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1章 被审

第841章 被审


                挂了电话,李乐天心沉如水,本来他也没想回国,只不过回去的兄弟们都遭难了,这让李乐天心里,多多少少有些放不下,看来,只能暂时交给国内的律师去办了。

抓捕行动完毕,接着就是严苛的审讯过程,其实,早在很久之前,国家就多次召开专案组会议,这是高层之间博弈之后的收网行动,政界,要排除异己,留下的必须都是铁杆。

专案组议会大厅,国家发改委常委理事代表发言,“国家还需建设,这个这个,虽然要支持民生创业,但对于那些,高调行事的人,还是尽量,不要让他们肆意妄为,这个这个,最近,京城出现一股很嚣张的企业,在座的大家都知道吧?”

“没错,对于这群害群之马,各位不能不能坐以待毙,一定要把罪恶扼杀在摇篮之中。”

“再过几天,新任主席就上任了,为了金融建设,以及党内团结,我们一定要众志成城。”

这番会议大部分都在打官腔,但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办李乐天和他的企业。

上面一句话,下面跑断腿,针对李氏集团各种审计监察源源不绝,李乐天回国被抓,打脸后嚣张的离开,让组织上丢了大面子,这还能好了他了,又因为杜马波事件,导致国际政-治影响很大,这笔账,都算在了李乐天头上。

俗话说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李乐天的运营看着固若金汤,但如果国家想办,就没有办不了的事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

这不,偷税漏税各大高帽子全部砸下来,其实,也就是幌子,只要不傻谁都能看得出来,组织这是像从中分一杯羹,或者,把这个刚刚上市的大财团,吞并列位国家企业。

你还别委屈,被组织看上,那是瞧得起你,找地方说理都不行。

审查还在继续,就过年这几天,有情报显示,李乐天大部分的亲信全部回国了,专案组临时召开会议,当机立断,把这些人抓捕审查,先别管他们有没有罪,先关几天再说。

行动交给国安负责,国安局通过关系,交给当地公安局,全部抓捕归案后,全部移交京华,由国安接手审查。

经历了几次周转,人都压在国安局看守所内。

这天,作为团体主要成员的曾温柔,被提审询问。

这是暗黑的审讯室,不规则房间和不规则桌子,都深深的打击着曾温柔脆弱的内心。

“啪”

穿着警服的刑侦,把手中的资料往桌子上一甩,淡然冷声问,“做什么工作的?”

“安保。”

“做安保工作,能有几千万存款?”女警语气不善。

曾温柔嘴角一撇,“如果,你真了解我的安保工作,我想你就不会这么问了。”

“少装蒜,你表面上是开安保公司的,但骨子里都是贼,你和你的手下,全都有案底,我们已经掌握确凿证据了,你最好老实交代。”

曾温柔一脸不屑的回应道:“你掌握证据的话,抓我啊,走检察院,刑拘,那还用跟我说什么废话,你呀,就别白费功夫了。”

对于曾温柔这种软硬不吃的人,刑侦口谁都拿她没办法,只能从其他人身上下手,下一个重点对象是于涛,这小子是刑侦口同事,懂得刑讯和反刑侦套路,对付他,还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。

“于涛同志,虽然在你的报告中,表面你是没有变节,可是你的存款一下多出了几百万美金,这真的让我们这些同事,好羡慕啊。”

“我的每笔进账,在我的报告中都有提到,你们可以跟我的汇报对账。”于涛不急不缓的回应。

一个警察把椅子搬过来,靠近于涛,就当聊家常一般,问:“哎涛哥,你在李乐天集团中,爬的那么高,都核心了,就没有其他的消息吗?”

“其他的消息,额。”于涛沉思。

“比如,经济,行贿之类的。”

于涛皱眉,“我主管的是安保,经济方面我设计不到,要说行贿的话,我只能说,李乐天很狡猾,他不会留下任何证据让你查出来的,况且,我早就说过了,我卧底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他做什么事都防着我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还是做过违法的事呗。”

“这我不清楚。”

刑讯进入僵化状态,通过这些人找不到任何突破口,在一场会议中,其中一个年青的秘书,给出一个很好的意见。

“领导,抓捕的这些成员中,每个都很狡猾,但只有罗小宝,这人胆子很小,你们可以看看录像。”

