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88章 又是坑嘛

第688章 又是坑嘛


                “萱儿,萱儿……”赵长生急忙叫了几声,但赵文瑄却没有止步,直接走出病房离开众人的视线。,: 。

乐天急忙说道:“跟着她,别让她出事。”

曾温柔跟杜马‘波’快不追了上去,乐天转头看向赵长生,说道:“岳父,让萱儿冷静一会吧。”

赵长生很颓废,坐在病‘床’上喃喃道:“我只是想救萱儿,我只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岳父,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。”乐天试图劝阻。

“哎,估计萱儿知道真相后,一定会恨我吧。”

“不会,一定不会的。”

赵长生苦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你去看看萱儿吧,我照顾她。”

乐天看了一眼植物人,想了想,还是走出病房,站在走廊里,深吸一口气,刚刚这件事真的是太突然了,谁都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。

赵文瑄进入自己的病房,直接躺在‘床’上‘蒙’上被子,她很苦恼,不是因为知道真相,而是因为这件事已经泯灭了良知,父亲,乐天,为了救自己居然都隐瞒了真相,这实在无法原谅。

杜马‘波’跟曾温柔追进病房,见赵文瑄‘蒙’着被子,她俩有些茫然,曾温柔没话找话的问道:

“‘波’-‘波’,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明白呢?”

杜马‘波’一脸不在意的坐下,说道:“有什么不明白的,换心手术就是**解剖,把活人的心脏取出来,给另一个人续命,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“我去,这么恶心。”曾温柔被吓到了。

赵文瑄突然掀开被子,吼道:“不要说了,让我清净一会好吗?”

“okok,我俩不说了。”曾温柔只好悻悻的退后,坐在沙发上,看着杜马‘波’几次‘欲’言又止。

没多久,乐天走进病房,尴尬的笑了笑,示意她俩先出去,当病房里只剩下两人时,乐天坐在‘床’边,拍了拍‘蒙’着被子的赵文瑄说道:

“萱儿,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,毕竟我们想救你。”

“别碰我。”赵文瑄一个机灵坐了起来,冷眼看着乐天说道:“想救我就可以杀人吗,那可是一条生命啊!”

“我以为能找到合法心源,结果哪知道,这个心源……”

“合法心源,你早就知道是吗?”赵文瑄质问。

“嗯。”乐天低下头,说道:“现在国际上,合法器-官手术与非法器-官手术的比率是1:9,也就是说,100个内-脏移植手术中,有90多个内-脏都是非法获取的,毕竟自愿捐献器-官的患者实在太少了。”

赵文瑄愣了几秒,接着反应过来后,‘蒙’着被子躺下说道:“我不治了,我不想成为罪人,我不想成为杀人犯。”

乐天更加无奈,又拍了拍萱儿的身体,可赵文瑄仿佛生气了,一扭-动身体,不想让乐天碰自己。

乐天上纲上线的躺在赵文瑄身边,双手环抱着她,赵文瑄气急败坏的喊道:“别碰我,你个杀人犯,滚开。”

乐天没有理会那些,抱着萱儿的手臂更加用力了一些,“在你心里,我跟杀人犯是一样的吗?”

“是,为了救人而杀人,你不配当医生。”赵文瑄吼道。

“我也不想那么做,我也很纠结好吗,萱儿,我跟你父亲一样,都不想看着你死。”

“是生是死是我的事,用不着你管。”赵文瑄继续犟嘴道。

“萱儿,听我说。”乐天抱着赵文瑄解释道:“没错,我之前还纠结,要不要做换心手术,现在你知道真相了,哪给你做手术的办法只有一个,相信我,真的,不做换心手术也能救你。”

赵文瑄反应了一阵,转头看向乐天问道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绝不骗你。”

赵文瑄崛着嘴喃喃道:“其实,我不怕死,我也幻想过我死后的世界,我觉得,死其实并不可怕,但是不要因为救我,而去伤害其他人,答应我。”

“我答应。”

赵文瑄抱住乐天,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病房们打开,曾温柔焦急的说道:“来了不少医生,好像要把那个植物人拉去摘取器-官。”

“什么!”赵文瑄一怔,乐天急忙翻身下地,赵文瑄也紧跟其后,一行人在黑暗的走廊里快速穿行,当走到植物人病房附近的时候,听见各种争吵,急忙推‘门’进去,就看见玛丽医院的外科医生,正在跟赵长生辩论什么呢。

“赵理事,紧急手术室已经开了,医生们也准备就绪,患者必须在30分钟内送到,要不然等患者死了,世界卫生组需要的心脏救没法给出来了。”

“那也不行,她还没死,没有本人同意,你们是非法夺取他人身体器-官,这么做是犯法的。”

医生没好气的说道:“她是黑户,并且,她的治疗费用都是医院垫付的,现在她快死了,难道让医院一直垫付医‘药’费用吗?赵理事,手术时间马上就要过了,您让让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当乐天听明白大概事情后,乐天及时说道:“你们不经过他人同意,要切割器-官的依据是什么?”

