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78章 推理解谜(上)

第778章 推理解谜(上)


                “混小子,你把我当狗啊?”游戏王没好气的问道。

“开玩笑,幽默懂不懂?”乐天调侃一句后,进入正题正色的说道:“各位,请给我几分钟时间,让我带大家一起拆穿这个阴谋。”

“不要相信他,他在狡辩。”做贼心虚的人居然开始反驳了。

视频中,乐天一直保持着微笑,淡然自若的看着全场,与乐天表情一样的人,还有游戏王本人,他也在纵观大局,不过罗金貌似还被蒙在鼓里,抬起手阻止喧哗,有些不高兴的说道:“乐天,你到底要搞什么鬼,给我出来当面说话。”

“真的很抱歉,我不能出面。”视频中,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这船上有一百多个势力,其中有那么一小部分属于不稳定因素,我贸然出现的话,很可能掉进他们设置的陷阱中。”

游戏王也帮腔道:“干脆,就听听他要说什么好了。”接着游戏王在罗金耳边低语说了什么,罗金点头同意了,歌剧院中,不少人神情变得非常诡异,仿佛很担心,但又在极力的隐藏,这一切自然没逃过乐天的眼睛。

只见此刻视频中的乐天,正在进行着某种操作,游戏王和罗金谈妥后,罗金说道:“好,那你就说说看,究竟是什么样的惊天阴谋?”

“好的,稍等一下啊,我正在调试一些东西,刚刚接触还有点不太习惯呢。”

全场安静的等待中,可有些人已经待不住了,他们互相对视,暗中交谈应对办法,如果真的被当众拆穿,应该如何解决云云。

“好了,终于链接成功了,当当当当当~”

乐天哼哼一句后,整个歌剧院里的屏幕显示器都被控制,硕大的歌剧院,几十个屏幕出现不同的画面,除了最中央的屏幕中还是乐天之外,其他的画面早已经变换了图像,看上去像是船上的监控视频。

“那么,我就从第一个杀人案说起吧,案情大家都知道,死者是南非帮的一个小头目,案件发生后,有人就冤枉我说我的人是凶手,罗老力排众议让我调查凶手,我不负众望,真的查出来了,下面播放一段我自己拍摄的尸检片段,因为有些血腥,如果你是玻璃心,请在陪同下观看以下影片。”

大屏幕镜头调转,播放出一段船舱监控视频,一个黑衣人的袖子出现在画面上,把一个木锥交给女郎,接着女郎神情恍惚的离开。

画面切换。

女郎搀扶着醉酒的南非小头目,在0点过后回到了卧室门口,但路上撞见了一个安保人员,小头目很嚣张的与安保人员发生肢体冲突,最终被女郎拉着回到屋内。

画面再次切换,乐天出现在大屏幕上,乐天说道:“以下两段监控视频可以看出,在案发前,女郎受人指使拿到了凶器,最后一个画面是小头目嚣张的做派,大家有没有发现什么疑点?”

所有人都陷入沉思,乐天等了一会后说道:

“其实疑点很明显,以大家对这个小头目的了解,他与人发生冲突,会被一个女人轻而易举的拉回房间吗,没错,大家仔细看这个画面。”

视频画面回放定格,安保人员反抗,抓住小头目的脖子后,接着在女郎的帮助下,把小头目拉回了客房。

“这个画面暂停一下,那么,我们接着往后推理案情,因为保护个人隐私,所以在大家的房间中是没有监控的,小头目究竟怎么死的,我需要把案情重演一边,有请我的得力助手,于涛和king。”

所有人侧目看去,曾温柔抬起手示意自己还带着手铐呢,小春得到罗金的示意后,给两人解开手铐。

于涛接着说道:“各位,在已知的视频中,女郎并没有携带凶器,那么,凶器是怎么来的呢?凶手是否另有其人,下面就由我俩把案情还原一下。”

于涛说完,拉着曾温柔进行演戏,乐天在旁边解说,同时播放出现场查到的一些证据。

“镜子上的印痕是女郎留下的,这毋庸置疑,两人缠-绵的进入卧室。”

接着曾温柔莫名其妙的拿出木锥,这还下了全场一跳,当整个案发过程演完,于涛饰演的小头目已经死翘翘了,曾温柔一耸肩说道:“搞定。”

这时有人提出质疑,“我老大是佣兵出身,十几个男人都杀不死他,一个女郎如何能做到?”

