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08章 钱恒泽大劫

第808章 钱恒泽大劫


                虽然各大老板的确想找李乐天帮助,可是让他掌握公司未来,各大老板是断然不敢的,李乐天也看的出来各位的状态,说道:

“各位主要产业都在国内发展,对美国股市变化都不太了解,有的公司呢,还按照国内的股市走向运行,这可不行啊?就算我借钱给你们,到头来你们还是没法适应美国市场,结局不言而喻嘛。 (.. )”

李乐天虽然在打官腔,让一些有过合作关系的老板们心动了,但没合作过的还是不敢放手。

一顿饭时间,只有一部分老板承诺愿意合作,当然,国内最靠前的大人物,却还是不相信李乐天,毕竟李乐天只是一个刚刚发展起来的小人物,他们才不会断然相信他呢。

饭局结束的时候,乐天说道:“就给各位两天时间考虑,两天后我要回美国主持大局,听过这场金融风暴,各位,慢慢考虑啊。”

李乐天走了,各大老板也不好说什么。

门口有专车,司机是杜马波,她面色有些憔悴,看样子是哭过了,乐天上车后直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钱恒泽找到了,钱伯父,在监狱里自杀了。”

一句话犹如五雷轰顶,乐天心下大惊失色,“钱恒泽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只不过精神状态不佳。”

“快走,去看看他。”

事情要往前说。

钱恒泽回国后就被黄老头带到一个穷山僻壤,那个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,钱恒泽还挺不情愿的,天天埋怨絮叨。

直到有一天晚上,黄老头拿着八卦罗盘观察星象,突然看见天边一道流行划过,知道这是钱恒泽的大劫降至,就交代了实底。

“徒弟啊,我之前说过你是凤凰涅槃的命格,在美国的时候,我冒天下之大不韪给你逆天改命,这加快了你的劫数,现在,这劫数爆发了。”

钱恒泽郑重起来,问道:“师父,到底是什么劫数?”

黄老头说道:“我把你带到这里,就是希望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你,这样你才能平安渡劫,如果你出现在世俗中,你必将有一场牢狱之灾,而且你将会遭受断子绝孙的劫难。”

钱恒泽的冷汗都下来了,捂着那话说道:“您老的意思是,我会在监狱里被人那啥了?”

“是的,不过你命里有人帮你挡这个劫数,是你最亲的人。”黄老头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根据我的推演,帮你挡劫的人不是你父亲,就是杜马波,我把杜马波留在美国,他到没事,只不过,你父亲上辈子欠你太多的债,这辈子恐怕会以命偿还。”

“啥?”钱恒泽大惊失色。

“我之前就跟你说了,如果你不坚持找杜马波做媳妇,你这劫数也不会来,可你死犟的,我有什么办法,这都是孽缘啊。”

钱恒泽还没反应过来,“师父,我爸会怎么样?”

“入狱,猝。”

钱恒泽一屁股坐在地上,双眼无神空洞。

黄老头接着说道:“依照卦象来看,此卦为下坎,金荣尽丢,也就是说,你父亲会先倾家荡产,然后名誉扫地,锒铛入狱后不堪重负,是必死无疑的卦象。”

“师父,救救我父亲吧,让我干嘛都行,求你了师父,我错了,我不娶杜马波了,真的。”钱恒泽现在才慌了神。

“晚了。”黄老头无奈的说道:“刚刚我夜观星象,紫煞星进入你的命宫,命煞陨落,一切都在发生,天意难违。”

“真,真的没救了吗?”钱恒泽慌了神,神智都有些模糊不清。

“你跟我学了这么长时间,难道还不明白天意难为这个道理吗?”

钱恒泽抹了一把眼泪,“我要回京城,我要找我父亲。”

“这么晚了,你要怎么走?”

“用双脚走,我一定要回去救我爸爸。”钱恒泽倔强的喊道。

黄老头没有阻拦,在后面无力的说道:“哎,天命难为,现在你就算回去也起不了作用,也罢,起码能给你父亲下葬,孩子,经过这次劫难,你应该长大了吧。”

钱恒泽走了整整一夜,真的仅凭双脚,就这么走出荒凉的大山,按照所学风水,找到附近一座村子,租了一辆车一路开到京华,可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。

不管是老爸的商店还是住宅,就连他结婚准备的新房全都贴着封条,钱恒泽一怒之下撕了封条,可屋子里是狼藉一片,因为钱老板被抓,又赶上债务危机,于是全省各地的经销商都来堵门讨债。

