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2章 心中的圣地

第832章 心中的圣地


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,我来了。 ”

梁忠河的这趟旅行走了20几个小时,中途转了三次飞机,终于来到了波士顿。

他下飞机的时候是美国上午10点,顺利出了安检,办好入境手续,有人接待他,坐专车离开机场。

在英国吃了几个月的饭,他的谈吐举止情不自禁的,提升了几个层次的逼格,坐在车里面带着自信,习惯的整理了一下风衣,摆出高傲的神情看向车外,用哪自以为伦敦口音问道:

“现在去哪?”

接待员从倒视镜中瞄了一眼,“去下榻酒店。”

“不,前去麻省理工。”

司机没办法,只好开车向着大学方向开去。

之前就说过,麻省理总院,是全世界认为最好的医院,不是之一,而且麻省理工大学,也是全世界学子高不可攀的殿堂,这里才是真正的精英。

但只有内部人才知道,大学内部有个教工食堂,能来这里用餐的人,必须是麻省的教授,就算不得过若贝尔,也必须在研究领域上获得不菲的成绩,这么说,这个教工食堂,是全美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,精英中的精英汇聚之地。

这也算物以类聚吧,总而言之,梁忠河是一定要来教工食堂看看的,参观一下行业圣地,毕竟在他眼里,麻省才是梦想。

迎接车到达麻省理工,梁忠河直接下车,都没管自己的行李,看着面前的教工食堂下意识走去。

“喂,你的东西。”

“想帮我拿着。”

看着人类之最的圣地,梁忠河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,走到门口,当手抚摸着门把手的时候,他有点肃然起敬的感觉,就好像心灵都受到净化一般。

打开大门,一股香浓的咖啡味道扑面而来,梁忠河情不自禁的往里走,这里有很多人,正值中午,大学里的教授,乃至科学家们都聚在这里吃饭聊天,梁忠河甚至还看见了获得若贝尔医学奖得主。

他自知进入这里身份不够格,找了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坐下,看着这帮侃侃而谈的社会精英。

跟想象的不太一样,他以为,这里是绅士聚集之地,每个人都会非常优雅,哪怕说话吃饭,都会带着庄重和典雅,可是这帮人却在争辩,很激烈,感觉充满了火药味,就差点要动手一般。

梁忠河惨淡一笑,“这帮老头,学术的讨论还是这么有激-情啊。”

笑过,也仔细聆听起来,梁忠河下意识怔住,原来,他们在讨论中医,不由自主的认真听着。

“没错,你说的对,可是华夏的中医跟西医不一样,中医是经验的传承,他有独特的理念,不像西医,相比之下,西医才有几百年的历史。”

“好吧,华夏的确是几千年的文明古国,可他们的医术,未必就比西医强。”

“没错啊,医学一直在探索人体未知的领域,可中医不同,大部分都是来源于古人的经验,难道华夏古代的医术,真的那么高明吗?我觉得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不不不,中医是一项非常神奇的学术,它蕴含了太多的哲理,甚至蕴含了宇宙之间的奥秘,就算你得过若贝尔医学奖,你敢说你对人体全部都了解吗?你不了解。”

“我承认我还在探索,可你凭什么认为,中医对人体就了如指掌了?”

“就是,如果中医真像你说的那么神奇,我问你,它为什么没有像全世界证明,而今天中医却衰落?”

争辩的这个人有些哑语,可就在反方觉得自己胜利的时候,梁忠河情不自禁的走了过来,“抱歉,打扰一下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侧目看去。

梁忠河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,但还是强装镇定,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国际卫生组派来的名誉理事,我是学中医的。”

“哦,你就是那位学者,过来坐下。”

在一帮前辈面前,梁忠河可不敢托大,他急忙说道:“听你们在辩解中医,我有些话想说。”

整个偌大的餐厅中,几乎每个餐桌上的教授都看了过来,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梁忠河有些发毛。

“是这样的,先抛出我的国籍,我说几个国际卫生组的调查案例,02~03年流行的非典,你们还记得吧?好,太远的不说,就说前几年的流感,全西方医学界束手无策,大家都记得吗?”

“你继续说。”

梁忠河这才放开胆子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不管是非典还是流感,貌似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,首个治愈案例,都是在华夏发生的,而且,所用到的治疗方法,都是华夏的中医,并不是西医理论。”

全场教授们面面相视,随后他们的目光变的温和起来,像是在思考。

梁忠河这才敢坐下,说道:“首先我承认西医在医学界的地位,可是,西医并不是万能的,就说癌细胞,这是目前为止,医学界最难攻克的学术,暂时还没有人能成功治愈晚期癌症患者,为什么,你有没有想过?”

