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3章 好高骛远

第833章 好高骛远


                当然,梁忠河是知道这个仪式的,一瞬间,他激动万分,就好像他已经成为麻省博士群中的一员一般,这一刻,他无比的自豪,更加为自己而骄傲。..

随后的谈话就和平了好多,梁忠河和这些教授坐在一起,也有人有意无意的询问梁忠河工作情况,还有人问他,愿不愿意留在麻省总院工作,或者,来麻省理工担任讲师。

梁忠河没听出,这些询问是客套话,还是欣赏,下意识认为,这就是挖墙脚呢。

虽然梁忠河现在的工作很舒心,可是他的为人有些心比天高,还有些好高骛远,国际卫生组是很高端的职业,可是如果跟麻省相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出愿意来麻省,心里就开始琢磨,什么时候递交辞呈,投奔麻省理工的大怀抱中。

中午用餐时间过了,所有教授都要回去工作,梁忠河也这才不舍的离开,带着满心的期待去了下榻酒店,欣喜若狂的给家里打了远洋电话,是母亲接的电话,开口就问:

“小梁子啊,马上就过年了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“妈,过年我回不去了,我现在在美国,对了,告诉你一件事,我可能要来美国麻省理工上班。”

“美国,麻省是哪个省,在英国不是挺好的吗,干嘛又要去美国?”

梁忠河的老妈是个本分的老百姓,不太懂社会精英阶层,她认为儿子在英国的工作已经很好了,每个月有几万块的工资,已经是上流人士了,出去经常跟朋友吹嘘,说我儿子在英国上班,工资几万块嘞!

“妈你不懂,麻省的工作比英国的还好。”

“还好啊,好就好,你找对象没有?你也老大不小了,是时候结婚了,你张阿姨家的二儿子,都生二胎了。”

“知道了妈,你儿子这么出色,儿媳妇是早晚的事,您就别操心了,今年过年我就不回去了,告诉你一声,我在美国出差呢。”

“美国冷不冷啊,多穿点衣服,按时吃饭……”

“不说了,长途电话挺贵的,挂了。”

梁忠河根本不是嫌电话费贵,而是不想听老妈说那些家长里短,挂了电话往床上一趟,心情无比的舒畅,麻省理工耶,光想就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。

……

李乐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上午,一直没出来,就连中午饭都没吃,赵文瑄没事的时候就上网看新闻,好在有杜马波陪着,也不是那么无聊。

“话说,这美国还真是的,这些瞧不起华夏中医的新闻还真多啊。”

就在赵文瑄嘟嘟囔囔的时候,茶几上的电话响了,赵文瑄小跑过去,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,就在她纠结的时候,李乐天打开房门。

“谁来的电话?”

“不认识的号码。”

赵文瑄把电话递过去,李乐天接通问道:“我李乐天,哪位?”

“我是麻省总院的xxx医生,咱们见过。”

李乐天想起来了,就是那位眼镜医生,笑着问道:“哦,是您呀,怎么找我有事吗?”

“没,刚刚针对中西医结合课题开了一个会,明天的笔试变了一下,改成治疗测试,你没问题吧?”

“治疗测试?”

“就是找一些患者,你在医生面前诊断一下,考验一下你的医术水平。”

“明白了,谢谢你提醒。”

寒暄几句后挂了电话,乐天一脸无奈的把电话一丢,“搞来搞去,最后给我弄了这一处,白复习了?”

“怎么了?”赵文瑄问。

“没什么,明天直接看病当考核,不用笔试那么麻烦了。”

……

梁忠河坐在电脑桌前,双手如飞一般在键盘上迅速敲击着,他是一个急性子,有好的出路,当然不会拖延,这不正在写辞职报告嘛。

估计是被认可的兴奋度还没过去,梁忠河满脑子都是教授们拍他肩膀的场景,这代表什么梁忠河心知肚明,脑袋一热根本不想后果。

当辞职信写完后,直接以邮箱的方式发出去,双手一个劲的搓着,心里更是开心不已。

麻省抛给他橄榄枝,这个机遇千载难逢,要知道多少人想加入麻省总院,那可是做梦都找不到门,结果,他的机遇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。

这美国是什么地方,最赚钱的两大职业,不是什么银行家,也不是大老板,而是医生和律师,就说美国的国会里,全是律师和医生,在美国随便的一个小诊所里的医生,那可都是千万身家。

他能在医生横着走的美国当医生,上班,哈哈,走进上流社会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真是指日可待啊。

就在他幻想没好未来的时候,电话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自己的领导,纠结了一下还是接通。

“喂。”

“river(威尔),我刚刚收到一份辞呈,署名是你,这是你发的吗?”上司问道。

梁忠河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没错,是我发的辞呈?”

