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05章 强势回国

第805章 强势回国


                在飞机场里,李乐天就被上了背铐,手铐的齿轮卡的很死,让他极其的不舒服,在机场大厅万众瞩目之下,乐天被押送出机场。

坐在桑塔纳的后座上,两个健硕的刑警一左一右夹着他,都是面无表情,警车鸣响了警笛,在车流中穿梭着,不大功夫就来到了国安局,径直开进地下停车场,两个刑警押着他上了电梯,一路来到审讯室。

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,白花花的墙面,水泥地坪,屋子正中摆着一张不规则形状的桌子,乐天身为心理学大师,当然知道这种桌子的作用,不规则的形状能加大罪犯的心理压力,从而迅速招供。

屋子里很暗,只有桌子上的台灯发着光,李乐天被推到一张铁质的椅子上,三个警察先点上香烟,低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其中一个警察掐灭烟头,走过来拧亮了台灯,将一百瓦灯泡的亮度调到最大,直对着乐天的眼睛,照得他两眼发花。

“李大老板生意做的挺大呀,工商、税务、重案组和国际刑警排着队要提审你,说说吧。”

乐天问道:“让我说什么?”

“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乐天一耸肩,“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看样子你是癞蛤蟆吃秤砣,死心硬撑了,告诉你,白行长已经都交代了,你行贿骗取银行巨额贷款,墙上的字看见没有?老实交代!”

乐天瞟了一眼墙壁,“坦白从宽,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,回家过年,你们的套路我懂。”

乐天一副没事人模样,这让警察火冒三丈,关键是上面有交代,说李乐天是社会人士,不能滥用私刑,刑讯逼供,迫不得已,警察拿出了杀手锏,出示相关证据说道:

“这是重案组提供的证据,你在美国期间,跟世界有名的国际罪犯有瓜葛,这是相片,还有这些,你在国内的生意也都不干净,我们已经证据确凿了,就等着把你送进司法机关。”

“你要是真的证据确凿,抓我啊,何必跟我说这么多废话。”

就在警察刚要暴怒的时候,他们的隐蔽式耳机中,突然有一个微不可查的声音,提醒着他们如何询问,乐天耳朵一动,听见交谈内容,是告知警察,如何进行审讯过程的。

警察的语气降了下来,问道:“李乐天,你的背景挺传奇的,名医后人,也是小偷传人?”

乐天眉头紧锁,看向一旁的镜子,喃喃道:“是侠盗,不要跟小偷何为一谈。”

“好吧,侠盗,哎听说你医术挺高明的,还开了一个医疗救助金,是不是有这个情况?”

乐天一耸肩问道:“喂,你是传话筒吗,有什么问题干嘛不让他直接问我?”

下一秒,扩音器里传来声音,道:“抱歉李先生,我姓刘,是国安的局长,因为你的案子我好几天都没睡觉了,精神状态不佳,就让手下顶一会。”

“刘局长是吧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吧。”乐天义正言辞的回应。

“李先生,你年龄不大,成绩可不小,这么年轻生意做到你这么大不容易啊?”

“那可不,说来也还要感谢两个姓刘的,一个是我的笔友,初恋情-人,我俩通信十年,她一直支持我,不管是上学还是生活,另一个是刘老大,刘文静的哥哥,他当众打了我一巴掌,让我明白做人的道理,要想不被别人踩,就得把别人踩在脚下,不知道,这两位姓刘的你认识不?”

警察们面面相视,但双面镜子后面,刘局长的脸色已经变成猪肝色。

刘局长定了定神,问道:“所以,你就走上犯罪的道路?”

“哎哎,我可是正经商人,你说我犯罪,先拿出证据呢,然后在移交司法机关,经过法院公开审判才能定案,现在一切都是嫌疑,你说我是罪犯我就是罪犯了?”

刘局长深吸一口气,“对,你的确只是嫌疑,但你能解释一下,跟这些国际犯罪份子见面,是为了什么吗?”

“谈生意啊?赚钱啊?做生意吗,他们犯罪跟我又没关系,如果你儿子把生意做到我这个层次,你也许能明白。”

刘局长再次被噎住,“好吧,我当你跟他们见面是做生意,可是美国狂欢夜的枪击案你怎么解释?”

“不关我事啊,我虽然在拉斯维加斯,枪击案我也只是后来才听说的,怎么,这个也犯法了吗?”

