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50章 恍然大悟

第750章 恍然大悟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恍然大悟,这就好比三国演义中一个剧情,诸葛亮一生打过无数胜仗,第一次兵出祁山,用计佯从斜谷道攻郧,不想被姜维识破,破了诸葛亮的计,反攻诸葛亮大营,让他损失惨重,也是诸葛亮一生败的最惨的一仗。

此后,诸葛亮便对姜维产生兴趣,再次用计纳降姜维,从此收他为徒,传授鬼谷兵法等当世兵法绝学。

之前,在贼王大会的时候,乐天赶巧破了游戏王的算计,让他有生以来输的最惨,也许自那之后,游戏王就产生了收徒的念头。

没错,游戏王还曾经跟乐天聊天中透露过,他最喜欢华夏的三国演义,也许他认为自己是诸葛亮。

以游戏王的性格来讲,他一生站在巅峰太久了,很少有人跟他玩的那么开心,乐天本以为游戏王是恶人,玩游戏只是为了弄死他,可经过刚刚游戏王的那番话,乐天突然想明白一件事。

这老头为什么帮着自己发展,他每次跟游戏王对弈,虽然都险中求胜,但最终也是自己占了便宜,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,他就在华夏站稳脚跟?

还有他为什么还给自己设计发展路线,并且引到自己怎么行动,就哪怕现在发展过快了,树敌太多的时候,这老头都在想办法,让自己渡过化解危难。

最明显的一条,如果游戏王真想玩死自己,他为什么要用围棋的方式,把每一步都提前告诉乐天,让乐天明白,等他真正发展起来之后,国家摄入游戏,最终是他满盘皆输的下场。

这一切,都是游戏王的提前让乐天领悟到的,包括今天说的这些话,乐天这才深深的知道,原来自己还在局中,并没有跳出局外。

就拿眼前的事来说,乐天带着他的人突然涉足世界黑帮利益分成,一下拿走18个合作名额,这是多少利益,有多少个势力眼馋或者不满,就算在赌城不对乐天动手,但如果在其他地方呢?

这点乐天的确没想过,可是,就在所有势力蠢蠢欲动的时候,有人冒然动手了,自己又怒发冲冠的表明态度,罗家族以及游戏王都不找后账这是其一,站队此刻也明朗化了。

说白了,就是让各方势力明白,乐天这帮新兴崛起的新人,不能惹也不能动,让不安分的因素完全熄灭,这就是游戏王做这件事的目的。

再回忆,刚刚罗金说要杀乐天的时候,游戏王脸上的焦灼,以及急切,这不是装出来的,所以,他的意图不是要跟乐天玩游戏,而是通过玩游戏,让乐天心悦诚服的想明白,然后继承他的地位。

乐天思考的时候,游戏王、罗金、以及小春三人一直在聊天,乐天依然板着脸,心里却非常活跃,直到罗金给乐天倒了一杯酒,推过来说道:

“年轻人,你这事我知道了,不过你放心,我保证自此以后,不会再有人对你下黑手,不过咱们的赌局依然继续,你同意吗?”

“同意。”乐天端起酒杯,晃悠着说道:“我会让你见识一下,我们的实力,正好小春也在这,我也不藏着掖着,你们的安保系统啊,说实话,真不咋地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游戏王放声大笑。

小春恭敬的低头说道:“请您指点。”

“过几天你就明白了,干杯。”

几个人碰撞了一下杯子,同时喝光酒水后,乐天起身说道:“晚辈还有事,哪我就告辞了。”

小春见状也说要走,两人行礼后一起离开,走出安检的时候,所有保镖们用看笨蛋的目光看着乐天离开,坐进电梯里,小春弱弱的问道:“要不要去我的房间坐坐。”

“正好,我有点事想问你。”

电梯到达楼层,小春迈着小碎步在前带路,这一楼层全是岛国山口组的保镖,小春领着乐天进入一个总统套房,房间很奢华,装修看上去有岛国风格。

小春示意乐天坐一会,乐天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,小春进屋换了一身和服,拿着一个托盘出来,跪坐在乐天身边,拿出托盘里的碘酒消毒水,给乐天处理身上的淤青。

“他们为什么打你?”

“没什么,我拿枪威胁游戏王和罗金来着。”

小春吓得手中棉花都掉在地上了,下一秒恢复过来,再次处理伤口说道:“你没死真是幸运。”

“我就知道我死不了,算了,不说了,问你点事。”乐天郑重的问道:“你现在是为游戏王工作吗?”

