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4章 跟踪者

第814章 跟踪者


                追悼会结束,京城也没什么事了,眼看着就要过年,黄老爷子怕乐天在华夏出事,接连几个电话催促他赶快走。

第二天,乐天就带着钱恒泽和杜马波来到机场,通过安检,直接上了私人飞机。

钱恒泽上机后茫然的东张西望,“这就是你买的豪华飞机?”

“不错吧?”

“嗯,高逼格,的确不错。”

私人飞机上的乘务员送来香槟,并且恭敬的询问需要什么,这专机乘务员都是万里挑一,个顶个的漂亮,乐天要来香槟后,让乘务员回去休息,三个人坐在豪华舱里品尝香槟。

乐天拿着酒杯说道:

“这国家是真想搞我啊,卧底是无孔不入。”

钱恒泽没听出什么,杜马波问道:“要不要做掉她们?”

乐天苦笑道:“不不不,反正也不耽误事,愿意跟着就跟着,只要她们别过分怎么都好说。”

钱恒泽实在忍不住了,“你说谁啊?”

乐天用口型说道:“空姐。”

钱恒泽这才恍然大悟,侧头看了看外面,又急切的问道:“哪这飞机上不会被安装窃听器了吧?”

乐天莞尔一笑,道:“就算有窃听器又能怎么样?关键是能用嘛,要知道这可是全球最贵的商务飞机,如果这么容易就被窃听,那就不值钱了。”

在三人有说有笑的时候,飞机缓缓进入滑行状态,直冲云霄飞往美国。

……

飞机场外的一辆通勤车内,国安干员满头大汗的还在调试设备,“怎么仪器就是不好使呢,不会是被发现了吧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“哪咱们的人没事吧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说,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。”

“我有什么办法,你们笨呢,报告给刘局长,就说猎物已经走了,陷阱一直跟在身边,但失去联系,问他怎么处理。”

报告很快发出去,刘局长的回复很简单,“贴着飞,让咱们的人联系失联的于涛,确认他是否已经变节。”

……

美国,张云芳正在上市公司美国总部,忙碌着资金调度等问题,她现在真是一秒钟几百万上下,实在不能大意。

就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,曾温柔等人出现在门口,她搞怪的瞟了一眼,问道:“张董事长,忙着呢?”

张云芳一抬头,正好看见许久不见的曾温柔,擦了一把汗说道:

“你们下船了?”

“是啊,乐天呢?”

大家进入办公室,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望风,张云芳忙里抽闲的说道:“乐天回国了,今天晚上能到纽约,对了,你们在船上怎么样,没输惨吧?”

曾温柔笑道:“该输的都输了,不该输的是一点没输,而且还有很多意外收获,怎么算下来,咱们都是最大的赢家。”

张云芳随意抬头,正好看见恭敬站着的周玥,道:“周玥,过来帮忙,你们都别聚着了,该干嘛干嘛去,先找个地方住下,快走,别影响我工作。”

张云芳下了逐客令,大家也不好赖着不走,下船的时候,他们就听说,这金融风暴很犀利,只是他们都没意识到能这么忙。

大家散去,回酒店的回酒店,出去玩的出去玩,曾温柔要去逛街,于涛舔着脸也要跟着,曾温柔也不推辞,爱跟着就跟着呗,兹当他是免费力工了。

两人出门在商业街上闲逛,有商场就钻,见着好东西就买,因为马上要过年了,曾温柔打算购买一些奢侈品回家过年,虽然父母不知道自己再外面忙什么,但那些东西回家,也能让老两口放宽心。

就在闲逛的时候,于涛接了一个电话,随后就跑到一边去了,曾温柔开始的时候还没在意,可这通电话打了很长时间,于涛的表情也很古怪,目光闪烁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。

曾温柔起了疑心,等电话打完了,她找个机会有意无意的问道:

“刚才谁给你打电话啊?”

“家里。”

“催你回家过年啊?”

