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1章 王国强的悲伤

第811章 王国强的悲伤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的这个电话打起来就没完,从灵堂打到院子,好不容易等他挂了电话,李乐天又拨出去,居然打给了美国张云芳。

王国强一直看着表,电话都打了30多分钟了,这到底是让不让自己开口啊。

李乐天的电话粥打了将近一个小时,他虽然嘴上跟张云芳聊天,告知她如何操作,但目光却一直观察院子里的人,直到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完了,王国强也蔫了,乐天这才挂了电话。

正好有老板急不可耐的走过来,“李老板,您的公司在昨天收盘的时候股票飞升,不知道您能卖我一些原始股吗?”

“你也知道现在飞升,这么紧缺我怎么能舍得卖是不是。”话落,李乐天走进办公区,王国强刚要开口,乐天就指挥员工交代工作,硬是把王国强的后话给憋回肚子里。

王国强知道乐天不待见自己,可如果在不开口,等明天股市一开盘,天哪,公司从潜力股变成垃圾股,从几百亿集团跌落成小公司,再想翻身可就难了,现在不开口,等待何时。

“李老板,我能求您一件事吗?”

乐天心中一凛,知道他这是要硬来了,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王国强面色涨红,“李老板,我的公司最近陷入危机,您能帮帮我吗?”

“你要我怎么帮?”李乐天走回办公桌前坐下,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
“是这样的,王斐爷爷让我找你,希望你能帮我王家一把,渡过美国的金融危机。”

乐天面色阴沉,王国强拿出王斐说事,李乐天还真不好拒绝,思前想后的说道:“国强啊,你看,我的公司刚刚上市,正是发展的最关键期,股票走势很好,但也抽不出太多的资金借调,你看看,这不刚给税务转账,一眨眼就没了几个亿资金,我也是力不从心啊。”

李乐天说话的时候,还把电脑转动了一下,让王国强看见,其他大老板一听,税收都是几个亿,这小子赚疯了吧。

李乐天却不在乎,起来说道:“今天是钱叔的灵堂,不好说这事,正好外面来人了,我得出去招呼一下。”

这灵堂今天来的人多了,哪见过李老板亲自招待的,这是借口,谁都看出来了。

李乐天脚下不停,出了办公区站在门口,可是看见来人李乐天木了,心里骂道:“刘老大来干屁。”

刘老大穿着西装走进灵堂,看见乐天的时候他眼角有一抹惊讶,但还是处变不惊的上前烧香敬礼,礼毕后跟钱恒泽说了几句客套话。

“小钱呢,哥哥我知道的晚了,对不住了,有什么事您说话,我一定给你办。”

京城人说话都这样,当面很局气,钱恒泽也没当真,左耳朵听右耳朵冒。

刘老大迎着乐天走过来,下巴点了点当做打招呼,却走到王国强身边说道:

“小舅子,你也在啊。”

“是啊姐夫。”

“公司忙,我还有事,哎对了,你忙里抽闲常去家里坐坐,我那个傻妹妹在家里闲得慌,多陪陪她。”

“行姐夫,您忙,我送你。”

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,但说者有意听者有心,两人出了灵堂,乐天的拳头死死的攥紧,他狠的牙齿都打颤。

刘老大叫王国强小舅子,王国强叫刘老大姐夫,难道刘文静已经嫁给他了?

就在乐天生气的时候,旁边就老板的聊天解释了乐天的疑惑。

“这刘家和王家的亲事算是定下来了。”

“可不,我听说王家正准备婚礼呢,好像是正月过完就结婚。”

“日子定了吗,到底是哪天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,哪天问问。”

乐天阴沉着脸走进屋内,坐在老板椅上手都开始打颤,为了掩饰内心,拿起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根,但却能掩饰内心却掩饰不了反应,这手一个劲的颤抖哆嗦,滑轮转动好几次,这烟才点着。

一边吸烟一边抚摸着帝王绿戒指,可这心情怎么都没法平复,乐天知道,刘文静和王国强要结婚,真是把他惹急了。

送走刘老大王国强进来,乐天压着火语气和善的问道:

“你要结婚了吗?”

