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51章 鸣枪警告

第851章 鸣枪警告


                当地民风彪悍,这条国道基本不过什么车,但只要有车从这里走,只要被村民碰上,那就得雁过拔毛,不掏出点过路费那就耗着,就是交警过来也没用,村民才不管什么执法,惹得他们生气了,连警察也打。

眼看着车队被人海战术包围,村民们拿着镐把子一副路霸拦路的姿态,这些心高气傲的白领们顿时蔫了,也就是几个安保人员还在跟他们理论。

虽然随行团队中有律师顾问,还有人懂交通规则,指出责任人和法律途径解决,可在村民眼里,那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。

村民见城里人不上道,有人已经跃跃欲试的要动手了,可就在冲突在即的时候,张云芳下车,阻止了冲突行为,站在村民面前冷着脸看着他们。

“我们是当地招商办引荐过来的公司集团,我们要发展这个地方的经济,与县里与乡镇合资办厂,帮你们赚钱发展经济,你们这么闹,我们真的失望。”

“你们跟县里领导咋谈我们不管,这条路就是我们的,你们想过去,就必须拿钱。”

这话说的,就跟次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一个道理,局势也明朗化了,村民就是要敲诈讹人,碰见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就哪怕张云芳是国际大佬,碰上这帮四六不同的土鳖,也是没了脾气。

“行,我给钱。”

张云芳从身上拿出2000块现金,递过去说道:“我就这么多,如果还不让路,那我们只能在这里耗着,等警察来,等县里领导来,再把新闻记者叫来,省台,中-央台全都搬来,直接上中-央新闻,咱们就看看谁丢人。”

坐在地上的一对农村夫妇不在闹了,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灰尘,接过这2000块钱,吐了一口吐沫点了点钱数,最终一招手还是放行了。

车队开拔,村民们拿着农用工具站在道路两旁,看着长长车队开走,张云芳坐在车里感慨道:“这趟还真是出师不利啊。”

随行经理是个察言观色的人,他见状解释道:“这个地区都这样,村民没有文化,除了种点庄稼,就是砍伐树木,这块地区的森林早就被他们砍废了,当地也管不了,就因为生态平衡被打破,连年遭受自然灾害,庄稼基本是颗粒无收,他们要想生活,也只能另想其他办法,就这么恶性循环下去,没个好。”

看着前方村边的土墙上,红色粉刷大字写着,知识改变命运,这句话可真讽刺,就这样不可理喻的村民,也只有他们自作自受了。

车队继续前行,临近傍晚十分终于进了sd省省会,再次上了国道,速度终于提上来不少。

可就在所有人心潮澎湃的时候,从前方迎面开过来一辆摩托车,来人戴着安全头盔,一身黑色皮衣,骑摩托速度极快,短瞬到了车队前面。

就在于头车交错的时候,起摩托男子突然从身上拔出手枪,抬手对着天空“砰砰砰”开了三枪,前面车队哑然熄火,后面的车队看见这一幕,也都吓得不行。

张云芳坐在车队中间,她正在分析资料,听见枪响的时候,她正茫然看向车外,见一个骑着摩托的男子飞驰而过,随队经理也不知道哪来的胆气,一下用身体抱住张云芳,直到摩托飞驰而过后,车队基本全部停下,靠在路边不敢前进了。

安保人员快速下车,看着摩托渐行渐远,他们几个小保安都吞咽了一下口水,其中一个当过兵,快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弹壳,震惊的拿去报告,“老板,这是真枪实弹,根据子弹判断,这是一把国产54手枪。”

不少人都从车上下来,看着骑摩托的男子已经消失,他们还心有余悸。

张云芳也下了车,接过弹壳看了看,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,冷冷的说道:“这是恐吓,为了让我打退堂鼓,都安排枪手了。”

“老板,怎么办?”

张云芳一咬牙,“如果我今天当了缩头乌龟,京城大飒蜜我就白当了,给我上车,在遇见有人威胁拦路,给我干他们,我就不信了!”

张云芳生气了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其他白领面面相视,他们只是拿工资打工的小白领,没想到出差一趟,居然能碰上鸣枪警告,此刻,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,但老板说继续前行,他们也只能再次上车,不过,他们的心理都埋上了一层阴影。

车队缓缓进入市区收费站,排着队等待着过路,路口一辆警车停在出口,见京城拍照的车队过关,一个警察下车走了过来,问道:“警察,请问,你们是京城李氏公司的员工吗?”

