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0章 灵堂

第810章 灵堂
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能这么严重吧?”乐天诧异的问。

“怎么不能,最近缅甸和华夏边境闹得厉害,大使馆要是借此事发挥,牵连到波-波,这在正常不过,哎,反正事都发生了,现在看不出端倪,你看着吧,不知道多少家庭,因为这件事妻离子散呢,哎。”

黄老头一边说一边感慨,乐天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还有你这臭小子,回来把事处理完了就赶快走,你的逆天改命被破了,后果很严重,我刚刚给你算了一卦,你的金店五行大阵被封,你的命数不稳,趁这段时间还没有大危险,赶紧去美国多躲天。”

“这么严重。”乐天挠了挠头道:“那我要躲多久。”

“你过年后再回来,一切劫难都能过去了,正好过年时间,你的大财位在美国,但如果留在华夏,你早晚还得进去,这种情况下,你死不死很难说,听我话赶快走。”

“好吧,给我两天时间,我要处理钱叔的身后事。”

电话结束,乐天是一个头两个大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李乐天对黄老头这位高人是深信不疑,就眼下的局势来看,的确是有人要坑他,留下的确是不明智的举动,但不管怎么样,李乐天都要再拖两天。

……

次日清晨,正好是美国股市封盘的时候,华夏在美国有上市公司的老板们是一夜没睡,看着下跌到谷底的股票,他们的心也随之沉寂到了谷底。

还没到达上班时间,各种电话不要命的打,追问银行贷款究竟什么时候能下来,没有回信之余,再联络询问李乐天的先说,现在这种情况是病急乱投医,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不能放弃。

小道消息,李乐天今天会去医院处理钱老板的身后事,大老板们闻讯都准备去医院围追堵截李乐天去了。

车流窜动的街道,一辆悍马开进医院露头停车场,副驾驶车门打开,李乐天和杜马波率先下车,刚刚站稳后座车门打开,钱恒泽一脸颓废的下车,他是一脸的胡子茬,脸也没洗干净,头发蓬乱,衣服上满是污垢,跟以前意气风发的他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杜马波过去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,钱恒泽虽然站起来了,可连夜宿醉,让他精神极度萎靡不堪,一时间也缓不过来。

医院大门,一帮医生匆匆跑了出来,为首的赫然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,他们一帮人跑到乐天身边,院长率先开口:

“李医生,您能大驾光临真是我们医院的荣幸。”

“没什么好荣幸的,我是来处理我叔叔的身后事。”

院长脸色有些尴尬,引领着乐天三人往医院里走,恭敬的态度就好像领导视察一般。

刚进医院大门,就有一位年轻医生迎了过来,“院长,你看这个手术怎么安排?”

院长没空,把递过来的病例一推说道:“往后排。”

乐天没好气的瞟了一眼,说道:“你忙你们的,不用管我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。”院长一脸歉意。

“我说了,这没你们的事,忙你们的去。”乐天板着脸说出这番话,口气坚决,带着王者气度,这些医生院长吓得连连告辞离开。

乐天知道,这些人巴结他不是为了医疗基金的事,就是为了中医药科研所的事,总之李乐天很讨厌这种拍马屁的人。

三人七拐八绕的走出医院,刚进入院子看见太平间,就看见不少身穿西装的人围在这里。

下车的时候李乐天就发现了,医院停车场有不少豪车,最便宜的也是奥迪,宝马奔驰不计其数,乐天就怀疑过,肯定是有债主在此恭候,哪知道真是如此。

乐天板着脸往前走,围在太平间外面的人见状互相传达,没一会,一帮大老板就跑了出来,看见李乐天就像是看见爷爷一样。

“李老板,您可来了,钱老弟的身后事我们正操办呢。”

“恒泽啊,你怎么才来,灵棚里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。”

这些人都是京城老户,不管是生意还是交情,多多少少跟钱家有些关系,他们来上香,也有半真半假的韵味,但骨子里还是奔着债务来的。

要知道,自从古玩商店被盗,为了恢复生意,钱老板可借了不少钱,凭借关系最少都是几千万的外债,而钱老板又为了钱恒泽能在乐天面前不掉链子,光砸进去的钱就不止3个亿,林林总总算下来,外债少说有6个亿,这可是不菲的巨款。

在金融风暴时期钱是小事,能跟李乐天拉近关系才是关键,所以这些人变脸比翻书还快,生意人吗,都这样。

“恒泽,叔把孝布给你带上,快进去给你爸守灵。”

