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77章 捉迷藏

第777章 捉迷藏


                船上虽然空间有限,但是乐天玩失踪,不久船上就传得沸沸扬扬,大致都是幕后黑手潜逃,李乐天身份暴露,已经逃离游轮。

事情闹得越来越大,船上的其他帮派还好一些,可南非帮却反应异常激烈,找到船长询问很多,大概了解没有救生艇离开,也就是说,李乐天还在船上。

接着,他们发起运动,那就是捉迷藏,所有人到处寻找李乐天的踪迹。

配合寻找李乐天的人不少,但也有很多帮派看戏,不参与悬赏,该玩玩该吃吃,这场戏看的挺好。

找人行动持续进行到深夜,虽然船上空间有限,但这么多人的确没找到任何线索,李乐天就好像消失了一样,这让很多人都放弃了,可是,还有一部分人坚持寻找着。

船舱底部。

小春还在跟李乐天的手下打牌消磨时间,黑妹再次回来报告,说外面的情况,小春接连问了几个问题,大概都是,还剩下那些势力在寻找。

小春不以为意,亮出自己的底牌笑道:“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乐天君不想被找到,就算是全船的人都行动起来也找不到他。”

于涛亮出底牌说道:“乐天的这一手玩的漂亮,谁心里有鬼,一下就明朗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黑妹问。

于涛笑道:“我跟你说一个犯罪心理学常识啊,有这么一个案子,甲方和乙方拿着一个荷包报案,都说荷包是自己的,两个人坚持不下,就进入衙门,县太爷只用了一句话,就猜出,荷包究竟是谁的,你们知道县太爷说了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全场所有人都摇头,显然他们已经被于涛的话题吸引了。

“县太爷说,既然分不出是谁的,为了公平,哪你们就把钱平分了吧。”

大家面面相视,七嘴八舌的说道:

“也是啊,既然没法分别是谁的,平分最公平。”

“就是,我要是县太爷,也这么干。”

于涛笑道:“错,你们想啊,你的钱突然被外人说,这钱是他的,谁能同意?因为钱本身就是自己的,还要跟骗子平分,肯定不答应,但是骗子呢,钱本来就不是他的,平分也是赚,能赚多少是多少对吧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大家一听就明白了,曾温柔接话说道:“意思就是说,现在还在找乐天的人,其实就是做贼心虚的人,乐天玩失踪,真凶的罪名就落实了,他们就自动的跳了出来。”

“没错,这也是犯罪心理学的侥幸心理,我只能说,乐天的这一手玩的漂亮。”于涛说。

一旁的黑妹听得很不爽,喃喃道:“就算乐天玩的这一手很漂亮又能怎么样,现在全船的人都认为他是真凶,就算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,玩失踪纯粹是把自己逼近死角,有什么意义!”

“哈哈哈,这就是乐天君的高明之处。”小春看向大家道:“用华夏成语讲,是不是叫破釜沉舟?”

“我觉得,应该叫暗度陈仓。”于涛道。

“瞒天过海最接近。”曾温柔。

接着,一帮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,说的不亦乐乎。

……

捉迷藏寻找真凶活动,一直持续到凌晨。

夜幕下是满天繁星,大海与星空交相辉映,美丽的景色让人目不暇接,但船上的人已经无暇欣赏美景了。

看戏的人早就回船舱内休息去了,唯独还剩下目的不单纯的一帮人,还在到处联络,寻找李乐天的踪迹。

在一处黑暗的监控盲区中,两个黑影聚首,正在进行秘密谈话。

“李乐天还没找到,抓紧找到他,杀了他这罪名就落实了。”

“当然,罗金明天登船,有线索及时通知。”

密谈结束,两人分道扬镳,再次进入搜查之中,整个行动持续了一晚上,游轮也航行了一整晚。

第二天,第一缕阳光从海面冉冉升起,金色的光芒洒在海面上,奏响着交相辉映的自然之歌。

搜寻一晚上的人,此刻有些精疲力尽,不少人聚在甲板上无力的摇头感慨,但一个人眼尖,指着远处海平面出现的小岛喊道:

“看,那是什么?”