头车保安见是警察问话,他们也没藏着掖着,但张云芳有过交代,现在情况不明朗,不能把鸣枪告诉警方,以免被带回所里录口供,再找借口耽误了明天的投标。

张云芳很清楚,这是政治斗争,在利益面前,没有人是干净的,警察也不能信任。

这不,在车队全部车辆通过后,前车安保人员把一个信封交给张云芳,说:“这是警察让我给你的。”

张云芳狐疑的打开信封,上面写着:“sd不安全,请注意前行,必要时回头是岸。”

不管警察是好意还是恶意,张云芳气的胸脯都跟着颤抖,唰唰唰把这封信撕碎,降下车窗对着路边警车伸出中指。

“开车,怕死的现在可以回去,不怕死的继续上路。”

老板一介女流都这么豪气,其他员工还能说什么,只好继续开拔上路,成功进入市区中心。

按照原先计划,他们是打算住在市区五星级酒店的,就连房间都在网上订好,可是一路上发生这么多事,张云芳秉承着一切小心的态度,随便选了一家快捷宾馆入住。

大批员工办理入住手续,人心惶惶的入住下来,进入总统套房,张云芳躲在厕所里就开始抹眼泪,这是什么事啊,居然欺负自己欺负到这个程度。

心情不好,拿着电话翻来覆去的思索,她在纠结要不要给乐天打电话,之前她可是信誓旦旦的给乐天打包票,还立下投名状,说一定能搞定,没想到事事不顺心,如果给乐天打电话诉苦,会不会太文瑄了?

张云芳是个要强的女人,她自认自己能独当一面,她不是赵文瑄那样的弱不禁风,她也不是韩紫萱那么小鸟依人,她在李乐天面前,一直都是我是左右臂,这样,她才能在乐天心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所以,就那怕是现在受了气,她也不想给乐天打电话抱怨,她觉得,一切还在掌握之中。

“老板,吃饭了。”

门外秘书叫她,张云芳抹了一把眼角,定了定神,再次恢复女强人的意气风发,现在他不能慌,身为团队的主心骨,她要坐好榜样。

摆着女皇的姿态走出房间,一边交代注意事项一边走进餐厅,随行员工都在,张云芳进来也不客气,说道:“各位忙活一天了,赶了一天的路也都饿了,大家吃饭吧。”

老板发话,员工们这才敢动筷子,张云芳坐下,这张桌子全是公司里的负责经理,大家面色不好,张云芳一边交代事情,一边宽慰人心。

可就在用餐的时候,饭店大门打开,一帮气势涛涛的男人走了进来,他们身上都藏着家伙,看这样就不是来吃饭的,而是来警告他们,让他们回头是岸的。

这些人进来,餐厅里的气场顿时变了,员工们侧目看去,几个保安都戒备起来。

这帮人进屋后散开,三十多人站在每个角落,几乎每张桌子上都能照顾到,就在局势剑拔弩张的时候,门口进来一个板寸头的青年人,张云芳看见他,就知道正主来了。

这小子张云芳有了解,当地势力的一个纨绔,家里有钱有势,在家人的扶持下,近些年发展的挺好,居然成了企业家,任何生意都有涉及,特别是房地产这赚钱的买卖。

这次招商投标,其中就有地皮建厂这一块,几十个亿的扶助金,这可是一大块肥肉,华龙眼馋,这块肥肉肯定不会容忍落入其他人嘴中。

这不,只要是有威胁的,他基本都打过招呼,但根据内部人透露,就这批人最刺头,在上面人的指示下,如果条件允许,可以动用非法武力,把这帮人赶走,只要他们参加不了投标,建厂这块资金基本就是华龙的囊中之物了。

这不,有人收益,华龙的行事作风也大胆了一些,找了一个小弟去高速公路上鸣枪警告,如果他们还敢来,那就见个面招待一下,在安排个什么治安案件,直接把他们拖延两天,到时候看他们怎么跟自己挣。

“谁是老大?”华龙进屋扫视一圈,不可一世的问道。

张云芳不卑不亢,“我是,然后呢?”

“哟,原来是个妞啊。”见这帮京城人公司的老大是个女人,华龙还稍微有点意外,但看见张云芳骄傲的态度,跟他有的一拼,他下意识来了兴趣。

“哟,我叫华龙,是本市的地产商,听说,你们是来招标的?认识一下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