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3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

第813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


                京城的深夜,繁华霓虹的街道上依然是车水马龙,不少商业区的高楼大厦还亮着灯光,这么晚了居然还在加班。..

不只是京城,全国各地的大公司,不管是总裁办还是证劵投资行,所有人都焦灼的忙碌着,虽然华夏是深夜,可是美国却是股票开盘的时间,这些在深夜里忙碌的人,也都观察着美国股市。

“叮铃铃。”

总裁的办公电话响了,急忙接听。

“老板,美国公司的股票回升了。”

虽然是天大的好消息,可老板并不激动,他沉声问道:“留在外的股份有多少?”

“20%多吧,具体数据要核查才知道。”

“盯紧点。”

挂了电话,看着一片翠绿中飘出一抹红色,而哪正是自己公司的股票,老板心力憔悴,“李乐天啊,你真狠哪?”

……

灵堂之中,李乐天到时很轻松,杜马波与钱恒泽都聚在身边,乐天指点江山的说道:

“你看,他们这些公司的股价很低,在金融风暴时期,每个散户都清仓了,我这个时候收购,把股价炒高,等封盘收支的时候,咱们就赚大了。”

“这么有意思吗?”钱恒泽茫然的问道。

“是啊,有人卖股票是为了升值,而我是为了贬值,股票贬的越低,我收购的就越多,当我手中股份有决策权的时候,我就能掌管这些公司的命运。”

“我以前也没见你炒股啊,什么时候学的?”钱恒泽问。

“前几天跟游戏王学的,还是初学者,但驾驭这些是驾轻就熟。”乐天很自信的回应。

“看来,抽空我也要好好学学。”

可就在这时,张云芳打来电话,乐天刚接通就听见张云芳说道:

“资金流出太大,已经空仓了。”

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现在要做的就是翻来覆去的炒,把刚刚回升的股票抛出去一些套现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点燃一根烟,还没等他抽几口,股市中刚刚回升的股价出现锯齿状下落的局势,市面上再次出现大批抛售的股票。

乐天嘴角一撇,电话又响了,看了一眼,是大老板打来的,乐天根本不理会,任凭电话一个劲的响。

“看,现在就沉不住气了。”乐天掐灭烟头,继续盯着股市,没多久,这些被抛售的股票都被收购了,正好也阻止了下跌的局势。

乐天说道:“在美国有七八个投资行一起炒作,一家公司收购再抛,转手另一家公司,一共转7~8次股价也回升不少,不过操作起来要小心,如果让证劵交易所发现了,这可是违法炒作。”

“这么多道道。”

“这还是少的呢,主要是公司预留的周转资金等问题。”乐天说道:“金融风暴刚刚开始的时候,股市就是一个无底深渊,有多少钱都得被砸进去,国内那些大老板不知道内情,风暴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使劲砸钱,结果一天就蒸发了几百亿,要是我就暗度陈仓,你看着这多好。”

……

王国强的办公室内,面前的显示器是美国股票行情,他无力的揉揉眼睛,美国股市突然刮起一阵风暴,他的公司一夜之间蒸发几十个亿,导致周转困难,如果再没有起色,恐怕再过几天,和银行的合作到期后,泡沫经济就会崩溃,到时候恐怕将会是一场灾难。

不过还好,李乐天说到做到,在他的运作下,王氏集团的股票在回升,只是王国强还有些不甘心。

他回来就召开了家族内部的股东大会,可得来的结果都是,允许李乐天的收购,毕竟现在这种时候,只有李乐天能解决危机,但这也让王国强更加无力。

桌子上的电话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刘文静打来的,接通问道:

“有事吗?”

“你怎么还没回家,我给你煲的汤都凉了。”

“工作加班,没时间,你还有事吗?”

王国强冰冷的话语,让刘文静有些语塞,这还是王国强第一次这么冷淡自己,刘文静下意识的说道:“没事,哪你忙……吧。”

话还没说完,电话里就传来忙音。

王国强挂了电话,心情更加糟糕,看见锯齿状的股票走势,他恶狠狠的说道:“要么就炒起来,要么就放弃,这么做有意思吗?”