“工作不开心嘛,为什么要辞呈,再说,你突然就要离职,你的工作交给谁呢?”

“领导,真的很抱歉。”

“river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,可以跟我说说。”

“没有领导。”梁忠河有些为难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道:“我这么说吧,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良久,“好吧,你辞职的这么突然,美国荣誉理事的事情,我在临时派人过去吧。”

梁忠河脑袋一大,刚刚太过兴奋,把现在的身份都给忘了,如果现在离职的话,荣誉理事的身份不就没了吗。

“等等,我知道现在再安排人已经晚了,美国这趟工作,我会继续做完的,这份责任心我还是有的。”

“好吧,哪你继续工作,辞呈我先帮忙留着,等10天过后,我会帮你交给人事部,哎,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。”

“一样。”

挂了电话,梁忠河坐在沙发上,他嘴角微微扬起,“现在我已经破釜沉舟了,我一定会加入麻省理工的。”

……

次日上午,麻省总院与大学联合活动,在多功能演讲大厅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考试会。

梁忠河作为国际卫生组派来的人,他自然代表世界医疗组织的考核官,坐在裁判坐席区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。

有人把文件递了过来,“这是考生资料和考题。”

梁忠河随便瞄了两眼,第一页是赵文瑄的资料,还是倾国倾城的佳人,一年过去了,梁忠河就没忘记这位梦中情-人,她还是清尘脱俗,美的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光看相片,就能让梁忠河沉醉其中。

没错,梁忠河一直深爱着赵文瑄,从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就被赵文瑄迷住了,乃至后面与李乐天结下恩怨,都是因为梁忠河想在赵文瑄面前显摆,只是每次装-逼都被李乐天打脸,那真是一段不愿会想的记忆。

翻开下一页,李乐天的资料,梁忠河下意识冷笑起来,“没想到你也会落在我手中,真是应了那句话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。”

把李乐天的资料翻过去,后面是几个无关紧要的人物资料,不看,看一眼考题,顿时傻眼了,“这,这是什么考题?”梁忠河质问。

周围坐着好几个教授,看见梁忠河有疑问,他们下意识看过来,其中一人问道: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梁忠河知道刚才自己失态了,但再好的心性,也不能容忍这么放水的考题吧。

梁忠河拿着资料站起来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这考题,就是,考验考生诊断女子是否怀孕?”

“哦,这样啊?”一个医生笑道:“没错啊,我们很好奇,中医是怎么不依靠检查设备,就能分别出孕妇的,你放心,孕妇是刚刚怀孕6周的,也是昨天刚在医院里检查出来的,而且还有十几个未怀孕的女士,增加考试难度。”

见这帮医生这副口吻,梁忠河都疯了,把资料往桌子上一甩道:“就这检查孕妇,我都能做到,你还想考他们?”

一个教授茫然的说道:“您可是专家,那些只是学生而已,你能做到,可不代表他们也能做到吧。”

梁忠河张了张嘴有些哑语,在他心里,其实在医术上,还是没有比李乐天强的自信,这已经被深埋在潜意识里了,可经过这位教授的点播,梁忠河这才意识到,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学生了,他是裁判。

纠结再三还是坐下,可越看李乐天的资料就越生气,来美国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给李乐天制造麻烦吗,这感情是给他祝贺来了,不行。

想着想着,嘴上就已经说出来,“不行,这位考生的资料你们看过没有,他叫李乐天,你们可能还不知道,此人可以微观辨别生熟鸡蛋,你们这考题,对他来讲简直就是儿戏,我都怀疑,他愿不愿意接受考试。”

众教授们面面相视,“你的意见呢?”有人问。

梁忠河心里的小恶魔在坏笑,“我听说,开一次课题,要投资不少钱,不能设置这么简单的题目,这跟放水没区别,所以我建议,从医院里再借调一些疑难杂症的患者,病情越复杂越好,这样,才能证明中医的实际医疗效果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