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92章 阴奉阳违

第792章 阴奉阳违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不惊不行啊,要知道方清平可是谭腿本家,一身本事全凭一双腿,可是如果地面太滑,下盘功夫再稳也站不住,这还怎么打,不被别人打死在怪呢。

幸好,开场不久,青山被方清平打懵了,方清平摔倒他也没及时把握机会,趔趄的站起来甩甩脑袋,恢复清醒的时候,最佳时机已经失去了。

方清平此刻也站了起来,可是因为太滑,扎马步也不敢乱动,一点点试着的往前蹭。

青山恢复过来,靠着泳池壁一脚踹去,情急之下方清平只好格挡,可挡住了这一脚的冲力,脚下还是太滑,直接让他横着摔倒。

青山看见这一幕,也发现了地面情况,一窜就冲了上去,“呲溜”一声滑到方清平身边,飞身猛扑与方清平缠在一起,各种擒拿锁技施展出来,这场面看着道不像是高手的缠斗,倒像是痞子打架,毫无章法可言。

周围的观众,和屏幕前的人都蒙圈了,这是怎么个意思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方清平使出擒拿技法,把青山撂倒后,缠在他身上这顿小炮拳,打得青山捂着脑袋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看见这一幕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可刚坐下的时候视频里再次发生变化。

因为两人身上滑腻腻的,青山很轻松的脱离擒拿,一脚把方清平踹倒,就这么脱离被痛殴的局面。

两人分开后,缓缓起身保持身形,互相戒备着靠近。

因为方清平不敢用腿法,两人靠近后,全是拳头上的招数,可青山的空手道很厉害,几招过后,方清平吃了亏,被打的节节败退。

幸好方清平及时适应了场地,在一招重拳击打过来的时候,他身体一矮,脚下一绊把青山放倒,锁着他的胳膊往外拽,整个泳池不是都滑,当离开区域后,方清平脚下能站稳了,起脚猛踢,把青山打得脸都变成了猪头。

现场观众的热情被激起了,一个个欢呼雀跃的喊着。

“打死他,打死他这个没用的废物。”

“害的我输钱,把他的脑袋拧下来。”

激烈的喊叫让方清平更加勇猛,一招鞭腿把青山踢飞,撞在泳池壁边缘,随即方清平又是一招重踢,郑重青山面门,他的脑袋重重的撞在泳池壁上,咚的一声后七孔流血,身体随之软到,就算想起来也不行了。

整场拳赛方清平都压着对手打,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意外,但也不影响结局。

拳赛结束了,方清平赢了,之前的唏嘘变成了欢呼雀跃,这艘船上就一点好,成王败寇,有实力就是最好的诠释,掌声,撒钱,围观者可一点也不吝啬。

歌剧院里的气氛却有些不一样,那些跟乐天打赌的人,此时都面如死灰,方清平赢了,这就代表他们输了,不是地盘就是产业,这下全部都归属李乐天所有,这让他们很愤恨。

不过,在场还有很多人很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赌约,要不然他们也会输掉。

乐天虽然赢了,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,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,微微侧头道:“去看看他。”

刀妹急匆匆的离开,乐天这才莞尔一笑,正好与罗金对视,说道:“没想到他真的赢了。”

乐天笑道:“当然,对他我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说话的时候,乐天用手指点着桌子上的这些合同,侧头看了看周围,道:

“他们的这些产业是我的了,就是说,我可以随意处置是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乐天莞尔一笑,拿起桌子上的合同,向着全场挥挥手说道:“谢了各位。”

乐天和他的人就这么大张旗鼓的离开,所有人面如死灰,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回到船舱房间后,乐天把手中合同往桌子上一丢,说道:“现在开始清点盘算,这些产业的总价值是多少。”

大家围了过来,开始一项一项清点盘算。

……

拳赛结束,方清平在万众瞩目之下离开,刚离开甲板进入船舱过道里,剧痛再也忍不住了,扶着墙壁捂着肋下吭叽起来,有脚步声传来,受了伤不好在他人面前显露出来,咬着牙忍着,与来人交错,得到对方赞许的目光,继续往卧室房间走去。

好不容易来到门口,就听见走廊里有人喊他。

“方清平。”刀妹急匆匆的跑了过来,方清平打开房门进去,“快进来。”

刀妹进屋后,方清平关上门就忍不住了,趔趄的滑到坐在地上,表情也是极其难看。

刀妹见状焦虑的问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“嗯,被青山偷袭得手,应该伤了肋骨。”

刀妹把他扶着坐在床上,看了一下他的肋下,手刚刚碰到就是一阵呲牙。

“好像是肋骨断了,我去叫老板过来。”

“用不着。”方清平还是那么犟,“我不用他管。”

“别闹了,其实老板是为了你好,他是为了激励你,那些话不是他的本意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方清平还是那副驴脾气,“我的伤我能处理,用不着他帮忙,给我。”

刀妹一怔,问道:“什么?”

