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34章 加难度

第834章 加难度


                美国人做事有些认死理,就算难度太低,也不会做出临时改变,为此梁忠河废了好大的劲,各种说服这些老顽固。

其实,梁忠河想的还是有些少了,这麻省总院协助大学,开始中医课题,这里面有多少事,就不算成本,光人工和时间就要花很久,招生也是面向亚洲有中医理论的国家。

梁忠河一再说这个考题简单,但全场大部分医学教授可都做不到,要知道西医理论来讲,检查怀孕必须通过仪器和化验,任何器械都不使用的情况下,他们也很好奇,怎么在梁忠河嘴里,就是这般简单。

争辩的大约30分钟,眼看着考核时间已经开始了,全场不少人都被梁忠河说服了,私下里商讨一番,最终决定多找一些患者过来,至于找谁,就让梁忠河自己去挑选吧。

梁忠河千恩万谢的起身离开,刚出会场大门,就看见一帮子学生聚首在门口,他下意识挺起胸膛,正要昂首阔步往外走的时候,身后突然有人说道:

“这孙子看着怎么那么面善呢?”

这是纯正的京片子话,梁忠河自然听见了,一脸不善的回头看去,只见在一群考生后面,李乐天、赵文瑄等人就聚在大门后面,而刚刚说话的人,就是钱恒泽。

“这不是乐天吗?没想到我们能在美国见面。”

梁忠河处变不惊的走过去,李乐天这才抬头,看见是梁忠河,笑着与他握手,“梁师兄,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在这工作。”梁忠河也没说实话,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,带着藐视的目光看着李乐天。

“恭喜。”李乐天读出他眼神中的韵味,也不想多跟他说什么。

梁忠河的目光落在赵文瑄身上,眼神中的傲气消失,再次伸手跟赵文瑄握了握,“文瑄学妹,你还是这么漂亮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对了,我在这里当考官,放心,我会照顾你的。”梁忠河自傲的说道。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赵文瑄婉言拒绝。

梁忠河有些尴尬,“我还有事,马上回来,一会见。”

梁忠河走了,钱恒泽没好气的说道:“没想到能遇见他,这孙子当考官,肯定给天哥穿小鞋。”

李乐天莞尔一笑没说什么,就在这时,会场内又走出来一个人,是哪位眼镜医生,他在走廊里环视一圈,看见李乐天后,过去说道:

“抱歉,让你们久等了,刚才有位考官提议,说考题太简单,需要加难度,这还要在耽误一些时间。”

“还要加难度?”

李乐天等人还不觉得什么,但周围的考生们已经议论纷纷。

这些考生来自世界各地,真是那个国家的人都有,都是学生,整洁的面试服饰,李乐天来的时候,就发现这帮学生已经在场了,不过他们都有些紧张,不是手腿一个劲的颤抖,就是嘴里念念有词。

总之李乐天跟这帮学生大不一样,他一脸的无所谓,坐在走廊椅子上闭门沉思。

当学生们听说增加考试难度的时候,大部分学生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,面色上也全是焦急的神态。

李乐天一脸不在意的说道:“没关系,随他去吧。”

眼镜医生也不说什么,30分钟过去了,梁忠河带着挑选的病人回来,没走旁门,直接走正门进入会场,把手中的病例交给其他监考官。

他们拿起病例传看,傻眼了,癌症,艾滋,都是疑难杂症,就这些病人,别说学生们了,就算是这些伟大的医学教授,在没有设备下,根本不可能诊断出来的嘛。

会场议论纷纷,梁忠河淡定自若的说道:“华夏医术博大精深,如果连这些病人都诊断不出来的话,就真没资格进入麻省,我说的对吗?”

梁忠河的反问,把麻省的身价抬得很高,也让再坐的教授们闭了嘴,既然这位专业中医都这么说,哪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“那么,既然已经选择完毕,那就请病人出场,让学生们来挑选患者。”

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,后挑选的患者纷纷上台,安排了座椅后,考试会场准备完毕。

“闲言少叙,有请一号考生。”梁忠河有些迫不及待。

后台,考生早已经抽签结束,终于等到考试了,1号考生深吸一口气,迈步进入会场,其他考生纷纷在后台围观。

一个教授义正言辞道:“会场内有10名患者,你任意检查出其中一位患者,并且说出他的病症,算合格入选。”

