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06章 金融风暴

第806章 金融风暴


                杜马波被救出,李乐天再次被抓,这一切都计算之内。

波-波走出监狱,上了一辆车,有律师把一个平板交给杜马波,关上门让她看着,就这样等了五分钟后,杜马波下令开拔,直接去了李氏大楼。

国家税务总局的督查办内。

李乐天坐在办公桌前,面前摆着一杯香浓的咖啡,一旁还有数之不尽的文件资料,同时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正在审查,一项一项条款给李乐天指明。

总局局长递给乐天一根香烟,笑着说道:

“审查的这些不算,你的拍卖行有很多拍卖品,都是没有经过手续的,这你怎么说?”

“我只是幕后老板,下属分公司的事情,我一概不知。”

“你推脱的倒是感觉,哪我问你,我应该找谁呢?”

乐天一耸肩,“公司人事部有负责人信息,不用问我。”

“那好,我给你算算细账啊。”总局局长抽着烟说道:“先说你的安保公司,注册资金是10个亿,这笔资金来源不明,如果是银行借贷还好说,可惜并没有明确说明这笔钱的来源,根据详细调查,这笔钱的来源也不是公司之间的账目合作,哪这笔钱怎么来的,非法集资还是洗黑钱?”

李乐天不说话,他接着说道:“根据国家交税条例,这十个亿应该缴纳的税是多少你知道吗?我就当你不知道,还有你的拍卖行,以及医疗基金,这些钱都不干净,该交的税你是一分没拿,让国家平白缺损几千万的税收。”

他把烟头掐灭,继续说道:“你可以时候你是大学生,国家有政策免税扶持,可是创业是创业,成立公司的税务可不一样哟。”

乐天淡然瞟了一眼审查文件,道:“你确定,这些都是从我们公司拿出来的吗?”

“当然确定了。”

乐天还是一耸肩说道:“哪我没话说了,等结果吧。”

“局长,你的电话。”外面有人喊。

谈话只好提前结束,可李乐天第二次被抓,消息不胫而走,国内风起云涌,毕竟跟李乐天牵扯的太多了,一时间,杂七杂八的电话就没断过,求情的,打探消息的,请吃饭的,李乐天虽然只是一个生意人,但是涉及的层面之广,人员之多,恐怕比想象的还要惊人。

这不,打探消息的从医生到医药监督总局,工商税务口的到司法政法口的,就连跟这件事没有牵连的领导们,也都打了电话询问,到底为什么调查李乐天。

其实,这个是可大可小,能不能办全凭上面一句话的事,可这京城别的不多就官多,李乐天一被抓,基本上牵动了整个京城,有人大的,有政协的,头衔大的连总局局长都招架不住。

最终只好联系国安刘局长,“我说刘局,你不是说李乐天只是个小人物嘛,你想死别拉着我好吗,自从把李乐天带进来,我接了几十通电话,这是闹哪样啊?”

刘局长也很为难,愁眉苦脸道:“这些电话有命令,说强制放人的吗?”

“这倒没有。”

“那就继续,一定要顶住压力,只要把调查结果送到上面,办他个罪证如山还不是轻而易举。”

“哪我最后一次相信你,刘哥,你可别害我啊。”

挂了电话,刘局长也很头痛,看着桌子上的办公电话线已经被拔掉,这办公室是待不了了,夹这包出门准备回家。

开车一路上都很堵,说情托关系的人是座机打不通,都开始打手机,这让刘局长心里更加添堵,直接把手机关机,这是硬着头皮坚决不接电话了。

好不容易到了家,刚进家门就看见王国强和刘文静正坐在屋里看电视呢,两人起来招呼道:“伯父好,爸爸。”

“坐坐,婚期筹备的怎么样了?”刘局长随口问道。

“差不多了,年后就能办婚礼,但文静说不想那么着急结婚。”

刘局长义正言辞的道:“你都多大了,还不结婚就嫁不出去了。”

“爸爸。”刘文静脸色羞红的撒娇。

刘局长看了看表,“快吃饭了,你大哥怎么还没回来,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“好的。”刘文静拿起手机拨了出去,刘局长坐在沙发上跟王国强聊了一些家常,以及生意上的事,不得不说,刘局长跟王国强的父亲是老战友,当年一起扛枪的时候就订了娃娃亲。