打开监控,这是罗小宝被提审的监控录像。

视频中,警察审讯不苟言笑。

“你知道偷税漏税什么罪名吗?”办案警察开始吓唬罗小宝,“我国刑法规定,偷逃税款在五十万以上的,处于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五倍罚金,情节特别严重的,依法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”

“我没偷税漏税,我只负责管理集团基金,上税方面也查不到我。”罗小宝据理力争,但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警察把档案一摔,“你的银行账户里有几千万的存款,经过有关部门审计,这比钱,你一分税都没交,以你的这笔数额,判你一个无期绰绰有余。”

“冤枉啊,这笔钱是我在美国炒股赚的钱,其中还有一些人给我的回扣,都是项目款,我是不想拿的,可他们硬塞给我,不管我的事啊。”罗小宝急的都快哭了。

“哦,项目款,回扣,说说你知道的。”

谁也没想到,视频中的罗小宝能这么怂,把他在美国期间做的勾当全说了,就连上过几个女人,都一点没漏。

但是,人家是私营企业,又不是国营,贪污腐败罪名没法按在他头上,会议领导们发言,觉得这软蛋不懂法,拿这个当突破口,让罗小宝把知道的事全抖出来,就此深挖李乐天的其他罪证。

原本,国安都没把罗小宝当个菜,这下找到突破口,案件进展这才顺利了一些,拿着罗小宝的口供,直接把于涛给关押了。

审讯室内,一个陌生面孔出现,让于涛的同事全部回避,坐下冷着脸说道:“于涛是吧,身为国安干员,执法犯法,这身警服是穿不下去了,不但要扒衣服,还要依法处置。”

“我问心无愧。”于涛坦言直说。

来人突然露出笑脸,“李乐天集团的其他同当都交代了,当众有多项罪证,行贿受贿,偷税漏税,在美国的枪击案,还有游轮上的非法集会,这些,在你的报告中,我们可没见过啊。”

于涛面色阴沉,道:“别费心思了,我啥也不知道。”

于涛深知言多必失,所以,他打算硬抗,“有手段你就上,没手段就把我移交给检察院,我所做的都对的起这身警服,我问心无愧。”

针对于涛的审讯进入了白热化,没办法从他这再进一步,只好转移目标,针对曾温柔进行诱供。

审讯室里,女警如法炮制,把档案一摔冷着脸说道:“你的同伙对你们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你还硬抗吗?”

曾温柔一耸肩,“哪我可要听听,我到底哪犯法,就供认不讳了?”

“先说你的头衔,世界贼王,老king,你认不认?”

曾温柔心中一凉,但转念一想,这点于涛早就上报了,现在才说,这是套话。

“嗨,你说贼王大会啊,那是一帮有钱没地花的富豪,开的一场真人秀比赛,我只不过运气好,拿了个冠军,对了,我还因此赚了一个亿的奖金呢。”

女警互相对视,其中一个记录,另一个接着说道:“你开公司以来,你的幕后大老板可没少活动,娱乐公司,公司跟银行借贷,走的可都不是正常程序,这些都涉及洗黑钱。”

曾温柔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,“这我不知道,我又不管公司资金,我只管安保。”

女警没办法了,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堆相片,往前一推说道:“这些照片,就是李乐天涉嫌行贿的罪证,这个亿万会所,就是最大的销金窟,这件事你知不知道?”

曾温柔瞟了一眼相片,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连看都不看,就说不知道?”

“你说的这事我听都没听过,还用看吗?”曾温柔犟嘴。

警察没办法了,把所有人的证词再次聚在一起,专案组再次开会,国安和刑侦们都没有参与,但牵扯进来的人都不傻,岂能看不出这是高层斗争,既然已经参与进来,那么只有前进没有后退,成功了就是高-官厚禄,败了连骨头渣都剩不下,李乐天和他的集团,必成为风口浪尖中的肥羊。

高层在开决策会议,国安局内部也在讨论政局,就按照现在掌握的证据,就这些事可大可小,但想吞并一个集团企业,可是远远不够的,毕竟人家可是亿万公司,就是不知道高层会怎么决策。

事实证明,基层民警的视角,永远不如高级领导,会议耗时两个小时,后续计划商定完毕,接着就是各个部门配合。

司法的交给司法,金融的交给金融,总之,后面的是全方位打击,这是要不成功便成仁的节奏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