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8章 酒文化

第838章 酒文化


                梁忠河随手把烟掐灭,“再说吧,俗话说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麻省理工我还没考虑,国内,暂时还不想回去。”

梁忠河这话半真半假,主要他不想回国的原因,那是根本不相信李乐天,毕竟他把李乐天当做赶超的对象,他可不想成为李乐天的手下,谁知道,自己辞去上流社会的工作,最后李乐天能不能把他打入深渊,这都是说不准的是。

梁忠河这副不可一世的态度,可算把钱恒泽惹怒了,不过他也没爆发,干咳一声,“我出去透透气,看看其他桌的客人来了没有,天哥啊,你不跟我去看看。”

“哦,一起吧。”看出钱恒泽有话要说,李乐天也起身说道:“萱儿,你赔梁师兄聊聊,我出去看看。”

钱恒泽和李乐天一前一后出了门,包间中只剩下杜马波和赵文瑄,但杜马波只顾着低着头玩手机,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梁忠河哪能放弃,上啊。

“文瑄师妹,最近过的好吗,对了,你的心脏换了吧?”

赵文瑄一怔,“什么心脏?”

梁忠河皱眉说道:“就是前段时间,你在国际卫生组申请的心源啊,那可是我亲自查找的,废了老鼻子劲了,找了几百个志愿者,最终才找到一个类似匹配的心脏。”

“哦,你说香港的那个啊,没换。”

梁忠河感觉,自己一拳砸在了软棉花上,“没换,为什么?”

“心源不合法,再说,心脏持有者还是个活人,她是被人撞了,成了植物人,如果我换了她的心脏,就要杀了她,所以,我没换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哪……你的心脏病?”梁忠河有些揪心。

“这次来麻省总院,主要就是想尝试看看。”赵文瑄心不在焉的回答。

……

包间外面,钱恒泽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说天哥,你怎么把这孙子带来了,看他装逼我真想削他。”

李乐天莞尔一笑道:“哎,这身在美国,遇见一个老朋友不容易,我知道你不待见他,忍忍就过去了,大过年的,兹当热闹了。”

“你心可真大。”钱恒泽横了李乐天一眼,说道:“当初你被冤枉入狱的时候,这孙子没少在背后捅刀子,煽-动学生会,各种贴大字报,也就你能忍他。”

李乐天往前走,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叫宰相肚里能撑船,他对我做过什么不要紧,关键是,他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吗?如果不能,你在乎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干嘛?”

“我忍了。”

李乐天打开另一间包间门,不得不说,今天这顿年夜饭,李乐天要请不少人呢,其中就包括游戏王那老头,就是不知道,他什么时候来。

看了一眼包间,里面坐着人,是唐人街的话事人,见李乐天出现,他急忙恭敬的迎了过来。

“太子爷,您可来了。”

“跟洪门的生意谈的怎么样?”李乐天随口问道。

“很好很好,托您的福。”

……

游戏王克劳德下了飞机,在安保人员的搀扶下,他上了一辆加长林肯,拄着拐杖说道:“李乐天这小子,真会躲风头。”

司机说道:“听说罗家有人找上李乐天了。”

“哦,谁啊?”

“马克。”

“哈哈哈,他是保天派,找上李乐天理所应当,他们有什么交易吗?”

“这就不清楚了,情报说,他们谈话只有几分钟,过后没几天,李乐天就来了波士顿。”

游戏王闭目沉思,“如果马克能得到李乐天的支持,哪继承权争夺战,基本就稳操胜券了,要是你,你会拿出什么来吸引李乐天?”

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不是钱就是权,其他的我是想不到什么了。”

游戏王嘴角一撇,“太表面,马克这小子能下多大本钱,就代表他有多大魄力,不过,这个李乐天也不是省油的灯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车队行进一个多小时左右,可算到了唐人街,车子停在中华楼门下,保镖打开车门,游戏王拄着拐杖下来,在几人的搀扶下,进入中华楼大门。

这饭馆里很热闹,菜香四溢,香气扑鼻,游戏王感慨一声道:“这华夏美食,就是香啊,今天,能大饱口福了。”

有服务员过来接待,报了李乐天的名号,引领着大队人马上楼,进入典雅包间后,先脱下冰冷的风衣,坐在竹椅上,等待李乐天到来。

李乐天得到游戏王到场的消息,也不跟唐人街话事人聊天了,起身出去,此刻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保镖,李乐天要进屋,先搜身检查,这才放行进入。

“老不死的,你来了?”李乐天也不跟他客气,还是像以前那么打招呼。

克劳德也不见外,示意李乐天过来坐下,笑眯眯的说道:“好久没下棋了,让他们拿盘棋过来。”

李乐天出去招呼一声,回来坐下后,游戏王说道:“你请客吃饭,我请客喝酒,桌子上有几瓶好酒,你看看喜欢嘛?”

