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62章 死人了

第762章 死人了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急忙拾起地上的衣服,匆匆忙忙的穿上下床,张云芳也急忙换上衣服,跟着乐天前后脚冲出船舱。

舱门打开,不少人都裹着浴巾出来,互相在狭窄的走廊内面面相视。

“什么情况这是?”有人问。

乐天也很茫然,可就在这时,转角有人影急速跑动一闪而过,乐天等人急忙冲了出去,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一帮人冲出甬道,看见不少船员保安,都往楼上的房间跑,乐天他们也随着大部队上去,路上隐隐约约听见交谈,貌似不是事故,好像是有人被谋杀了。

大概了解状况后,乐天等贵宾也不着急了,要知道如果是撞船触礁,这艘游轮的下场跟泰坦尼克号一样,那就太悲催了,万幸不是,而是有人被谋杀。

随着大部队来到上面住宿区,这里聚了不少人,有人在争吵,也有保安在维持秩序,总之场面很混乱。

乐天等人闲庭若步的挤到门口,房间里有很多人,安保人员,船员,十几个人在里面维持秩序,旮旯有个裸-女蜷缩蹲在哪,吓得她浑身都在哆嗦,此刻有外国大汉对着女人咆哮质问,安保人员在极力维持秩序。

站在门口没看见尸体,乐天迈步进去,走过门廊侧头看向卧室,一个尸体倒在床上,鲜血染红了床单,流淌满地都是,乐天看见这一幕下意识怔住,因为尸体的脖子上,有个木锥,不就是今天刀妹用力表演飞刀使用的木锥嘛。

就在这时,屋内死者同伙发现乐天等华夏人,气怒涛涛的冲了过来,指着乐天等人问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话。

安保人员全力阻拦,这才没有延伸暴力冲突。

此刻,门口有人聊天,引起乐天的主意,“死者是南非地头蛇中的小头目,有私家军和武装力量,他的老大在南非控制着一个武装势力,能力很大,不过在这艘船上把他的心腹杀了,估计那个老大都抓狂。”

说话间,南非老大推开安保人员的阻拦,冲出门口一把揪住刀妹,生拉硬拽的说着什么,乐天见状急忙出手,一把抓住大鳄的胳膊,用英语说道:

“你别冲动。”

大鳄看着乐天,眼神中满是怒火,吼道:“我的人死了,你让我别冲动!”

“你的人死了,你抓我的人干什么?”乐天也板着脸问。

“今天,她拿着木头丢苹果,我看见了,我的兄弟就是这么死掉的,人一定是她杀的。”南非大鳄一口咬定是刀妹做的,乐天急忙反驳道:

“放屁,这木头哪都有,拿个桌子腿削尖了都一个样子,你给我放手,否则我不客气了。”

乐天这话一出,双方的怒火是箭在弦上,就差擦枪走火,可就在事态即将爆发的时候,于涛突然喊道:“住手,听我说。”

所有人侧目看去,于涛进屋解释道:“都别吵,我能找出凶手,证明不是她做的,都安静,别吵听我说。”

场面安静下来,于涛进入卧室观察尸体,南非大鳄松手,乐天也松手进入卧室,于涛拖着下巴观察,说道:

“这床上很乱,有挣扎或者是搏斗的痕迹,再看死者身高,大约是185厘米,女人不可能正面捅在喉咙上,除非他躺在床上,然后女人骑在身上,这样就……对了。”

于涛想到了什么,急忙出去看下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女人,这个女人皮肤很黑,是一个非裔混血,因为看见这么血腥的一幕,她吓得已经崩溃了,蹲在角落中慌张的连眼神都失去了色彩。

于涛抄起沙发上的浴巾,走过去披在她身上,用英语问道:“没事了,没事,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?”

一帮人都凑了过来,乐天也跟着蹲下,女人慌张的环视一圈,捂着头用英语说道:“我在洗澡,我什么也不知道,不知道,我出来,就看见他,死了,死了,啊!”