乐天说道:“这个问题问的好,那么我们把视频定格看一下。”

大屏幕中定格在一个画面上,所有人认真观看,乐天把视频放大,放大,再放大,当最后画面定格在一枚银色的戒指上的时候,曾温柔脱口而出,“这不是拍花戒指吗?”

“没错,这是一款犯罪专用的戒指,想必大家并不陌生,在戒指上有个细小的尖刺,接触人体皮肤时,尖刺刺入皮肤,麻药能麻痹神经,这就是,女郎为什么能把小头目拉回房间的原因,大家请看。”

“这是什么啊?

画面调转,这是一个血腥的尸体,视频中的人赫然就是被解剖的小头目,乐天说道:“看,在脖子动脉处有个小针孔,如果不仔细观察,根本不会被发现。”

接着乐天有展示了几处尸检部位,大家看的有些麻木,但是现场很多女郎都受不了这个画面,接二连三的发生呕吐现象。

乐天停止画面,自己出现在视频上,说道:“这就是小头目的死因,凶手是女郎,而他的帮凶是船上的安保人员。”

“给我把他找出来。”罗金愤怒的敲着拐杖吼道,手下纷纷开始行动,但是,视频中的这个安保人员并不在歌剧院中。

罗金板着脸说道:“不管他藏在哪,给我揪出来。”

乐天接着说道:“不急,他跑不了,这个安保人员究竟是不是给木锥的那个人,这还不好说,他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伙,这也不知道,所以,现在才是刚刚开始。”

游戏王一边思索一边问道:“我想知道一件事,他们密谋杀人是什么目的?”

乐天笑着说道:“原因有很多,我查了一下女郎的身份,她也是南非人,不过很早就离开了南非,不过前段时间,她的弟弟被抓入狱,罪名是抢劫杀人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她的父母死在了南非,凶手就是这个小头目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全场恍然大悟。

“不过这只是起因,还有其他很多原因,下面我一点点给大家揭秘,说白了,杀死小头目只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而已,序幕这才刚刚开始。”

罗金派出手下,让他们去抓人,然后正色的说道:“乐天,你接着说。”

视频中乐天接着说道:“我之所以说,他们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伙这无法确认,那是因为女郎的死,也是这艘船上,真正意义的密室杀人。”

画面再次变化,这次是出现在关押人的仓库中,视频是乐天用手机拍摄的,画面不是很清晰,但能辨别事物。

“大家看,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入口,女郎在第二天被发现时,死在了这里,头被削掉了一半,还留下了罪证,我的伙伴涛哥,提取了凶器上的指纹,在这里,大家请看。”

所有人的视角跟着转移,看见了残留在玻璃上的指纹。

“当初我想找出凶手,就问罗老,可不可以提取船上人指纹,罗老说不行,因为这涉及你们的隐私,我只好妥协,另寻其他办法,就把指纹传给我的另一个手下,他叫罗小宝,是个黑客,我让他调查了一下,他通过黑客技术,查到了指纹的线索,居然是一个联邦特工,奇怪的是,这个联邦特工在几年前围剿贩毒组织的时候,就已经牺牲了。”

“这,怎么可能?”全场陷入议论之中。

乐天微笑道:“是啊,这怎么可能,我也奇怪,几年前死掉的联邦特工,是怎么潜入船上杀人的呢,况且,他要杀也不能杀女郎啊,哪真正的凶手是谁呢?”

全场的议论声渐渐停止,乐天转头问道:“大家的思路是不是被我带入死胡同了,那么我们抽-离出来,分析一下案情,密室,门口有安保人员站岗,而小头目的死,就有安保人员的参与,那会不会是监守自盗呢?”

“对,很有可能。”

“没错,肯定是安保人员做的。”

大家议论的时候,罗金的脸色已经堪比猪腰子色了,他的安保人员都是经过特殊筛选出来的,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,这纯粹是打脸的行为啊。

“nonono。”乐天连连摇摆手指说道:“如果是安保人员监守自盗,奇怪了,为什么会留下凶器,这么重要的线索呢?究竟是什么原因,涛哥,你知道不?”

于涛接话说道:“没有足够的时间。”

“那就是说,安保人员中,有人是背叛者,但有人还是比较忠心的对吗?”乐天这么问道。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于涛思考着说道:“我怀疑,安保人员中,有人被冒名顶替,潜伏在游轮上,杀死女郎的时候,很有可能是其他安保人员上厕所的时候,他潜入杀人,但时间非常短,杀人后来不及打扫战场。”

“假设你的说法成立,那么,这帮人的目的是什么?”乐天质问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