,还有弹痕了。

张云芳已经厌倦了这帮政治家的嘴脸,不就是怕自己力压群雄嘛,你们搞事情,好啊,有人在背后帮忙,看谁能搞得过谁。

之前为了阻止张云芳到来,导致街道拥堵,把招商办围在其中,现在可好,发生枪击案,警察想进来都不可能,市长是一个接着一个电话催促,可‘交’通瘫痪,一时间真没办法。

直到中午12点,警察的身影才不情不愿的出现,但他们都是张云芳战线的,就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,“听说有杀人案,你看见了吗?”

“我当时为了赶路,没注意。”这是张云芳的回答。

然后警察开始盘问其他人,市长等人都没有脾气,严令调取监控,找到当事人彻查此案。

可结果得到警方通知,涉案的华少因在家中搜出1公斤冰毒,已经被禁毒大队逮捕,根据海关以及内部人透‘露’,华少涉嫌多次贩毒走‘私’,早就在禁毒大队监视之内了。

而这次当街杀人案,很有可能是华少跟毒贩子发生利益冲突,纯属报复行为,总而言之,这是华少的另一个案子,跟张云芳没有任何关系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