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26章 听证会(下)

第826章 听证会(下)


                会场还是有些安静,李乐天双手扶着演讲台,低垂下头深思着,良久,他终于开口了。

“我小时候发生了一场车祸,那是一次家庭长途旅行,父亲开车发生意外,他死了,母亲死死的抱着我,我看不清她的样子,因为她满脸都是血,等救援队到来的时候,他们说父亲已经没救了,母亲和我被送进了医院。”

“奇迹的是,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,应该是母亲用身体保护我,所以我才没事,华夏人口多,去医院看病的人也不少,虽然母亲被送到医院,但看病的人太多,耽误了救治,所以,我的母亲也去世了。”

“从那时起,我被送进了孤儿院,8岁的时候我被人收养,那个家庭不是很富有,我靠捡垃圾生活,有一天,我捡垃圾的时候,看见了一个老人倒在地上,身体不停的抽搐,周围全是人,可没人敢过去救治。”

“就在我无能为力的看着的时候,一个伟大的医生出现在我面前,他伸出援手救治,那是华夏的医术,针灸,就是一根很长的银针,刺入患者的头部,没多久,患者醒了过来,千恩万谢的离开。”

“所有人都对那位医生感恩戴德,通过大人的聊天,我知道他的名字,他叫赵德厚。”

赵文瑄在一旁捂住了嘴,乐天瞟了她一眼,带着微笑说道:“那时我才十几岁,我想成为他那样的人,受人敬仰爱戴,所以我就去他的诊所门前跪着,三天三夜,不眠不休,不吃不喝。”

“其实他跟你们的想法差不多,医生是庄重的,是伟大的职业,他不想教我医术,估计是怕我治死人吧。”

“但三天过后,他看见了我的真诚,终于肯见我了,他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问我为什么学医,我说,我想治病救人,最起码,不要让我身边的人,因为治疗不及时死掉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伸出三根手指,“我跟他学了三年医术,第一年,他让我背诵医书,你们可能不了解,华夏的中医医生,是流传千年以上的经验传承,第二年,他让我了解所有中草药的药性,其实我只用3个月就把所有中药了解一个遍,我的办法很简单,每一种药都品尝一下,亲身体验。”

“因为一年时间没到,他不教我后面的东西,好吧,我自学针灸,只要我想学,就没有做不到的,我把针灸学会了,在第三年的时候,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我的了。”

“在诊所的那段时间,师父看病的时候,我就在一旁看着,我发现,同一个病人,我要比师父更精准,而且更快,过了没多久,我考上了华夏中医最高殿堂,华夏中医药大学,我在华夏成为了一名医学生。”

“入学后,我一边学习一边在医院做实习医生,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我上了临床亲自开刀手术,我成功了,然后我自学西医和中西医结合,做过很多大型手术,这点我不用多说。”

“你们问我,为什么要来做交流生,现在我告诉你们,我以为,麻省总院是全世界医学之最,我以为,这里能容纳所有带着医学梦想的人,我以为,医学是没有国界种-族之分,我以为,作为医生,我们的敌人都是疾病,也许,我是自以为事了,我说完了。”

墙上的指针还在一秒一秒的跳动着,会场只剩下时间流逝的声音,那些自认为专家教授们,此刻都安静的看着会场中的乐天,没人说话,很安静,直到有人率先反应过来。

“好吧,你的陈述很精彩,我承认,中美文化交流方面,还存在差异,这样吧,我们会考虑你的申请,请给我们一些时间。”

“3q。”

乐天走下演讲台,走出门口,赵文瑄三人紧跟其上,就这么离开了。

会场内,在座的教授们依然面面相视,仿佛此刻沉默是金。

一个人咳嗽了一下,说道: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尝试开一次中西医交流课题,这的确是医学界的一项最新领域。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,毕竟华夏中医,有几千年的历史,这是可以借鉴研究一次。”

乐天四人离开会场,漫步在校园里,天气有些凉爽,但学生的地方,到处都充满青春的气息。

“乐天,你讲得真好。”赵文瑄挽着乐天的胳膊。

乐天莞尔一笑道:“我真不想说这些事,但他们非得逼我。”

钱恒泽在一旁说道:“天哥,你说的对,父母不在了,我们要好好的活下去,你就是我的榜样,这辈子,我就服你。”

乐天对着他莞尔一笑,“马上就过年了,后天就是大年三十,找个吃年夜饭的地方啊?”

