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2章 兄弟欠你的

第812章 兄弟欠你的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回到医院的时候,院子里的车已经满了,把偌大的后院占得满满当当,就连车与车的缝隙间都站满了人,以至于乐天都找不到地方停车。

找个靠边的地方停车,走向灵堂,就连门口都站满了人,大多数都是司机保安,那些当家人都在屋内聚着聊天。

乐天进去看了一眼,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大户,说来也恶心,钱老板做生意的时候,跟这帮人虽然抬头不见低头见,但也没那么大的交情,生意失败到处借钱的时候,这帮人几乎都是闭门不见

如今人死了,这帮老好人都跳了出来,有人的确是为了攀乐天这个关系,但大部分还是为了送钱老板最后一程,毕竟这位也是曾经京城的大户,关系还是有一些的,只是之前没有消息,现在得到消息,哪有不来的道理。

乐天进入灵堂看了一圈,大部分人都不认识,进入办公区,这里人也不少,挤得满满当当,李乐天的老板椅上也坐着人,不过王国强已经走了。

这债务纠纷都还清了,前来帮忙的公司高层没事做,充当起招待人员,挨个老板端茶递水,李乐天见状叫来一个员工,“马上就中午了,去定个上档次的饭店。”

员工办事去了,屋里也没有站的地方,只好往外挤,去了灵堂前,却正好看见张老爷子,正在跟钱恒泽说话,不过钱恒泽还是那副万念俱灰的状态。

“伯父,您来了?”乐天过去客气道。

张老爷子看见说话的人是乐天,叹了一口气道:“苦了这孩子了,小钱留下这么一大笔烂摊子,够他呛了。”

“没事,再烂的摊子也得收拾,谁让他是我兄弟呢。”

又跟张老爷子聊了几句,古曹二老也来了,这两位德高望重,一进屋喧闹的太平间就安静下来,张老爷子和乐天急忙迎过去,领着二老过来上香,有眼力价的人搬了两把椅子过来,让两老坐下说话。

“还这么年轻,怎么说死就死了,这人呢,真不抗折腾啊。”

“是都操办的差不多了吧,什么时候出殡?”

“明天。”乐天回答两老的问话。

“有人操办就好,幸亏钱家还有个后人,要不然,连个送终的都没有,我们哪一个大院的人,就钱家人丁最少。”

两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,时间临近中午12点的时候,外面有事一阵喧哗,刘局长走了进来,他穿着便装,看样子是刚刚下班。

国安的刘局长到访,灵堂之内是好阵安静,他一脸肃穆的走到灵堂前,三鞠躬后上了香,对钱恒泽说道:“节哀顺变,来,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没空。”这句话到不是钱恒泽说的,而是一旁站着的李乐天。

刘局长阴沉着脸看过来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又不是找你说话,哪有你什么事。”

“天哥说的没错,我没空。”钱恒泽虽然一脸的颓废,但也不想搭理这帮人,更加不会给刘局长的面子。

“小子,你爸刚死,尸骨未寒,我跟你说说你爸的调查结果。”

刘局长这么说,钱恒泽下意识看向李乐天,但李乐天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调查结果指的是死因还是什么,如果是死因的话,我已经亲自尸检了,而且也委托律师递交司法机关处理,如果是入狱的调查结果,我们不想谈。”

刘局长背着手,板着脸说道:“不想谈,这可不是你说的算,虽然我跟小钱有些交情,但一码归一码,他涉嫌诈骗银行巨额贷款,这笔巨款的去向牵扯很大,就算没收全部财产,也不够一个零头。”

乐天揉了揉眼睛,随后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你说什么,诈骗,注意你的用词,那叫信用借贷,如果你非要这么说,好,你现在给银行打电话问问,这笔款项如何了,最后再说一句,这里是灵堂,如果你来上香我管不了,但如果你来闹事的,滚!”

古老也没好气的说道:“就是啊小刘,这小钱尸骨未寒,你就过来说三道四的,你这不是火上浇油么!”

刘局长无奈的回应道:“古老啊,我也是为了钱恒泽这孩子好,你不知道,小钱刚死,他就让律师去检察院闹,现在整个司法机关被闹得是鸡飞狗跳的,上面发话了,如果再这么下去,钱恒泽也得抓起来。”

“哟呵,你让他们抓一个试试,再说了,抓人也得有个理由吧?”