一号考生看向会场内医护陪同的患者时,紧张的手心全是汗,茫然的走过去检查第一个患者,可是在没有任何器械的情况下,他是有心无力。

麻省这次开课题,本着公平扩招原则,在校园里大肆宣传,不用有医学功底的学生,任何学生都给机会,只要有信心都可以考试,这也是美国医学院招生的一大特点。

但大部分学生没有医学功底,哪能在无医疗器械下检查出患者病症,这1号考生磨叽了十几分钟,连病名都不知道怎么写,最终只好铩羽而归。

2号考生也是如此,考试的整个过程,让全场医生们昏昏欲睡,直到8号考生上台,他是岛国留学生,学过那么一点医术,上手就把脉,引得梁忠河注目观看。

直到十个患者检查完毕,他也不敢确定的,在答题卡上写下了,4号患者怀孕的答案。

他下场后,梁忠河要来答题卡,看了一眼微笑道:“你看,我说过,只要稍微了解中医的人,都能检查出怀孕的患者吧?”

各大教授开始传看,一个个都有些惊讶,但考试继续,他们并没有太过表现在脸上。

不久,17号考生出场,是赵文瑄,梁忠河神情专注的看着,并提醒各位教授,“重点来了,这位考生很厉害。”

所有人把目光落在看台上,只见赵文瑄一走一过,站定在每个患者面前,观察面色,把脉确诊,用时不到2分钟,就把答题卡写完了。

答题卡送到各位教授面前,所有人看见后全部惊呆了,10个患者9个对,只有艾滋患者并未诊断完全,而是诊断出并发症,这也算是半对的答案。

看见这个结果,虽然梁忠河有了猜测,但心中不免有些心凉,他在医学学术上一直很自豪,可是他都没有这么高的诊断效率,而他找来的9个患者,都是他无法诊断正确的,所以,他坚信一定会让李乐天铩羽而归。

结果哪知道,中医学术上次于李乐天的赵文瑄,都能轻而易举的判断正确9位患者的病症,哪等李乐天上台,会不会完成的更好呢?

可就在赵文瑄刚要下台的时候,教授中有人提出质疑,“这位考生请留步。”

赵文瑄回到台上,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教授气定神闲的说道:“我怀疑你,作弊。”

赵文瑄眉头一锁,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”

“哪我请问你,你在没有任何检查设备下,是如何诊断患者病症的呢,我认为,只有作弊,才能有这么高的正确率。”

因为这番质问,后台的考生们基本全数凑过来围观,有一位胆子稍大一些的考生,跳出来指认说道:“这位考生,跟再坐的两位评委相熟,一定是泄题了。”

教授们面面相视,会场也议论纷纷,赵文瑄却一耸肩,无奈的说道:“我问心无愧,你说我作弊,最起码也要拿出证据,否则,你无权质疑我的能力。”

一位教授站起来质问道:“哪我问你,你是以什么依据进行判断的呢?”

赵文瑄回头看了一眼考生们,问道:“我现在说嘛,如果我说了,他们岂不是知道答案了。”

会场再次议论起来,梁忠河已经不想说话了,因为他实在很纠结,是帮助赵文瑄说话,还是保持缄默,最终,他选择缄默,毕竟这不管他的事。

在教授的议论之下,最终决定让赵文瑄来到主席台,等待其他考生先作答,等结束后在由赵文瑄解释。

考试继续,其他考生一如既往一无所获,最终铩羽而归,直到21号考生的时候,有工作人员出场,“21号考生要推延到最后一个出场,请问教授们是否同意?”

监督教授们面面相视,“在考试的时候,心里压力蛮大的,想拖延最后出场,也情有可原,允许。”

其他考生逐一登场,但毫无所获,直到仅剩下最后一个考生的时候,李乐天终于压轴出场,他上台后没有看向患者们,而是看向台下的教授,“我很失望。”

一句话震惊四座,谁都没有想到,李乐天出场竟然会说出这句话。

李乐天接着说道:“没错,我对你们,真的很失望,你们的不了解,却妄自揣测,侮辱人格。”

李乐天看向台下的赵文瑄,说道:“她在华夏是中医名家后人,她曾经参加过,华岛韩三国青年中医研讨会,并且获得过优异的成绩,在望闻问切的造诣,早已经远超于诸多博士教授,可你们,却污蔑她作弊。”

李乐天的话,让全场鸦雀无声,过了良久,才有人说道:“这位考生,请你先作答,完成考试后,我们会针对她的诊断,进行再次审核的,谢谢你指出的问题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