“好啊,但这破地方,有像样的餐馆吗?”

钱恒泽话落,李乐天的电话响了,接听聊了两句,挂了电话后,乐天嘴角一撇说道:“看样是成了,后天要召开医学考核,说是要考核我的学术水平。”

“对天哥来讲那都是小菜,走,找个像样的中餐馆。”

四人直奔校外跑去。

……

英国国际机场。

梁忠河拖着行李上了飞机,在空乘的热心安排下,他坐在了头等舱的座椅上,看着窗外灯火,梁忠河喃喃自语道:

“李乐天,咱们就要再次见面了,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位丧家之犬,可你,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你就要落在我的手里,我真的,很期待啊。”

……

纽约华尔街办公大楼。

张云芳正在处理股票事务,最近股市经过几天大乱后,现在基本已经持平了,美中不足的是,在大力收购之下,新上市集团并没有像预想中,赚的盆满钵满,反而收购了很多垃圾股票,无一例外,都是这起风暴中,受到波及最多的一些华夏公司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华夏的公司,也是在这场风暴中,最为坚-挺,甚至成为了中坚力量。

电话响了,张云芳急忙接通,是秘书打来的,“李乐天老板的电话,要转接进来吗?”

“当然要。”

电话转接,李乐天的声音传来,“喂美女,有没有时间,赏脸吃个团圆饭呗。”

“你回来了?”张云芳放下文件问道:“在哪,下班后我去找你。”

“我还在波士顿呢,就是想问你,过年要不要一起吃团圆饭。”

“这样啊,哪我看看档期,恐怕年三十不行,初一吧,初一我去找你。”

“ok。”

挂了电话,张云芳又埋头研究起来。

……

波士顿街头。

乐天挂了电话转身,钱恒泽已经从手机pp中找到了想要的消息,说道:“上面说,这家中餐馆最正宗。”

“在哪,去尝尝。”

“唐人街,距离这不远。”

四人再次上路,因为不忙,在路上好一阵闲逛着。

不得不说,这美国人呢,走路晃晃悠悠的,就好像身上长了草似的,路边经常能看见,三三两两的美国人,穿着毛衫溜溜达达,很少能看见华夏哪种忙忙碌碌的身影。

走过几个转角,终于看见唐人街的牌坊,中文字牌匾和熟悉的亚裔面孔,让四人感觉非常亲切,这里人头攒动,到处都是张灯结彩,显示着过年的气息,像是潘家园一样热闹。

大家离开国内已经有几个月了,每逢佳节倍思亲,这不是空穴来风,也只有身在异乡方知苦,虽然心里感觉亲切,但表情却很洋溢。

找到中华楼,这是一家很大的中餐馆,四人进入店门,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,几人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下,有服务员过来招呼,递上菜谱问道:

“几位吃点什么?”

服务员是华夏人,很年轻,有南方人口音。

赵文瑄看着菜单,一样一样的点菜,乐天好奇的打量一圈,最终把目光落在服务员身上,“你是留学生?”

“先生怎么看出来的?”他一边登记一边回答。

“看年纪很像,来多久了?”

“三年了,在哈佛上学。”

“哈佛啊,不简单,毕业后有什么打算?”乐天居然跟他攀谈起来。

他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“还没想好,打算毕业先在美国看看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在回国也不迟。”

赵文瑄点了一桌子菜,随口问道:“你们还想来点什么?”

“没了,这些够了。”乐天示意后说道:“把你们老板叫过来,我要订桌吃年夜饭。”

“好嘞,你稍等。”服务员拿着菜谱走了,大家各自倒了一杯茶水,就这么安静的等着。

没多久,一个带着眼镜穿着唐装的老板走了过来:“几位,找我有事?”

李乐天笑着回应道:“嗯,坐下聊聊,年夜饭我们想在你这包桌。”

“都是华夏人,我给你们打折啦。”他说话一口南方口音,为人也挺健谈,坐下就开始交谈,一会大家就熟悉了。

“你们几个不像是学生,怎么跑美国过年,这里乱的很啦,晚上没事的话,千万不要在外面乱走。”

乐天几人笑而不语,可能是为了应付他的话一般,门口就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美国男子,一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
“碰”

一个人一巴掌拍在收银台上,对着收银员做了一个捏手指的动作。

老板见状急忙过去,恭维着用英语说道:“大哥大哥,这还没到时间,怎么提前来收保护费了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