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9章 贪狼劫

第849章 贪狼劫


                国家发改方针改了,不在针对欧美,而是针对非洲等发展中国家,进行多方面外‘交’,这么说,再看着李乐天的集团也没什么用了,毕竟,这个集团在他们手中,也没那么大的影响力,在李乐天的运作下,政治影响远远超于一切。。: 。

就这样,发改委不在有针对‘性’的进行牵制了,不过,这件事让大领导发怒,总得有人来顶缸,一层层考量下来,最终,把梁忠河揪出来,当成范例重点批评,并且给予开除处理。

梁忠河无辜背了这么大的一个锅,急火攻心,当即病倒了,这也怪他自己作死,而他的医‘药’生涯,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通过这个事件,李乐天报备的医‘药’公司一路走直通车,因为发展前期就是官方扶持企业,在经过这件事后,国家更看好这所医‘药’公司。

根据大领导要调查的报告中指出,中医科研所拥有全国最出名的名医若干人,资源和各方面都是最顶级的医疗团队,就连研发团队,现在也在美国麻省总院进行联合研究。

国家要发展自己的医‘药’事业,就必须要做出点实际的意义,当即决定,给出所有科研人员博士待遇,以及科研院学士头衔,大力资助他们回国搞研究,帮助国内医‘药’企业发展。

在几十个优厚条件下,李乐天手下的所有医生都妥协了,下一步,国家下定决心收编,砸出大笔资金,建设‘药’厂,科研所,给出科研扶持基金,硬生生把李乐天一手创办的科研所,变成了国家的企业。

对于这种专权霸道的行为,李乐天反而笑了笑,看见自己的邀请函,以及国家给与博士头衔,李乐天莞尔一笑,把这份邀请函丢在一边。

一旁的楚江南见状急了,“你答不答应,到是给句话啊?”

“我敢不答应吗?”李乐天笑道:“等我把萱儿的病解决了,就回去办理辞职手续。”

“哎,别啊,你是科研所的灵魂人物,你辞职,我们就没发展目标了?”

乐天笑了笑,道:“放心吧,华佗遗书我授权给你了,楚教授,你是时候挑大梁了,我以后,打算专业从商。”

“真不当医生了?”楚江南质问。

“科研所走上正轨,我还当什么医生,这也算我为中医复兴,做出的贡献嘛。”

“哎,可惜了。”楚江南见劝解不动,只好悻悻的离开。

乐天完全一副没事人模样,感慨的说道:“终于摆脱困境了。”

……

国家为了名声远播,大力整改,国企‘药’业发展之初,招商引资,选址,开办‘药’厂,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的开办当中。

原本,‘药’厂在李乐天的计划之中,可是被国家归纳后,一切政策都由国家备案调整,把李氏集团完全排除在内购人员之中。

张云芳听闻消息,急忙给李乐天打了电话,李乐天决定放手不管,告知,“去接一下师姐,他该出来了。”

张云芳气不过,但还是按照乐天的吩咐,带着大部队去接人,这天上午,曾温柔和于涛从北郊监狱中出来,两位虽然都进了局子,但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,曾温柔跟张云芳拥抱了一下,寒暄几句上车。

刚要发动,见于涛没有上车,曾温柔降下车窗问道:“你干嘛呢?走啊?”

“有国安的同事来接我,我先回去看看,我是不是被正式开除了。”

“祝你好运。”

车队开拔,没多久,国安的同事来了,把于涛接走,路上同事也告知了一些内幕,介于于涛的所做所为,国安实在不能在留他了,虽然没证据证明于涛涉及法律问题,但扒衣服还是应该的。

就这样,于涛回到国安,真的被正式的扒了衣服,并且给予开除处分。

于涛捧着纸箱子走出大楼,看着庄重肃穆的地方,他是心灰意冷,就在刚要准备打车的时候,路边一辆悍马停下,降下车窗,曾温柔笑着问道:

“帅哥,要不要载你一程?”

“好啊。”

于涛上了车,坐在副驾驶位上,曾温柔笑呵呵的问道:“真的被开除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哪你还愿不愿意为我工作,工资照开。”

“当然,我的老板。”

曾温柔笑了,一脚油‘门’奔向远方。

……

李氏大楼总裁办,张云芳看着‘药’厂招标简介,气的都快吐血了,国家为了能死死的把握住这个医‘药’集团,是真把她们踢出合作圈了。

还冠冕堂皇的给出借口,说什么,为了前期投入减少资金,也为了扶持先有的医‘药’产业,开办‘药’厂的事情希望国内大型‘药’业接手。

正好楚江南等多名教授回国,张云芳找到他们,开了一个会,把事情一说,这些医生们气的都不行了。

“这些‘药’厂不是偷工减料,就是为了数量不注意质量,这么多年,他们生产的‘药’品出问题的还少吗?”