退伍参加工作后,两个孩子越长越大,刘局长是越看王国强越喜欢,但女儿长大了居然学会了叛逆,说什么也不嫁给他,都不知道因为什么。

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因为一个乡下的穷小子,气的他一巴掌把刘文静打跑了,好不容易等事情发生了转机,女儿中枪住院,刘局长就琢磨如果女儿坚持的话,就认同这门亲事,可调查了一下穷小子的身份背景,把老刘吓坏了,居然是小偷出身,哪那行,这不,在刘局长的示意下,刘老大棒打鸳鸯,硬是把失忆的刘文静跟李乐天分开了。

对于这个决定,他至今都不后悔,别看李乐天现在风头正起,可狗肉上不了大席,这点刘局坚信不疑。

思考间,刘文静已经打完了电话,“爸,哥哥说不回来了,公司太忙。”

“这小子,也不知道他一天天忙些什么,不回来咱们吃饭。”

一家三口带着女婿就要去餐厅,可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敲门,保姆把门打开,张老爷子拎着水果进屋。

“哟,张哥,你今天怎么这么清闲呢?”

张老爷子把水果放下,说道:“我的儿女都不在,这不,自己吃饭没意思,闲来无事就想来你家蹭顿饭嘛。”

“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,来,书房说话。”刘局长把张老爷子引领着进入书房,两人坐下,拿出白盒上供香烟,各自点了一跟吞云吐雾。

张老爷子开门见山道:“我说刘老弟,我也不跟你外道,我的一双儿女呢现在也长大成人了,孩子做个生意也不容易,你这一句话,是不是有点太过了。”

“哦,这话怎么说的。”刘局长装糊涂的问。

“你别给我整这套。”张老爷子说道:“我女儿的生意,是你让查的?”

“你都退休了,工作的事你就别管了。”

“为人父母的,能说不管就不管嘛。”张老爷子板着脸道:“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,我舔着老脸求求你,高抬贵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呢。”

刘局长把香烟掐灭,一副铁面无私的表情说道:“老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,工作上的事,是没有情面可讲的,况且,李乐天做的买卖,的确太过分了,他不但跟世界黑道组织有瓜葛,还有生意往来,就连国际刑警都盯上他了,我作为国安领导,能做事不管吗。”

“那好,既然这样,那就没啥好说的了。”张老爷子板着脸起身离开,出门的时候,正好撞见爬墙根的刘文静和王国强,张老爷子心里有火,瞪了一眼直接走了。

送走说情的张老爷子,刘局长刚坐在饭桌上准备吃饭,再次有人敲门,这次来的居然是古曹二老,这两位是长辈,刘局长不敢托大,把两人迎接进入客厅,站在沙发前看着面色不善的二老。

“小刘啊,你现在是翅膀硬了,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了是吧。”古老脾气硬,开门见山的就开始兴师问罪。

“古老这是怎么说的?”

古老板着脸道:“这京城谁不知道,拍卖行是我和老曹的买卖,你让税务局查我,这是真不把我们哥俩放在眼里了是吧。”

“我没让人查你呀,你哪道听途说的?”刘局开始狡辩。

“你呀你呀,你就跟我玩虚的,叔叔大爷你都敢得罪,我看你是真要作死啊,你好自为之吧,当心别惹火烧身。”

古曹二老拂袖而去,刘局长擦了一把冷汗,但更加坚定想法,李乐天必须要办。

今天的晚饭注定吃不消停,这不刚坐下,王国强的电话就响了,他是不想接听的,可是看见是老爹的电话,还是硬着头皮接听了。

“你个混小子,死哪去了?”

“我在文静家呢,有事吗?”

“公司股票跌停盘了,你还好意思吃饭,给我滚回来。”

王国强一怔,再也坐不住了,起身告辞急匆匆的离开,刘文静很不高兴,但刘局长说道:“年轻人就要把心放在事业上,我支持你,去忙吧。”

王国强火急火燎的上了车,打开手机查看股票,国内公司股份还没怎么样,可美国股票一开盘就跌停盘了,这是怎么闹得,急忙打电话询问,这才发现,原来整个美国的股票都在下跌,他顿时大惊失色,这是要刮起一股金融风暴啊。

事情毫无征兆的发生了,王国强再也坐不住了,电话死命的打,给银行,给合作商,给一切能联系的人,紧要关头就是到处借钱聚拢资金,保住美国股票不跌成垃圾股才是关键。

但他想的很好,有能力借钱的公司也都在美国有上市股份,此刻也都跌的狼藉一片,整个股市几百亿资产蒸发的荡然无存,真的谁都无力回天呢,那还有闲钱借人呢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