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87章 人性的纠结

第687章 人性的纠结


                医院陷入一片黑暗,只有应急灯的微弱光芒在照亮,乐天心中一凛急忙说道:

“不管什么原因,让大家小心点,别出事。.: 。”

保镖们在走廊里紧张的站岗,乐天和曾温柔进入病房内,赵文瑄急忙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没事没事,别紧张。”安慰着赵文瑄,示意于涛说道:“涛哥,外面‘交’给你了,有什么事及时汇报。”

“明白。”于涛急匆匆走出病房。

现在房间中还剩下曾温柔和杜马‘波’,可能是紧张的缘故,曾温柔拿出身上的两把甩刀,杜马‘波’见状笑道:“别害怕,如果真有事,你这小刀能干嘛。”

曾温柔掩饰的说道:“谁说我害怕了,我是,我是要削个苹果吃。”

曾温柔说完就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,乐天无奈的摇摇头,站在窗口看向外面的情况,赵文瑄凑过来挽着乐天的胳膊,问道:

“怎么突然间就黑了,医院停电的话,哪需要呼吸机的患者怎么办?”

“对呀。”

乐天突然想起植物人患者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其他人见状快速跟着走了出去,就连赵文瑄也紧跟其后。

走廊里,每个人都很紧张,乐天他们出了病房,于涛急忙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有,你们继续。”

乐天直接往植物人病房区走去,三‘女’紧跟其后,当进入病房的时候,乐天急忙检查了一下患者身体情况,还好,没发生不良反应,要不再这种突发情况下植物人死了,那可就不妙了。

赵文瑄懂医术,过来帮忙照看一下,问道:“她是谁啊?”

全场,只有赵文瑄不知道这个植物人的身份,她的心脏,就是用来给她换心的,不过乐天有过嘱咐,所有人不能告诉赵文瑄真相。

“一个植物人患者。”乐天检查着说道。

“她生命可真顽强啊。”赵文瑄感慨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走廊里突然发生‘骚’‘乱’,乐天几人停止动作,仔细聆听外面情况,杜马‘波’匆匆走到‘门’口,确认没有危险后打开房‘门’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来的人不是别人,而是赵文瑄的父亲,在停电的第一时间,他就跑楼梯上楼,来看这位植物人的情况。

赵长生进入病房,看见大家都在,问道:“她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她已经可以自主呼吸了。”乐天回答。

赵长生走过来帮忙检查了一下情况,松了一口气说道:“今晚情况‘挺’危机的,要不,现在做手术取出心脏吧。”

“不行,她还活着呢。”乐天直接拒绝,反驳道:“如果现在取心脏那是杀人。”

赵长生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她是一个黑户,死不死没人在乎,关键是,如果她在停电的时候死了,还要她的心脏有什么用。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乐天小爆脾气爆发,怒道:“她根本不是什么黑户,她是屯‘门’人,有身份证明,只不过被医院刻意隐瞒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赵长生怒道:“我知道你跟我们对立,可是不要污蔑玛丽医院,她被送来的时候,医院已经做了身份调查,香港并没有她的身份记录,而且,董事会已经决定,可以在危机时刻提前取她的心脏。”

一旁,曾温柔拿出手机递了过去,试探的说道:“叔叔,你一定是误会了,这个‘女’人身份我们查到了,不信你看。”

赵长生诧异的拿起手机看了起来,赵文瑄一脸懵‘逼’状,走到乐天身边,耳语问道:“乐天,到底怎么回事,我爸为什么要她的心脏啊?”

“啊,没事,没你的事。”

赵长生看完信息后,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指着植物人半天也说不出话来,乐天确定的说道:

“没错,有人刻意隐藏了她的身份信息,刚才你说董事会决定,在危机时刻可以取她的心脏是吗?”

“呃,是的,董事会有相关批文。”赵长生说话没了底气,声音越来越小。

乐天看了看周围,感慨道:“哎,危机时刻,还真是可以人为制造啊。”

可就在这时,赵文瑄弱弱的说道:“乐天,你看她。”

所有人把目光转移在植物人身上,见出现病危征兆,乐天几人急忙实施抢救,赵长生也过来帮忙,手指按压心脏,针灸急救术,能用的全都用上。

此刻,能帮忙的全都帮忙,一时间忙得不可开‘交’。

赵文瑄测量血压后说道:“血压40~60,脉搏一分钟60。”

赵长生一边按压心脏一边说道:“乐天,别在固执了,如果她死了,萱儿的病就真没救了。”

“哪也不行。”乐天固执的反驳。

赵文瑄茫然的问道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赵长生也没多想,脱口说道:“她的心脏跟你的心脏匹配度很接近,也就是说,你来香港主要是因为她。”

“什么?”赵文瑄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可她是个活人,就,就这么取心脏,这不是杀人吗?”

