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22章 跟他们玩了

第722章 跟他们玩了


                “有道理,就算输也就陪个几百万,教训不是很大,这也不算欺负人。”

乐天还有些蒙圈,没想到罗金这老头居然同意了,这都哪跟哪啊。

游戏王笑着继续解释道:

“看你好像听不懂的样子,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吧,明天平安夜,拉斯维加斯要开一场扑克牌大赛,参加者有几百人,不过他们不是职业赌徒,而是走夜路的同行,但只要能顶住压力,跟在场的人玩下来,只要能进入32强呢,我们就同意他加入我们交际圈。”

“不过呢。”罗金接话说道:“这么多年下来,好像还真没谁能取代现在的64强呢。”

“是啊,不过你们不是进入32强,你们是进入16强,有问题吗?”

这两个老东西一唱一和的把事情解释一下,乐天听得都快崩溃了,这老不死的还问有问题吗,问题大了,跟世界各地黑涩会大佬一起赌牌,牌品好点还行,万一碰上那个臭不要脸的,暗中下黑手的话……

不过这话只能私下里想想,眼睛一转说道:

“当然没问题,我非常相信我的人,不过我有个要求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游戏王见乐天答应了,直接了当的问,就好像他是当家人一般。

“公开的情况下进行这场扑克大赛。”乐天坦言直说。

两个老头面面相视,当罗金点头后,游戏王说道:“可以,现场找个亚洲的朋友,把扑克牌大赛的赛程了解一下,行了,你们出去吧,别耽误我们谈事情。”

“告辞。”

被下逐客令也不好继续赖着,乐天只好带着人马离开,当然,在曾温柔的生拉硬拽之下,香港社团老大也被拉着离开大厅。

刚一出来,社团老大就抱怨道:“都怪我都怪我,哎,早知道就应该早点跟你说说规矩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冒失。”

乐天是笑而不语,因为他知道,只要游戏王在场,就算自己躲在酒店房间不出来,最终麻烦事还得找到他,这根本就不关冒不冒失的事情。

“你还是跟我说说扑克大赛的事吧。”

“哎。”社团老大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其实赌城早就有这个规矩了,每年在地下拳王大赛之前,都会先开一场扑克大赛,当做赛前的花红,就像是奥运会开幕式差不多。”

“参加需要多少钱?”张云芳打岔问道。

“别急,听我说完。”社团老大接着说道:“其实每年这个时候,就是天下的黑道大聚会,全世界各地的大佬都会过来凑场合,目的是为了巴结罗斯切尔德家族,可全世界那么多黑道势力,都想巴结哪岂不乱了,所以,规定是最后留在32强的人,当年才有资格跟罗斯切尔德家族做生意。”

“32强呀!”

“没错,不管你从事哪种买卖,只要在平安夜这天晚上入位32强,罗斯切尔德家族都会跟这个势力进行合作共荣发展,可是今年你们突然出现,要争夺32的合作名额,知道会跟多少势力为敌吗?”

“知道,这就是游戏王的坑,这个老东西。”乐天喃喃道。

张云龙极其不解的问道:“哎姐夫,就那个老头我也没看出什么来呀,他有那么好使吗?”

“好使吗?”社团老大都快疯了,“那是教父!”

“真的假的。”张云龙还有点不相信,关键是今天整趟行程他都在打酱油,毕竟交谈的时候讲得全是英文,张云龙学习不好,这英文水平大家懂得。

社团老大不厌其烦的说道:“我这么说,全世界不管是什么生意,只要是赚钱的买卖,罗斯切尔德家族都涉及,跟他们合作简直就是如鱼得水,每年世界各地的老大们,都会拼了命的想赢?”

“赢还不容易,我还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,还有谁能赢过我们。”曾温柔在一旁自信满满的说了一句。

社团老大瞟了她一眼,知道她的意思,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我劝你们放弃出千的想法,罗斯切尔德家族这么做是要在赌桌上看人品,但如果有谁敢出千,整个势力都会被清除,这是他们的规矩。”

“的确。”乐天接话说道:“道上有句话,赌桌见胆识,输了赢了气度人品,都能在赌场里一览无遗,这也是他们挑人入围的参考。”

“没错。”社团老大接着说道:“有些事有些人是固定的,就比如今天宴会上的那些人,自从3年前我加入进来,就每年都是那些人,一直就没变过,最多就是三年前,我们拼了命才挤掉一个,这才跻身进入64的行列中。”

“怎么又64了,不是32吗?”张云芳质问。

“64个势力是能参加宴会的数量,32是跟罗斯切尔德家族有合作关系的,这都不懂,笨蛋。”

“你……”张云芳刚要反驳,乐天一把按住她,笑着问道:“你还没说,参加这场宴会到底需要多少本金呢?”

