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0章 风云色变

第840章 风云色变


                华夏国内,到处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,到处都充实着春节的气息,夜里,万家灯火璀璨,每家每户桌子上摆满花生瓜子,烟酒糖茶,一家老小坐在客厅里看着春节联欢晚会,气氛是其乐融融。..

东北的冬天比较寒冷,到处都是白雪皑皑,街上行人很少,只有几个孩童在街上点燃鞭炮,火花四溅后,他们转身就跑,炮竹爆炸后,引得孩童欢笑嬉闹。

可就在孩子们还要再点炮仗的时候,一对警车风驰电掣的穿行而过,红蓝警灯闪烁,嬉闹的孩子们吸着鼻涕注目观看。

警车车队数量不少,小县城里,很少动用这么大阵仗,也不知道,大过年的,是谁家又出事了。

在一处筒子楼里,曾温柔正跟父母看着电视,“爸妈,我挣钱了,你二老买套好点的房子吧,要不跟我搬去京城,在首都买套房子给你俩住怎么样?”

“闺女啊,有钱也不能乱花,姑娘家家的赚钱不容易,多攒一些嫁妆,等你出嫁了,也好有点底气。”

“放心吧妈。”曾温柔拍着胸脯说道:“我有存款,不少钱呢。”

父亲嘿嘿的笑道:“没想到,老了老了,可算享上女儿福喽。”

说话间,街道上警铃大作,引得街坊四邻注目观看,曾温柔也趴在窗户前看热闹,“哟,警车停咱家楼下了,是哪位街坊家里出事了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父母也凑到窗户前看热闹。

警车中大批警察下来,飞速上楼,就在曾温柔看的正欢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,他皱起眉头过去拿起电话,一看是李乐天打来的,接通兴高采烈的问道:

“喂,恭喜发财,红包拿来。”

“师姐,国家要动咱们,你是重点对象,如果你被警察带走了,千万别着急,我会想办法的,不该说的别说知道吗?”

就在曾温柔愣神的时候,震耳欲聋的敲门声传来,曾温柔心念不好,但母亲已经疑惑的去开了门,“谁啊这是?”

门打开,警察鱼贯而入,推开母亲直奔曾温柔奔去。

因为李乐天有交代,她没有反抗,直接束手就擒,可是父母哪能任凭女儿被抓,慌张的劝解,“警察同志,你们是不是误会了,我女儿到底犯什么事了你们要抓她?”

“曾温柔,这是你的逮捕令。”肩膀上挂着二级警司的警察,亮出逮捕令。

抓捕行动是国安传达省局,省局传达分局,但不是刑事案件,不能动用警械,可国安一句重要人物重点对待,分局就理解错了,手铐警械全部用上,再由几个女警按着曾温柔的脑袋,把她带出里屋。

突遭变故,曾温柔的父母傻眼了,哭喊着追了出来,街坊四邻也都围观看着,就在曾温柔被送上警车的一刹那,母亲心脏病突发,抽了过去直接瘫软在地。

“妈,妈!”曾温柔大急,但警察刚正不阿,按着曾温柔不让她反抗,警车就这么开走了。

……

李乐天的手下人马,基本全部被控制起来,曾温柔动用的是最大阵仗,主要是基层误解国安的意思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相对来讲,于涛就和善许多,他回家后,跟父母说了一会话,接到国安电话,让他回来汇报工作,于涛的父母知道孩子的工作,也就没留他,只让他回来吃团圆饭。

于涛已经感觉到了不好,回单位后,直接就被扣了,但都是同事,对他的态度也比较好。

最幸运的是罗小宝,他在家里过了完整的新年,一切都古井无波,在家里也是各种显摆工作成绩,还跟同学聚会,吹嘘一下他现在职场地位,工资等等,把班花忽悠的心花荡漾,同学会结束,班花就约罗小宝去开房。

罗小宝兴致高昂的去了,先开了酒店,班花说出去买点东西,让罗小宝先洗一个澡,这刚从浴室出来,就有人敲门,兴高采烈的去开门,结果是三个一脸严肃的汉子,罗小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“你就是罗小宝?”

