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72章 密室杀人

第772章 密室杀人


                小春走了,乐天醉酒并没清醒,他是真喝多了。

张云芳一边泡醒酒茶一边数落道:“你说说你啊,没事和那么多酒干嘛,还抱着小春不撒手,你还有没有点大哥的架子了,别给我装睡着,给我起来喝茶。”

乐天迷迷糊糊的被张云芳拉了起来,滚-烫的茶水直接灌了下去,烫的乐天立马就精神了。

“都不是我说你,喝多了你是不是连人都分不清楚了?长得好看的你泡了就泡了,小春那样的你也下得去手,你就不怕中毒啊,毒死你算了。”

张云芳在一旁这个埋怨,乐天连声咳嗽,一个没忍住起来直奔厕所跑去,张云芳不依不饶,追到厕所里继续抱怨道:

“你还跟她聊起了人生理想,我看你脑袋被门挤了吧?”

乐天抱着马桶吐舒服了,坐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看着吃醋的张云芳,晃晃脑袋问道:“你絮叨什么呢?”

“你还好意思问我,刚才自己做什么了知道不?”

乐天回忆了一下,“我也没做过什么啊?”

“哟呵,死不承认是吧。”张云芳气的过来,拎着乐天的衣领,把他丢进浴池中,打开水龙头吼道:“给我好好想想。”

“嘿嘿。”虽然恢复了一些神智,但醉酒状态哪那么快消除,一伸手抓住张云芳的手腕,“你也进来吧。”

张云芳本身就在气头上,乐天一拉扯直接把她拽进浴池,结果不用说,两人都成了落汤鸡,乐天还说着酒后话,“来,一起洗个鸳鸯浴。”

“我洗你个大头鬼。”

张云芳作势就要打,乐天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乱动,过了没几分钟,张云芳没了力气,就这么被乐天给征服了。

“你呀你呀,以后绝对不能让你喝这么多酒。”张云芳还在埋怨呢。

乐天倒在浴池里,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,张云芳也是没招了,帮着乐天脱下湿漉漉的外衣,裹着浴巾出去拿着醒酒茶,这次也小心不少,等凉了捏着乐天的鼻子又给他灌了好几杯。

晚上23点30分,所有人都按照乐天所说,0点前来他卧室集合,大家凑到一起聊了起来,最后出现的是小丑后周玥,看见这两人,大家又免不了起哄,直到乐天裹着浴巾,趔趄的从卧室出来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揉着额头。

“老板,看您这样是又喝了不少?”魔术师问。

“嗯,喝高了。”

张云芳从浴室出来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。”

“嘿嘿。”乐天苦笑,看了看时间说道:“现在是跨年夜的最后时刻了,跟大家一起过我很开心。”

“我们也是。”

乐天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,说道:“看电视,一会选美大赛就有结果了,看看波-波能不能保持卫冕。”

乐天这帮人里,杜马波的票数一直是第一,第二名的曾温柔被拉了200多票,想反超的确很难。

这不,杜马波还诧异呢,“这船上的人都什么审美,居然喜欢纹身的。”

曾温柔说:“也不是,你看小春哪两个保镖,不也是满身的纹身嘛,可人家票数还没我高呢。”

于涛接话道:“你得第二当之无愧。”

“就是,大姐大身材这么好,不当第二可惜了。”魔术师帮腔。

“哈哈。”大家的奉承把曾温柔说的是心花怒放。

乐天揉了揉额头,拿起醒酒茶看了看,道:“这茶功效不错,哪来的?”

张云芳一听这话,在乐天腰上又拧了一把,“你还好意思问。”

乐天疼得呲牙咧嘴,屋内安静几秒过后,于涛最先打岔转移话题说道:

“哎对了,咱们不是要在房间内等待结果吧,是不是要出去。”

“对,外面热闹,要不去外面看看?”

大家起哄,乐天要顺应民心,跟着大家一起出了客房,在甲板上逛了一圈,别说,这游轮上0点之前都是一如既往的热闹,到处都是人头攒动的景象,男男女女们开心的嬉戏,尽显纸醉金迷的糜烂。

随着大部队走到歌剧院,找了一个角落坐下,有大鳄过来打招呼,不过不是跟乐天,而是跟杜马波,谁让她暂时票数最多呢。

又等了没多久,0点准时到来,船上有屏幕的地方都开始播放选美结果,杜马波当之无愧的夺得第一,曾温柔第二,第三的是一个白俄罗斯的美女。

大家对这个结果毫无意外,乐天示意杜马波跟大家打招呼,发表一下获奖感言,可就在杜马波不情不愿的时候,游轮上再次发出警报。

每个人都是一怔,接着集体起身向外走去,顺着急速奔跑的人群,终于到了事发地点。

船舱客房,南非大鳄死在了浴缸之中,脖子当啷着挂在肩上,腥红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浴缸,死状相当的惨,这是被人用利器割断了脖子。