开始的几天还好说,可后来都明白自家的货款讨不回来了,也不管工商局的封条了,破门而入,将办店里的饮水机、电脑、打印机、传真机一扫而空,直接就开始抢东西了。

这些事,是钱恒泽通过父亲的经理哪得知的,虽然无奈,但还是父亲要紧,心急如焚的去了看守所,结果人刚到就碰上警车和救护车,都不用进去探监,直接在门口就看见了父亲的尸体。

钱恒泽趴在父亲尸体上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,狱警们算是铁石心肠了,在一旁各种出言讽刺,还说钱老板是跟狱友躲猫猫不小心撞墙死的。

钱恒泽好来不计也在中医药大学上了半个学期课程,看见父亲的死法,哪能认同,当场就跟狱警们争执起来,结果大打出手,钱恒泽那是对手,吃亏被揍被丢在大马路上,狱警放话,如果他在纠缠不清,就把他也抓进去关起来。

钱恒泽被跟来的经理给拉走了,常言道,墙倒众人推,祸不单行,这些话是一点也不错,屋漏又逢连夜雨,刚在医院吧父亲的尸体安顿下来,就有债主闻讯赶来。

他们信奉负债子偿的道理,揪住钱恒泽不放,也难怪这帮人心急如焚,毕竟这些做大买卖人,美国的股票跌的跟下饺子似的,他们是病急乱投医,死命的让钱恒泽还债。

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这些前来讨债的人都带了保镖,把钱恒泽打的都没了人样,最终抢了钱包电话,真是一分钱都没给他剩下。

钱家经理跟着钱老板几年,亲眼看见钱家走过兴衰,虽然无能为力,但也只能好人做到底,把钱恒泽带到自己居住的地方,这是望京的一个房子,本想照顾钱恒泽振作起来。

可哪知道钱恒泽意志消沉,每天都酗酒喝得咛叮大醉,还总说胡话,这把经理的老婆吓坏了,第二天就逼着经理把钱恒泽弄出去。

没办法,经理只好把钱恒泽安排在出租屋里,每天都好言相劝,但钱恒泽是油盐不进,每天酗酒都快不把自己当人了。

经理无奈,知道他朋友多,隔三差五就去打听,得知就连李乐天都被抓起来审查,他知道,钱家就此肯定没落下去了。

这件事没敢告诉钱恒泽,直到有一天,经理在李氏大楼看见了杜马波,这才见到了主心骨,把杜马波带来心思能让钱恒泽振作起来,哪知道,两人刚刚见面,钱恒泽就打了杜马波几个耳光,是连骂带大的让杜马波滚蛋,以后再也不想看见她了。

杜马波哭着跑了,经理知道这孩子受了这么大打击,估计从此以后就完了,也不再觊觎希望,留下一千块钱让他自生自灭算了。

事情经过就是这样,杜马波也是因为这件事耽误,没有去接乐天出来,但饭局结束,她坚强的去接李乐天,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说。

到了地方,杜马波靠在门外说什么也不进去,乐天只好自己进去,一进屋就被酒气熏的晕头转向,好不容易在房间中看见了钱恒泽,发现他此刻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,已经没了人模样。

乐天急忙过去扶着钱恒泽躺在床上,钱恒泽还醉意朦胧的说道:“酒,给我酒。”

李乐天坐在他身边,感慨的说道:“兄弟,你还知道我是谁不?”

钱恒泽晃晃悠悠的睁开眼睛,“乐天,你是乐天,嘿嘿,你回来了,嘿嘿,回来就好,来,我跟你说个事,我爸爸他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钱恒泽就哽咽起来,然后鼻涕眼泪横流,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。

“我爸死了,我家破产了,我现在啥也不是了,天哥,都怪我,你打我一顿吧,要不你弄死我,我不想活了。”

李乐天抱着兄弟,眼圈也有些红了,“兄弟,说啥话呢,这世界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,你这才哪到哪啊,能不能振作起来。”

钱恒泽还在嚎啕大哭,“都他妈怪我,我师父告诉我原因了,我,我还打了波-波,我现在什么都没了,我没法给他幸福,我是穷鬼了,哥,我不想活了。”

“够了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!”乐天抓着钱恒泽的领子吼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,给我振作起来,行不行?”

“怎么不是我的错,我要是不追求杜马波这个煞星,我父亲就不会死,怎么不是我的错,我他妈都知道,她命硬命不好,我他么贱骨头,就认准她,我要是不,我爸也不会帮我挡劫,这一切也不会发生,我爸根本不会死。”

听见钱恒泽这番话,乐天下意识看向门口,接着就听见一阵琐碎的下楼声,乐天心下不好,把钱恒泽一撇,急忙追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