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9章 除夕夜

第839章 除夕夜
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,我死了呢?”

乐天话一出口,游戏王的手就颤抖了一下,“死了呀,呵呵。”

他没有及时回答,而是把棋子放回去,低头沉思良久,良久说道:“如果你死了,先说华夏国内,你的所有家底都会被收缴,包括你的朋友,没有一个好下场,这点,棋局之中我已经告诉你了。”

李乐天嘴角上扬,“然后呢?”

游戏王深吸一口气,道:“再说亚洲,势必混乱不堪,最严重的就是缅甸,王斐后继无人,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,如果你活着,他还有机会全身而退,但如果你死了,各大势力必将他撕碎。”

“这么惨。”

“不止。”游戏王接着说道:“还有美国,欧洲等地方,都会因为你的陨落,而搜刮你的一切,我只能说,你活着,一切如常,但你死了,就是翻天覆地的开始。”

“我从来都不知道,我居然这么重要。”李乐天调侃道。

游戏王板着脸说道:“因为时代更替,老一辈人才凋零,新秀登场,但江湖规矩变了,没有人再按照规矩办事了,你的出现是转机,多少人都希望你能指点江山,当然,也有不少人盼望着你死,但如果你真的死了,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,我不知道。”

“好吧,我会尽量活得久一点,希望各大势力闹得不太凶。”

李乐天很喜欢和游戏王聊天,不管是政-治,还是当今局势,这老头都有运筹帷幄的睿智,没错,他是智者,李乐天也是智者,但阅历的确不足以跟他抗衡,跟他聊天,李乐天能学习到很多很多。

“小子,西方有句话,上帝要谁灭亡,就必让其疯狂,我一直在引导你前行,再过几天,风暴就要刮起来了,成王败寇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李乐天点头说道:“嗯,我打算避其锋芒,忍辱负重。”

“你觉得,这样能独善其身?”游戏王问。

李乐天落子,在棋盘上走出了一步没用的落子,笑道:“我这一手,堪比神之一手。”

游戏王看向棋盘,眉头拧成一个川子,摸着下巴半天都没回过味来,道:“你身在局中看不太清楚,妄自菲薄也很正常,看来还是我给你解释一下吧。”

游戏王继续落子进攻,淡淡说道:“从去年开始,华夏国政-党更替,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位领导人是一位政-治家,他的能力无可厚非,从旁分析,王斐的想法按在以前,必然好使,但新上台的这位,跟他并不是一个集团,所以,打压开始。”

“对了,你的老丈人,那个老狐狸不是见好就收了吗,时机准退休快,如果等过几天之后,国内必将风起云涌,这第一把火,就是把王斐集团连根拔起,你身为重要成员,肯定首当其冲,况且,手下人会把你的产业,当做献礼送给政-府,所以,才有审查这出戏,现在也只是帷幕,过几天才是正戏,你要是运作好了,还能保全,如果你避其锋芒,必将被打入深渊。”

游戏王这一阵深刻的剖析,李乐天早就知道,党内政-治斗争严峻,除了李乐天,王斐的会员圈子都被波及,没人能侥幸,这是排除异己,净化隐患,如果要是王斐圈子里的人上了台,就不会有这说法。

就拿一件事说,以王斐的能力,在以前也就是一句话,潘阳湖龙王庙的资料就会送到他手上,可是现在,拖延了几个月还是音信全无,由此就能看出,王斐的人在政-治斗争中,已经失去所有地位。

其实李乐天带队来美国,就是想避祸,尽量避免损失,但他生意做的太大,而且完全是私营,几百亿的资产不跟政-府合作,这么大的肥肉,谁都不会放弃,所以,按照国家金融发展立场,李乐天到觉得,国家想吞并他的资产,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不过,李乐天可不认,他一直在想办法,这不,经过千思熟虑,李乐天已经有了决断,那就是避其锋芒,忍辱负重,等待时机,问鼎天下。

游戏王侃侃而谈说了很多很多,直到棋盘已经进入中盘的时候,游戏王突然发现,刚刚李乐天那颗无用的棋子,此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“哈哈哈,这是,置之死地而后生吧?”游戏王笑道。

李乐天也笑了,说道:“这就是我的解手,看来这盘棋,我赢了。”

“的确,你是赢了,赢了。”

两人笑着收着棋子,游戏王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的确聪明,这种解决方式你都能想出来,厉害,是我小看你了。”

