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5章 中医答辩

第835章 中医答辩


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她解释。 ”李乐天在台上淡定自若的溜达起来,郑重其辞的说道:“我选择最后一个出场,就是要进行中医答辩,下面,由我给各位解释一下,中医理论之下,是如何不用任何诊断器材,来判断患者病症的。”

李乐天站在第一个患者面前,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患者,说道:“这位患者年龄在45岁,情志抑郁,易怒,面红目赤,眼睛里充满血丝,这是失眠多梦的症状,仔细观察,他双眸泛黄,舌苔发黄,脉象是……”

乐天上手把脉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脉象弦数,这是阴虚内热证,本症由于阴亏损,阴不制阳,以肝络失与滋养,引发的肝血虚,但他的症状过于严重,肝虚太久,补气不足,他的病症肝硬化病变,肝癌。”

李乐天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,把下面的教授们完全说蒙圈了,但他们只听懂一句话,那就是,李乐天也诊断出,这位患者是肝癌,根据病例所述完全正确。

李乐天走到下一个患者面前,伸手把脉说道:“这位患者多因情志不遂,郁怒伤肝,肝失调达,横乘脾土;或饮食不节、劳倦太过,损伤脾气,脾失健运,湿雍木郁,肝失疏泄而成,脉象弦缓,这是胃病,胃溃疡,贲门缺损。”

李乐天一走一过,已经把患者的病症,脉象完全解释了一遍,其中就有哪位怀孕的女患者。

当路过艾滋病人的时候,李乐天稍微用的时间长了一点,仔细查看了他的病症,最后说道:

“此人枯瘦如柴,面黄体弱,瞳孔泛白,牙龈有血,看上去像是肝病,但并不是,他胳膊上的血管干瘪,脉象更是紊乱无序,他应该是……”

李乐天顿了顿,说道:“是身体机能下降,各项免疫丢失,五脏循环衰竭,肾不养精,肝不排毒,心不循环,脾不生津,他的得病是,没错,是艾滋。”

台下的赵文瑄闻言一怔,皱起眉头嘟囔道:“难道我看错了?”

直到李乐天把十位患者全部检查完毕,用时5分钟,台下台上鸦雀无声,李乐天每看一位患者,就说出诊断依据,虽然说得全是中医术语,可是病症确实用西医名词说出来的。

他郑重的看着全场专家们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你们可以不了解中医,但请不要妄自菲薄,中医从来都是依靠病人体征表现来判断病症,它与西医不同,你们依靠医疗器材,而中医需要经验,仅此而已,所以,我对你们的无知很失望,如果你们还是这种态度,好吧,我退出,因为你们根本不配称为医生。”

李乐天说完,直接走向后台,消失在视线中,赵文瑄急忙起身说道:“乐天,等等我。”

她也追了出去,而那些考生们更加茫然,这位考生真流弊,居然当众斥责全场专家教授,真是够跩啊。

然而会场里,教授们面面相视,他们也意识到,刚才的言辞有些胡搅蛮缠了,在座的都是社会名流,有很强的认知观和价值观,他们能分别出真材实料,以及故弄玄虚。

李乐天走了良久,他们当众才有人反应过来,“今天,我真是大开眼界啊,各位,开个会吧。”

美国这种民-主的国家,做什么事都要开会,通过各位投票,最终才能决定结果。

只不过,开会的人员中,梁忠河也混迹其中。

会议室很庄重,像是国会议会场地那般,再坐的各位教授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李乐天一边诊断一边解释,的确让他们大开眼界,真是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神奇的学术。

就连那些最保守的老头子们,此刻都想了解一下,华夏中医的大门了,全场人数很多,基本全数通过,开设中西医结合课题。

但是,问题来了,梁忠河来美国,就是为了给李乐天设置障碍的,如果李乐天进入麻省总院,哪他岂不是白跑一趟,没准以后还要一起工作,想想就无比的闹心,所以,必须把李乐天踢走,再难也得办。

对,没错,把李乐天拒之门外,留下赵文瑄,然后他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,况且李乐天在华夏的底子并不干净,坐过牢,虽然是被冤枉的吧,但也是黑暗的过去,此时不说等待何时。

就在即将要散会的时候,梁忠河说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
“各位,听我一言。”

全场安静下来,看着这位国际卫生的代表。

“麻省总院是全世界最权威、超一流的医院,这里是医生的神圣殿堂,在座的每一位,都是医学界的传奇人物,你们在医学界的造诣,非比寻常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有人问。