“哦,参加的每个人规定携带100万筹码。”社团老大说完,左顾右盼了一番,随即偷偷摸摸的说道:“不过没有那个势力那么笨,老大自己带100万筹码上台面玩的,一般每个势力都出场5~10个人,在开局的时候,就把筹码输给自己的老大,增加老大的身价,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底气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乐天若有所思起来。

聊天间,大家已经回到了乐天的套房,一众人信誓旦旦的启程,这才没过30分钟就铩羽而归,这也让大家不禁的有些失望。

香港社团老大见状说道: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去安排明天扑克牌大赛的出场人手去了。”

“拜拜。”

按理说,曾温柔是应该跟着社团老大离开的,可是乐天这边有事,曾温柔跟社团老大请个假,就没跟着。

社团老大离开,张云芳凑到乐天身边,掐指计算道:“乐天,要不明天算了吧,咱们这么多人,每个人拿出一百万美金,现在的资金恐怕……”

“怎么能算了,不能算,折合人民币也就600多万,玩不起啊?”钱恒泽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“是,你玩得起,可万一大家都输了,这是多少钱你算过没有。”张云芳犟嘴道。

“有我师父在,让他明天给咱们占卜一挂,放心,不可能输。”钱恒泽还在犟嘴。

“万一呢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

“不带有万一的。”

这两人你一句他一句吵得挺欢,乐天却一直沉默不语,韩紫萱凑到乐天身边,说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还有点积蓄,要不我的钱我自己出。”

钱恒泽也听见这话,急忙说道:“我和我媳妇的赌资,我也出了。”

乐天摆摆手说道:“根本就不是钱的事,你们还不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什么?”大家有些蒙圈。

“游戏王的这个雷真他么的响。”乐天一仰头靠在沙发上,喃喃道:“他引着咱们来拉斯维加斯,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,扑克王大赛,还有事后的地下拳王大赛,只要有一环输了,咱们可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得罪了人不说,还什么利益都没赚到。”

“是啊,真的耶。”张云芳这才反应过来。

全场安静的时候,乐天喃喃道:“更关键的是,事赶事逼到份,现在是退无可退,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,哎,就这么滴。”

乐天突然坐直,双眼放着精光说道:“黄老头是算出咱们这趟行程有大凶之照,这不他老人家才过来的吗,也别让他闲着,钱恒泽,去把你师父找过了问问这个坎能过去嘛。”

“哎,我这就去。”

钱恒泽屁颠屁颠跑了,没多久,黄老头笑容满面的进屋,看见一屋子垂头丧气的人,他反而嘲笑道:“怎么了,一个个像是吃了屎似的。”

乐天有求于他,急忙起身说道:“黄老爷子,我们遇上大麻烦了,您看能帮我们渡过危机吗?”

黄老头坐在沙发上,一帮人都聚在周围,只见他从腰包你拿出一个古朴的罗盘,不知道的人那叫一个不屑一顾,但是见过这罗盘的人,每个人都肃然起敬,特别是钱恒泽,激动的呼吸都有些气促了。

只见黄老头在罗盘上一扒拉,罗盘指针飞速旋转起来,片刻后旋转停稳,黄老头单手掐指念决,当神叨结束之后,他撸着胡子说道:

“我刚刚用文王六十四卦,推演福运凶吉,所得卦象是第六十三卦,既济卦,水火既济,本卦上卦为坎,坎为水,下卦为巽,巽为火,水上火下,水浇火熄,是既济之卦的卦象,君子观此卦象,从而有备于无患之时,防范于未然之际,这个这个……”

黄老头顿了顿接着说道:“如果推演财运,水在火上沸腾,这财运必然如同热锅上的开水。”

“这是带财的卦象吗?”张云芳急忙问道。

“屁,这是让你死去活来的卦象,大凶。”黄老头说完再次使用罗盘进行推演,大家都蒙圈了,可刚要问话,钱恒泽急忙说道:

“别吵吵,师父这是在进行变卦演算,进行逆天改命的推演,都保持安静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