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99章 自求多福

第699章 自求多福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大笑着揽着韩紫萱往门口走,游戏王没有拦着,刀妹和韩紫萱对视一眼紧跟其后,知道四人走出房门,屋里屋外的人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游戏王擦了一把冷汗,喃喃自语道:

“华夏那句话说的好,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,差点被前浪拍死在沙滩上。”

其实乐天并不知道,今天他看见的所有威胁,全部都是假象,是视觉欺骗,是空城计,让乐天以为有狙击手而已。

乐天四人走出门口,集体的松了一口气,刀妹急忙问道:“老板,他就这么放咱们走了?”

乐天也擦了一把冷汗,喃喃自语道:“那句话说的好,姜还是老的辣,差点就大意失荆州了,快走,跟紧我。”

乐天说完拉着韩紫萱快速向着走廊深处跑去,“不能做电梯,走楼梯。”

四人进入楼道快速下楼,韩紫萱不解的问道:“干嘛这么紧张啊?”

曾温柔解释道:“这附近有埋伏,我让人去处理一下,结果没发现狙击手,乐天,他们不会在什么地方准备埋伏咱们吧?”

“不确定,虽然游戏王口口声声说不喜欢这么快的解决,谁知道他会不会也出尔反尔,快走就是了。”

四人跑到一楼大厅,乐天站在楼道口观察外面情况,全是记者和群众,没看见可疑人物,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紫萱,你是怎么被带进来的?”

“那边有个货运通道好像。”韩紫萱指着走廊尽头说道。

乐天看去,只见那个方向尽头是库房,明白过来,招手示意大家跟紧,四人就这么走向走廊深处,终于避开记者,到达库房门口的时候,四人站定,曾温柔快速撬锁开门。

四人快速进去在韩紫萱的指引下,终于走到了出口,曾温柔打电话叫人过来接他们,等车到了门口的时候,四人想也不想的冲上车,一声令下车子像是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。

车子急速开走,他们四个这才真正的放心,不过乐天的心情是怅然若失,今天冒险跟游戏王摊牌,结果没想到又落入陷阱,如果游戏王不说到做到,乐天他们几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看来以后不能这么冒险啊。

“看来,等回头应该多弄点防弹衣穿。”曾温柔缓解尴尬说道。

韩紫萱还是有些蒙圈,说道:“今天那个老头就是游戏王,他也在来香港了,天哪。”

“你们安静一会。”乐天突然阻止大家交谈,此刻他的心情很不好,因为那盘棋的原因,让乐天想起好多事,如果事情真按照那般发展,乐天早晚死在结果上。

所以,乐天在思考如何应对,或者,怎么破解这盘棋。

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,乐天下车,三女紧跟其后,韩紫萱装备齐全的把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,进入酒店客房内,乐天直接坐在棋盘前,复制了残局仔细观察着。

三女互相看了看,刀妹走到一边站岗去了,曾温柔把窗帘全部拉上,韩紫萱却坐在乐天身边,安静的看着他。

房间内气氛极其诡异,每个人都保持沉默,直到曾温柔确定安全了,说:“我去洗澡。”

曾温柔给刀妹一个劲的使眼色,两女走了,韩紫萱靠近乐天,试探的问道:

“到底怎么了,跟我说说呗。”

乐天愁眉不展的喃喃道:“游戏王给我布了一个很大的局,最终结果,恐怕我会死的很惨。”

“就因为这盘棋啊?”韩紫萱不屑的说道:“哪不按照原本想法走就好了呗,干嘛一定要被他牵着鼻子走。”

乐天灵机一闪,“对呀,我怎么这么笨。”

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进入误区了,这是游戏王布局的一环,没错。

游戏王这个人是高智商犯罪份子,他设局的游戏,是让人不知不觉的进入游戏,然后不知不觉的输掉。

这中间蕴含着太多复杂的操作,比如心理学的把握堪称极致,哪怕乐天对心理学了如指掌,也在潜意识中,被游戏王引导的进入设计好的布局中。

乐天跟游戏王玩的游戏,表面上看着是对弈,其实潜移默化的都是游戏王在操作大局,而乐天以为自己能控制全局,最后破釜沉舟获胜,但其实结果还是会像游戏王精心设计的那样,不会有偏差。

如果不是韩紫萱的提醒,乐天身在局中不知局,结果可想而知。

但是如果乐天跳出棋局,宏观的去看待的话,也许还有意外收获,就像是乐天临走时,装出来的自信那般,游戏王真能控制全局吗?

