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65章 风暴中心

第765章 风暴中心


                “这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,我觉得哪哪都不对。.. ”乐天没抓住一闪而逝的想法,摇头蹲在地上思考起来。

于涛托着下巴,看着凶器喃喃道:“餐刀,对了,我能提取指纹。”

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乐天问。

“我也是刚刚想到的,你去问一下昨晚看守的保安,我提取指纹,分头行动看看有没有更多的线索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两人分开行动,乐天去录口供,于涛则让魔术师拿点东西过来,魔术师快速跑回船舱,几个女人也化妆完毕,此刻正琢磨去哪找乐天他们呢,不过魔术师回来一说,昨晚唯一的女证人死了,她们都很震惊。

按照于涛的吩咐,拿着东西去了船舱底部,乐天正在询问事情,无法打扰,曾温柔进入密室,把于涛要的东西给他,问道:

“要这些东西干嘛?”

“采取指纹。”

曾温柔愣了几秒,“用香水,粉底和胶带提取指纹?那我可要学学了。”

只见于涛拿着香水,对着空中喷了一下,再拿起凶器餐刀,迎着喷雾靠近,让空气中的湿度粘念在餐刀上,接着打开粉底,碾碎一些粉末,对着餐刀一吹气,化妆用的粉沫被喷出,粘念在餐刀上。

再拿着胶带,很小心的在餐刀上粘念一下,环顾一圈,看见玻璃后,把胶带粘在玻璃上,再轻微的扇风,让多余的粉末消散。

整个过程曾温柔都在旁观,看见玻璃上真的有指纹出现,她感慨的说道:“真的行呀,学到了。”

于涛解释道:“人的手握着冰凉的铁器时,汗液中的酸碱会浮在上面,香水和凶器上面的酸碱中和一下,用胶带就能还原出指纹,你看,这里有两个指纹。”

曾温柔仔细辨认,不专业的她看不出什么,于涛拿着胶带回去,如法炮制的在女死者手上提取了指纹,全部粘念在玻璃上,拿着手电筒查看一番,道:“你看,这个指纹是女死者的,两个虽然有些类似,但你能看出区别吗?”

曾温柔摇头道:“看不出。”

“凶器上的指纹接触面积很大,这是有人抓住她的手,按在上面的,就像是我握着你的手,按在凶器上一样。”

“哦,这就意味着凶手另有其人呗。”

“不好说。”于涛打了一个哑谜,曾温柔都有些崩溃了,“到底什么意思嘛?”

于涛走到门口,乐天还在询问问题,当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乐天跟着于涛进入房间内,指着玻璃上的指纹说道:“你看,凶器上有两个指纹,一个是死者的,一个是凶手的。”

“之后,就是把船上每个人的指纹匹配一下,就知道谁是凶手了呗。”乐天问。

“没那么简单。”于涛靠近说道:“船上都是什么人,他们会让你采集指纹吗?”

乐天这才想到这点,看样子破案又陷入僵局。

刚刚离开去报告的安保人员回来,直接说道:“老板有请您视频会议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

乐天带着手下离开,临走前郑重的说道:“我重申一点,我走之后,任何人不准进去,否则你们当中就有凶手。”

安保人员不敢不答应,乐天这才带着大部队,进入歌剧院,时间太早,船上的乘客们还没起床,整个船上也没多少人活动,更何况是这里了。

空旷的歌剧院内,大家纷纷入座后,大屏幕中罗金出现,“你好,起的可真早啊。”

“您也一样。”

罗金露出微笑,“听说又死了一个人,有什么收获吗?”

“有。”乐天郑重的说道:“杀死南非地头蛇的凶手,我已经知道是谁了,不过她可能是被人指使的,幕后黑手昨晚又把她杀了。”

“你是说,第二个死者,那个女郎是凶手?”乐天问道。

“是。”乐天承认后,示意于涛解释一下,于涛把案发经过,凶器,如何杀人的过程,都详细的解释了一遍,罗金一直沉默不语。

乐天接着说道:“现在,凶手被幕后指使的人杀死了,我们已经提取了凶手的指纹,如果想找出真凶,我需要船上乘客的指纹进行比对。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罗金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“为什么?”曾温柔脱口而出。

罗金一耸肩说道:“船上的投注器连接银行账户,都是靠指纹识别的,这涉及银行密码等隐私,你说谁会同意,让你们提取指纹?”

曾温柔坏笑着看向于涛,接着问道:“哪我们自己提取指纹呢,可以吗?”

