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4章 大局未定

第844章 大局未定


                韩紫萱戴着墨镜站在街角,一辆出租车停下,她拖着行李上车,“麻省总院。.: 。”

出租开拔上路,韩紫萱一直摆‘弄’着手机,试图给李乐天打电话,可是依然没人接听,她急坏了,“你死了,有电话不接,想气死我啊!”

司机是个白人,从倒视镜中看了一眼,憋嘴冷笑,继续开车也不言语。

出租车开了大约15分钟,来到一处别墅群,韩紫萱无疑是的瞟了一眼,这才发现不对,连忙打开手机地图,对比之下一看就知道坏了,这条路并不通往麻省总院,再往前开,可就是郊区了。

韩紫萱心下不好,紧张的手心全是冷汗,小心翼翼的打开包,握着防狼喷雾剂,防备着突发事件。

万幸,出租车停在一坐别墅‘门’前,这是一坐庄园,‘门’口有黑衣保安,司机淡然回头说道:

“你的目的地到了,不用给钱,已经有人付过了。”

看着美国黑衣保安,韩紫萱更不敢下车,“我要去麻省总院,你把我拉到这里干嘛?”

“你要见的人,就在这里,下去吧。”

司机话落,两个黑衣保镖已经打开车‘门’,毫不怜香惜‘玉’的把韩紫萱拖了出来,在保镖的戒备之下,硬生生把她拉着进入别墅庄园,出租车掉头开走,没走多远有一辆车‘交’错而过,司机还问候似的按了一声喇叭。

来车‘交’错而过,司机疑‘惑’万分,“难道被发现了?”

韩紫萱独自出‘门’很小心,发现端倪就给张云芳发了一条短信,正被带走的时候,手机短信来了。

“放心,一切都在掌握之内。”

“什么掌握,这帮是什么人呢?”韩紫萱有些‘蒙’圈,但随后,别墅保镖收缴了电话,就连韩紫萱的挎包都给没收了。

绕过别墅,院子里停了一架直升机,保镖们拉着她送到直升机舱‘门’前,看见正主韩紫萱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。

因为飞机舱内,张云芳就在里面。

“怎么回事,你搞什么鬼?”韩紫萱刚要上飞机,保镖就拉住她,拿着扫描仪,在韩紫萱身上前后扫描一遍,翻出一个追踪器后,这才放过她。

飞机开动,韩紫萱有些‘蒙’圈,戴上监听耳麦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国内有人要搞我们,动作很大,所有人都被监视了,你也不例外。”张云芳指着飞机下面说道:“看见没有,这是从机场跟踪你过来的车。”

“这么大动静,谁啊那个组织?”

“国内的特工。”

直升机翱翔在天空,确保对话安全后,张云芳这才说道:

“现在国内风起云涌,党内斗争严峻,这是高层之间的博弈,咱们都是池鱼,只有被殃及的份,避无可避忍忍就好。”

“哪我爸他?”

“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者。”

韩紫萱无力的看着窗外,“我要找乐天,他为什么不见我。”

“不是他不想见你,是不能见,他是重点被关照的对象,他的任何动作都被监视,他也无能为力。”

“有这么严峻吗?”

“只能说,比想象的要严峻的多。”

“我真的见不到他吗?”

“能,不过要做一些准备,要瞒天过海。”

……

麻省大学的科研室,心血管研究组大‘门’紧闭,其他研究医疗小组也是如此,每个医学科研工作者,都在兢兢业业的忙碌着。

时间临近中午,教授们要去吃饭,敲了敲心血管研究组房‘门’,赵文打开‘门’,教授说道:“一起去吃午饭吧?”

“不了,我们的研究有一些眉头,就不去了,中午叫了外卖。”

“年轻人工作就是有活力。”教授笑呵呵的走了。

走出科研大楼的时候,一个带着‘棒’球帽,身穿外卖服饰的小哥进入科研大楼,熟‘门’熟路的过来敲‘门’,赵文开‘门’,把他迎了进来。

可是这位外卖小哥刚进屋就脱下外衣,赵文并不惊慌,敲了敲里屋房‘门’,小‘春’的声音传来:“马上就化好了。”

没过几分钟,李乐天出来,此刻他的面容已经变了一个人,看上去跟快递小哥如出一辙。

李乐天快速换上外卖小哥的衣服,笑容可掬的说道:“我走了,你们帮我打掩护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李乐天拿着送餐包出‘门’,把鸭舌帽压得极低,避开监控摄像头,出‘门’骑上送快递的小摩托,一溜烟消失。

