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35章 意外情

第735章 意外情
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啊,为什么啊,我可是他的师姐啊,乐天为什么不喜欢我,我跟她认识的最早了,这个没良心的。”曾温柔崔崔念叨说着乐天的坏话。

于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喝了一口后弱弱的问道:“你也喜欢乐天吗?”

“嗯,你‘挺’聪明的,瞎了,没看出来?”曾温柔质问:“我不喜欢他,我跟他走南闯北一起打拼?我不喜欢他,我当什么贼王,是,我曾温柔是爱钱,但爱情跟爱钱一样重要啊。”

于涛脸‘色’依然很‘阴’沉,说道:“难道,你就没考虑过别人?”

“你就说,还有谁能跟乐天比?”

“比如我?”

“你……”曾温柔一脸醉意的指着于涛笑道:“你呀,哈哈哈,你……你,呜呜……”

说这说这,曾温柔笑意转哭了,倒在于涛怀里这顿呜咽的哭个不停啊。

于涛拍着曾温柔的后背说道:“乐天身边的‘女’人已经够多了,明星、校‘花’,还有张云芳,家庭背景都比你好,你就别想乐天了。”

“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。”

曾温柔正在委屈的时候,于涛居然这么说,醉后哪管这个,一拳砸下,可这丫头倒在于涛大‘腿’上呢,这一拳的落点也非常准,不偏不倚的落子那话上。

“嗷呜!”顿时,于涛满脸涨红的尖叫一声,捂住肚子栽倒在沙发上。

曾温柔坐直‘摸’了一把眼泪,知道自己刚刚失手打错地方了,“涛哥,没事吧,打哪了,我帮你看看?”

于涛脸‘色’涨红,指了指那话,要是平常,正常‘女’人早就脸红了,可曾温柔喝多了哪管那个,问道:“涛哥,真不是故意的,我给你看看,要不,给你吹吹,也许能止痛。”

“妈的,你确定?”于涛痛病快了的问道。

曾温柔三下五除二解下皮带,掏出那话看了看,还真的吹了吹,问道:“是不是很疼。”

于涛还是脸‘色’涨红,只是他着脸红不全是因为疼,多半是害羞,喉咙仿佛着了火,心跳砰砰加快,就眼前这情况,一下让他失去了理智,这简直是天赐良缘,而曾温柔正吹气如兰的就在那话前。

红润的嘴‘唇’,微微鼓起的香腮,还有那丰-满的身材,这都是对男人有着无比的‘诱’-‘惑’。

“还疼吗?”曾温柔瞪着眼睛问道。

于涛脑袋是一片空白,下意识伸出手,把这曾温柔的脑袋,往下一按……脑补脑补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清晨,圣诞的阳光洒在赌城的大街小巷,繁华霓虹散去,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走上大家,迎接美好的一天。

酒店房间内,阳光落在沙发上,这是酣睡中的男‘女’,茶几上全是酒瓶酒杯,衣物被丢的到处都是,一切尽显糜烂的场景。

阳光掠过沙发,落在于涛的脸上,他下意识用手挡住脸,可因为长期被压,‘抽’-出胳膊的时候,强烈的麻痹感让于涛下意识吭叽一声,闭着眼‘揉’了‘揉’酸痛的胳膊,可放下的时候,却触‘摸’到光滑软软的皮肤。

于涛下意识睁开眼睛,看向手边情况,这是一个‘女’人的后背,肌肤光滑如‘玉’,漆黑的秀发以及肤‘色’能辨别出来,这是一个亚洲‘女’人。

于涛愣了几秒,零星片段一闪而逝,“曾曾……温柔。”

下意识拨开她的秀发,想确定一下猜测,毫无意外,不是曾温柔还能是谁。

“我靠,我居然……”于涛的脑袋瞬间就炸了,他只记得昨晚喝多了,曾温柔趴在他大‘腿’上哭,然后被曾温柔误打命-根子,在之后只剩下糜烂的片段。

“啊!我……”于涛有些懊悔,不知道怎么办是好,曾温柔是他的目标,也是他的上司,关键是这个‘女’人很强势,昨天晚上,于涛趁她醉酒把她上了,这等她醒过来,还不知道怎么闹呢。

虽然于涛‘挺’喜欢曾温柔的,心里也把她当做幻想对象,但是,曾温柔是喜欢乐天的,眼睛不瞎都知道,再说她昨晚也亲口承认了,可现在怎么办?

就在于涛纠结的时候,曾温柔动了动,把光滑的大‘腿’骑在于涛的身上,脸部也侧过来,紧贴着于涛‘胸’前。

“呃……”于涛打算叫醒她,不管昨天晚上是怎么发生的,早晚都得面对,早一刀不如晚一刀,省的担心受怕的瞎想。

“曾温柔,醒醒,天亮了。”

“别吵,让我再睡一会。”曾温柔懒散的打开于涛的手,身体再次在于涛身上蹭了蹭。

这具身体丰满之极,每个男人看见都会把持不住,如果换做平常,于涛肯定会多看两眼,可是现在他可没那个心思。

“起来,起来了!”

