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3章 失落之时

第843章 失落之时


                李乐天微微一笑,赵文淡然起身去窗户边拉上窗帘,屋内的其他人也都有了动作,纷纷拿出纸笔,‘交’给乐天和张云芳。,: 。

乐天拍了拍张云芳的肩膀说道:“好久不见,走,跟我进屋聊聊。”

李乐天说话的时候带着暗语,张云芳有些茫然,见大家都是一脸戒备的状态,也只好跟着乐天进了里屋。

关上房‘门’,直接进入浴室,张云芳眉头紧锁,几天不见她的确‘挺’想的,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,李乐天还有心思做那事,哎,不对!

就在张云芳皱眉的时候,李乐天在浴池里放了水,坐在马桶上拿着纸笔写着什么,张云芳凑过去看着,心中一惊。

“我被监视了”

张云芳一副吃惊的模样,李乐天笑了笑,写道:“有人把我的联系方式,邮箱,‘私’人电话全给监听了,还有这房间,也全是窃听器,任何决策都不能口述。”

张云芳反应过来,贴在李乐天耳边,动作非常暧昧,其实在用最低的声音问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李乐天反手抱着她,低声说道:“办法是有的,你想想谁没被抓?”

张云芳掐着手指计算着,“你,我,钱恒泽,‘波’-‘波’,云龙,崔美‘花’,还有萱儿,在就没了吧?”

李乐天嘴角一撇,“韩紫萱也没被抓。”

“她有什么安排?”

“她有大用。”李乐天接着低声道:“不止韩紫萱,还有魔术师和罗拉,刀妹和方清平,他们都没回国,还有崔福来,周,他们我都另有安排,不过,也都被监视了。”

“谁这么了解咱们?”张云芳诧异的问道:“连周这个外人都监视?”

“梦宛如,她是国安的人。”

张云芳大惊失‘色’,“这个碧池!”

“咱们还有外援呢,就让他们监视着,咱们不作为,让国安放松警惕,然后突然出击。”

“我爸爸说,咱们没有出路了。”

“出路还有,就连你爸爸都不知道,这也是我最后的底牌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我现在正在做。”

张云芳皱起眉头,“不懂。”

“你不需要懂,你只需要奉命行事,等待时机,听我给你下达指令。”

“好吧。”张云芳妥协了,问道:“那个,欧洲各大银行要告咱们毁约,资金链断了,咱们公司赔了好多钱,怎么办?”

“办法我已经想好了,回头告诉你,现在是商业战,一切行动都要秘密运作。”

“了解。”

两人终于说开了,最后一个法式热‘吻’结束密谈,两人出来后,李乐天开心的说道:“云芳来了,叫客房服务,咱们晚上吃点好的。”

这晚饭已经安排好了,没多久送来丰盛的晚餐,饭桌上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张云芳问道:

“乐天,那帮人真的不救啊?”

“成就大事,就必须要有弃子,况且我现在鞭长莫及,再说了,我身边有你们就够了,实在不行把公司卖了,咱们找个幽静的小地方,安稳的过完后半生。”

大家都相视笑着,各种奉承乐天的想法。

……

酒店对面的一个出租公寓中,一帮亚洲面孔的人聚在屋内,有男有‘女’,满屋子都是科技设备,有的人站在窗口监视,有的人正在监听谈话,还有人在记录着李乐天说的每一句话。

这是,梦宛如进屋,跟各位同事打了招呼,看了看刚才的监控内容,又查了一下对话记录,梦宛如面‘色’‘阴’沉的问道:

“刚刚,张云芳和李乐天,在浴室里的15分钟都说了什么?”

“抱歉梦组长,浴室里没有安装监听设备,监控设备只能拍摄道隐约的画面。”

另一个人回答道:“这两人有‘奸’-情啊,在厕所马桶上就办事,看样子‘挺’急的啊。”

“胡扯!”梦宛如厉声大喝,其他人身体一颤,毕恭毕敬的听领导训话。

梦宛如拿着对话记录表说道:“张云芳来找李乐天,这明显是两人‘私’下密谈,商量后续对策,你们都是饭桶吗?”

