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63章 现场还原

第763章 现场还原


                杀人事件过后,船员以及安保人员,安排巡逻人手,让每个贵宾回到房间,乐天等人也不例外,不过,大家却聚在乐天的房间中没有回自己的房间。.: 。

卧室很安静,每个人都不说话,乐天‘抽’着烟站在阳台上观察,确认无误后进来说道:“整艘船到处都有监控,可卧室和外墙不在监控范围,看来凶手对这艘船很了解啊。”

张云芳试探的问道:“于涛已经把凶手范围括在拳手之中了,再从这些人中,找出那些参加过拳赛的人,这样范围就更小了。”

乐天坐在沙发上闭目沉思,于涛也在思考,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可是都说不到点子上。

最终,还是于涛说道:“不过,我觉得,凶手也不排除‘女’人的可能。”

“不会吧?”

乐天睁开眼睛说道:“没错,其实,‘女’人不能排除。”

“你想到了什么,说说。”

于涛起身,拉着曾温柔说道:“咱们再做一次现场还原,你跟我来。”

于涛拉着曾温柔走到‘门’廊里,把曾温柔按在镜子上,说道:“两人进屋开始就很‘激’烈,镜子上有后背靠在上面的印记,有汗水和比基尼绳带的印痕,你们看见了吧?”

“看见了。”

于涛接着说道:“首先这个比基尼印痕,不知道是凶手躲藏时留下的,还是死者和‘女’郎进屋时留下的,因为时间很接近,可能还是存在的。”

“没错。”乐天接着说道:“现在假设,凶手是从窗口阳台爬进来的,在死者和‘女’郎进入卧室后,师姐,你进入浴室,快去。”

曾温柔下意识跑进浴室,问道:“然后呢。”

“放水。”

曾温柔打开水龙头,哗啦啦的淋雨声很大,曾温柔探头看着卧室,乐天摆摆手说道:“你进去洗澡,把‘门’关上。”

“一定要洗吗?”

“洗,必须洗头。”

“哦。”曾温柔真的进去洗头去了,乐天解释说道:“假设‘女’郎在洗头,水声很大听不见声音,于涛你上‘床’,大家靠边,杜马‘波’你去客厅。”

所有人都按照乐天的布置站位,乐天接着说道:“现在,死者已经脱光了衣服,期待着一会的‘性’-感狂欢,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,危险正在靠近。”

乐天说话的时候走到‘门’口,接着说道:“假设我是凶手,男‘性’,一个拳手,我拿着木锥突然出现,于涛反应。”
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于涛一下从‘床’上跳起来质问。

乐天这个时候飞冲上‘床’,于涛急忙跟乐天搏斗,两人发出不小的声音,乐天示意差不多了,看向厕所问道:“师姐,你听见声音了吗?”

“那么大声怎么听不见。”

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问题来了,死者是经常走夜路的地头蛇,如果一个陌生男子突然进入房间,他不会默不吭声,所以,男‘性’凶手除非是他认识的人,再有一个可能,就是‘女’‘性’杀手。”

乐天站起来示意于涛躺下,对着杜马‘波’说道:“现在‘女’‘性’杀手出场。”

杜马‘波’一手背后,出现在‘门’口,于涛装腔作势的吹了一个口哨,“美‘女’,怎么进来的。”

“暂停。”乐天突然停止演戏,说道:“师姐,听见声音了吗?”

“我听见你说‘女’‘性’杀手出场。”

“不是这句,后面听见了吗?”乐天再问。

“没有啊。”

乐天示意继续,杜马‘波’走了进来,单手依然藏在背后,上‘床’贴近于涛,乐天指挥说道:“动手。”

就在这时,杜马‘波’飞快抬手挥下,于涛见状大惊,急忙抓住杜马‘波’落下的手臂,两人支撑着的同时,‘床’单再次凌‘乱’起来。

“暂停。”

乐天再次叫停说道:“你们看,如果是这个情况,男人在遇见突如其来的攻击时,是不会发出声音的,眼下也只会拼命反抗,忘记喊叫也有可能。”

张云芳这个时候打岔问道:“如果是‘女’‘性’杀手,力量根本不可能超过男人,她是怎么得手的呢。”

“杜马‘波’你轻点啊。”乐天说了一句后。

杜马‘波’突然提膝,一下命中于涛命-根子,瞬间,于涛满脸涨红,手上的的力度也松了下来,杜马‘波’的手顺利落下,如果她手上拿着东西,于涛肯定一命呜呼。

然后,大家就看见于涛在‘床’上翻滚,捂着肚子只打滚,男人们都一脸的疼,乐天却说道:“‘波’-‘波’,不是让你轻点嘛。”

“我,我失手了,抱歉。”杜马‘波’急忙道歉。

乐天说道:“这么模拟现场,其实也成立,所以,‘女’‘性’杀手并不排除在外。”