于涛使劲怼了她一下,曾温柔不满的抬起头,冷声说道:“你要死啊,没看老年还没睡醒吗?”

她说完就要躺下,可是却没闭上眼睛,而是直勾勾的看着眼前于涛的‘胸’部,下意识伸手在脸上掐了一把,然后低头看看身体,愣了几秒后,她突然惊叫一声:“啊!”

两人同时坐了起来,一起抓住毯子挡住身体,四目相对,无言的质问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两人异口同声:“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

还是默契的质问,让曾温柔慌了神,使劲一把拉扯毯子吼道:“滚出去,滚。”

于涛急忙下地捡起自己的衣物,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穿上,可刚走到‘门’口反应过来,“不对呀,这是我的房间,你昨天晚上找我喝酒来着。”

曾温柔正‘揉’着额头回忆着,她也想起了一些零星的片段,知道是酒后‘乱’‘性’后,使劲的在脑袋上敲了两下,裹着‘毛’毯下地,捡起衣物快速穿上,“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不许跟任何人说。”

“行,我不说。”于涛心里有些失落,但此刻还是什么也别说了,免得尴尬。

曾温柔穿好衣服后,焦虑的看了看地上,见没落下什么,就要往‘门’口走,路过于涛身边的时候,她终于想起来昨天的目的了,本意是想把于涛灌多了,套话的,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,这哪行。

止住脚步质问道:“我郑重的问你一次。”

“你说。”于涛不敢耽误。

“你到底有没有出卖公司机密?”

于涛一怔,他本以为是问别的事,没想到是这个问题,但也不敢拖延,发誓说道:“我对天立誓,公司的所有机密,我都没泄‘露’过,天打五雷轰。”

曾温柔还是很尴尬,没话找话的说道:“不是你就好,不是就好,我走了,就当昨晚,没发生过,对,昨晚什么也没发生。”

曾温柔絮絮叨叨的走了,于涛心里有些空捞捞的,坐在沙发上看着狼藉的茶几,不知道昨晚的一切是真的还是假的,太突然,让自己有些承受不了。

等于涛反应过来的时候,想起乐天说8点集合,看了看表,已经7点55分了,急忙开‘门’冲向乐天的房间。

屋里核心成员都在,可是没有曾温柔的身影,乐天很焦灼,一直在来回踱着步,张云龙看见于涛的模样,开玩笑的问道:“涛哥,你这怎么没洗脸呢,这都快赶上犀利哥了?”

于涛对着‘门’廊的镜子看了看,头发早已变了形,蓬松凌‘乱’,急忙整理一下易容,把领带系好。

乐天看了看表,环视一圈质问道:“我师姐怎么还没来,谁去叫她一下。”

“我去我去。”

于涛自告奋勇,开‘门’火急火燎的向着曾温柔的房间跑去,曾温柔住的房间在14层,要坐好几层电梯,走到曾温柔房间‘门’前,敲了敲‘门’,里面没有回应,心中带着歉意,左右看了看,见没人,拿出东西撬开‘门’锁,‘门’打开的一刹那,就听见浴室哗啦啦的水声,而且还伴有哭泣声。

这让于涛更加自责,关上‘门’说道:“温柔,乐天让咱们8点开会。”

浴室是玻璃隔断,虽然不是完全透明,但能看见隐约的人影,曾温柔正蹲在地上呢,听见于涛的声音后,她怒吼道:“你给我滚。”

于涛这次过来,其实就是想摊牌的,毕竟昨天晚上是自己主动犯了错,哪怕是让曾温柔打一顿也好啊,要不以后还怎么合作,多尴尬啊。

于涛也不冒进,靠在浴室‘门’口说道:“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好,如果你心里不舒服,我认你大骂行吗,只要你别阉了我,怎么都行,真的。”

浴室里没有了哭声,淋雨关闭,人影晃动几秒后,曾温柔裹着毯子出来,瞪了于涛一眼,向着屋内走去,从枕头下拔出甩刀带着杀气走了过来。

于涛吓坏了,但男人本‘性’不能后退,紧‘逼’着眼睛一侧头,“捅我一刀也行,我‘挺’得住。”

“我今天就要阉了你。”曾温柔恶狠狠的话传入耳中,于涛顿时不干了,连忙捂着那话阻拦说道:“我得靠他传宗接代呢,我说,您能不能换一个地方?”

“我就要把罪恶之源切掉,省的你再祸害人。”

曾温柔说话的时候甩刀已经翻飞了,明晃晃的刀刃亮出,吓得于涛连连后退,可‘门’口就这么大点地方,他能退到哪去啊,蹲在墙角直接下跪道:

“老板,大姐大,我错了,您就饶了我吧,只要你不阉了我,你让我干啥都行啊!”

咬着牙盯着于涛,举起的甩刀却迟迟没有落下,对于涛她实在下不去这个手,可是,这不代表自己就能原谅他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