“嗯。”

这话一听就知道是敷衍,中午,找了一家中餐馆吃饭,曾温柔以上厕所洗手的借口,顺走了于涛的电话,翻出通话记录,拿出自己的手机调查了一下这个号码,居然是华夏国安局。

曾温柔的心再次提了起来,“难道,背叛者还真是你。”

曾温柔不声不响的回去,把手机还给于涛,两人继续吃饭聊天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。

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,张云芳忙完了,所有亲信集合,大部队直接开拔去机场接应李乐天。

路上曾温柔就感觉不对,经过观察,发现有人跟踪,虽然有了疑心,但大家也不敢下结论。

直到机场,跟踪的车也到了这里,大部队人马分批行动,一帮人进去接应李乐天,一批人留守观察跟踪者,曾温柔自然是留守带队的人。

张云芳等人进入机场,跟踪车辆上下来一男一女紧跟其上,曾温柔观察说道:“这两人看着挺正派的,不像是杀手。”

于涛帮腔道:“看习惯动作,的确不像是杀手,反倒像是fbi,如果真是fbi,这可不好办了。”

曾温柔冷笑道:“有什么不好办的,收拾他们,哥几个,上。”

曾温柔一声令下,魔术师和小丑下车,曾温柔带队靠近跟踪车,有意无意的当做路过,实际上是反追踪观察汽车,不经意间,小丑丢出一枚三棱钉,只要这辆车子开动,车胎必然破损。

搞定后,三人奔着机场大厅走去,只留下于涛留守车队。

曾温柔这边刚进入机场大门,就急切的看着外面,说道:“你们两个盯着于涛,看看他们有没有接触。”

“为什么盯着于涛?”

“我让你盯着你就盯着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曾温柔转头走了。

美国时间晚上9点,来自华夏的私人飞机缓缓降落,李乐天三人通过特殊通道下机,通过安检后,与张云芳等人见面。

几日不见,每个人都互相拥抱了一下,大家都知道钱恒泽的父亲刚刚去世,胳膊上还戴着孝布,所有人都没敢说废话,只有看见杜马波的时候,才问上一句,“你头发怎么剪短了?”

大家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,路上乐天一直都在说京城的事,“国内有人搞鬼,蹿了不少部门对咱们的公司进行核查,幸亏我回去的及时,要不然就给定罪了。”

“谁这么损?”大家问。

“毕超。”

“难怪呢,这孙子真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乐天苦笑,“在他眼里,咱们也不是好东西。”

出了机场大厅,直奔停车场走去,各自上了车开拔,刚走没多久,就发现后面有一辆车掉队停下了。

乐天问:“那是谁的车,好像抛锚了?”

“不是咱们的人,不用管。”曾温柔笑着在乐天耳边低语,乐天相视一笑,与曾温柔小声嘀咕起来。

就这样车队古井无波的到了下榻酒店,因为旅途劳顿,大家都要睡觉休息,主要也是时差倒不过来。

大家散尽后,乐天的屋子里张云芳和赵文瑄留下没走,赵文瑄不满的嘟囔道:“你一路都跟温柔姐嘀嘀咕咕的,聊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师姐说,她发现于涛有些怪,也难怪,国安局这么大阵仗,于涛身为咱们身边的卧底,怎么能没有动作。”

“真的,乐天,你怎么想的?”张云芳惊讶的问道。

乐天还没来得及回答,手机就响了,拿起来一看,说道:“我出去一下,一会回来。”

乐天说完就拿着衣服跑了,两女想跟着都来不及。

在走廊里跟曾温柔汇合,两人一边下楼一边说道:“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于涛很古怪,这不刚回屋我就发现他偷偷摸摸的出去了。”

乐天搞怪的回应道:“应该是见美女去了。”

“就他,还见美女,我才不信呢。”

来到楼下大厅,于涛刚刚走出大门,两人不声不响的紧跟其上,于涛没有开车,而是进入附近的一家咖啡厅,乐天两人隐匿行踪,也跟着进入咖啡厅。

于涛进入一个包间,乐天两人跟着进入隔壁,这里的隔音设备不错,可是这难不倒间谍手机,打开窃听软件贴在墙上,不一会就听见熟悉的声音。

“组织不相信我,我也没有办法,我手中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李乐天犯罪,再说了,我早就像组织汇报过了,我的卧底身份已经暴露了,这种情况下,我什么线索都不可信。”这是于涛的声音。

“组织不是让你调查曾温柔嘛,她不会一点线索也没有吧。”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声。

“我都说了,我已经暴露了,你觉得他们很傻是吗,会让我得到线索?”

“于涛,注意你的语气,我不但是你的接头人,还是你的上司,注意你的态度。”

“是领导,我没有曾温柔的任何犯罪证据,抱歉。“

“于涛啊,你应该知道,你的作为让国安很担心,这卧底的工作不好做,花花世界的诱-惑太大,国安的人,也只有你最接近核心圈,你一点线索都不汇报,我很难像领导解释的。”

“我无能为力。”

“你!”这个女声显然是生气了,但随即,她缓和说道:“那好,既然这样,组织决定,由我接替你的位置,想办法把我弄进李乐天的核心圈?任何方式都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