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94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(上)

第694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(上)


                就在廖凡话落的时候,曾温柔拿出一沓证件,在手中拍了拍说道:“大家的护照不是在我手中吗,什么时候在你那了?”

廖凡顿时‘蒙’圈了,急忙翻包一看,可不,所有人的证件包括他们随行领导的证件都没了,这给廖凡气的,指着曾温柔鼻子喊道:

“她偷我证件,她是小偷,报警抓她。.: 。”

全场哪有人搭理他,曾温柔把证件‘交’给乐天,乐天接过来翻看一下,看着楚江南问道:“你们回去吗?”

“回去,早就不想再香港待了,惹了一肚子的气真是。”

“哪走吧,我这就去机场,愿意回去的就跟我走。”

其实,医生团队都听乐天的,乐天说走他们根本不想留下,也只有林茂盛,纠结再三还是跟着大部队离开了酒店。

期间,不管廖凡等领导怎么挽留,乃至于发脾气也不好使,乐天一行人完全把他们当空气,就这么离开酒店去了机场。

廖凡等人为了阻止大家回去,一路打车跟着赶到飞机场,但结果哪知道,路上乐天通过关系居然定了一架包机,来到机场直接进了特殊通道,廖凡等人只能看着乐天的背影望洋兴叹。

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飞机缓缓起飞,廖凡已经完全颓了,喃喃自语道:“完了,完了,我的仕途就这么毁了。”

这个时候,一个随行人员才想起来,“局长,那个,咱们的证件是不是还在他们手中呢?”

廖凡这才反应过来,可飞机已经升空,他更加颓了,看来只能再向国内递‘交’申请,来接他们这批人了。

当廖凡等人走出机场的时候,路边停着一辆商务车‘门’突然打开,曾温柔下车走到廖凡身边,把他们的证件甩给他们说道:

“乐天说了,是去是留,用不着你们指手画脚。”

曾温柔说完走回商务车,随行人员急忙捡起地上的证件,廖凡却没有动,因为他看见车中有乐天的影子,快走几步喊道:

“李乐天,你到底要搞什么鬼,这是组织安排的任务,你不想‘混’了是不是?”

乐天根本不转头,当曾温柔上车后,车‘门’关闭直接开走,廖凡被当成空气,气急败坏的追了几步,喊道:“李乐天,你早晚会后悔的。”

商务车依然前进着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,曾温柔转头看向乐天,问道:“现在去哪?”

乐天看了看表说道:“差不多了,去屯‘门’。”

曾温柔急忙问道:“哪用不用准备一下?”

“准备什么?”乐天问。

“那帮可是古‘惑’仔啊,咱们可跟他们有冲突啊,万一是埋伏呢?”

乐天笑道:“放心,我已经安排好了,出不了事,况且我也没打算出面,你是king,他们相邀我觉得由你出面最好。”

“我……”曾温柔指着自己鼻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……

屯‘门’是香港十八个行政区之一,屯‘门’这个名字来的比香港还早,真是有历史了,以前是军事要塞–屯兵之‘门’,所以很早就有人居住了。

如今主要包括屯‘门’新市镇和青山湾,这个地方是目前香港住宅人口最多的一个区,公共屋村数不胜数,在香港屯‘门’算是一个贫民窟了,这么说,屯‘门’是香港治安比较差的地方。

商务车缓缓驶进屯‘门’市区,如今,这个地方发展的不错,到处都有高档消费场所,看上去跟80年代的港片还是有些出入的。

按照地址,商务车停在一处大排档附近,天‘色’还没黑,大排档就‘门’庭若市,曾温柔下车看了一圈,顿时忐忑的心就放松下来。

虽然见面地点是龙蛇‘混’杂,但大排档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,比如,光膀子穿着拖鞋的刀哥,还有不苟言笑的刀妹,还有目光如拒的狐狸,甚至曾温柔从这些人眼中认出,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老荣没错。

也不跟他们打招呼,进入大排档,厨师光着膀子正在炒菜,火苗窜升的老高。

曾温柔找个地方坐下,有伙计递过来一张菜单,先点了几个小菜和几瓶啤酒,然后就是安静的等待着。

没多久,街角浩浩‘荡’‘荡’的走过来一票人,为首的男人是昨晚见过的老大,他手臂还打着石膏吊着,行动虽然不方便,可掩饰不了他骨子里狂傲不羁的‘性’格。

这一票人大约有几十人,霸道的占据整个街道,过往机车全部停在路中间,不敢动也不敢鸣笛,生怕引来这帮古‘惑’仔的怒火。

大票人马走到大排档附近,看见老板后调侃道:“今天生意不错啊!”