“我想说,刚刚那位李乐天的考生,公然的,公开的,在台上,众目睽睽之下质疑,侮辱各位,虽然我们同为华夏人,但我还是看不惯,他这么侮辱贬低各位。”

大家陷入沉思,梁忠河感觉自己的高帽子起了作用,这才接着说道:“况且,李乐天这位考生,我是了解的,我这么说,他不是一个好人,在华夏,他曾经涉嫌杀害女同学而被抓,后来经过一堆人的帮助下,翻案成功,被无罪释放,哪一桩案子,也变成了悬案。”

全场教授们皱起眉头,梁忠河这才拿出一些早就准备好的资料,这是他在来之前准备的资料,他来就是要给李乐天下绊子的,不准备充足,哪自己还来干屁啊。

“我手中的资料,上面全是李乐天的各种罪证,煽-动医生对抗药监局,导致京华医生集体旷工,造成严重后果,还有他跟黑社会纠缠不清的资料,这些资料可以证明,李乐天与黑涩会有勾结,以医生名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这种人,根本不配加入麻省理工。“

他带着这些材料,都是在网上下载的一些文件和图片,但部分都是嫁接或者是p的,虽然说的部分属实,但梁忠河又不是国家特工,他哪有这个能耐,找到真实的犯罪资料。

梁忠河把罪证分发下去,接着声泪俱下的控诉着李乐天,差点把他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。

在场的教授们听闻后,面面相视,一个个茫然良久。

“这位先生,如果可以,能不能请你出去一下,我们要开一个内部会议。”

“好的。”梁忠河转身,带着邪恶的笑容离开会场。

大门关闭,房间中只剩下麻省的教授,基本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上,他是心理学博士,在梁忠河的这番陈述后,所有人都蒙圈了,也只能希望他给一些建议。

“哈哈,这个华夏人很有意思啊,他说话的时候,手一个劲的做着微动作,语气越来越重,这是心虚说谎的表现,而他在说话的时候,语气坚决义正言辞,底气还那么足,可见他跟这位李乐天,是有个人恩怨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“他在说谎,这些资料不可信。”心理学教授给出明确的答复。

“我就知道,一位出色的医生,是不会胡作非为的。”那位眼镜医生帮腔。

其他人回忆一番,说道:“没错,梁先生说话的时候,手一直在做动作,在情绪激动的时候,他也在激励掩饰自己谎言,的确是说谎的表现。”

“所以啊,他说什么咱们就当听不见,毕竟他是国际卫生组的人,过来也只是为了监督,跟咱们没有关系,也无权干预招学生。”

……

梁忠河在走廊里等了30分钟,内部会议结束了,教授们出来,梁忠河迫不及待的上去追问:“有结果了吗?”

“嗯,3天后,课题正式开班。”

梁忠河当然知道开班通过了,在屋子里已经全数投票通过的,他问的是李乐天的结果。

“我想知道,招生方面,李乐天是否被接收?”

“这个啊,要问招生办,我不负责这块。”

梁忠河环视一圈,这周围有不少教授,他也不知道找谁问,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就他那些证据,李乐天绝对被拒之门外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不过转念一想,来美国的一个愿望基本已经达成了,哪其他愿望呢,比如加入麻省,前天可是向他抛出橄榄枝的,如果李乐天不在,赵文瑄被收纳,这个绝佳的机会,千载难逢了,没准过完年没几个月,他就能完成老妈的任务,结婚生子都是指日可待。

心里美滋滋的想着,嘴上却不闲着,试探的问道:“对了,教授,昨天你问过我,是不是愿意来麻省理工工作,我想了解一下,来这里工作要走那些程序。”

“啊,这个啊?”他面色有些许思考,之前他的确有一项让梁忠河来麻省工作,可是经过今天,看见他丑陋的一面,这位教授却不想收纳梁忠河这号人了,但话不能明说,道:

“这个你别着急,先开课题,回头我给你开一封介绍信,等课题进展顺利,你送去人事部,再几次周转审核,最终才能入职成功。”

这句话说是一语双关,听者又是别样风味,教授的意思很明确,我给你介绍一下,后面的审核交给学校,你能不能入职加入,就看官方的意思。

而梁忠河听见的意思,是完全华夏式思维,有个教授推荐学校,这就是给各部门打过招呼了,其他部门盖章,顺顺利利成为他们的一员,真是越想越激动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