当然不能,活人哪能被尿憋死,没错。

乐天想通这点,下意识的笑了起来,看向韩紫萱笑道:“妞,你还真是大智若愚啊。”

韩紫萱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,问道:“啊,你是骂我呢,还是在夸我呢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乐天舒心的放声大笑起来。

……

太阳照常升起,生活依然持续,华夏大陆股市百废待兴,渐渐的走向正轨。

一连过去几天时间,唯一有点价值的新闻,就是玛丽医院疑难杂症的治愈率在持续升高,就连政-府交代的指标也全额完成,不管是烧伤患者,还是股权转让,一切都向好的一面发展。

世界上的事,永远是几家欢喜几家愁,玛丽医院的丑闻是雷声大雨点小,渐渐的淡出了关注的视线,股市也是有起有落,哭笑各不相同。

但是在医院里,最崩溃的患者到时有这么一位,那就是熊胖子,当他得知玛丽医院的糖尿病患者,大部分都已经治愈出院的时候,这给熊胖子高兴的呀,认为自己的选择绝对没有错。

可是当找来医生,询问详情后才知道,原来,被治愈的患者都是李乐天的功劳,而他的病情,并不在李乐天管理的名单之内,这让熊胖子好蒙圈。

直到得知中西医打赌事情之后,熊胖子肠子都悔青了,但他跟李乐天有过界,直接找李乐天根本没可能。

只好找到廖凡好一阵诉苦,但廖凡根本不搭理熊胖子,最终也只送了一句后话打发了事。

“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上面下达的任务搞定了,廖凡要带着随行人员回京,熊胖子愣愣的看着大部队要走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廖凡想起什么,说道:“哎对了,这趟行程你因为脱单,我向上面报告你的行为了,组织上看在你得病的份上,对你既往不咎,不过,这趟行程的所有开销都由你自己支付,另外,你的治疗费用不报销,走了。”

“啥,局长,局长,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,哎局长。”

不管熊胖子说什么,廖凡等一行人还是离开了酒店,坐专车去了机场,熊胖子颓废的回到医院,他以前一直高高在上的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,自从有了李乐天,他的一切都不那么顺。

“可恶的李乐天,你肯定不得好死。”

下意识路过主治医生办公室,站定看了两眼,直接推门进去,说道:“我说医生,你们到底能不能治疗我的糖尿病?”

“哦,原来是你呀,坐坐。”医生让熊胖子坐下,打着官腔说道:“你这个病吧,我们多名医生已经开了好几次会诊了,目前,对你的治疗办法也只能是,暂缓并发症,用胰岛素维持,这个这个,我听说,你的住院费一直没交过是吧,去交下钱,我们才好进行下一步的检查。”

熊胖子蹭的就站起来了,说道:“钱不是问题,但是用胰岛素维持是什么意思?你们医院不是治愈好几个糖尿病患者了吗?他们的病例拿给我看看。”

医生板着脸说道:“这个,真不好意思,病例是不能外泄的,你还是先去缴费吧。”

熊胖子气鼓鼓的接过医生递来的缴费单,刚走到门口低头一看,顿时怒了,回来指着医生的鼻子吼道:“我靠,我这段时间花了20多万了?”

“这个这个,给你用的药,都是进口的好药,相对来讲,是贵了一点。”医生不厌其烦的解释道。

熊胖子气鼓鼓的质问道:“20多万我忍了,你倒是给我治好了呀,那些患者怎么就治愈了,到我着怎么就那么费劲呢?”

“那些治愈患者用的药,是大陆李医生开的,我们不参与,你的病啊,实在不行还是找李医生去吧。”

一句话把熊胖子呛的满脸涨红,而且还没话反驳,最终,熊胖子只好气鼓鼓的去缴费了。

走到缴费大厅,前面排了好多人,等了大约30分钟,终于快要到自己了,熊胖子前面是一个穿着朴素的患者,他慢悠悠的递交缴费申请,医院收银员做了各种登记,递给患者一张卡,患者连声道谢后告辞。

熊胖子递交缴费单据问道:“哎我说,他治愈这么感谢你们吗?”

收银员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哦,没什么,华夏一个医疗基金跟我院达成共识,针对那些看不起病的人,给与免费治疗的机会。”

“医疗基金?”熊胖子喃喃一句,突然想起来什么,质问道:“是不是大陆李乐天搞的那个基金?”

“是李医生的基金,你知道?”

熊胖子没解释,急忙说道:“哎,我不缴费了,把单据给我,给我拿来快点。”

熊胖子几乎是抢回了自己的缴费清单,快速冲出人群,直奔高层办公室跑去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