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02章 天降奇兵

第802章 天降奇兵


                直升机到来让双方都没反应过来,几乎每个人都抬头看着,完全不理解这直升机到底是哪一方的。 (.. )

不过刀妹三人不敢冒险,查古德匍匐过去拉着方清平钻进车里,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骂道:

“妈的,不知道是那个王-八-蛋,动用这么大的阵仗,再不跑咱们都得死在这里。”

直升机越来越近,螺旋桨烦躁的声音让每个人心房乱跳。

远处的杀手们发现刀妹等人要偷车逃离,他们也不管直升机了,开枪冲了过来。

弹痕飞射,打得车体乒乓乱响。

查古德心急如焚,在最后一下电打火的交鸣后,车子居然发动了,急忙启动准备开走,可是此时杀手已经冲到附近,碎裂的车窗上能清晰的看见,黑洞洞的枪口,和目光阴狠的杀手。

“完了。”

可就在查古德万念俱灰的时候,车外的杀手突然脑浆飞溅,红的白的喷洒的到处都是。

查古德一愣,“什么情况?”

后驾驶坐的刀妹也看见了这一幕,急忙看向其他杀手,只见这几位也都没有好下场,几乎是同时,他们全部身体中弹身首异处。

“好像是直升机上开的枪。”刀妹抬头看着缓缓降落的直升机。

查古德还有些蒙圈,“意思是不用跑了呗。”

刀妹不敢确定,看着天降奇,直到直升机缓缓降落下来,他们还是不敢确定。

“咔嚓”

直升机驾驶舱门打开,入眼的是帅气的白发,在直升机螺旋桨的狂风下摇曳着。

“是老板,咱们得救了。”刀妹欣喜若狂的喊道。

飞机舱门内又下来几人,都是清一色外国人,他们目光如拒,手持双枪缓缓靠近杀手,看见他们的动作就知道是训练有素,而且实力绝对不一般。

刀妹急忙下了车冲了过去,“老板,方清平中枪了,救他。”

乐天捂着脑袋跑到车子附近,与刀妹交换眼神后,看了一眼受伤的方清平,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,把他搀扶出来就往直升机方向走。

查古德也下车,但他的身份很尴尬,是跟着也不是,不跟着也不是。

当把方清平放在飞机上,刀妹这才发现查古德还愣在原地,急忙在乐天耳边低语提醒,乐天转头看去,一招手说道:

“过来呀,愣着干什么?”

直升机螺旋桨声音很大,听不见乐天说什么,但查古德还是看清了他的手势,兴奋的跑了过去,没有多余的废话,上了直升机后安静的坐在角落。

黑手党美国分区老大见事态解决,命令跟来的手下善后,他坐在副驾驶位等待起飞。

赵文瑄去了舱内,跟刀妹一起照顾受伤的方清平,乐天环视一圈,打开飞行系统,拉操作杆,直升机缓缓升空飞向天际。

舱内,赵文瑄带着监听耳麦说道:“乐天,他的伤势很严重,需要及时治疗。”

“2个小时就能送到纽约医院,别急。”

“2个小时,恐怕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“先给他针灸止血,防止伤势恶化。”乐天一边开飞机一边看着城市街道,代表正义的红蓝警灯闪烁着,哪怕身在高空也能清晰看见。

“就不能现在找家医院吗?”赵文瑄质问。

“你当警察是吃干饭的吗,如果现在找医院,咱们都得被抓。”

赵文瑄无奈了,只好施展全力施救,刀妹攥着方清平的手一脸的急切,“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。”

直升机不像是涡轮喷气机,直升机可没有自动驾驶功能,飞机上只有乐天一个飞行员,没办法,只能加快速度往华盛顿赶路。

要说这飞机里,查古德是最尴尬的,什么也帮不上忙,带着颈椎矫正项圈,端正的坐在角落里。

美国分区老大看见查古德,显然是认识的,问道:

“这不是查古德吗,怎么跟着你了?”

“他比赛打输了,我承诺要保他,跟不跟我暂且不说,按照他的意愿来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查古德也带着监听耳机,这句话自然听见了,见有了机会,急忙下跪说道:“李老板,我的命是你救的,只要你不嫌弃,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,从今往后,我愿意为你鞍前马后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
查古德突然的举动吓了赵文瑄一跳,小声问道:“他是谁啊?”