一帮人好阵忙活,拉着钱恒泽进入太平间,此刻这里已经被布置出一个灵堂,有昨天李乐天照顾到的,也有这些人照顾的。

钱恒泽被按在灵位旁边让他烧纸,毕竟钱家就这么一个后人,钱恒泽不做谁做。

杜马波也入乡随俗,陪在钱恒泽身边烧纸,接着大老板们开始演戏,上香的上香,惋惜的惋惜,絮絮叨叨之后,都跟钱恒泽说一句,“节哀顺变。”

李乐天也上了香,可随后就被几个人拉到后屋,这里被布置出一个办公区域,几个破旧的桌子上摆着高档香烟和茶水,还有一屋子的凳子,看样子就是招呼客人用的。

乐天自主的坐在主位上翘起二郎腿,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,老板们也不装腔作势了,说出真正的目的。

“李老板,我们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事,有点落井下石了,可我们也有难处,您是知道的,美国金融风暴让我们的股票跌的一塌糊涂,如果在没有资金投入,恐怕在美国的股份就会变成垃圾股,钱恒泽父亲欠我们的债务,您能不能帮忙催催。”

这哪是让乐天帮忙催债,这是逼宫让乐天看着办嘛。

乐天把香烟夹在烟灰缸上,随手接过一张字据说道: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给我拿一部电脑过来,我给你们银行转账。”

一屋子人有人惊喜有人发愁,手下去拿电脑,几个老奸巨猾的老板开始打圆场,“我们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,李老板,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,我们跟您的公司战略合作怎么样?”

“可以啊,按照市场价,我收购你们持有的原始股怎么样?”

李乐天的回答,让几个人面色大惊,“我们说的是合作,不是收购,您误会了。”

“没误会。”乐天拿起香烟说道:“你们都有难处我知道,如果真想挽救的话,我也只好勉为其难,收购你们公司在美国的股份,然后让我的控股公司运作,把下跌的股份炒作起来,说实话,只有这一个解决办法,要不然就算我把钱还给你们,你们投进去也会打了水漂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见几个老板一脸的难色,乐天道:“我先转账。”

电脑送过来,李乐天操作着进行银行转账,有借据的都把借据送上来,乐天挨个转账处理,没多久就操作完成了。

与此同时,公司的项目经理等高管也到场了,他们先在灵堂上了香,接着来到里屋开始办公。

“总裁,张总让我们来帮忙。”

“嗯,空间有限,找地方坐,先把公事办完。”

有手下员工帮忙,李乐天的活就轻松多了,拿着处理好的债务合同去了灵堂,直接给烧了,“钱叔,你一路走好,家里的事我都你解决了。”

钱恒泽还是双目无神的表情,有人来上香,他就机械般的躬身回礼,乐天看见兄弟还是这般颓废,也不好说什么,刚要去里屋办公,门口就走进一批人,为首的赫然就是王国强。

乐天对这孙子没有好感,但人家是来上香的,乐天也不好阻拦,直接走进里屋继续办公。

没过几分钟,这边正在处理债务纠纷,王国强就进了里屋,看见李乐天是一脸的为难,就好像有屎拉不出来一样。

王国强怯怯的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,在他心里,李乐天还是那个土包子,可是风水轮流转,没想到自己也有求着他的时候,心里苦却没法说。

“来上香啊?”乐天招手让王国强过来,抛了一根烟给他,虽然看着像拉近关系,但李乐天情不自禁的把自己摆在上位者的位置,甩一根烟也有哪种上你一口饭吃的感觉。

“是,跟钱叔是老交情了。”王国强虽然很不情愿,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有求与乐天眼力价是有的,拿起桌上的火机恭恭敬敬帮乐天把烟点上。

乐天吸了一口烟,随口问道:“有事么?”

“有件事,不知道怎么说。”王国强挠着脑袋道,这话倒是不假,两人关系不熟,更加算不上朋友,如今来借钱,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。”乐天随口应道,语气却不好听,同时桌上的手机响了,拿起接电话,王国强只好暂时闭嘴。

李乐天知道王国强来干嘛的,正好趁打电话的机会把他晾着,自己事那么多,估计晾一会就能滚蛋,搭理他乐天的心才没那么大。

“律师啊,我给你说,这个事儿必须办,不管他后台多硬,天捅个窟窿也要告……”乐天拿着手机竟然出门去了,王国强跟也不是,不跟也不是,急的手足无措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