王国强心里一沉,知道事情不好,情敌见面分外眼红,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,这不刚提起这句话茬,李乐天就说道:

“那好,我送你一份大礼,你美国分公司股票的事我给你办了。”

乐天起身拿着电话就往外走,各大老板面面相视,都不知道怎么李乐天突然就转了口风。

但外人不知道,王国强哪能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,“不是,李老板,您的意思是。”

“没什么,美国股票下跌吗,我收购你的股份不就好了,炒股么,就是一个炒字。”

李乐天说完走出灵堂直接上了一辆车,车门紧闭,王国强想说什么都不行。

王国强眼瞅乐天发车打火,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说上话,此事重大,如果真像乐天说的那样,股票下跌还是小事,可如果李乐天趁火打劫,趁这个机会收购公司,如果让李乐天成了大股东,搞不好整个公司都要大洗牌,后果是怎样王国强比谁都清楚。

“李老板,别走。”

但李乐天并没给他机会,车子像是离弦之箭一样窜了出去,一拐弯就出了后院,上了大路一溜烟就淹没在车海里。

京城是繁华的大都市,高楼大厦林立,马路宽阔干净,广场喷泉叮咚,绿树掩映,路上全是红男绿女,匆匆而过。

从乡下到城里,从最初到现在,李乐天的心没变过,刘文静一直是掩藏在心底的最爱,如果当初没有刘老大棒打鸳鸯,李乐天也不会这么风流,杜马波说的对,在爱情面前,谁能拿得起放得下。

焦躁不宁的李乐天驾着汽车在大街上左冲右突,没有察觉间就闯了红灯,路边一辆警用摩托发现了严重超速并且违反交规的汽车,便拉响警笛追了上来。

心中有火无处发泄,正好有警察追赶,李乐天反而更加兴奋起来,油门离合刹车档位不断变化,在车流中如同游鱼一般向前飞驰。

不知不觉就甩掉了警用摩托,眼前是一条开阔的高速大路,李乐天蓦然猛醒,一踩刹车,汽车横在路上。

看着不知名的大路,李乐天有些不知所措,定了定神拿出电话,给张云芳拨了过去。

“云芳,等股市开盘,给我全力收购这家公司的股份。”

电话那头是深夜,张云芳揉了揉眼睛,茫然的查看着电脑,“这不是王家的公司吗,怎么想起收购了?”

“有问题吗?”李乐天板着脸问,其实心里已经压不住火了。

“是啊,别看股票升的厉害,但如果现在套现,转移目标全力收购这家公司的话,恐怕应付不来呀。”

“我不管这个那个,我要这家公司的股份,我要成为大股东,我不是在跟你商量,我是在下命令。”

乐天一摔电话,直接弹飞摔在车座下面。

不过打了这个电话,乐天的心情也顺畅不少,他也想通了,王国强这个王八蛋要跟文静姐,这个大礼必须送,谁让他当年那么恶心自己,看着吧,你不让我好受,你也别想好过。

打定主意之后,李乐天将方向盘一打,回医院去了。

……

美国,张云芳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还没反应过来,“乐天这是怎么了?这种时候要收购王家公司的股票,到底要闹哪样?”

思考间也没心情睡觉了,拿起电话给爸爸打了过去,现在只能询问老爹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云芳啊,给爸爸打电话有事吗?”

云芳定了定神,问道:“爸爸,乐天回京城没发生什么事吧?”

“啊,没大事,李乐天被调查了,不过现在都过去了,调查风波也差不多过去了。”

“被调查,因为什么?”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你们做的稍微有些过分,李乐天有涉黑的嫌疑,国安盯上他了,把你们的公司查了一个底朝天,洗钱啊,税务啊,都查了一遍,其实没啥事,爸爸都给你搞定了。”

“这样啊,哪乐天没受委屈吧?”

“他能受委屈,呵呵,你这丫头,还没嫁给他呢,就总为他着想,你呀你呀,就没个主心骨。”

“爸爸。”张云芳娇嗔道:“哎呀,乐天到底有没有受委屈嘛?”

“肯定没有啊,不过,钱恒泽这小子就,你钱叔死在监狱里了,对了,就钱恒泽的对象,那个缅甸女的,也被关了几天,听说受了点罪,现在缅甸大使馆正跟咱们国家外交部闹呢,怎么,你问这事,是不是有事啊?”

“没,钱恒泽的爸爸死了,这……”张云芳擦了一把冷汗,“爸,我现在回不去,公司刚刚上市,赶上股市风暴,这是个机会,你帮我去看看呗。”

“我正准备去灵堂呢,家里的事你放心,对了,这件事风头还没过呢,你就别回来了,等我口风。”

“谢谢爸爸。”

“这死孩子,你跟我说什么谢谢。”

挂了电话,张云芳愣神良久,钱恒泽父亲死了,杜马波也被抓了,难怪乐天这么生气,难道是王家人搞鬼,这个臭不要脸的王家人,我要不搞死你,姐的张字就反着写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