“打黑拳的泰国人,叫查古德。”刀妹回到。

“我说呢,看着就不像是好人。”赵文瑄是随口说的,她也没想那么多,可是她也戴着监听耳麦,这翻话虽然是华夏语交谈,但查古德多多少少也懂一些华夏语,顿时脸色是无比的尴尬。

乐天笑了笑,道:“行,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,价钱工资你随便开,回头给我报个数就行,坐稳了,咱们要加速前进了。”

……

华夏,杜马波回到京城就开始打听钱恒泽的下落,可是他一个缅甸人,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,之前有乐天和钱恒泽的照顾,她做什么事都方便,可是乐天把所有主力都带走了,京城里只剩下上不了台面的员工,杜马波找谁都不方便。

没办法,先去钱恒泽准备的婚房看看,哪知道婚房上贴着封条,杜马波有些慌了,四处询问才知道,原来钱恒泽的父亲钱老板,因为做生意亏空,银行欠了巨额债务,已经被公安逮捕了。

杜马波知道事不好,去了潘家园发现古玩店也被工商银行的机关查封了,钱老板进了监狱,钱恒泽又无影无踪,这怎么办?

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告知李乐天,结果电话根本打不通,他也知道李乐天的习惯,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他找别人行,别人找他可废劲了,只好打电话给张云芳,结果一直占线无法接通,再三思索打给赵文瑄,依然没人接听。

杜马波一生气,谁也不找了,就不相信没有李乐天就办不了事,先去李氏大楼,公司员工忙得不可开交,但安保部门也都知道这位的身份,不敢怠慢,杜马波说明来意,员工也很为难,说来也巧了,李乐天带着核心去了美国,安保公司的核心也都分散全世界各地出差。

这下好了,整个公司集团里,来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,按照职位划分,杜马波还是集团里职位最高的员工了。

无奈,先掉了一辆车配给她使用,直接去了珠宝行,这一看不要紧,京城珠宝行也被工商税务查封,各项年终报表都被国家机关没收,甚至珠宝行店门都关了。

杜马波忙前忙后好阵走关系,听说这件事闹得很大,国安局与所有部门联合审查,主要是怀疑李乐天涉黑,还有洗黑钱等一些列罪名。

杜马波心下不好,继续打电话准备告诉李乐天,但电话还没接通,就被国安找上门,直接把杜马波扣押带走了。

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,墙上有八个大字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正前方有个方桌,台灯后面是两个看不清长相的公安,左侧有一面镜子,不用猜也知道这镜子后面是监控室。

两个制服警察正在翻阅着资料,其中一个一身正气的警察说道:

“姓名,年龄,知道我们为什么带你回来问话吗?”

杜马波淡定自若的说道:“首先你有一点误会了,我是缅甸人,在缅甸的职位是政-府军官,我有外教赦免权,也就是说,你们没资格问话。”

警察还是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我们了如指掌,告诉你,我们可不是普通公安,我们是国安,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,我有权怀疑你参与危害华夏的间谍活动,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,你最好老实交代,不然等我们定罪了,你哭都来不及。”

杜马波一摊手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掌握了,那还费什么,有证据直接抓我就好了。”

“你不要张狂。”

警察有些气急败坏,可是就在这时,审讯室大门打开,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进来,公安急忙起身敬礼,中年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了,走过去坐在杜马波的对面,言辞委婉的说道:

“你好,我姓刘,是国安局的,这次请你回来,是想了解一些事,你也别太紧张,目前国安还没有要办你的意思。”

杜马波不言不语,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中年人。

他笑了笑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谁,我也知道你缅甸的老板是谁,同样我还知道你华夏的老板是谁,当然了,你的男人是谁我也知道。”

杜马波眉头一紧,问:“你知道他在哪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中年人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其实请你回来,就是想要了解钱恒泽的资料,你还不知道吧,钱恒泽父子涉嫌诈骗银行3个亿的巨额贷款,钱恒泽已经潜逃了,我们只抓住了他的爸爸。”

“不可能,钱恒泽怎么会欠下这么多钱?”杜马波语气坚定的吼道。

“哎,这只是其中一环,他父子的案子还不止这些,其中还有你涉及的洗钱案,非法集资,偷税漏税等16项指控,这是相关内容,你看一看。”

杜马波接过资料开始看了起来,这上面的16项指控,都是乐天经营的项目,有贷款等多项运作,内容也是半真半假,国家说你有罪,你是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。

“你现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行了吧,介于你的身份,我们还是会宽大处理的,不过哪的看你的诚意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