“这场我赢的奖金呢。”

刀妹这才反应过来,从身上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支票递了过去,方清平接过来看了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见他这么冷,刀妹咬了咬牙还是离开了,不过她没有回去找李乐天,而是去找香港社团老大,此刻这位老大正在游轮的赌场里搏杀呢,因为他也买方清平输,结果方清平却赢了,这让他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怨言。

这游轮中有不少娱乐设施,赌博业也是其中之一,但赌场的荷官与外面那些女人不同,这些女人几乎全-裸,每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子,相貌身材极其的好,当然,如果那个老大看中了,领回房间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这艘游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不折不扣的销金窟,赌博业也是游轮最大来源之一。

乐天虽然没来过,但船上其他人可是这里的常客,这不,香港老大此刻正在这里释放自己的怒气呢。

刀妹闻讯赶来,终于见到传说的赌场,但一进来就傻眼了,金碧辉煌的装修以及糜烂不堪的场景,比外面要龌龊不知道多少倍,刀妹一个女孩子家家自然不敢贸然进去。

“哟,这还有个亚洲美女呢。”一个白人壮汉说话的时候在刀妹屁-股上拍了一把。

刀妹怒目瞪了过去,那个白人这才看清刀妹,一脸歉意的后退,并表示自己是无意的,刀妹没理会这个白人,一咬牙还是迈步进入,在赌场里寻找起来。

到处都是酒色笙歌的场景,大部分男赌客不是酗酒,就是拦着几个果女,尽情的放纵。

刀妹忍着恶心的继续寻找,幸好这里不算大,前面不远处看见社团的几个熟悉面孔,刀妹迈开步子过去,可刚疾走几步,就被一个醉汉拦住。

“嗨美女,陪我喝一杯吧。”

醉汉踉跄的凑了过来,刀妹二话不说一拳把他撂倒,全场侧目看了过来,就在刀妹戒备的时候,突然全场爆发出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。

社团老大也发现了刀妹,起身走了过来,虽然他心中有火,但也不好发挥在乐天手下身上,迎上去问道:

“你怎么来这里了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我就是来找你的,跟我来。”

“哎哎,别急,让我玩完这一把。”社团老大示意开牌,结果这把牌他又输了,气的把手中扑克往台面上一甩,收了筹码转身走了。

跟着刀妹离开赌场,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,刀妹坦言直说道:

“方清平受伤了,我老板让你照顾一下,给他最好的待遇。”

“这小子到是好福气啊。”社团老大心里是百般不情愿,但还是忍着不爆发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怎么,方清平打算跳槽跟着太子爷混了?”

刀妹听出这番话的意味,板着脸说道:“我老板手中有不少资源,春节过后亚洲利益如何输出,我想你比我知道,方清平是你的人没错,但你就不想培养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吗?”

社团老大也是江湖老油条,听出这番话的含义后,急忙变脸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放心,方清平是我的手下,我断然不会亏待他。”

“我老板的确很看重他。”刀妹放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社团老大目送刀妹消失,叹了一口气道:“去,给方清平换个房间,顺便个找医生,再派几个人伺候他,现在,他可是大爷,我都惹不起。”

社团老大一声吩咐,手下小弟们开始忙碌起来,不过他们心中都有些醋意,就现在这种情况看来,等这小子下船后,估计他肯定会飞黄腾达,待见他才叫见鬼呢。

要知道,在社团里,方清平只是一个外围打手,连个堂主都算不上,就这种人能有这么好的待遇,他们这些堂主能待见他才怪呢,他们心里也琢磨着,看来必须要找个机会,把这小子做掉才行,如果真让这小子跟太子爷搭上线,他们这些堂主的地位,肯定不保,功高盖主绝对不能发生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