“拖欠银行巨额贷款,够不够?”刘局长厉声质问。

“我让你问银行你听不见是吗,这比欠款我们填上了,你傻了吧你?”乐天厉声反呛。

“你……”刘局长被乐天当众辱骂,顿时就要爆发。

“够了,都少说两句吧。”曹老突然发话道:“小刘,我说两句,小钱人死的不明不白,你还不让人家说理了,这是闹事吗,你爹死了你不问问怎么回事,现在人家只是走法律程序,要个说法而已,反倒是你,你究竟干什么来了,示威吗?”

别看乐天骂的刘局长不行,但曹老开骂刘局长可是连个屁都不敢放,毕竟地位在这摆着呢。

“哪我就告辞了。”刘局长瞪了乐天一眼,还是转身走了。

小插曲结束,又等了一会,出去安排饭店的员工回来了,乐天招呼着大家去吃饭,酒席开了40多桌,座无虚席,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这架势还真是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趋势。

钱恒泽没出席,乐天做代表,敬了全场一杯酒,然后这帮大人物就开始推杯换盏,聊得是欢天喜地,真把丧宴当喜宴吃了。

乐天没坐多久就回去了,带了点外卖回到灵堂,人都去吃饭了,这里反倒是挺冷清的,乐天把外卖交给杜马波,让她先去吃饭。

钱恒泽没动,乐天坐在他身边的时候,钱恒泽道:“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帮我还债。”钱恒泽把烧纸放在铁盆里。

乐天摇摇头说道:“这是我欠你的,你谢我让我脸往哪放,对了,明天先开追悼会,然后火葬,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钱恒泽还是这个状态。

乐天只好接着说道:“等葬礼结束,我把你爸爸的事解决了,咱们就去美国,等忙完这阵再回来,现在去吃饭。”

钱恒泽被乐天拉着去吃饭,他食欲不振,吃了几口就不吃了。

下午,来灵堂的人少多了,大部分来宾都回去工作去了,为了攀关系的也都没再出现。

李乐天忙里抽闲,开始跟公司员工商讨应对美国金融风暴。

正说的火热的时候,钱恒泽叼着烟卷进屋,递给乐天一瓶水说道:“给我安排点事做吧,我想帮点忙。”

“想通了?”乐天问。

“嗯,我爸去了,可我还在,我不能一直这么颓废,有我钱家就不能倒。”

乐天欣慰的笑了笑,“那好,既然你这么想,我交给你一个任务,你就安心处理钱父的身后事,其他的不用你管。”

钱恒泽顿了顿,还是问道:“我爸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
乐天想了想还是说道:“我交给司法机关处理了,相信组织,相信国家。”

乐天不愿意明说,钱恒泽也不追问了,他走出办公区继续守着灵堂。

傍晚,该下班的都下班了,员工们撤退,灵堂里只有李乐天三人守灵,晚饭叫的是外卖,三人围在桌前安静的吃着东西。

钱恒泽打破寂静问道:“你帮我父亲还了多少债?”

“不是我的钱,是你的钱。”李乐天说道:“这次美国之行赚的钱,你和波-波两人赚的足够还债了。”

李乐天这么说,钱恒泽心里还好过一点,不过他接着苦笑道:“骗人,我这趟去美国就是打酱油的,我能赚几个钱?”

“你赚的是不多,但波-波赚的多啊,是吧波-波?”

杜马波说道:“我的钱就是你的钱,别想了,吃饭。”

李乐天接着说道:“恒泽,是我把钱叔拉下水的,这笔债我一辈子都欠你的,现在公司上市了,除了我,你的原始股份最多,永久有效。”

钱恒泽没接话,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东西,不过乐天看的出来,他能说话就代表他的心情好多了。

晚上九点多,灵堂灯光幽暗,但守灵的三个人都聚在办公区,李乐天面前有好几台电脑,三个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美国华尔街的股票走势。

杜马波报告道:“乐天,我们公司的股票持平了,现在还没有涨的局势。”

乐天回答道:“应该的,本来还可以再升高一些,可是我让张云芳转变战略,拿出全部资金,收购国内公司股份,分头投资咱们公司的股价自然照顾不到。”

杜马波不懂股市,茫然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做呢?”

“收购那些白眼狼的股份,让钱恒泽成为他们的股东之一,这样才能藉慰钱叔的在天之灵。”

钱恒泽一怔,“为了我……”

乐天莞尔一笑,“是啊,不给那些白眼狼一些教训,他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,正好趁着金融风暴,大肆收购他们的低价股,这样你以后就是他们美国分公司的股东,如果做好了,你很有可能成为他们这些公司的大股东呢。”

李乐天这番解释,让钱恒泽大为感动,实话,有这样的兄弟,一生无憾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