“我知道你们偷窃的本事很厉害,我只提醒你,别被抓到,否则后果很严重。”

“ok。”曾温柔很自信的回应。

乐天也明白曾温柔的想法,但绝对不能让她这么干,万一暴露,这可是能偷盗大佬们瑞士银行的密码,被抓住后果可想而知,乐天急忙说道:

“那好,我们尽量不碰触各方大佬的底线,寻找真凶,但效果可能不明显。”

“这场旅途看似和平,实际上充满了危险,只有海燕会迎着风暴,证明自己的能力,让狂风暴雨来的更猛烈些吧,保重。”

罗金的视频消失,大家茫然了一会,张云芳喃喃道:“让狂风暴雨来的更猛烈些,这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乐天起身说道:“走,咱们回房间去说。”

大家跟着乐天回到客房,所有人聚在一起,乐天拿出烟分发一圈,思考着说道:“上船的前一天,游戏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“什么?”

乐天的思绪陷入回忆中,那天晚上,乐天跟游戏王摊牌,说出“既生瑜何生亮”的话,之后的聊天,游戏王陷入困惑,说出一番话乐天记忆犹新:

“我还是那句话,由不得你。”

接着,他的脸色很郑重。

“我们都老了,江山易主,会带来无尽的血腥,如果没有能力者,这世界会乱成什么样子,你恐怕会看见的。”

之后又聊了两句关于拳赛的事,话题到了尾声,游戏王拍着乐天的肩膀,说出让乐天最困惑的一句话。

“没关系,罗金已经接受你们了,上游轮对你们来说,是一个机遇,特别是你,好好把握。”

思绪回到现实,乐天喃喃自语道:“江山易主会带来无尽的血腥,没有能力者的世界,上游轮是一个机遇,好好把握。”

乐天再次抽了一口烟,喃喃自语道:“罗金也是这么说,我怀疑,他很有可能早就知道,这场游轮不会太平静,他俩都没上船,所以现在是没有能力者控制的局面,艹,这两个老东西。”

“你想到了什么?”于涛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乐天摇头掐灭烟头,把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转移话题说道:“咱们静观其变,我怀疑,这几天血腥案会一直发生,咱们不要搀和进血腥的风暴之中。”

于涛大惊,问道:“难道要大洗牌了?”

乐天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聪明,游轮是两个老狐狸设计出来的战场,我怀疑就是要利用这个机会,排除异己,把那些不衷心于罗家的人干掉,让各方势力窝里斗,打得两败俱伤最后才收拾残局。”

“哪咱们会不会有危险?”张云芳试探的问道。

“其实咱们很危险。”乐天这么说,大家都紧张起来,他勾了勾手指,大家凑近,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上次咱们在赌城遭遇袭击,这事可刚过去没多久,昨天,南非大鳄一口咬定是咱们的人做的案,目的就是让咱们当替罪羊,如果我猜的没错,咱们遇袭很有可能是他们联络的雇佣兵。”

“我靠,老娘跟他拼了。”曾温柔撸胳膊挽袖子的说道:“居然敢动咱们,说,怎么收拾他。”

“不不。”乐天摆手说道:“现在咱们不是要反击,咱们是要自保,如果我猜的没错,今天开始,所有势力都会联合在一起,认定咱们就是凶手,而咱们要做的,就是不断洗刷嫌疑。”

“这么损呢?”

“其实想解决麻烦很简单。”乐天笑道:“先找联盟,他们集结势力,咱们也集结人马,只要咱们能坚持道两个老家伙上船,咱们就赢了。”

“怎么做,你说吧。”张云芳很信任乐天。

“大家这样,从现在开始,两两一组去找盟友,师姐和于涛一组,亚洲所有黑帮拉拢交给你俩,魔术师和罗拉,拉丁美洲的黑帮交给你俩,张云芳和波-波,欧洲的黑帮交给你们,刀妹跟小丑一组,哎对了,你俩英语不好是吧,哪干脆你俩跟我一起,就这么分配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“好了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玩去吧,散会。”

大家各自回到房间,研究自己的行动去了,乐天则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,整理了一下头发,带着刀妹出门,却把小丑留下掌管大局。

刀妹跟在乐天后面问道:“老板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“先找情报,这艘船上,只有一个人是不用太费功夫,就会把情报全部告诉我的。”

“这艘船上有这种人吗?”

“当然,岛国山口组,小春这丫头啊。”乐天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我准备用美男计征服她。”

刀妹噗呲一声笑了,“老板,你也会开玩笑啊。”

“笑笑更健康。”乐天笑着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