“那是你对华夏文化还不了解,我这一步棋,也只是围魏救赵,旁敲侧击,解决危机而已。”

“嗯,学到了,的确是神之一手啊。”他端起酒杯,一仰头喝光,感慨道:“祝你好远。”

放下酒杯后,他拄着拐杖起身,“今天聊的很开心,什么时候用餐啊,我已经,饿的不行了。”

“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李乐天出门,安排用餐去了。

不得不说,李乐天今天请客可真是摆了大阵仗,几个包间全是客人,除了游戏王,还有洪门的人,当然,这几位洪门的都是大佬,身份地位比雷暴高多了。

酒席开局,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梁忠河从包间里出来,打算去卫生间嘘嘘,突然发现李乐天在另一个包间里,跟一帮老男人畅聊甚欢。

梁忠河皱起眉头,看见走廊里有站岗的人,过去询问了一下,这些保镖都不搭理他,梁忠河只好没趣的离开,去了卫生间刚关上门,就听见饭店老板吩咐事情。

“今天太子爷请的可都是大人物,好菜好酒招呼着,快去。”

“老板,太子爷又开了一桌,规格给多大的?”

“按照万元的弄,材料不够就去进货,快点。”

梁忠河嘘嘘的时候听见这番话,顿时清醒几分,说好了他请客,可是李乐天搞了这么大阵仗,这是要把他当冤大头啊,每桌都过万,天呢,拉到吧,你爱怎么请怎么请,老子不伺候了。

梁忠河心里打起了小九九,就他兜里那点存款要是请客的话,这一顿饭就让他倾家荡产啊。

洗手回到包间,脸上有些尴尬,但还是勉强说道:“刚刚接到学校的一个电话,说找我有急事,我先回去看看,一会回来啊。”

拿起外衣就要走,赵文瑄起身说道:“哪你慢点。”

梁忠河可不敢久留,万一被人看见,抓他付账那可没处说理去。

可人算不如天算,梁忠河小心翼翼下楼的时候,从楼下迎面走上来一个人,李乐天正打电话,“飞机给你安排好了,你下班直接去飞机场就行,对,身边的人都带来啊,过年吗,在一起就为了高兴。”

正好与梁忠河走个对面,李乐天把电话扣在肩膀上,“哎梁师兄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

“哦,我,学校找我有点急事,我去看看。”

李乐天没多想,“快去快回啊。”

梁忠河快速下楼,正好听见李乐天在电话里说道:“什么礼物也不用带,年夜饭有人安排,你就带张嘴来就行。”

正好走到楼下,趁着李乐天消失在视线中,他啐了一口痰说道:“什么玩意,想坑我,门都没有。”

说完逃也似的跑了,其实,梁忠河是真误会李乐天了,总之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……

李乐天回到包间中,“老不死的,刚刚我跟黑手党大佬打过招呼了,他一会也过来,今天咱不醉不归啊。”

“哎哎,你别走,过来。”游戏王把李乐天叫过来,让他坐好,这才沉思道: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必须要跟你阐明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你不觉得,咱俩在没摊牌的时候,我对你的决策了如指掌吗?”游戏王反问。

“知道啊,你抓到我核心成员的把柄,以此要挟,让他出卖情报。”

“他给你说了?”游戏王问。

“没有,我猜的。”

游戏王的脸正色起来,“你知道是谁喽。”

“罗小宝。”

“这小子是个隐患,如果国内准备对你动手,他是最容易出卖你的,要不要我把他做了?”

“哎,你可别闹啊。”李乐天当即阻止道:“我收他当小弟那天,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我这么告诉你吧,自从我知道罗小宝把消息卖给你以后,我针对他做过很多测试,我保证,他不会影响大局,毕竟他只是一个屌丝。”

“哎,这就是你的弱点,太优柔寡断,你这样,早晚害死你。”游戏王说完,拿出电话打开录音,这是一个华夏人口音,“上面已经决定动手了,不等过年直接扣人,李乐天的手下全部审查,有消息称,重点针对曾温柔,于涛几人,看来,国内是真要动李乐天。”

这段录音听完,游戏王淡然自若的说道:“我的人刚刚给我的报告,小子,你的神之一手是厉害,可是,你想到有这么快吗?”

李乐天脸色不是太好,但没几秒钟恢复笑容,“罗老,今天过年,能不能别说这些让人揪心的事,开心,放心吧,信任我。”

李乐天拍了拍游戏王的肩膀,走出包间,游戏王也只好无奈的摇头感慨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