她再次想起恐怖的回忆,吓得惊叫一声连忙捂着脑袋。

于涛问不出什么,叫来安保人员说道:“她被吓坏了,你们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,注意保护她的安全,找出凶手全靠她了。”

南非大鳄听见这番话,直接阻拦说道:“行刑逼供我最拿手,交给我。”

“不行。”乐天再次阻拦,冷声道:“想不想知道,谁是杀你兄弟的凶手。”

“当然想。”

“哪你就别插手。”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大鳄估计是气坏了,指着乐天鼻子吼道:“你和你的人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件事肯定是她做的,别想撇清关系。”

刀妹很无辜,连忙摆手说道:“不是我,我没有。”

乐天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不是你,放心。”

于涛也出面说道:“大家都冷静一下,我现在要还原现场,请大家保持安静。”

……

0点过后,游艇活动结束,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间,死者与女郎卿卿我我的打开卧室房门,靠在门廊激烈拥吻,女郎推开死者,“我去洗澡。”

女郎进入卧室,脱去比基尼进入泳池,死者坐在沙发上,拿着香槟喝了一口,随即放下,脱下衣服裤子,赤-身-裸-体的躺在床上,侧头看着浴室里的倩影,等着一会没好的激-情。

可就在这时,卧室窗外杀手出现,靠在门边见机冲了进来,手持木锥子飞扑,死者反应过来,用手格挡,两人在床上挣扎翻滚,床单凌乱,最终,死者不敌杀手,木锥刺入咽喉,鲜血喷流而出,杀手从客厅窗口逃了出去。

于涛一边指认现场,一边把情节还原,每个人脑海里都产生画面,也随着他的阐述,逐一查看线索,当于涛说完后,南非大鳄反驳说道:

“我的兄弟很厉害,肉搏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打赢他,不可能有人这么轻松杀死他。”

“所以,我可以用两点证明。”于涛伸出手指说道:“第一,凶手很厉害,或者很魁梧,起码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拳手,能轻松击杀你的兄弟,第二,木锥不是丢出去的,是经过搏斗才杀死你的兄弟,所以,凶手是一个壮汉,不是女人。”

“也有可能是她丢出去的,因为她木锥丢的很准。”南非大鳄还没放弃指认刀妹。

“不不不。”于涛急忙摇摆手指说道:“绝对不是,第一,丢出去的木锥,在射中肉体后,因为冲击力过大,血会喷的很远,但如果是近距离的肉搏刺杀,血才会弄得满床,而不是呲出来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我都不信,房间里有监控吗,我要查看监控。”南非大鳄转头质问。

船员纷纷摇头,说道:“很抱歉,为了各位贵宾的隐私,游艇客房是没有监控的,只有走廊或者甲板上有监控。”

“总之我不管,我要见罗金。”他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我要控诉他们。”

乐天这个苦笑,遇见南非大佬真是,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啊,上前一步说道:“那就麻烦吧罗老请出来吧,正好也给我们辩护的机会。”

船员和安保人员没办法了,引领着大家往外走,此刻门口聚集很多人,基本所有大鳄都来了,就连小春等人也不例外。

后续的事情很出乎乐天意外,他们本以为,船员会带着乐天等人,去罗金的房间,结果哪知道,他们把人带到了歌剧院,不少来凑热闹的大鳄,都跟着进来找地方坐下,看这样是要围观后续发展了。

乐天和南非大鳄坐下后,在船员的安排下,大屏幕出现了视频画面,罗金巨大的头像被播放出来,南非大佬急忙说道:

“老板,我的兄弟在船上被人杀死了,凶手就是他的人,这事你看着办。”

“哦,真的吗?”罗金懒散的回应。

乐天不慌不忙的起身说道:“这么晚打扰您我很抱歉,不过上船第一天就发生杀人案,而且还有人冤枉我,这件事真的需要您处理。”

罗金端起咖啡杯说道:“我要等元旦过后才能上船,发生这种事让我很意外,居然有人在我的船上杀人,这是对我的挑衅,你说华夏人杀了你的兄弟,你有什么证据嘛?”

南非大鳄急忙说道:“这个女人今天表演过飞木锥射苹果,杀死我兄弟的凶器,就是木锥,这就是证据。”

“荒谬,我还以为你亲眼看见了呢,拿出实质的证据,否则你就是诬陷。”

“呃……我没有。”南非老大急忙反驳。

“闭嘴,乐天,你想说什么。”罗金呵斥后问道:“人是不是你们杀的?”

“不是。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我的人刚刚查勘的现场,凶手大概是拳手,要不这样,为了洗刷嫌疑,我们愿意找出凶手,还我们和死者一个公道。”

“好,哪你就继续查,我给你这个权利。”罗金说完冷眼看着南非大鳄,厉声说道:“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整艘船就你的人最不安份,如果你再闹事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罗金话说完后,语气缓和下来,说道:“上船的客人们,我真的很抱歉发生了这种事,不过我再次声明,千万别让我发现,是你们之间的内斗,否则后果你们知道。”

“啾”

视频结束,大屏幕一片花白,整个歌剧院异常安静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