“她是个没有身份的半死人,你们没必要这么较真吧?”医生一脸为难的说道。

“好,你的依据是,她是个没有身份的半死人是吧,哪如果我30分钟内让她恢复苏醒呢?”乐天冷声问道。

瞬间全场安静,跟队来的医生团队中,有不少医护人员,他们一个个都被乐天的大话吓愣住了,半晌,医生才反应过来。

“你能在30分钟救醒植物人,哈哈哈,这我还真不信。”

乐天定定神,其实他早就想到了什么,这是游戏王的局,一定没错。

乐天走到病人身边,把着脉搏说道:“的确,让她苏醒很难,要不这样吧,让我试试,如果不行的话,再做**解剖。”

“乐天!”赵文瑄大声质问道。

“行,你试试吧,我还真想看看你是不是像传说的那样,能让人起死回生。”医生满脸讽刺的表情,一挥手带着所有人走出了病房。

房间中,还剩下乐天的亲信,其中于涛也在场,赵文瑄有些生气了,可刚要说话,乐天一抬手阻止她,说道:

“听我说,你们要帮我保密,30分钟过后,对外说她死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赵长生没听明白,不只是他,全场都有些‘蒙’圈了。

乐天说道:“我先给你们分析一下,大家都坐下听我说。”

所有人没有动,注视着乐天等待着他的解释。

“首先,咱们来香港是游戏王设的局,对不对。”

“没错。”于涛接话说道:“根据我的分析,所有的安排都跟游戏王有关,不管是心源出现的时间,还是出现的地点,都在游戏王的控制范围内。”

乐天接着说道:“岳父你看,游戏王是股东,他可以‘操’控玛丽医院,但这颗心脏的根源,是我向国际卫生组申请的,是吧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我大胆推测一下,游戏王发现她的心脏与萱儿的心脏匹配度很接近,然后设局撞晕她,拿走她的身份信息,并且削了她的户口,这样,她就成了黑户是吧。”

“有可能,你们不是查到她的身份信息了吗,直接找到她的家人,来证实一下不就清楚了嘛。”

“不急,听我说。”乐天继续说道:“如果按照正常发展,根据相关规定,她的心脏是正规渠道来源,哪怕再危机时刻取出来,都是合法的,但是……”

乐天顿了顿,说道:“如果说,这是游戏王布的局,如果在拿出她心脏之后,她的家人找来,并且内幕揭秘,最终追责加上玛丽医院的推卸责任,是不是都砸在我头上了。”

“是啊,没错。”于涛反应过来,说道:“这一切应该都是有人在背后安排好的,如果真的这么发展下去,乐天很有可能被当做替罪羊,最终承担的法律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赵长生也反应过来,茫然的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。

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如果我推测没错的话,游戏王这局棋计算了很多步骤,当我来香港的时候,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内,要不是萱儿宅心仁厚,我恐怕就中招了。”

“可是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,猜的,万一错了呢?”赵长生质问。

“万一是对的呢?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所以,我需要大家帮我演一出戏,咱们就看看,是不是我想的那样。”

“就醒她,不让其他人知道,但你真能救醒植物人?”赵长生皱眉问道。

“我能。”乐天走到病‘床’前掀开患者的眼皮,看了看后说道:“其实我早就开始怀疑了,她并不是植物人,而是用‘药’量过大。”

“这不可能,是什么‘药’?”赵长生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“我看过她的用‘药’单据,其中有银杏达莫、脑蛋白水解物、谷胱甘肽22g、vitb6、vitb12,其中很多‘药’剂,在最初期用‘药’的时候,大量使用导致脑垂体发生排斥反应,所以,她才会成为植物人的。”

“这……”赵长生哑口无言。

乐天拍了拍手说道:“好了,别的先不说,先按照我的布局,听我安排。”

接着,乐天在所有人耳边嘀嘀咕咕半天,把每个人要做什么都‘交’代的清清楚楚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