“哎,‘药’厂与官方有勾结,其中关系错综复杂,咱们只是搞科研的,左右不了政治立场。”

“那也不行,不能让商人把伟大的事业给毁了。”楚江南气的手都开始哆嗦,指着张云芳说道:“丫头,我就问你,这件事,李乐天到底怎么想的?”

张云芳也是一脸难‘色’,但还是苦着脸说道:“楚教授,乐天什么‘性’格你还不知道吗,他是真心想搞好医‘药’事业,扶持中医发展,为此他前期投资多少钱你们不是不知道。”

张云芳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可是现在你们也知道,国家不‘花’一分钱,就把正在发展的医‘药’公司掏空了,前期投资都打了水漂不说,现在连传承‘药’方也要‘私’有化,他和我只是商人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“你们没办法,我有,我就问你,李乐天要是还想好好干,就给我一个准话,我们这些人,还认他当老板。”

见博士们都是这个态度,张云芳当机立断给李乐天打电话,打开扩音,把大家的想法一说,李乐天沉思良久后说道:

“楚教授,我是真想好好干,但国家把知识产权拿走了,他们想给谁生产就给谁生产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楚江南的暴脾气又燃了,质问道:“李乐天,我就问你,你想不想,你要是不想,我也不费事了。”

“我想。”

“那好,我们这帮科研人员,只认你。”

挂了电话,楚江南带着人气势涛涛的走了,楚江南在医‘药’行业里,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,再说楚家在政界还有点人脉,在结合其他医‘药’隐士家族,联名上报抵触这种行为,就连国内也不得不重视。

第二天,这件事就闹得沸沸扬扬,主要是科研人员拒绝跟全国医‘药’巨头联名合作,其中,国内多家医院,拿出了所有‘药’品医疗事故报告,比卫生组的资料还齐全,煞有介事,只要国家不同意,他们就把科研配方撕毁,也不给这些庸医官商经营。

这是理智与政治的对抗,也是人‘性’与权力的斗争,在国家眼里,只有发展和政治思想,在商人眼里,这是不可限量的巨额财富,在医生眼里,这是治病救人的良‘药’,在患者眼里,这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新闻而已。

本着民-主理念,国会针对此事件进行商讨,有人大胆猜测,这是李乐天在搞鬼,他不甘心一手创办的‘药’业,就这么归于国家,所以,就联合科研员搞了这么一处戏。

在政治思想圈子里,李乐天是自‘私’的,他是唯利是图的商人,不为国家金融发展而考虑,只想着自己是否能赢取利益,这种人,是政治家最不喜欢的人群之一。

但他们却从来没想过,他们才是最肮脏的资本家,参会的大部分人,都看出这里面的利益所在,‘药’方是聚宝盆,由国家拨款大力发展,其中这笔款项送到地方‘药’品厂家的时候,巨额资金层层被剥削,可能只剩下不到一半。

但就算是这一半,‘药’厂也是有巨大收获的,首先进行投产,提高‘药’品价格,让‘药’品增值,转手再赚回扣,也就是说,原本‘药’品生产价格只有1块钱的生产价,最终送到市场贩卖,很可能就是100元往上算,这里面的利益是一个庞大的集团,受益人员之广,错综复杂,根本屡不清关系。

但如果按照科研所意愿所为,所有利益不但捞不着不说,连国家扶持金都要被李氏公司所占据,这侵害了几百位政治家的利益,也侵害了几千个商人的利益,他们怎么能接受。

这边僵持不下,闹得欢不说,李乐天已经猜到了结果,就算张云芳力挽狂澜,但最终结果也是付之东流,之前他打电话给黄老爷子,询问这件事有可能‘性’吗?

黄老爷子直说一句话,“贪狼劫,指的是吞并你本该有的,所有利益。”

李乐天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,虽然楚江南这么较真,但乐天还是答应让他们试试,但他心里清楚的很,试试的最终结果,还是一无所获,所以,想要保住名声,还得亲自‘操’办。

李乐天不是任人宰割的鱼‘肉’,他有自己的主见和谋略,正好趁着国家的打击松口了,他的这盘棋也准备要翻盘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