被梁忠河质问的人,正是一位若贝尔医学界得主,他微微摇头。

梁忠河接着说道:“国际卫生组做了一项统计报告,上面分析很准确,西医治疗疾病,是把人体当成无数个微生物,或者是能量结合体,也就是细胞与细胞的组合,这才成了人体,当某一处的细胞生病了,西医理论上,就会治愈这里的细胞。”

大部分医学教授都点头承认,梁忠河接着说道:“可是呢,如果遇到没见过的病菌,导致细胞坏死,这种患者被发现后,其实已经是病症晚期,再想治愈已经没有时间了,但是中医不同。”

“你先等等。”一个教授打断梁忠河的叙述,反驳说道:“可是据我所知,中医的疗效,要比西医慢很多很多,特别对疾病处理,根本不及西医的疗效快。”

“没错。”梁忠河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您是一位伟大的神经外科医生,我看过您很多的学术论文,对你敬仰已久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,伸手跟这位教授握了握,接着说道:“但是,您知道的只是太表面了,听我接着说。”

“我刚才说,西医把人体当成零件组成的细胞,而中医呢,把人体当成一个世界,就像是日月交替,时节变化,都在影响人体健康,而中医理论,更加注重的是协调,恢复人体自我康复性,也就是顺其自然。”

“在国际卫生的调查报告,在某些病症治愈过程,中医的疗效确实慢,可是相对而言,没有西医的副作用大。”

“这话我觉得不对。”若贝尔得主一脸不悦的反驳说道:“西医的副作用大,从何见得?”

“药品。”梁忠河摆出高傲的气势,说出自己的观点,“大家都知道,化学药品多多少少都有些副作用,就比如,多潘立酮(吗丁啉),它的作用是治疗胃部疾病,可是副作用却能引起心脏病。”

有人迎-合说道:“没错,多潘立酮是早期研制的胃药,的确存在弊端,没有心脏病的人,长时间服用多潘立酮,都会换上心脏病,有心脏病的人吃多潘立酮,会导致心脏猝死,但美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禁止国内使用多潘立酮了。”

梁忠河打断说道:“美国是禁止使用,可是在全世界其他国家,几乎家家必备吗丁啉,毕竟它治疗胃病有奇效,但副作用却被人忽略。”

“你说这些,是想证明什么?”有人问。

梁忠河这才说道:“这也是中药和西药的差别,中药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副作用,我打个比方,大家都知道前几年全世界高发流感,西医束手无策的时候,中医破土而出,我很荣幸,成为医疗救援会一员,走访西方治愈的流感患者。”

梁忠河说到这里,更加自豪百倍:“而我中医研究出的治愈配方,就算交给当时的西医,他们也没法治愈患者,为什么?”

全场面面相视,梁忠河自信一笑道:“因为人的体质不同,得了流感的患者层次也不一样,年龄、身体、乃至健康程度都不一样,中医讲究的治疗方式,是针对患者个人的体质,来对症下药,所以治愈处方,是随着人体患病变化,而获得治愈成果的,非典、流感,我华夏中医,就是这么战胜它们的。”

全场沉默不语,梁忠河自信的看着所有人,一摊手说道:“所以,我更加荣幸能来到这里,展示我所学的中医,给你们认识一下,它的神奇之处。”

诺贝尔奖得主淡然的点燃烟斗,随口问道:“您是,流感治愈配方的,研究者?”

“是的。”梁忠河毫不思考的承认道:“我不但是研究者,我还是救助会医疗团成员之一,而且,我现在就职国际卫生组,担任中医研究所组长职位,这次来波士顿我很荣幸,谢谢你们,对中医敞开大门。”

梁忠河在一大堆大师面前,自抬身价,把李乐天的功劳硬说成是他的,这也是他的习惯,在西方卫生组的时候,他也这么说,这假话说多了已经成了习惯,甚至他下意识都认为,就是他研究出的配方,根本没李乐天什么事了。

“麻省总院欢迎你。”诺贝尔奖得主,叼着烟斗起身,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接着,其他人走过来,都在他肩膀上拍了拍。

这是认可也是仪式,这更是麻省理工的传统,拍肩膀代表欢迎和加入麻省理工的最高殿堂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