李乐天瞟了一眼,“都是洋酒?”

“没错,不喜欢?”

“要说酒文化,必须喝白酒啊。”

游戏王笑了,“这些酒可是我的收藏,你真不尝尝?”

“好意我心领了,今天过除夕,你还是尝尝白酒吧。”

李乐天走酒柜前,拿出一瓶茅台,打开瓶盖,倒满两杯白酒,“来,尝尝华夏的白酒。”

游戏王刚要伸手,李乐天阻止说道:“哎,你不是喜欢华夏的文化嘛,那这酒文化,你的了解一些吧?”

“哦,喝酒还有说法?”

“莲花指,持杯如拈花,杯满为礼,不溢为敬,所以是轻举杯。”李乐天一边说,一边端起酒杯,接着说道:“先文后武,先礼后兵,谓之君子深入喉。”

话落,李乐天端杯闻了闻酒香,张嘴一仰头,一饮而尽,深吸一口气道:“舒展眉,酒气奔腾入狂涛席卷,一扫千秋一解千愁。”

把杯子重重往下一放,“重掷杯,一饮而尽一滴不留,好爽似人生。”

游戏王听闻笑了,照葫芦画瓢,莲花指端起酒杯,“希望这么喝,能好喝点。”

他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但酒精直冲脑门,他差点就吐出来,李乐天一皱眉,道:“别急着开口,深呼吸,放开胸襟,让酒气有空间可以翱翔。”

游戏王紧鼻子瞪眼,良久才慢慢舒缓开来,感受着酒气在体内崩腾,犹如惊涛骇浪的海啸,又有如壮士赴死的豪迈,真是回味无穷。

他深深出了一口浊气,感慨的说道:“这是什么酒,好爽。”

“国酒茅台。”

“好酒,这就是那句诗词所说的,酒逢知己千杯少,这等好酒,喝上一千杯的确还想喝。”游戏王被华夏酒征服了,乐天也笑道:“哈哈,你喜欢就好,今天是华夏过年,所以,一切从华夏的习俗吧。”

这时,有保镖送来棋盘,摆好后,游戏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”

他一仰头,又干了一杯,乐天笑着执子,道:“酒虽好,可不要贪杯哦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游戏王猜子,李乐天持黑子,两人的棋局开始,游戏王今天很开心,问道:“乐天,罗家的是不是有继承人找你了?”

“是啊?”

“他承诺给你什么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他让我来麻省给赵文瑄治病。”

他皱起眉头,“投其所好,这人,是我以前小看他了。”

“您老也有走眼的时候?”乐天反问。

“那倒不是,我本以为,他跟你谈崩了,最后,你来这个地方避开争端了呢,没想到,是他把你引出风暴的中心地带啊。”

乐天问道:“现在,罗家继承人争端,真的那么愈演愈烈吗?”

“只能说,是你想不到的激烈。”他叹了一口气道:“这几个孩子,互相挖老底,兜糗事,不把对方弄死誓不罢休,真可谓是,那句华夏成语怎么说来着?”

“无所不用其极?”

“贴切。”游戏王落子后说道:“你离开纽约是对的,但也尽量不要跟罗家的孩子有瓜葛,难免站错队,导致没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我知道,来波士顿,我也没用他给的介绍名片,这点洞察力,我还是有的。”

游戏王笑道:“如果我是他,就把麻省的股权,转给你,这会对你有莫大的帮助。”

“风口浪尖,非福及祸,等过年之后我要隐藏一段时间,不问世事,谁也找不到我,也许能好一些。”

游戏王道:“没用的,只要你还活着,就摆脱不了他们的纠缠,况且,王斐的势力需要你接手,我听说,他最近并不是很太平,急需帮手,但如果你加入争端,估计别有用心的组织就会来找你,到时候战场就会在缅甸打响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“想象不到。”李乐天回应。

“你会感受到的,用不了多久了,华夏,美国,乃至全世界,你都无法独善其身。”

“有那么夸张吗?”乐天问。

“只会更夸张。”游戏王笑道:“难道,你还没看出来,我之前给你设下的圈套,到底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你点明吧?”

“三国演义中有一句话,卧龙凤雏,得一人可得天下,所以,才有刘备三顾茅庐,而我之前做的,就是让你成为卧龙凤雏,很成功,现在全天下各大势力都知道,得你可得天下,所以你避无可避。”

“老不死的。”李乐天笑着骂道,但随后的话,却把游戏王完全震惊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