回到唐人街中华楼,先把送餐包放下,进入更衣间换上一身普通人衣服,再次出‘门’跟着几个食客,上了一辆通用轿车,就这么周转几次,终于确保万无一失,到了码头上了一艘游艇。

游艇发动,在海上漂流不久直升机就到了,张云芳和韩紫萱下来,看见李乐天后,韩紫萱‘激’动的跟李乐天拥抱在一起。

“好了好了,进去再说。”

三人进入船舱内,李乐天从酒柜中拿出香槟,倒了三杯说道:“你父亲的事我听说了,我很抱歉,因为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了。”

把香槟递过去,韩紫萱的表情很失落,他本以为李乐天影响力够大,凭借关系能帮一点忙,结果哪知道,他也是泥菩萨过河。

李乐天坐下说道:“不过你放心,你父亲没多大的事,最多双规不用入狱。”

“希望如此。”韩紫萱还是很颓废。

“别没‘精’打采的。”李乐天说道:“我有个方法,如果咱们能在段时间完成,没准,能缓解当前危机。”

“能救出我父亲吗?”韩紫萱追问。

李乐天笑了笑,“说白了,政-治就是生意,这天下一切都是为了利益,只要我们的利益够大,满足他们的‘欲’-望,就没有办不成的事。”

“你的方法是什么?”韩紫萱恢复斗志。

“今天的危机我早就察觉了,局我已经摆好了,只不过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,现在情况危机,咱们只能加快进程。”

“你指的是什么?”韩紫萱又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你负责的娱乐公司,回国后就去香港注册上市,回头再跟好莱坞谈谈,是收购还是合作随你,总之,你要把娱乐公司做到世界化,影响力越高,那些人动你的可能‘性’就越小。”

“这样真的行吗?”

乐天嘴角一撇,道:“我也是效仿美国的硅谷和‘波’音,这些国际大牌集团,美国政-府看着都眼馋,可是他们动不了,就是因为太庞大,政-府只能跟他们合作,这叫双赢,现在国内局势,是想趁咱们刚刚起步,把咱们变成国有化,或者变成个人的‘私’有财产,这样党内某些人不但有了政绩,还有了自己的产业,更加促进党内地位。”

李乐天小酌一口香槟,继续侃侃而谈道:“但我的做法,是让他过犹不及,想吞都没那么大的能力,云芳,你的任务来了。”

“早就等着了。”张云芳有些急切。

“这段时间,你多开一些风投公司,在国外注册,哪怕是皮包公司也无所谓,主要用于洗钱转移股票,但有几家主营别‘乱’来,一切走正常程序,我打算把咱们的集团拆开,变成无数个小公司,架空李氏集团,这样就算国内成功了,拿到的也只是空壳。”

“这么做是犯法的。”张云芳质疑。

“用非法手段转移股份是犯法,但一切走正常程序,就不是犯法,那些股东不都准备放弃了吗,不管亏损多少,都把股票买回来,在由你们分担,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上市。”

“这样也行?”张云芳有些木乃,乐天笑道:“我是效仿大航海时代,法国拿破仑征服世界,在世界上占领无数殖民地,当法国被禁海的时候,这些殖民地纷纷独-立成为自由的小王国,这是风云际会的时代,而现在,就是一个序幕。”

“我明白了,可是由谁执掌公司,这些股份真的‘交’给外人,不由你掌管,如果他们真的背叛你怎么办?”

李乐天继续笑了笑,“上帝的归上帝,拿破仑的归拿破仑。”

“你就不能不打哑谜。”韩紫萱嘟囔。

乐天这才正‘色’说道:“娱乐公司开起来后,韩紫萱你自立为王,国际安全公司,等我师姐出来后,股份全权‘交’给她处理,还有其他业务,谁有能力接手我就‘交’给谁,总之,我要让国内那些人知道,咱们四分五裂了,这样,他们才能放下戒心。”

“咱们四分五裂,他们就可以逐一击破了,这么做是下下策。”张云芳反驳。

“你错了,当咱们真正四分五裂的时候,每个公司的影响力都会极高,那些人是想逐一击破,可到时候就会知道,为时已晚。”

“他们会上当吗?”张云芳问。

“会,我是团队的主心骨,我死了,团队散了,自立为王,自我发展,不由他们不信。”

“你不要做傻事啊。”两‘女’一口同声道。

乐天笑了,“我又不傻,我会真的死吗,这叫金蝉脱壳,也是破釜沉舟的最后手段了,你们明白?”

“明白,只要你不是真的死就好。”

李乐天喝光杯中的酒水,道:“这次谈话是咱们最后的见面,成败就在此一举,回去后忍气吞声,没有的命令,谁都不准有动作,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就差最后的一根导火索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