……

炒股风暴持续到收盘,华夏时间凌晨三点,冬天的夜晚异常寒冷,冷风瑟瑟的吹着。

李乐天裹着棉衣蜷缩在椅子上,一旁是钱恒泽和杜马波,这两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,乐天莞尔一笑,关了电脑睡觉。

上午,追悼会如期进行,各大老板虽然一夜没睡,但第二天一大早也都来了。

长长的豪华车队把医院后院围得满满当当,清一色豪华黑车,这也解决了车队问题,都不用再花钱请了。

在专业的阴阳先生的指挥下,出殡车队从医院出发,直奔火葬场开去,这风风火火的大排场,在京城这拥堵的城市,差点没导致交通瘫痪。

车队好不容易进了火葬场,还是那句话,有人好办事,这京城一天死的人也不少,追悼会大厅早就排满了,可是钱老板的出殡根本不用排队,直接在大厅开追悼会。

红木棺材摆在堂口,每个人都过来送上一朵小白花,仪式结束,钱恒泽站在演讲台上说出追悼词。

“我的父亲生于1962年,那是橙红色的年代,爷爷被打极右,就此家道中落,我不知道哪个年代有多混乱,也不可能曾体会有多混乱,但是爸爸与我谈天时总说:你们赶上好年代了,那个时候,大跃进过后是三年饥荒,饥饿无处不在,那也是我出生的年代,你没受过穷,体会不到。”

“他一直教导我,让我不要忘记过去,他当过兵,也希望我能当兵,他说,他那个年代当兵光荣,我却从来都没听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”

“爸爸退伍后下海经商,赶上了好时候,改革开放了,家里赚了点小钱,爸爸总说,红卫兵闹得凶,爷爷走得早,钱家的生活没着落,养家糊口的担子抗在他肩上,要养家啊?”

“最早,他在前门前卖过蛤蟆镜,卖过喇叭裤,赚了点小钱,就开始倒卖进口冰箱,听说他的第一台车是桑塔纳,那时候很牛气,爸爸经常开车送我去上学,同学们都很羡慕。”

“我们钱家人丁少,改革开放时期,奶奶和母亲相继去世,爸爸熬过来了,在我心里他是个伟人,起码他是个伟大的父亲,我从来都没有意识过这点,直到他不在的那一天,我……得到消息,我……”

钱恒泽说到这时,已经是双眼朦胧,但他还是坚强的抹了一把眼泪,深吸一口气继续说:

“老爸总说我不懂事,我也知道我是什么揍性,我的确不懂事,从小到大没少给他添麻烦,可是现在知道错,他却已经不在了。”

“在我眼里,我的爸爸是伟大的,他撑起了这个家,让我们钱家回到上流社会中,如今他不在了,钱家只剩下我,我想说,爸,我会好好的,就像你当初那样,一手扛起钱家的未来,爸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你一路走好!”

钱恒泽说完,场下渐渐响起掌声,钱恒泽抹了一把眼泪,表情坚决的看着全场,此刻已经有人开始落泪了,能来参加追悼会的人,都是京城老户,跟钱家有瓜葛的朋友。

追悼会结束,棺材送进焚化炉,在上了一条中华烟之后,小工开始点火入殓,乐天、钱恒泽和杜马波,就站在隔离区静静地看着。

入殓焚烧结束,接着就是把尸体送到墓地,车队预留出一部分开拔,在阴阳先生的指挥下,封棺入土,上了花圈烧了香,钱恒泽在墓碑前三跪九叩,“爸,我一定会做出一番作为,我发誓。”

钱恒泽起身,乐天上前与他拥抱,整个葬礼就要结束了,车队开拔去酒店,作为家属要对参加葬礼的来宾进行答谢。

饭店大堂是人山人海的,每一桌都有来宾在聊天,乐天三人走过,在主位上坐好,乐天拍了拍钱恒泽的肩膀,“兄弟,明天跟我去美国,今天我给你交个实底。”

乐天一招手,律师走了过来,乐天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“检察院已经立案调查,昨天晚上,纪委和检察院联合执法,已经对北郊监狱进行全方面的调查,今天应该就有消息了。”

“嗯,很好?”

律师递交一份文件,乐天直接签署大名,“我全权委托你们,把这件事办的彻底,办的越漂亮,我给的钱就越多。”

“谢谢李老板。”

律师拿着委托书走了,乐天再次指着会场说道:“恒泽啊,你看这些人,认清他们几个,以后,你就是他们公司的大股东,那些落井下石的,还有那些逼债的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“天哥,我不想追究了。”钱恒泽到是拿得起放得下。

“随你,他们欠你的我都给你讨回来,你要是想彰显大度也无所谓,不过有一个人你绝对不能放过,毕超,这孙子就是幕后主谋,而这些人,只是打下手的小人物。”

“毕超!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