于涛捂着肚子翻滚下‘床’,从喉咙中挤出几个字,“你来真的。”

“对不起啊涛哥。”此刻已经没有人想听乐天分析刺杀过程了,所有人都关注于涛到底怎么样了。

曾温柔一直在浴室里,等的都不耐烦,打开‘门’问道:“好了没有,咦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乐天再次打岔说道:“现在距离刺杀成功已经过去两分钟时间,‘女’郎洗澡出来,看见死者,惊声尖叫,然后……”

乐天装腔作势的尖叫着往外跑,可是当手握住‘门’把手的时候,却意识到有些不对,一个劲的摇头说道:“不对,不对,‘女’郎尖叫过后,并没有离开现场,而是蹲在角落中,为什么呢,莫非,她看见凶手了,或者……”

“我不玩了,我要回房间看看,你自己琢磨吧。”于涛捂着小腹踉跄的走了,乐天一脸的尴尬,再次看向杜马‘波’说道:“你真敢下手啊,想想都疼。”

杜马‘波’还是一脸的歉意,说道:“我刚刚,跟涛哥对峙的时候,我俩都用了全力,如果我不全力攻击,他是不会松力的。”

“算了,回头谁去看看,师姐,你去帮忙照顾一下涛哥。”

“凭什么我去?”曾温柔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
“他是你的人,不你去谁去啊。”

“他什么时候成我的人了,我承认过吗,你有证据嘛,拿出来看看。”

乐天瞬间从这番话中听出什么,急忙调侃道:“哟哟,你俩发生过是不是?说什么时候的事?说,老实‘交’代。”

“什么啊,我,我‘交’代什么啊?”曾温柔还在反驳。

“你看,你刚刚都不打自招了,我的意思是说,他是你的手下,然后,你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漏了嘴,你还敢不承认。”

“行了,我去我去,乐天你再敢说,我撕了你的嘴。”曾温柔只好妥协似的,逃之夭夭。

关上房‘门’,曾温柔这才松了一口气,走到于涛房‘门’前敲了敲‘门’,半天于涛才打开‘门’,一脸委屈的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你以为我愿意的呀。”曾温柔推开‘门’进去,于涛苦笑,只好关‘门’进屋,脑海里那天晚上的事,再次浮现出来。

曾温柔随口问道:“那话没事吧?”

“没,没事,要不你给我看看。”于涛试探的问道。

“我看你是要死吧,嫌不够疼,好,我再给你来一下。”曾温柔被气坏了,毕竟那天酒后断片,事后想起来不少事,于涛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,戳了痛处,这还能饶了他。

曾温柔急忙在屋内寻找一番,捡起一个握力器就冲了过去,于涛急忙拦着,“别别,我胡说八道呢,姑‘奶’‘奶’,你就饶了我吧,今天我已经够疼的了。”

曾温柔依然紧追不舍,冲进卧室两人绕着‘床’跑,可于涛的旧伤还没缓和,哪能跑过曾温柔呢,几下就被曾温柔逮住,按在‘床’上‘逼’着他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道:

“信不信我‘弄’死你,让你成为今天第二个死者?”

这句话,于涛突然灵机一闪,“我想到了,还有第三种可能。”

曾温柔一怔:“什么意思。”

“凶手不一定是从外面进来的,也许是,那个‘女’郎。”于涛想通了全部,急忙推开曾温柔,拉着她去了‘门’口,按在镜子上,接着领着她进入卧室,说道:

“比如,我曾经对你做过某些事,你对我怀恨在心,一心就要‘弄’死我,然后,你上了游轮,就等待这个机会,现在月黑风高,正是动手的最佳机会。”

“啊,然后呢?”

于涛躺在‘床’上说道:“然后,你一直演戏,而死者却不知道你对我有恨意,就在两人回来后,前-戏坐足,死者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,你突然袭击了我,然后就像是刚刚那样,我被你一下捅死,所以这‘床’单,不一定是跟凶手搏斗时留下的。”

曾温柔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但是,杀人后去洗澡,然后不慌不忙的跑出去喊人来,再进来躲在墙角装害怕,这个‘女’郎心机太重了吧,这的多大的仇恨呢?”

于涛解释说道:“你不知道,就今天死的那个人,在南非可是土皇帝,为了一个矿产或者一条石油管道,经常做出一些屠村的事情,就算被自己人报复‘弄’死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”

“也是啊,所以,现在有三种可能,喂,有你这么破案的吗,嫌疑人越来越多,到底谁是凶手啊?”曾温柔吼道。

于涛拉着曾温柔说道:“破案就是这样,先找出所有可能,在排除一切不可能,剩下的不管多离奇,那就是真相,走,去告诉乐天。”

他说完拉着曾温柔又回到乐天的房间,于涛一进来就说道:“我可能知道凶手是谁了。”

乐天等人的反应很奇怪,所有人的目光,都专注的盯着,于涛和曾温柔的手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