“是,是。”

罗小宝下意识认为被抓-奸了,毕竟班花已经结婚了,来的这三个人,是班花的老公什么的,备不住,这是仙人跳也说不定,不过他并不太担心,毕竟班花不在房间里,这抓-奸要抓双,没人他们想仙人跳都跳不起来。

就在罗小宝心里七上八下猜测的时候,来人亮出证件,“我们是国安的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“国安?”罗小宝下意识接过证件,确认无误后,穿好衣服,跟他们走了。

上了车,班花才回酒店,但进屋一看没人,给罗小宝打了电话,却没人接。

罗小宝不敢接电话,电话也调了静音,他心里七上八下的,就是不知道国安找他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。

……

美国波士顿唐人街,游戏王把国安行动的事跟李乐天一说,他表面看上去很镇定,但心里也起了不小波澜。

回到赵文瑄的包间,拿出电话直接给曾温柔拨出去,结果正好听见被抓的直播,李乐天心沉如水,挂了电话给纽约的张云芳打了过去,把事情一说,张云芳也蒙了,问:“我要不要回国去看看。”

“你回去也得被控制,这样,你先在国内安排律师,尽量不要让兄弟们遭罪。”

就这样,李乐天挂了电话,想了想又给黄老爷子打过去,以前李乐天的确不迷信,但现在不信也不行了。

“黄老,过年好啊,给你拜个年。”

“嗯,过年好。”黄老的声音还是那么古井无波。

“黄老爷子,那个,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?”

“说,跟我还这么客气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您能给我算算,我兄弟们这段时间的运势吗?”

“兄弟们,谁啊?”黄老爷子问。

“所有人。”

“你小子,真会搞事情。”黄老爷子笑骂,但手指却一个劲的掐算着,眉头锁死,“乐天,我问你,你的人五鬼运财大镇,是不是都破了?”

“是啊?”

“哎呀,那可坏了,你实话跟我说,这段时间你捞了多少钱?”

李乐天心情一颤,说道:“大概,几百个亿吧,美金。”

“哎。”黄老爷子感慨道:“你的运势都破了,牢狱之灾在所难免。”

“没有生命危险吧?”李乐天追问。

“哪到没有,也还不好说,主要是你,我怎么感觉,你的五行金运大镇,被封了呢?”

李乐天这才想起什么,说道:“哦,京城的珠宝行,被工商查封了,现在还没开呢。”

“这下坏了。”黄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你本命缺金,我逆天改命,让你捞金本就是逆天而为,但现在运数尽破,未来堪忧啊。”

“哪怎么办?”李乐天急了。

“别急,我给你算算。”电话那头,黄老爷子拿出罗盘,开始各种卜卦,但怎么算都没有解法,只好先挂了电话,全神贯注的占卜,但不管是怎么占卜,都没有任何出路。

天空,一片枯黄树叶缓缓飘落下来,落在占卜罗盘上,黄老爷子定睛观看,突然想到了什么,嘴上念念有词道:

“起卦,壬申,乾下离上大有,非黑及白,草头人出,借得一支,满天飞雪。”

黄老爷子抬头看着星辰继续啐念道:“万人头上成英雄,血染山河月色红,一树梨花压海棠,可怜南雀未归来,有解!”

黄老头面色带喜,罗盘旋转,“天下要乱,满朝照章,难道,不对,乐天不会这么做。”

罗盘继续旋转,黄老爷子目光炯炯,拖着罗盘负手而立,“到底何解?紫薇逝,七煞至,破军出,贪狼劫,鲤跃龙门化为龙,这是天意,不可能,天意不会断绝生路,总会有生路,生路,没错,有!”

黄老爷子快速低下头,看着罗盘这才看出玄机,“天下要乱,但并不是华夏的天下,而是整个天下,所示风起云涌,李乐天为真龙转世,现在更是鲤跃龙门,这寓意着,他会一掌天下,可为什么是生死劫?这……说不通啊……”

黄老爷子一辈子占卜无数,可是这次,他是第一次无力,各种卦象都是绝卦,不管怎么运作,结局都不会太好,可是偏偏每一卦象都有生机,推演下来,还是生死劫?

“李乐天的生死劫没有过,难道,他要再次遭受大起大落。”黄老爷子再次旋转罗盘,当停稳后,罗老面色沉稳道:

“九九归一,九五之尊,没错,李乐天是真龙转世,他就是九五之尊,他要接受九难,现在已经过了8难,就差最后一难,这生死劫,不容易过啊。”

想到这,黄老爷子放下罗盘,拿起电话给李乐天拨了过去,当机立断说道:“乐天,不管用什么方法,把珠宝行在开启,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让珠宝行正常运营,否则,你闯不过贪狼劫!”

“贪狼劫?什么意思?”李乐天问。

“你之前逆天敛财,引得贪狼星下凡,天要收了你的财产,把你打入地狱,如果你不重视的话,你和你的朋友都难逃一死,最轻的也是一辈子收监,现在只有一条路能救你,你切记,三个月之内,不要回国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