“是的,山口组跟罗家族有很多合作往来,游戏王又是罗家族的军师,我们算是他的外围,怎么了,为什么这么问。”

“说白了,还是美国人的狗腿子呗。”

小春的脸色凝固,乐天急忙缓解尴尬道:“开玩笑,那个,我想问,你知道游戏王的过去嘛?”

“知道一些。”小春处理完后,放下酒精棉,跪坐低头说道:“游戏王名字叫克劳德,是英国贵族的次子,本来是没有伯爵继承权的,他在家族也不受待见,14岁的时候,他喜欢了一个姑娘,是家族女佣人的女儿,好像是12岁。”

“两人一起成长直到游戏王18岁的时候,成年就意味着他要出去闯荡,可是刚开始的一年,他并没有太大气色,19岁突然回到家族,得知跟他相好的佣人女儿自杀了,这对游戏王打击很大,自此之后,游戏王像是变了一个人,狠辣,果决。”

“22岁,他的哥哥死在了一起意外交通事故上,他继承了家族产业,可怕的是,同一年里,整个家族每一个人都相继死去,只剩下他自己,虽然警方怀疑是克劳德做的,却找不到任何证据,所以,他被苏格兰场一直调查。”

“但从此,克劳德如日中天,直到30岁,他把产业做的相当大,但因为国家涉足,找各种理由把家族产业国有化,他突然之间从亿万富翁变成为流浪汉。”

“后来,他消失过一段时间,没人知道他在哪,不过在这段时间里,克劳德家族的所有产业被国有化之后,当年的提案人、策划以及行动者全部在这段时间离奇死亡,后苏格兰场认为,这些还是他做的,可是就是没有证据,直到今天,也是一状悬案。”

“再之后,克劳德再出现的时候,身边已经拥有了数不尽的能人义士,并且在黑暗世界有不小的名头,其实没人知道,他消失的这段时间,其实是投靠了罗家族,至今他都是罗家族的智脑。”

小春说话的时候,乐天走到酒柜中拿出里面的酒,倒了两杯一边听一边品尝,当小春说完了,乐天试探的问道:

“第一,他的初恋是怎么死的?第二,他的家族生意怎么样了?”

“他的初恋怎么死的没人知道,但他风流一世,却一直没有娶妻,他的家族生意早已经衰落,破产好多年了,为此英国投入大笔资金都被套进去了,乃至现在都缓和不过来。”

“这么严重。”乐天皱起眉头,小春喝光了杯子中的酒水,自主的给乐天倒了一杯,说道:“当时是英国金融危机最大的困境,整个英国破产倒闭的公司无数,但都是国营企业,为此国家想极力挽救,可最终也无济于事,再加上各种官-员为此畏罪自杀,很多接班人到手的产业都是负资产,想盘活企业真的很难。”

乐天靠在沙发上,揉着额头喃喃自语道:“这老头的成长经历,好心酸啊!”

虽然乐天这么说,但他跟游戏王的经历真的很像,同样的初恋,不同的是一个死了一个失忆了,同样的发展路线,如果乐天没头没脑的继续下去,他的结局跟游戏王如出一辙,这是必然的事情。

“难怪,他肯引导我,原来是不希望我走他的老路,这就说的通了。”

小春站起来绕道沙发后面,伸手给乐天揉着额头问道:“什么说的通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乐天解释了一句,这才反应过来,“哎你别这样,我不习惯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岛国女人都是这么伺候自己的男人。”小春说话的时候,抚摸着乐天的白发,每次看见这一头白发,小春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,下意识动作也会轻柔很多。

“我可不是你的男人,我是你的对手,咱俩可不算朋友。”

小春的手突然僵住了,小碎步走到沙发对面,坐下后冷冷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没错,我们是对手,我之前让黑女告诉你放弃,可你还是坚持这么做了,你知道,山口组内部的想法吗?”

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山口组想你死,如果你一意孤行,我们之间只能越来越敌对。”

“没办法,你们想搞垄断,但我就想跟你们抢生意,咱们按照能力说话怎么样?”乐天坚持的说道。

“我承认,你们的能力是稍微强那么一点点,但是,山口组的经济条件,以及影响力绝对在你们只上。”

乐天笑了,端起酒杯小酌一口,“哎呀,这清酒真清淡,一点酒的味道都没有,喝不惯,就像是我看不惯你们岛国人,那么不可一世一样。”

乐天说完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:“华夏有句话,有能者居之,咱们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,告辞。”

乐天走了,小春端起酒杯小酌一口,皱眉道:“这,不是清酒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