“她是个植物人。”赵长生停止急救,退后两步说道:“但你们知不知道,换心手术所用的心源,都必须在活着的时候拿出来,死了,心脏也就停止跳动了,她现在快死了,只要我停止急救……”

赵文瑄木乃了,看着退后停止急救的父亲有些语塞,乐天快速接手,按住心脏位置一次次按压,同时对着赵文瑄喊道:

“萱儿,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,现在情况很危机,别愣着,快帮我抢救。”

赵文瑄下意识就要过去,赵长生几步来到赵文瑄身边,拦着她说道:“我是为了你,闺‘女’,现在取心脏吧。”

赵文瑄下意识退后一步,生或死,一命换一命,让她此刻完全懵‘逼’了。

“爸爸,我……”

赵长生再次说道:“萱儿,放弃抢救吧,不要在做错误的决定,这是你治愈的唯一机会。”

赵文瑄低着头,喃喃自语道:“为了我活下去,就可以让其他人死掉吗,那样的话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,貌似,我现在怎么选择都是错误的决定,是吗爸爸?”

“你们两个,把萱儿带回病房。”赵长生对着杜马‘波’和曾温柔下令道。

乐天还在抢救,但目光根本无法离开赵文瑄,此刻,赵长生为了‘女’儿下了狠心,现在的局面真是骑虎难下。

可就在‘波’-‘波’和曾温柔过来的时候,赵文瑄突然说话了,“那就,让我错的离谱点吧。”

赵文瑄推开曾温柔拉扯的手,同时,推开挡路的父亲,说道:

“爸爸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但是为了让我活着,而选择让另一个人死,这不是我敬仰的爸爸能做出来的事。”

赵文瑄走到病‘床’前,看着正在急救的乐天,冷声问道:

“你不告诉我这些,我也不追究,但是我现在告诉你,我赵文瑄不是贪生怕死的人,我是中医世家嫡传之‘女’,我不会因为苟且偷生而杀死另一个人,那样的话,我宁愿去死。”

赵文瑄伸手按在植物人心口,一次次按压替换乐天的急救术,乐天动作停止几秒,匆忙拿起针灸针,照着植物人的人中‘穴’扎了下去,当要扎脚底板的涌泉‘穴’时,赵长生一把握住乐天的手腕,说道:

“也许我是错了,可是,我不能看着萱儿向她母亲一样,离我而去,我不能。”

乐天没有挣扎反抗,直勾勾的看着赵长生说道:“岳父,我答应过萱儿,我会治好她的,就算不做换心手术,我也能治好她,相信我。”

赵长生没有松手,冷声说道:“记得,昨天我问过你什么吗?今天我再问你一次,一定要换心手术吗?当时,你是怎么回答我的?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没错,换心手术的治愈成功率的确很高,但是,其他方案不是还有10%的成功率嘛!”

“我是萱儿的爸爸,我不是赌徒,况且,赌注还是萱儿的命。”赵长生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“爸,这是我的选择,不是你,也不是乐天,这是我的决定。”赵文瑄帮腔说道。

赵长生看着赵文瑄良久,坚定的眼神,凛冽的目光,最终,赵长生松开了手,这一刻,仿佛他老了十几岁。

乐天急忙在涌泉‘穴’上扎了一针,片刻过后,植物人的病危反应逐渐消失,心脏以及脉搏逐渐回到了平稳时期。

病房内很黑,同时也很安静,每个人都沉默不语。

赵长生是个医生,但他更是一个父亲,在亲情与职责间选择,他宁可放弃职责,这不是罪恶,这是连他都难以取舍的抉择,这是父亲最伟大的爱。

赵文瑄是个医生,但她更是一个快要死亡的患者,在生命与职责之间的选择,她放弃了治愈的机会,这不是伟大,这是连她都难以取舍的抉择,因为,这是她内心的良知。

李乐天是个医生,他以前也曾经纠结这个问题,截止刚刚,他还在纠结这个破问题,可是理‘性’告诉他,绝对不能这么做,因为他是医生,如果为了救人而杀人,他做不到,如果做了,估计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,哪怕就得人是他的未婚妻。

安静良久,气氛相当尴尬,曾温柔打破僵局说道:“至于嘛,干嘛把气氛搞得这么僵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