所有人侧目看去,在大海深处,一座小岛若隐若现,看上去很像是蓬莱仙境。

“终于到了罗家族的老巢,快,把坐标发出去。”

有人匆匆离开大部队,其他人还是站在甲板上,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岛,心中的一块大石可算是放下了。

可就在他们观看的时候,小岛方向仿佛有了动静,一架直升机的影子缓缓出现,向着游轮方向飞来,越来越近。

“没错,这的确是罗家族的根据地,找到了。”此刻已经有人压制不住喜悦。

“闭嘴,当心功亏一篑。”

他们看着直升机越来越近,而船上的其他乘客,也都出奇的起了一个大早,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,聚在甲板上看着直升机靠近,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直到把甲板上站的满满当当。

飞机到了游艇附近,船长下令抛锚停船,游客们抬头,看着直升机缓缓降落,直升机门打开,一帮黑衣保镖下来,每个都面色如拒,不苟言笑的站在一旁。

就在大家疑惑,罗金和游戏王怎么不在的时候,哪知道,直升机的驾驶舱门打开,驾驶员摘下头盔话筒,居然就是罗金和游戏王两个老人家。

在保镖的搀扶下,两位拄着拐杖走了下来,挥手跟大家打招呼,在热情的迎接下,一起走进船舱歌剧院中。

两老到来,所有人都恭迎,聚在硕大的歌剧院中,但大部分人都不说话,直到两老坐下,罗金问道:

“嫌疑犯呢,带上来。”

南非帮余孽来了机会,一个人急忙跳出来说道:“罗老,华夏李乐天畏罪潜逃了。”

游戏王笑道:“畏罪潜逃,在茫茫大海里跑了?”

“可不,我们一帮人找了一天一夜,愣是没找到人,这孙子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跑的,总之他肯定不在船上,留下的只是他的手下。”

说话间,小春和山口组成员,压着曾温柔等人进入歌剧院,他们一出现顿时引起不小的骚乱,会场到处可见征讨罪犯的怒骂声,还有那不明真相的帮腔声,有甚者更过分,居然随手拿起东西丢了过来,这是真把乐天的兄弟们当成罪犯了。

小春安全的把人押送过来,对着罗金行礼说道:“罗老,人已经带到,听候你的发落。”

罗金阴沉着脸喃喃道:“罗家族掌管两个世纪的地下势力,曾经有过反叛,也发生过革命,但今天这种情况,还是第一次出现,克劳德,你怎么看?”

“如果证据确凿,那就把他们沉海好了。”游戏王淡定的回答。

“沉海,沉海,沉海。”现场几乎所有人,都在喧闹的应承这个提议。

游戏王淡定自若的抬起手,喧闹声停止,他接着说道:“我说如果证据确凿,但现在还没有实质的证据,谁出来指正一下?”

一瞬间,跳出来不少人,七嘴八舌的说出了他们杀人的罪证,甚至还有人证,说亲眼看见了云云。

罗金再次伸手阻止吵闹,看向游戏王问道:“交给你了。”

罗金拄着拐杖站起来,道:“年轻人们,有什么话说。”

乐天的手下们都挺有骨气,虽然带着手铐被当成杀人犯,但每个人都面不改色,特别是曾温柔,她抱着膀子说道:

“各安天命,悉听尊便。”

“呵呵,你还有恃无恐了。”游戏王苦笑。

“当然,乐天说了,就算躺着中枪,也要姿势漂亮。”张云芳回应一句。

游戏王一怔,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们这么有恃无恐,哪一定是有后手,李乐天,出来吧,我知道你没有离开。”

全场所有人环顾周围寻找起来,虽然大家都知道,李乐天肯定还在船上,可是找了一天一夜都没见人,在船上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吧。

鸦雀无声,每个人东张西望了好久,可还是没有李乐天的影子,过了大约2分钟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,就哪怕游戏王此刻都有些怀疑,乐天是不是真的畏罪潜逃了。

“奇怪,这小子到底哪去了?”罗金茫然的问道。

全场最着急的是小春,虽然他愿意相信李乐天,但谁知道,在失踪的这一天一夜中,会不会碰见凶手,结果被人杀死沉海了呢。

越想越担心,小春的面色已经挂不住了,也跟着东张西望的寻找起来。

可就在会场渐渐的出现议论,再升级到喧哗的时刻,歌剧院的音响设备突然发出声音:

“哎呀我去,终于连上了,喂喂,能听见不,能听见我说话不?”

所有人屏息以待,全部看向大屏幕,小春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既然乐天通过音响说话,那就证明他没事。

接下来,大屏幕不断跳闪画面,从不清晰到逐渐清晰,这是一个很黑的空间,不知道是什么位置,李乐天的头像出现在视频中,只不过好像是夜景拍摄,灯光不是很足,只能看见模糊不清的影子。

“嗨大家好,很抱歉用这种方式跟大家见面,没办法,因为有人要我当替罪羊,只要我一出现就得弄死我,大家都理解一下啊。”

“李乐天,你搞什么鬼?”罗金问。

“没搞什么鬼啊,罗老,正好你来了,让你的手下关门放狗,谁离开就咬谁,没带狗让游戏王去,谁跑逮谁就对了,因为我接下来,要揭秘一个惊天大阴谋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