乐天等人到来的时候,附近已经聚满了人,大部分都是他的手下,还有一部分人是船上的安保人员,此刻正在询问情况。

乐天等人到来自然引起骚乱,南非帮认定这事是乐天等人做的,作势就要发生冲突,幸好在场安保人员拦住,这才没发生流血事件。

最终,当双方都偃旗息鼓之后,大家协商先调查死因,根据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手下汇报,他跟其他手下来找老大出去吃宵夜的,可是怎么敲门老大都不开门,因为担心出事,他们就破门而入,在浴室里发现老大的尸体。

乐天等人查看了房间,发现门窗都是反锁的,如果大门也是反锁的话,哪这就是一场密室杀人案了。

于涛非常了解密室杀人案的侦破过程,仔细查看了屋内的每个细节,最终确定,这里的确是密室没错。

游轮安保人员调出监控,没发现任何线索,这让整个案子更加扑朔迷离起来。

不过,南非帮大鳄死了,之前还跟乐天等人发生过冲突,怀疑对象不言而喻,乐天这刚刚化解墙头草站队问题,结果发生这件事,他们的嫌疑瞬间被推到了顶点。

在安保人员的控制下,有话语权的老大们都被带到歌剧院,这是要联络罗金,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。

这次死人事件安保人员很重视,毕竟死的人是大鳄,不是小头目,这就等于南非帮要重新洗牌,另外,这也说明凶手连大鳄都敢杀,这态度绝对是不把各大势力放在眼里了。

所有人聚在歌剧院里等待的时候,乐天等人并不说话,但其他势力大鳄窃窃私语,所谈话的内容乐天也都能听见。

“能做到密室杀人,凶手他们能做到。”

“没错,他们跟南非帮还有冲突,我怀疑是他们做的没错。”

“这帮华夏人胆子真是太大了。”

“要不要联盟。”

乐天等人黑着脸坐在,见一个个不友善的眼神透射过来,乐天眉头紧锁,于涛一直在思考,拖着腮帮子喃喃道:

“这次的案子,没有留下凶器。”

张云芳没接话茬,说道:“乐天,我感觉气氛不对。”

乐天说道:“我知道,涛哥,你刚才说没留下凶器是什么意思?”

于涛再次压低声音说道:“根据伤口判定,死者脖子上的伤口,跟女郎脖子上的伤口类似,应该还是餐刀割喉。”

“意思是,两个杀人案是一个人做的?”乐天问。

“以作案手法来看,没错,是同一个凶手。”于涛坚定的说道:“你看,同样的密室,同样的凶器,唯一不同的是,这次没留下任何证据。”

“这能说明什么?”曾温柔不屑的问道。

于涛接着说道:“这能说明很多问题,比如,女郎的死留下凶器是作案时间来不及,杀了人把凶器丢下这很正常,但南非大鳄的死,很有可能是时间充足,凶手杀了人之后,还有时间来布置现场,制造一个完美的密室。”

“说来说去,到底能不能把凶手圈定在一个范围内?”张云芳没好气的问道。

乐天接过话题说道:“之前,我们有过一些怀疑,比如杀死小头目的凶手是女郎,杀死女郎的凶手是南非大鳄,那么现在南非大鳄死了,不外乎有两个解释,一,欲盖弥彰,二,另有其人。”

于涛接过话头说道:“如果杀死女郎的凶手不是南非大鳄,那是谁呢?”

就在这时,圈外有人说话,引起乐天的注意。

“南非大佬一辈子斩首无数人,没想到最后是这个死法。”

乐天侧头看了过去,见说话的人完全是无意之举,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我突然有个想法。”

于涛急忙问道:“你说。”

“咱们之前的方向,很有可能是错的。”乐天继续解释道:“之前猜测,小头目的死很有可能是内斗,杀死女郎很有可能是销毁人证,如果不是内斗,是仇杀,比如,恶意报复的可能性有没有?”

“有,很大。”于涛也想到了这些。

可就在这时,大屏幕突然亮起,所有人侧目看了过去,罗金脸色很沉,虽然只是视频,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罗金的愤怒。

“我真的没想到啊,居然,居然有人顶风作案,完全把我罗家当成空气,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罗金说话的时候,所有人侧目看向乐天等人,乐天心下一沉,知道这是认定他是凶手了。

“李乐天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