“那是奎爷关照。”

老大大笑着环视一圈,看见曾温柔独自一人坐在一张桌子上,走过去坐下问道:“king,你老大怎么没来。”

曾温柔淡然一笑说道:“解释一下,他不是我老大,是我师弟。”

“哟,这么说,在京华文雀金盆洗手大会上,废了我兄弟的人就有他一个呗。”

曾温柔抱着膀子冷眼看着老大,说道:“看来,今天还真是鸿‘门’宴呢!”

“碰”

老大一拍桌子,吼道:“你以为我要感谢你呢!”

下一秒,他带来的一票人集体亮出砍刀,空气中的气氛也瞬间结成冰点,厨师也不炒菜了,路人也不走路了,所有人的目光,都注视着大排档里的情景。

曾温柔对这一幕并不担心,莞尔一笑说道:“原因呢?”

“你还好意思问我原因,我兄弟去大陆,让你们以多欺负人少把人给废了,现在又来挑拨离间,你当我吃屎了?”

曾温柔无奈的摇摇头,端起酒杯说道:“哎,你呀,就算不吃屎也没用了,这人可真傻啊。”

话落,曾温柔松开手中的酒杯。

“噼里啪啦”

就在酒杯摔碎的一刹那,大排档里的所有食客突然动了,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小匕首,不过跟这些古‘惑’仔的砍刀不一样,这些小匕首锋利无比,而且,架在每个古‘惑’仔的脖子上,就连老大的脖子上也有两把。

气氛瞬息万变,刚刚还不可一世的老大顿时蔫了,“老大,当心点,这是个误会。”

曾温柔淡然笑着,拿起啤酒猛然灌了一口,随即往地下一摔。

“噼里啪啦”

曾温柔愤然起身喊道:“把刀给我放下。”

屯‘门’老大和古‘惑’仔集体把刀丢了,一个个不在张狂,毕竟脖子上可被人顶着呢。

曾温柔挪动板凳,冷眼看着屯‘门’老大问道:

“我是谁,认不认识。”

“king ,贼王。”屯‘门’老大哆哆嗦嗦的说道。

“知道我是king,还敢跟我玩这一手,你是不是吃屎了?”曾温柔得理不饶人的在屯‘门’老大脸上拍了拍,屯‘门’老大只能忍着,承认道:

“是,我是吃屎了。”

曾温柔这才坐下,问道:“说吧,几个意思?”

“没意思,我就是想,想跟您赔罪,不是,道谢。”

曾温柔摆摆手,刀妹把老大脖子上的匕首拿开,‘阴’沉着脸坐在桌子旁,屯‘门’老大看了看刀妹,‘摸’了‘摸’脖子,刚刚‘阴’冷的感觉回想起来就后背发凉,回头看一眼,感情,今天来大排档的人,都是他们的人,难怪这妞有恃无恐呢。

曾温柔把一瓶啤酒放在老大身边,满口江湖气的说道:“来,咱俩好好聊聊,把道顺明白了再说事。”

屯‘门’老大起开啤酒,跟曾温柔对碰一下,喝了一口后,曾温柔一抹嘴说道:

“你那兄弟在香港好好的,跑大陆京华嘚瑟啥我问你?”

“嘚瑟?”屯‘门’老大有些‘蒙’圈了。

“就是装-b,他没事上京华惹我们干什么?”曾温柔质问。

“呃,他是文雀,因为没参加上贼王大会,他不服。”屯‘门’老大解释道。

“现在还不服是吧?”曾温柔摆出流-氓状,质问道:“我们开文雀会,他上我们哪砸场子,这就是你们讲的江湖规矩?来,把他叫来,咱们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屯‘门’老大满头冷汗,试探的问道:“我可以打电话吗?”

“打呀,不打电话,你怎么叫人来?”

屯‘门’老大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拿出电话哆哆嗦嗦的拨了出去,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香港话,当放下电话的时候,屯‘门’老大有些底气硬了,说道:

“等一会吧。”

双方继续僵持着,其实也没等太久,也就10分钟左右,街角传来急速拐弯的声音,转头看去,只见街角开过来十几辆面包车,当车停下车‘门’打开的时候,数不尽的古‘惑’仔拿着砍刀,或者钢管冲了下来,直接把大排档围得水泄不通。

这些人有个几十人,吵吵把火的叫嚣着,给屯‘门’古‘惑’仔不少底气,兄弟到场,屯‘门’老大脾气也硬了起来,玩味的看着曾温柔道:

“跟我比人多,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奎爷在香港,兄弟多,够义气,是你们这帮大陆仔能惹的吗?”

下一刻,包围圈让出一条路,曾经在金盆洗手文雀会上找茬的古‘惑’仔走了出来,指着曾温柔的鼻子吼道:

“就是这个妞,就是她,给我砍了她!”

可就在他喊完,其他古‘惑’仔准备动手的时候,刀妹突然动了,快速起身手中的匕首一下架在屯‘门’老大脖子上,再次以人质的方式压制全场。

曾温柔也不气弱,捡起啤酒瓶摔碎了,指着全场吼道:“我看谁敢动一个试试。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