“梦组长,设备有限,只能监听这么多内容,在浴室里他俩的确像是在搞暧昧,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啊。”

梦宛如生气的坐下,冷声说道:“上面有‘交’代,他们的任何对话都不能漏掉,李乐天为人很狡猾,同志们不能大意,继续监视。”

大家这才回去工作,梦宛如拿着对话记录,看了良久后,喃喃自语道:“李乐天要放弃国内同党,这是一个好兆头。”

结束后,他急忙把信息发送回国,国内的国安同志接到报告,快速上报,很快高层就知道了李乐天要放弃营救同伴的对话。

“传令下去,分化他们的内部团结,把他们逐个击破。”

手下人得令办事去了。

……

上面严令要法办李乐天集团的涉案人员,禁止任何人探监。

公司集团法务部,有国内的大律师,还有外国请来的国际大律师,走正常司法手续,用司法施压,成功见到了所有当事人。

在国安最新命令送达之前,这些律师就把李乐天的话送到了,除了正常的谈话之外,隐晦含义只有四个字,忍辱负重。

曾温柔等硬骨头自然不用多说,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听完律师的阐述后,她这才悠悠的问道:“我被抓的时候,我妈犯了心脏病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治疗及时抢救过来了,现在已经送到京城‘私’立医院,有专业医生24小时陪护,病情基本稳定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你告诉乐天,我绝对不会出岔子的。”曾温柔这才宽心,家人没事比什么都强。

罗小宝看见律师的时候,当场就哭了,老泪横流的哭诉道:“你们可来了,快保释我,放我出去。”

律师把形势和眼下局势一说,罗小宝当场就蔫了,就连李乐天隐晦的含义都没听出来,他只认为自己的前程尽毁了。

就在律师和当事人聊天的时候,国安局的人到场了,直接驱逐了所有律师,再次把所有人收监,并且严令禁止律师探监,说这个案子关乎国家安全,律师也不能与犯人见面。

律师团离开,按照上级下达指示,挨个逐一击破,可每个人都是硬骨头,什么也不‘交’代,唯独罗小宝,哭唧鸟嚎的什么都招了,就连他以前盗取银行信用卡的事,还有贼王大会的所有内幕,是一点没落下。

这一重磅炸弹爆出,直接引起上级重视,用盗取银行卡金额要挟,意图顺藤‘摸’瓜,抓出王斐会员党羽更多人的把柄。

可罗小宝毕竟是一个小人物,他只懂黑客技术,对会员内部系统一概不知,无奈,当消息传递上报后,高层气坏了,当机立断,依法处理,严办罗小宝。

结果,李乐天集团中,罗小宝被首当其冲,成了第一个罪名落实,被判刑的成员之一。

一股廉政风暴刮起,党内斗争严峻,京城的韩建宏也在打击的队列之内,其实,他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,可是没想到,居然是元宵节这天。

韩建宏刚上班准备工作,纪委直接来人,直接把韩建宏提走了,消息不胫而走,正在家里休假的韩紫萱听闻这个消息,心下大惊失‘色’,家里的主心骨没了,他慌了神,挨个叔叔伯伯打电话,可不是拒接,就是电话关机。

此刻韩紫萱这才意识到世态炎凉,走关系忙活好几天,一点着落没有,突然想起身在美国的张云芳,也许她能有些办法,电话大过去,张云芳的声音传来。

“紫萱,有事吗?”

“有,云芳,我爸被抓了,怎么办啊?”

电话里,张云芳深吸一口气,“换届大选后首长换人,国内变天了,这风起云涌的,大家都是人人自危,我父亲也躲到美国了,紫萱,我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“云芳,咱们是朋友,你得帮帮我啊。”

“我也没有办法,要不,你打电话,问问乐天怎么办,没准他有办法也说不定。”

挂了电话,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给李乐天打了电话,可是迟迟没人接,连续打了几通电话,还是没接,也不多想了,直接订购飞机票,杀去美国找李乐天,她就不信了,李乐天也藏起来了。

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美国,下了飞机拖着行李直接往外走,梁忠河跟他‘交’错而过,两人不认识也没说话,不过梁忠河的心情并不好,用万念俱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

麻省的工作被拒绝了,西方国际卫生组又把他开除了,没错,不是辞职,而是被炒鱿鱼了,他现在什么也不是,成了一个漂浮的浮萍,在他心里,他深深的憎恨着一个人,李乐天,这一切必定是李乐天在背后搞鬼,要不然,他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。

可现在的自己,就算知道是李乐天捣鬼,他又能如何,没办法,他只是一个小人物,如今的他跟当年默默离开的丧家之犬,再次重叠了。

进入机场兑换登机牌,拉着行李箱,黯然神伤的登机,回家吧,丢失了美好的未来,丢失了一切,只有温馨的老家才是他的避风港湾,也只有家乡才能容忍他这滴无根之水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