“哈哈,好吧,你作为受害者都不追究,哪我也只当做没发生过,不过,毕竟是几条人命,看来只能交给国际刑警处理了。”

乐天笑道:“作为良好市民,当然要警民合作了,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啊,如果没有别的是,那我可要走了。”

“你还想走,就你现在这个嫌疑,关你十年都不嫌多。”警察厉声呵斥。

结果哪知道,乐天被在后面的手原本是带着手铐的,可是居然伸到面前,看了看手表道:“我的时间不多,公司要上市,一分钟几百万的上下呢。”

话落再次背回手,嚣张的把手铐再次拷上。

警察们面面相视,一个人愤然起身,拿出钥匙把乐天的手铐打开,再拿出一副新手铐,给乐天死死的拷捞,把齿轮压倒最后一个卡簧,手铐差点没陷阱肉里。

乐天却不以为意,“你不是知道我的身份吗,你觉得,手铐能起作用吗?”

这位警察还没坐下,乐天再次摊开手,刚刚拷死的手铐,居然又打开了。

乐天见状说道:“对对,就是这个吃惊的表情,刚刚你们有没有从我脸上,读到这类的表情,还有啊,有没有从我内心读到一种掩饰的情感?”

两个警察被乐天搞蒙了,突然,房门打开,刘局长走了进来,他身后还跟着几个身穿西装的眼镜中年人。

几个中年人亮出证件道:“我们是李老板的法人律师,我们为他辩护,首先咨询一下,有实质的人证物证,确认我的当事人杀人了吗?”

警察集体看向刘局长,律师淡然一笑道:“既然没有,按照警用器械使用条例,你们无权对我的当事人使用警械,请打开手铐。”

“不劳烦他们了,我打开了。”李乐天把手铐摘下来丢在审讯桌上。

律师急忙上前,攥着乐天的手腕,拿出手机给乐天胳膊上的压痕拍照,“李先生,请问你有没有其他外伤,这是可以当做刑讯逼供的证据,提交司法机关的。”

“除了这个没别的。”

律师们兢兢业业的护着李乐天,针对国安问了很多尖端的法律常识,每一个问题都憋得他们哑口无言,李乐天却淡然自若的点燃一根烟,就坐在审讯座椅上看着警察吃瘪。

当保释条例以及申诉条例全部被律师拿出来后,就连国安也无言以对,最后只好放人离开。

目送李乐天消失,警察们面面相视,“刘局长,就这么放李乐天走了?”

刘局长目光阴狠,道:“让国安干员跟紧点,别让他离开监控视线。”

李乐天走出国安局大门,外面停了好几辆奥迪车,其中还有外交豁免权的外交大使的车队。

乐天上车后板着脸道:“去北郊的女子监狱。”

车队开拔,国安局内急忙跟着开出来几辆警车,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北郊,律师和外交大使递交通行证,直接进入接待室。

等了没一会,病态憔悴的杜马波被押送出来,她的双脚双手上还带着手铐脚镣,乐天见到这一幕顿时急了,指着女狱警破口大骂。

这些女人完全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,律师此刻发挥作用,直接拿出手机各种拍照,阻拦都没用,律师有自己的处理方式,二话不说把照片发送给检察院。

同行跟着来的还有缅甸外交大使,见杜马波的惨样,他更是生气,就差动手打起来了。

乐天握着杜马波的手说道:“让你受苦了。”

杜马波再坚强,此刻也留下委屈泪水,“没事,你来了就好,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
乐天眼圈都红了,那边吵闹也结束了,最终还是狱警妥协,匆忙给杜马波摘下手铐脚镣,因为杜马波的案子比较特殊,其中还涉及抢枪拘捕等多项指控,想保释她很难。

乐天坚决不走,义正言辞的放出话来,“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,把事情给我查明白,我要还波-波一个公道。”

这个案件涉及两国外交,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,不过乐天带来的人可都不是善茬,几十万聘请一位的律师,钱可不是白花的。

他们当场询问了过程,了解是钓鱼执法后,与缅甸外交大使开始胡搅蛮缠,吓得女子监狱的狱长根本不敢露面。

最终,外交部惊动了首都检察院,对此次事件立案调查,也勒令从国安局调来视频,确认是杜马波毫无征兆的抢枪,可是哪能逃出乐天的眼睛,指认视频作假有剪辑的成分,要求技术还原。

外交部和国内最出名的大律师团体集团折腾,国安局都受不了了,但他们是不会妥协的,当天晚上,另一个相关部门涉案调查,以偷税漏税、和涉嫌行贿罪名,就把乐天再次关押。

主使者被关押,这让律师团队和外交部闹得更欢,缅甸人的性格是软硬都不吃,就要一个合理的说法,结果当天晚上,杜马波被释放,缅甸外交官还继续闹,势要彻查钓鱼执法官员,这下国安可真是碰触马蜂窝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